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 章 

  陳循第二天起了個大早,收拾好後就守著手機等樊聲的電話,樊聲在九點整的時候打過來了,陳循立刻接起,然後聽到了樊聲很溫柔的刻意壓低的聲音。

  「起床了嗎?」

  好像擔心吵醒誰一樣。

  「早就起了!」陳循一點兒喬不拿,充分表現「我哈你我很哈你」,樊聲覺得隔著手機都能感受到,陳循好像小狗一樣伸著舌頭要舔過來的熱情。

  「那收拾好了沒,我在你家樓下等你。」樊聲笑著說。

  「馬上就下來!」

  陳循掛了電話,背起塞得滿滿的登山包就往門外跑,把家裡那列老舊的樓梯都快踏斷了,陳媽媽在布早餐,抬起頭來看到樓梯簌簌往下落灰,然後陳循頭也不回直奔大門。

  「喂喂!你去哪裡?不吃早餐啦?」

  「我跟朋友出去玩啦!」陳循答道,想了想又折回來往桌子上拿了兩個包子,「謝謝老媽!」

  陳媽媽一把抓住他,一邊翻櫃子一邊問:「幾個朋友啊?」

  「呃……就我們兩個人。」

  陳媽媽找出兩個保溫杯,舀了兩杯熱豆漿塞陳循手裡:「早上嘴巴乾啦。」然後又拿保鮮袋給他把包子裝好。

  陳循抱著熱氣騰騰的早餐,抬起眼看了看老媽。

  「愣著幹嘛,快去啊。」

  「嗯。」陳循湊過去親了一下老媽的臉頰,然後在陳媽媽惱羞成怒的暴喝中跑出家門。

  其實老媽還是愛自己的,陳循覺得心情無比爽朗,不知怎麼的,就學著樊聲跳起了磕鞋子舞,一路磕到樓下,在看到樊聲的車的同時,覺得腳下一陣好像踩到雲端的綿軟。

  雲端?

  陳循低下頭,移開腳,看到了一坨金燦燦的被踩扁的狗屎。

  因為太新鮮了,所以很柔軟。

  也因為太新鮮了,所以陳循覺得自己要被嗆暈了。

  「你在幹嘛?」

  樊聲見陳循蹦躂著來了本來挺高興的,但這人蹦躂到一半就像是被黏在原地了一樣不動了,他只好下車來,在問出這句話的時候,覺得鼻腔受到了猛烈的攻擊。

  樊聲立刻摀住鼻子,迅速退後:「那是什麼!」

  陳循抬起頭,面部抽搐:「狗、狗屎……」

  「脫了鞋再過來!」

  「可是這是雙新鞋啊……」

  「我給你買!」

  陳循還是捨不得,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地猶豫,他現在都沒有勇氣去草坪上蹭兩下,那色澤那質感,他稍一用力就能感覺到那玩意兒被擠壓後的柔軟阻力。

  陳循抬起頭,萬分糾結地看著樊聲:「扔掉鞋子我怎麼走路啊。」

  「我背你。」

  陳循瞄了瞄樊聲寬闊的肩膀,再在腦子裡回憶了一下自己興奮的時候,抓著摳啊摳非常有手感的背肌,當即決定,脫!

  然後因為重心不穩,又抱著一堆包子,陳循在把腳從球鞋裡褪出來之後,又一腳踩到了那灘已經成餅狀的狗屎上。

  這次只隔著一層襪子,陳循不僅感受到了觸感,還感受到了溫度。

  陳循心驚膽顫地抬起頭,他擔心這次樊聲會讓他把腳砍了再過去。

  但是樊聲沒有。

  樊聲石化了一秒,大步朝陳循走過來,把陳循連包帶人一把扛起,然後迅雷不及掩耳地把陳循的襪子脫了。

  樊聲盯著陳循白白的腳丫看了一會兒,閉眼忍了忍,轉身把陳循丟到了車裡,還十分有公德心地轉身把陳循的鞋襪扔進了垃圾桶,陳循看著新球鞋就這麼栽進榴蓮殼裡,彷彿聽到了心碎的聲音。

  樊聲翻出一包濕巾自己抽了兩張擦手,剩下的扔給陳循:「擦乾淨。」

  陳循大氣不敢出,就怕掃了樊聲的興,還好樊聲沒再說什麼,摜上門坐進車裡,把車開了出去。

  陳循偷瞄了兩眼樊聲,腳不自在地搓了搓:「那什麼,這也算狗屎運吧。」

  「嗯,被你踩到是它的運氣,別人辦不來這事兒。」

  陳循也挺不自在的,但不知想到了什麼,又笑起來。

  「不過這下你潔癖徹底治好了。」

  樊聲瞪他一眼,他又趕緊把臉垮下來。

  樊聲的手指在方向盤上敲了敲,似乎很煩躁,陳循心虛地聽著那敲擊聲,覺得都要神經衰弱了,才聽樊聲氣悶地說:「你是不是缺心眼?」

  「我也不是故意的……我太高興……得意忘形……樂極生悲……」

  樊聲吸了口氣:「我的意思是,換了別人我早扔下車了。」他話音剛落,臉色就變了,「陳循,你擦乾淨了沒,怎麼還有味兒。」

  陳循用力在空氣裡嗅了嗅,沒有異味,又掰起腳來準備湊上去嗅嗅,猛地想起樊聲正看著呢,就拗著姿勢僵在原地,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辦。

  樊聲嘆了口氣:「我怎麼就看上你了。」

  時間緊湊,樊聲雖然總覺得陳循整個人都是臭的,但還是沒有停留,直接開去了目的地。

  來到目的地陳循就傻了,這個風景區一路鵝卵石鋪就的地面,再往裡去就直接上山了,他沒鞋子怎麼走?

  樊聲下車後跟停車場的保安說了什麼,回來後照例要伸手攬陳循的腰,打算把人扛起來。

  「喂喂喂!」陳循連忙攔住,「我那麼大的人了被你這麼抗來抗去很沒面子的,我自己走吧……」

  樊聲直起身,聳聳肩:「你隨意。」

  陳循踩到地上,秋天的鵝卵石地面有點涼,一步兩步還好,多走幾步就硌得慌了。

  樊聲回頭看陳循走一步嘶一聲走一步嘶一聲,臉都歪出哈哈鏡了,覺得好笑,還是走過去把人扛了起來。

  陳循在空中一個倒栽蔥,慌忙倒抱住樊聲的腰,意外的待在樊聲肩上還很平穩,陳循回憶了一下自己的體重,頓時覺得Alpha和Beta的體能真是不能比。

  這舉動引起了一些注目禮,陳循使勁埋著頭,揪揪樊聲的衣服:「去哪兒啊。」

  「帶你洗腳,然後買鞋。」

  「這敢情好!」

  陳循愉快地接受了長痛不如短痛的設定,反正他把頭埋好就不會丟臉了。

  「啪!」

  樊聲似乎是讚他聽話,獎賞一樣拍了一下他的屁股。

  而這聲很有彈性的脆響立刻吸引了更多目光。

  陳循有點不想活。

  這處風景區乍看上去沒什麼特色,山高林密,零落的纜車,要不是今天天氣好,看上去還會更普通些。

  陳循嘴上不說,但看看面前的平凡景緻,再看看自己腳上那雙紀念品店買的盜版Nice鞋,面上還是不大提得起興致。

  樊聲自然察覺得到,他伸手把陳循脖子一勒,幾乎咬著陳循的耳朵說:「怎麼,不滿意?」

  「滿意滿意!」陳循忙說,「你帶我去菜市場我都滿意!走著吧!」

  陳循有點不自在,剛剛樊聲拍他屁股那下把他嚇著了,總覺得周圍的人在看他們倆,所以他儘可能和樊聲保持距離。

  樊聲看他躲得急切,有點不高興。

  兩人就這麼隔著段前後距離走在一起,進入纜車站後陳循給工作人員檢票,一邊說「兩個人」一邊回頭找樊聲,才發覺樊聲慢悠悠跟著,纜車快到了,他也沒有要加緊兩步的意思。

  陳循看前一車的乘客都下來了,只好跑過去拉樊聲:「你怎麼那麼慢啊。」

  樊聲躲開他的手,悠哉地揣褲兜裡,他今天穿了休閒服,沒有總裁范兒了,看著年齡好像都小了幾歲。

  陳循直覺樊聲是在鬧脾氣,但他沒弄明白怎麼把這位爺弄不高興了。

  「那個……你是餓了嗎?我這兒還有個包子。」陳循說著往衣兜裡掏了掏,拿出來一看,是個露餡的。

  樊聲簡直不能再嫌棄,繞過陳循兩步跨進纜車,陳循只好屁顛顛跟上去。

  這裡的纜車空間小,兩個人剛好,不過為了平衡,陳循就坐到了樊聲對面去。

  樊聲更不高興了。

  陳循覺得頭疼,掏了掏自己身上,除了露餡的包子也只有手機了,他謹記尹承的教誨,約會中一次也別看手機,於是只好沒話找話地製造話題:

  「樊聲,你今年幾歲啊。」

  樊聲抬眼看看他:「比你大兩歲。」

  「誒,你怎麼知道我幾歲?」

  「廢話,你入檔了員工資料。」

  「嘿嘿,你調查我呀。」

  「我是你老闆,你說呢?」

  「哦,不是調查,是檢查……」

  「呵。」

  「那你平時喜歡吃什麼呀?」

  「棉……咳,沒什麼特別喜歡的。」

  「哦,我沒什麼特別不喜歡的!那你……我媽!」

  纜車突然晃了一下,陳循嚇得兩手兩腳展開,跟個螃蟹似的扒住兩邊的窗框,這麼一看,他腿也還挺長的。

  樊聲看他緊張得很,氣也消了些,站起身朝陳循走過去。

  陳循抬起頭,看著朝自己走過來的樊聲,對方每邁出一步,自己這邊就更傾斜了一些,他本能覺得這種失衡很危險,但卻做不到讓樊聲回去。

  樊聲走到他面前,陳循不知是被觸動了哪根神經,像是求生欲一般的本能,手腳並用地,一下抱住了樊聲。

  樊聲愣了愣,而後滿意地笑了,抬手揉揉陳循的頭。

  「這樣多好,以後不要離我超過十公分。」

  「樊、樊聲……」

  「怎麼了?」樊聲溫柔地繞了繞陳循的鬢髮。

  「……那個,包子餡兒好像擠你衣服上了。」

  「……」

  「我不知道這個是不是重點昂,包子……是韭菜餡兒的。」

  「……你還是離我遠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