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3 章 

  「哥,我給你買了喉糖。」陳墨回到宿舍,把一袋子花花綠綠的藥放在桌上,「你測體溫了沒,今天覺得怎麼樣?」

  陳循低著頭坐在書桌前,不知道在幹什麼,沒有回話。陳墨走過去,發現哥哥在看一本自己的英文原文書,那本書是關於ABO三種性別的信息素研究的,雖然信息素的吸引常規眾所周知,但仍舊有很多未探索領域,這本書厚得離譜,因為包含一些新研究成果,所以暫時還沒有翻譯版本,陳墨每次拿起來讀都要費一番力氣。

  然而陳循竟然在翻譯這本書,面前放著筆記本、草稿紙、辭典和電腦,本子上已經寫了滿滿小半本。

  「哥你在幫我翻譯?」陳墨激動地提高了音量,陳循才迷糊地抬起頭來,看到弟弟後笑了一下,隨手在草稿紙上寫:我做練習。

  「可是這裡面有好多專業術語我查起來都費勁兒啊。」

  陳循有點不耐煩,在草稿紙上寫:我英文比你好,查得比你快,不要說話。

  「哦。」陳墨閉上嘴巴,饒有興致地搬了把椅子過來在陳循旁邊坐下,看了一會兒就沒耐心了,伸手探了探陳循的額頭,再比對自己的,覺得沒有大礙,就又拉著陳循說話。

  「哥你嗓子還沒好啊,你要不要試試喉糖,多喝點兒水。」

  陳循心不在焉地點點頭。

  「我看看,你翻到這一章了啊,你看得懂麼,這一章是講Omega的信息素之所以對Alpha有絕對吸引力,主要是由於Omega的後葉加壓素分泌更加旺盛,甚至能夠催生信息素溢出體表……」

  陳墨說到這裡停了下來,因為陳循拉了他的手一下,示意他看自己寫字:

  Beta有後葉加壓素嗎?

  「當然有了,每個人都有,但是當它們由不同的基因控制,在不同的腦區不同量地分佈的時候,所呈現的激素水平也會不同,ABO三種性別的最大區別就在於後葉加壓素……「陳墨說著說著突然降低了音量,他盯著哥哥看起來很認真的側臉,低聲道,「而且,後葉加壓素由腦垂體分泌,由基因決定,目前能夠改變其他性徵的變性手段,還沒有可以做到改變後葉加壓素的。」

  陳循咬了一下嘴唇,沒有說話。

  「哥哥……」陳墨的聲音帶著一絲隱約的憤怒,「你為什麼想要瞭解這個?」

  陳循怔了一下,在草稿紙上寫:隨便問問。

  「你胡說,你又是辭職又是不願意回家,是不是跟這個有關?是不是跟那個Alpha有關?」

  陳循又咬了一下嘴唇,他表情看上去非常難堪。

  陳墨一把抓住陳循的手臂,陳循疼得皺眉。

  「你老實告訴我!」

  「小白狗。」

  尹承的聲音突然出現,兄弟倆一同看過去,那個對外宣稱自己是Beta的Alpha明星,之所以能夠唬過大眾,也是因為他慣常表現得沒有多少攻擊性,就像他現在懶散靠著牆壁,用非常平和的聲音說:「你哥他現在話都說不了,你還要跟他吵架?」

  陳墨鬆開手,嗓音啞啞地說:「哥,你得跟我說實話。」

  陳循被弟弟用這種有些示弱的語氣問了,反而難以拒絕,他的手指在褲縫上摳了摳,然後拿筆寫:我就是失戀了,沒什麼。

  「你居然真的跟他談戀愛了……」陳墨有些絕望地喃喃,「你怎麼能擅自去談戀愛……」

  尹承看他一眼,狀似無意地說:「擅自?你管的夠寬,你哥跟那個Alpha感情不錯吧,來參加我粉絲見面會,在我舞台下面就能來一發的程度。」

  陳循和陳墨一起回詫異地看著尹承。

  大明星笑著聳聳肩。

  陳墨的眼睛都要噴出火來。

  尹承繼續補刀:「而且我聽說那個Alpha挺痴情的,已經在你家樓下守了三天了,就想見你一面,哦,小白狗我是來給你送手機的,你手機落我車上了,我看你家裡打了好幾個電話過來,怕有急事,就幫你接了,你媽現在面對那個Alpha有點扛不住了,本來不想跟你們兄弟倆說的,但現在想讓你哥還是回家一趟。」

  尹承說著,拿起陳墨的手機晃了晃,眼裡儘是得意。

  陳墨瞇起眼睛,看向陳循:「你說你失戀了,是不是他對不起你?」

  陳循捏著筆的手指緊了緊,在紙上寫了「不是」兩個字。

  陳墨深吸了一口氣:「行,你現在嗓子疼,不想說話,我現在就去問那個Alpha。」

  陳墨剛邁出一步,就被陳循拉住了手,陳循坐在原位半晌,才又寫了幾個字,拿到陳墨面前:

  你不用管,我去見見他。

  樊聲第一次覺得,和陳循只認識了十一天,實在太短了,因為他除了陳循的手機號碼和他的住址,其他能聯繫上陳循的方式一概不知。

  他拿出了最大的耐心,幾乎住在車裡,在陳循家樓下守了三天。

  直到他看見那輛載走陳循的路虎又出現了,然後陳循從車上下來,有些侷促地拉了拉衣服。

  陳循臉色很不好,人好像都瘦了。

  樊聲看見陳循抬頭四處看了看,然後朝自己的車走了過來。

  在這裡等了三天,就是想見他一面,但此時此刻,樊聲竟然不敢下車了。

  他從後視鏡裡看到自己佈滿血絲的眼睛和鬍子拉碴的臉,他想起自己都沒有刷過牙,全靠漱口水度日,三天沒有洗澡,頭髮可能也是臭的。

  陳循看到他這種模樣,會不會慶幸分手?

  從小到大,他沒有哪一次這麼沒有信心過。

  陳循走了過來,彎腰敲了敲車窗。

  車窗下降,樊聲的臉露出來。

  陳循又覺得心口痛了,他往後退了一步,等著樊聲下車。

  樊聲沒有看他,眼睛有些躲閃,打開車門下來,西服是皺巴巴的,整個人都憔悴了一大截。

  「我……我怕你不願意見我,就一直沒回家。」樊聲說。

  陳循在手機上輸入,他打字很快,然後拿給樊聲看:

  我感冒了嗓子說不了話,那天我們倆都太激動了,這次我聽你說。

  樊聲抬眼看了看陳循,眼睛終於不躲開了。

  「你要趕緊吃藥,感冒也不能不上心。」

  陳循點點頭。

  「我……我知道你不想聽,但那天發生的事情,我不是故意的。」

  陳循還是點頭。

  你不是故意的,我知道,是信息素,是後葉加壓素。

  「我斷片了,我不知道為什麼會發生,我根本沒有標記他的記憶,以往沒有過這種情況,我和,我和發情期的Omega做過,但我都能控制住自己,不會什麼都不記得,而且當時我還吃了抑制劑,可能是抑制劑失效了……」

  陳循低著頭,動也不動,樊聲覺得他好像沒有氣息。

  「對不起,我也不想回憶。」樊聲清了清嗓子,儘量讓自己的聲音聽上去不那麼淒慘,「陳循……我覺得很抱歉,非常,非常抱歉,我沒有資格求你原諒,但是我想告訴你,我對你的感情,我從來沒有這麼喜歡過一個人,而且我也從來沒有這麼難受過,我不想跟你分手,這幾天見不到你,我想你想得都快瘋了,我才意識到我有多喜歡你,我甚至覺得我們不是只相處了十一天而是十一年,我覺得你很熟悉,很親近,我……」

  樊聲克制不住地伸出手去,慢慢握住了陳循的手。

  「我不能沒有你,真的,不行。」

  陳循的手有點涼,樊聲不由自主又握緊了一些。

  「你不用原諒我,不用答應和我交往,只要再給我一次機會,就當留校察看,我會吃藥,不會再接近任何Omega,就算工作上碰到也迴避,一定不會再發生這種事了,好不好?」

  陳循沉默了很久,然後緩緩從樊聲的掌心裡抽出手。

  他搖了搖頭,然後在手機上打字:

  這對你太不公平了。

  「公平的,我不在意,我只要跟你在一起,其他的都無所謂。」

  陳循還是搖頭,他的眼眶濕濕的,在手機上打了幾個字後有些著急地放下手機,抬起頭想對樊聲說話,張開嘴卻發不出聲音。

  樊聲急忙伸手摸他的臉:「不要著急,我等你打字,你嗓子很痛?」

  陳循手機都有些拿不穩,眼淚啪嗒啪嗒掉到屏幕上,他抬手擦了擦,好不容易打出一段話來,塞到樊聲手裡:

  我不怪你,你沒有犯錯誤,這是本能,你控制不了,但是我們在一起,以後我們會後悔的,我怕你後悔,我也怕自己後悔,我寧願現在分開,我一輩子都會記得你,也不希望以後我們互相埋怨,變得沒有意義,你是我的初戀,你是最美好的。

  樊聲拿著手機,難忍地喘了口氣,眼淚也掉到了屏幕上。

  陳循撲過去抱住他,緊緊的。

  樊聲按住他的頭,貼著他的耳朵說:

  「我愛你,你也是最美好的。」

  樊聲開車走了,陳循吸著鼻子看那輛超級帥氣的跑車駛離視線。

  陳循不知道樊聲把車開出小區後,就停在了路邊,他沒法開車,他甚至看不清路,有人路過的時候從車窗裡留意到他,比對了他開的那輛豪車,以為他是一個破產商人,大概是要去當掉唯一的家產,甚至能腦補一出商戰大片,因為他那麼邋遢狼狽,還哭得很傷心。

  樊聲也不知道陳循站在樓下,站了很久,這次不是會讓人發抖的那種疼,陳循只覺得傷心,濃濃的,好像攪不開的要凝固起來的水泥,在慢慢把他整個人包裹住,身體沉得要站不穩。腦子裡全是樊聲的模樣,好像是明白以後他總會逐漸淡忘這個人,而開始拚命想要記住和他在一起的每一秒鐘。他覺得有點絕望。

  陳墨走過來,抱住他,看著樊聲離開的方向,不知道在想什麼,而尹承靠著路虎抽了兩根菸,瞇著眼睛嘀咕了一句:「這麼看這車挺漂亮的,當時拍片怎麼沒想著問贊助商要一輛呢,嘖。」

  樊聲開車回了公司,他不知道他還能去哪裡。

  然而很快他就覺得他選錯了地方,直達頂層的電梯門打開後,他看到了和陳循一起玩積木的走廊,而走廊盡頭,是那間他們第一次親密接觸的辦公室。

  他現在不敢面對這些。

  就在樊聲按下電梯門準備逃走的時候,一隻穿著高跟鞋的腳伸進來擋住了感應門,樊聲抬起頭,看到了冷著臉的柯泉。

  「老闆,你這是要去哪兒?」柯泉沒有用接收器,聲音不再平鋪直敘,而是相當有威脅性的語調。

  樊聲沒理她,又按了一次閉門鍵。

  「好好好。」柯泉皺著眉,明白這是個油鹽不進的主兒,只好妥協般地說,「你失戀了我體諒你,你暫時不回來工作我也還頂得住,但是能先把你那隻鸚鵡拿走嗎?吵得要死,整天嚷嚷『強姦未遂』,你都在它面前說什麼啊?」

  樊聲頓住,蹙著眉問:「你是說翠迪?」

  「對啊,一個女孩子送過來的,說你丟家裡了沒人餵會死。」

  在電梯門又一次到時間要合上的時候,樊聲一把壓住了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