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8 章 

  陳循被樊聲當著一會議室的人,就這麼拽走了。

  陳循被他鉗子一樣抓著手腕,一路跌跌撞撞連連解釋,但樊聲壓根兒不聽,兩人路過廁所的時候,樊聲卻停了下來。

  陳循看看廁所又看看樊聲,不解,心想這人該不會是半道尿急了吧,那正好,自己可以趁機溜,樊聲吃起飛醋來的直接後果,就是自己要變得下不來床。

  不對,他根本就沒上過床……

  樊聲低頭看一眼陳循,發現這人愁眉苦臉,好像為什麼事情遺憾得很,心情更糟,把陳循往裡面一推。

  「誒?幹嘛?我不尿急的。」

  樊聲不發一語,目光掃視了一遍隔間,然後把陳循往其中一間推進去。

  陳循這下才反應過來,這個隔間是他和樊聲認識的第一天,他們倆都被一個Omega的信息素影響到的那次。

  樊聲也跟著進來了,反手關上了門。

  陳循不知道廁所裡有沒有人,壓低聲音說:「你要幹什麼啊?」

  「幹你。」樊聲言簡意賅。

  「這都老梗了。」陳循臉垮下來,想要阻止樊聲解褲子的手。

  「嫌棄老梗?」樊聲挑了下眉,「是不是也嫌棄舊人?」

  「這都哪兒跟哪兒啊,你怎麼也會說這種怨氣衝天的話。」

  「怨氣衝天?我還有別的地方也衝天得很。」樊聲說完,解開了外褲,陳循這下知道什麼的「別的地方」了。

  樊聲的內褲邊上露著個紅彤彤的蘑菇頭。

  這種程度,陳循知道,自己跑不了了。

  他懷著最後一絲渺茫的希望,虔誠地看著樊聲:「親愛的,你不是有潔癖嗎?咱能換個地方嗎?」

  樊聲的瞳孔好像都縮了一縮,沒有回答陳循的話,而是問:「你叫我什麼?」

  陳循眨了眨眼睛:「呃,親愛的?啊你不要誤會,這種時候為了打商量,為了套近乎,這而是一種尊稱,就跟淘寶客服叫你『親』是一個道理。」

  「你的意思是我不能誤會?」

  「呃,也不是。」

  「那再叫一個。」

  「親……愛的?」

  樊聲低頭吻住了陳循。

  陳循乖乖閉嘴了,緊張了幾個小時,樊聲吻住他的這一刻,他竟然平靜了下來。

  樊聲的鼻尖戳在他臉上,舌頭在他嘴裡翻攪,嘴唇吸一吸他的,又被他的吸一吸。接吻真的是件奇妙的事情,為什麼戀人們喜歡接吻呢?因為能夠讓我們吃進嘴裡的,都是讓我們賴以生存的東西。

  樊聲扶著陳循的腰轉了個身,自己在馬桶蓋上坐下來,然後用膝蓋分開陳循的腿,讓陳循面對面坐到自己身上。

  「腿張大點兒。」樊聲微微喘息著,低下頭看陳循解開褲子後露出來的白色內褲邊兒,那一小塊白色讓他迫切地想要探索。

  陳循張開腿,伸手摟住樊聲的脖子,樊聲的手繞到他身後,把內褲拉下來些,伸手進去捏了捏他的屁股,再摸到穴口。

  「帶套子了沒?」樊聲問。

  「沒帶,我又不用。」

  「下不來床的那個也不用?」

  「樊聲!我解釋的還不夠嗎?」

  樊聲笑一笑,抬頭親了親陳循的嘴角:「暫時不跟你計較,以後除了我的事情,別人的都不能打聽。」

  「……知道了。」

  「我也沒帶套子。」樊聲說著,把手指慢慢從穴口伸進去,進了一個指節,輕輕在內壁刮搔,「得把你弄出水兒來才行。」

  陳循抬了抬腰,內壁收縮,不知道是要把那指節趕出去,還是想要進得更深些。

  樊聲憑著記憶找到了腺體所在的地方,那裡有個花蒂一樣的凸起,樊聲用力按下去,陳循便哼了出來。

  「嗯……就是那裡……啊,樊聲你……」

  「嗯?」

  「你快一點……」

  樊聲便把注意力都集中到指間,快速撥弄,慢慢又伸進一指,用兩根指頭去夾,陳循聲音都變了,把頭埋在樊聲肩膀上,在他耳邊低低地叫。

  「差不多了……進來吧。」

  樊聲一把將陳循的內褲拉到大腿,陳循還配合著抬起腰,將整個後面暴露在樊聲氣勢洶洶的性器前,樊聲硬熱的性器在他會陰處蹭了蹭,頂端泌出的液體把他底下都抹濕了,滑不溜秋的,就這麼一路滑到了入口,不算費力地塞了進去。

  樊聲那根太硬了,而且太長,進去以後陳循覺得自己整個人都想就這麼被固定在了樊聲腿上,樊聲的雙手放開他,不再抓著讓他的屁股,他都穩穩的。

  「把衣服解開。」

  陳循今天為了參加會議,特地換上了放在辦公室的公司發的襯衣,不是帽衫要往上推,更方便了些,陳循抬起手解了兩粒扣子,就害羞得不行。

  「我是不是太主動了?」他忐忑地問。

  「你一直都挺主動。」樊聲無所謂地答。

  陳循放下手,抿起嘴來,不動了。

  「怎麼?」樊聲按著他的大腿上下抽插。

  「主動會不會顯得不太好啊?」

  「有什麼不好,我想看你在我面前脫衣服,別磨蹭了,快脫。」

  陳循還是不動,樊聲覺得底下插著不夠,就湊過來隔著襯衫含住了陳循的一邊乳首,舔了一會兒再退開,那一片白襯衫就變成半透明的了,陳循粉色的乳首若隱若現。

  樊聲滿意地勾起嘴角。

  陳循覺得這畫面太淫蕩了,這他媽還是粉紅色的,要死要死要死,便連忙抬手,三兩下把襯衫脫了,赤條條袒露在樊聲眼前,樊聲更樂了,攬住陳循的背把人朝自己壓過來,在陳循乳尖上又咬又吸,嘴裡全是陳循口感良好的皮肉,被咬出一個又一個印記。

  陳循舒服得不行,也顧不上害羞了,把胸口往樊聲嘴裡送,底下也配合著抬腰衝刺,賣力收縮,把樊聲絞得忍不住咬牙,他又被咬得低叫。

  樊聲突然一下子站了起來,陳循腳都還懸空著,就被樊聲抵到了牆上,門板發出巨響,陳循腦子瞬間就清醒了。

  他不敢叫也不敢說話,如果這個時候有人在廁所,肯定知道這裡在發生什麼,他現在只求自己不要被認出來。

  樊聲倒是毫無顧忌,撈起他的腿彎,把他抬高,壓在門板上用力插-幹,一邊抬頭跟他接吻。陳循心裡緊張得要死,被樊聲親得氣喘吁吁,又擔心自己摔到地上又擔心被發現,做到一半就完全沒力氣了,從沒這麼累過。

  樊聲發現這次陳循很乖,只緊緊摟著自己,被插一下,自己肘彎兩邊的小腿就顫一下,再多餘的動作就沒有了,這帶給樊聲一種很奇特也很盡興的擺佈別人的掌控快感,動靜越發大了,每一下都幾乎完全退出,又狠狠-幹進去,起先陳循還十分緊,阻力很大,後來就被-幹軟了,樊聲只覺得滑膩又舒服,給了他更多時間,可以慢慢享受,不會被夾太緊,催出高潮。

  「小瓶蓋,你真好。」樊聲突然在陳循耳邊這麼說。

  陳循無力垂在半空的腳趾,慢慢縮了起來,害羞了一樣。

  「阿聲……」陳循輕輕說,「我也想叫你阿聲。」

  「嗯,我是你的阿聲。」

  樊聲親了親陳循的肩膀,加快了速度,腰肌繃緊,恐怖地前後動起來。

  兩個人一起到達了高潮,樊聲射在陳循的裡面,陳循把樊聲的小腹弄得濕成一片。

  樊聲抱著陳循坐下來,還不捨得從裡面撤出去,只摸著陳循的腰,有點抱歉似的說:「又射-在裡面了。」

  陳循看了看他:「你擔心有孩子嗎?」

  樊聲愣了一下,看向陳循的眼睛,有些疑惑:「第一次的時候,你不是說以後不要再內射嗎?」

  陳循都不太記得了,回想了一下,想起來似乎自己是說過這種話,好像是覺得那玩意兒都被自己吸收了有點驚悚。

  「我還以為你是,你是不敢讓我有孩子……雖然幾率很小。」

  樊聲把陳循的手拉過來,親了親:「我對你的感情還不確定的時候,確實是覺得防患於未然,但是之後就不在意這個了,不過如果要孩子的話,不是得經過你的同意嗎?而且你說過不要射在裡面。」

  陳循有點感動,癟了癟嘴,沒讓眼淚湧上來。

  他沒想到,自己都不記得的話,樊聲還記得,而且是他們第一次之後的話。

  「我沒想過。」陳循發現自己有點兒哭腔,連忙清了清喉嚨,接著說,「我沒想過要不要孩子,那個還是結婚以後再說吧……呃!」

  他剛剛說了什麼?結婚?

  對才認識不久的人談起結婚完全不行吧!

  樊聲看著自亂陣腳的陳循,湊過去咬了咬對方的下巴。

  「確實可以考慮了,反正咱們都適齡,不是嗎?」

  陳循不會說話了,驚訝地看著樊聲。

  「其實我還有件事想問問你。」樊聲突然正色,認真看著陳循,「我沒有想過試婚之類的事,不過也許這也可以看作目的之一,我今天從家裡搬出來了,我有一套房子,新的,之前沒住過人,已經打理好了,一個人住的話,會很空曠。」

  陳循能聽見自己要被開一摞罰單的超速心跳,他覺得自己快要不能呼吸了。

  「你願意來跟我一起住嗎?」

  完蛋了,這樣會不會心肌梗塞?

  樊聲看陳循不回答,又急忙補充:「離公司很近,以後我們可以一起上下班。」

  「……好。」陳循痴痴呆呆地點了頭,「好,我要住,我要跟你一起住!」

  樊聲笑著地抱住撲過來的陳循,兩個人臉頰貼著臉頰,開心地磨蹭了半天,直到陳循發現了有什麼不對。

  「阿聲啊,幸好今天這是同居邀請,不是求婚。」

  「嗯?為什麼?」

  「在廁所裡,你老二還插著我,幸好不是求婚啊。」

  「……你是在遺憾我沒選對場景嗎?」

  「聰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