第 12 章 

  陳循大腦一片空白,他看了看尹承,又看了看瞬間安靜如雞的台下。

  他只覺得臉燒得慌,耳朵裡嗡嗡的,站在原地動也不會動,像只傻鵝一樣抻著脖子,好像期待誰來給他一刀,就此over,多好。

  「算了,就你們吧。」尹承無所謂地聳聳肩,上前一步拉住陳循的手,手腕一帶,就把陳循拉了過去,陳循飄飄忽忽的,回過神來發現尹承的手搭在他的頸側,輕輕拍了拍他的臉。

  「嘿,配合我。」

  陳循猛地瞪大眼睛,快嚇死了,這個時候他的第一反應不是沉醉在跟男神的近距離接觸中,而是立刻回過頭去找樊聲。

  樊聲看到陳循投過來求救一樣的目光,也立刻清醒,他皺了下眉,用腳跟叩了叩地板,然後揚手打了個響指。

  「音樂來段快的。」

  台下早已經沸反盈天了,粉絲中有認出陳循和樊聲的,大聲嚷著怎麼又是那兩個神經病,但這時候樊聲對音樂老師示意,大家搞不清楚狀況,吵嚷漸漸弱下去。

  樊聲在原地跳了一段簡單的踢踏,然後朝陳循幾步跨了過去,拉住了陳循的手,將他往自己的方向帶過來,配合著音樂,把陳循像個溜溜球一樣推出去又拉回來推出去又拉回來,陳循暈頭撞向,但台下的觀眾看來,卻是流暢彷彿華爾茲的舞蹈。

  陳循覺得整個天地都在旋轉,眼花繚亂,就差一步該口吐白沫了,所幸樊聲也注意到了,把他往後台的方向一推,幕布後頭站著幾個剛剛趕上來的伴舞,她們托住陳循,又把他往後一丟,丟到了急得跺腳的經紀人手裡,經紀人嘖嘖嘖地咂嘴,把他丟到了化妝間的沙發上。

  陳循頭一歪,對著旁邊的垃圾桶終於吐了個痛快。

  而台上,伴舞們終於找到機會上了台,樊聲藉機想要退場,卻被尹承盯住了,尹承完全不顧安排,直接走過來拍拍樊聲的肩膀,樊聲回頭,尹承對他抬抬下巴,就地來了個後空翻,然後在地板上跳起了breking。

  樊聲嘴角一勾,想不到這小子是要找他鬥舞。

  街舞他沒學過,沒有舞伴的話,他只需要一雙能在地板上敲出節奏的牛津鞋就好。

  尹承翻身起來,示意樊聲,樊聲雙手往身後一背,腳下優雅地踢踏起來,節奏漸漸加快,鼓手不得不奮力配合他的節奏,鼓鎚把虎口震得發麻。

  台下的所有人都是來看尹承的,但是怎麼也沒想到會盯著這個男人的腳,盯著他快要看不清的舞步,露出統一的呆滯臉。

  樊聲結束,抬手示意尹承,尹承興致勃勃,開始炫出更高難度的動作。

  他在倒立時候頻頻露出腹肌,粉絲們從瀟灑的踢躂舞中回過神嗎,又開始為尹承曝光的腹肌和迸發力量的手臂尖叫。

  此時在化妝間終於清醒過來的陳循,本來打算找著樊聲就趕緊偷摸著跑了,剛剛跑到過道,就聽到前面一陣高過一陣的尖叫和掌聲,很是不可思議。

  「難道樊聲還在台上?」

  陳循吞了吞口水:「完了,他不會被公開處刑吧……」

  畢竟他和樊聲毀了尹承的見面會啊!

  陳循連滾帶爬地往舞台沖,卻在後台口堪堪剎了車。

  他無法理解自己看到的畫面,一堆迷妹已經不顧保安的阻攔,強行擠到舞台前,長槍短炮的鏡頭和手機對著台上的兩個人一通猛拍,尹承氣喘吁吁,像個陀螺一樣在地上轉,樊聲則像是鞋裡進了石子兒,在地板上猛磕。

  好吧,他知道那兩個人是在跳舞,並且舞技驚人,但就這麼一會兒的功夫,台下那些罵樊聲是神經病的粉絲,怎麼就一副要爬上來狂舔他的模樣了?

  就在陳循納悶的當口,樊聲把一直搭在手臂上的西服外套朝台下扔了下去,又解開自己襯衫的幾粒紐扣,挽起袖子,把若隱若現的胸肌和健壯又修長的小臂都露了出來,台下的尖叫一時間要掀翻屋頂。

  陳循不知道為什麼,火了。

  特別是當他發現樊聲扔到台下的那件外套被十幾雙手撕扯爭搶,他覺得他可以就地自燃了。

  「樊聲!!」陳循衝著台上大喊了一聲,這時候他完全忘記了這是男神的見面會,完全忘記了他要是再給人加深印象那他進黑名單就沒跑的了,他只有一個念頭,讓樊聲這個沾花惹草胡亂釋放荷爾蒙的狐狸精趕快回來!

  樊聲回頭看到是陳循,很酣暢地笑了一下,陳循知道那笑容不是因為看到自己,是因為這人已經玩high了。

  樊聲剛要往陳循這邊走,台下突然安靜了下來。

  這詭異情況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尹承也疑惑地停止了轉陀螺,朝台下看去。

  安靜的人群中傳來了隱隱的呻吟聲。

  「他、他是Omega……」

  人群急速退開,空地上是個穿著後援會T恤的男孩,他很驚慌,把自己縮成一團,竭力想要避開地上的什麼東西。

  陳循衝到台前,定睛一看。

  那是樊聲的西服。

  樊聲的西服上有他們倆的、他們倆的那啥……

  陳循猛地回過頭,發現不僅僅是西服的原因,台上的兩個男人都散發太猛烈的荷爾蒙了,雖然尹承是Beta,但是他應該從來沒有近距離在粉絲面前跳那麼爆發和撩人的舞,更不要說樊聲,樊聲襯衫汗濕,身上殘留的情慾味道隨著劇烈運動都揮發到了這間密閉劇場中,而且,他是個最容易影響Omega的Alpha。

  樊聲沒有注意到陳循看向自己,而是朝台下邁了一步,他臉上的表情有些迷茫。

  陳循覺得自己好像踩空了一樣,心裡一緊,他連忙上前抱住樊聲,把樊聲往後台推。

  「樊聲,我們走。」

  樊聲沒有動,他定住一般站在原地,眼睛直直看著那個發情的Omega,鼻翼翕動,似乎在嗅著空氣中不同尋常的氣味。

  陳循也聞到了,隱隱約約的,搔弄鼻腔,是Omega的信息素。

  能夠讓Beta也那麼快聞到的信息素,對Alpha的影響是數倍的。

  「樊聲……」陳循把頭抵在樊聲的胸口,腳下蹬地,企圖把樊聲拱回去,他太著急了,越著急越腳下打滑,他現在只想要一副現成牛角。

  陳循發現樊聲又往前邁了一步後,他開始祈禱能來一輛挖掘機,什麼都好,他要把樊聲弄回去。

  「你是我的……」陳循克制不住地說道,用頭使勁頂著被別人吸引的Alpha,小蠻牛一樣,重複著,「你是我的。」

  樊聲終於握住了他的手腕。

  陳循滿懷希望地抬起頭,樊聲看也沒看他,抓住他的手腕把他從自己身前扯開。

  陳循眼睜睜看著樊聲走過去,一手撐地就翻到了台下,去到了那個男孩的身邊。

  圍著男孩的人群又迅速朝旁邊退開了些。

  「是個Alpha……」周圍的人不安地低聲議論。

  「怎麼辦,這樣下去會被標記吧。」

  「要阻止他們嗎?」

  樊聲好像聽不到這些議論,他只是聽從本能,走到了男孩面前,台下很暗,他只看得到有個人蜷縮在那裡,不停地呻吟,扭動帶著顫抖,很誘人。

  男孩也感覺到了Alpha的靠近,他雖然有些害怕,但是他並不覺得排斥,那個男人,那個Alpha,剛剛在台上的樣子很有魅力,而且他就是聞到他衣服上的味道,才突然進入發情期的。

  或許……遵循慾望是對的。

  兩人都這麼模糊地想著,然後男孩朝Alpha伸出了手。

  「樊聲。」

  樊聲的耳朵動了動,這個聲音很冷靜,讓他殘存的理智也被從泥淖中拎起來了一些。

  他回過頭,看到了一臉緊張的陳循,然後陳循的眼睛往下瞄了瞄,又趕緊閉起來,而後曲起了膝蓋。

  「啊!!!」

  樊聲捂著胯下跪到了地上,臉色都變了。

  陳循蹲下來,著急道:「你還好嗎還好嗎?我沒有太用力,應該沒問題吧?」

  樊聲瞪著他,咬牙道:「陳循——」

  「你認得我了呀?太好了你清醒了!」

  「你這個……我他媽要幹死你!!」

  「……我會為你祈禱的。」

  陳循心疼又悲憫地看著樊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