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6 章 

  「這是什麼?」樊聲是笑著的,聲音卻極冷,「一個疤痕?你被誰咬了一口?」

  岳小衡慢慢放下手,哇地又哭了。

  「我討厭Beta,這輩子最討厭Beat了!」

  這麼毫無前後文聯繫地嚎了一句,岳小衡撞翻椅子,拔腿跑了,他雖然穿了裙子,但跑起來的姿勢同手同腳且張牙舞爪,樊聲一時愣住,轉而去看母親。

  樊媽媽似乎是不準備解釋,她的面子向來最重要,被這麼當面揭穿,哪怕她覺得自己正確無比,也異常地怒火中燒,她站起身想要走。

  「等等。」樊聲開口,「解釋。」

  樊媽媽扭回頭來,看著樊聲說:「沒錯,那個標記不是你做的,是一個不自量力的Beta做的,我答應小衡的爸媽照顧他,卻讓他和一個Beta糾纏不清,那種人能給他什麼?」樊媽媽深吸一口氣,「你知道小衡到底生了什麼病嗎?你知道他父母為什麼沒有回國嗎?」

  樊聲確實不知道,或者說,當小衡和母親一起回國,擺出逼婚架勢的那天,對岳小衡,他就並不想去關心了。

  「是一種關於激素紊亂的病。」樊媽媽接著說,「他在國外的這幾年,一直沒有辦法根治,只是控制住了而已,而能夠根治的唯一方法,就是和一個Alpha結合,受孕,來平衡體內激素,在他身體的激素環境最平衡的時候用藥,所以他不僅僅是回來找你結婚的,他是來求救的。」

  樊媽媽面上緊繃的神情終於鬆軟下來,摻進了一些獨屬於母親才會露出的憂慮:「小衡他這個病,需要定期從他爸媽身體裡取血做培養皿,然後拿來給小衡用,所以他爸媽才沒有回國,他們把他們的孩子託付給我,我怎麼能辜負?」

  樊聲往後退了一步,事情比他想像的複雜。

  「世界上又不是只有我一個Alpha。」

  「但是我只有你一個兒子!」

  樊媽媽吼道,眼淚也奪眶而出。

  「Alpha和Omega天生互相吸引,就算你現在和那個人蜜裡調油山盟海誓,你敢保證你不會因為生理驅動,放棄你們的關係嗎?那個人真的有自信能綁住你嗎?你隨便玩玩就算了,但是我知道你是認真的,我就不能由著你,在這個世界,荷爾蒙和愛情捆綁的世界,你不可能隨心所欲,如果你和那個Beta結婚了,你卻因為本能標記了一個Omega,那種時候,相信我,荷爾蒙會讓你們產生感情,你就會發現和Omega在一起才是真愛,那這個時候,對那個Beta,對那個現在和你也真正相愛的Beta,對他公平嗎?」

  樊聲緊緊咬了一下牙關:「我會克服,我會避免。」

  「我說過,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你好,不管是對你還是對小衡,我看得清你們在走彎路,我把你們拽回來,就算現在你們很疼,也好過將來疼。」

  樊聲說不出話來,他想起陳循那雙含滿眼淚的眼睛,他想起陳循說長痛不如短痛。

  是啊,母親做的這場戲只是一個導火索,要問他真的有沒有信心抵擋住可能出現在各種意外,要問他有沒有信心時時刻刻提高警惕,他不敢回答,陳循也正是因為瞬間了悟了這樣的內情,才轉身就走的。

  「阿聲,趁現在小衡還喜歡你,趁他還對那個糾纏他的Beta沒有恍悟,還有,趁你和陳循的感情還不太深,放手吧,以後你就會知道,媽媽說的是對的,信息素,也可以讓你得到愛情。」

  樊聲抬起頭來,輕聲問:「你知道他的名字?」

  「他明智地放手了,他值得我尊重。」

  「是啊。」樊聲喃喃,「他雖然看起來缺心眼,沒長大,但他其實很有擔當,他赤誠,他善良,他還有很多優點,他笑起來很好看,又有幽默感,對工作很認真,就算不是自己喜歡做的事情,他也不會敷衍。雖然我不喜歡他追星,但他的鑑賞能力確實不錯,他的缺點大概是穿衣服沒品位?媽你知道嗎,他有三件一模一樣的黑色衛衣,他還穿人字拖,夏天會出汗會發出響聲的那種,我其實之前很擔心,要是跟他住一起,他如果是那種把腳搭到茶几上的人怎麼辦?我肯定會忍不住發火,但我其實不想吼他。」

  樊聲抬眼看向母親,那雙眼睛有些濕潤。

  「媽,這些,就是這個人身上的這些優點和缺點,讓我得到了愛情……不是信息素。」

  陳循從醫院出來以後,心臟就一直跳得很快,他不知道為什麼,其實被家人折騰了一番,再加上病情的困擾,他也著實分心了些,甚至情緒都好了一點,但是這種心慌意亂的的感覺讓他很不好受。

  知道自己是因為受了刺激才失語的,陳循有點意外,失戀之後他也有積極調整,一頭紮進弟弟的專業書裡,過去他可沒有專注到能那麼快譯玩大半本,他覺得自己好了很多,沒想到卻落下這麼個好笑的後遺症來。

  陳爸陳媽一路上都噤若寒蟬,從小兒子口中聽得的碎片可供腦補的空間太大,偏偏兩人都是腦洞疊腦洞的人,一邊想追問清楚,但一邊又覺得,大兒子都已經傷心到說不出話來了,可不敢再讓他回憶,再刺激他。

  這倒讓陳循有些不適應了。

  回到家後,陳循終於忍不住,在手機上敲好字,遞給爸媽:

  你們想問什麼就問吧,我沒有醫生說的那麼誇張啦。

  陳媽媽這才小心翼翼地問:「循循你真的要私奔啊?我們也不是、也不是不能接受你跟Alpha啦。」

  陳循搖頭:不是私奔,我出門前不是說了嘛,我打算搬過去跟他一起住,結果發生了意外,我們就分手了,這個什麼失語症,誇張啦,我嗓子還沒好的緣故也有吧。

  陳媽媽有點難過,伸手招招陳循,陳循靠過去,被母親像抱小孩那樣疼惜地摟住。

  「循循啊,我們一直對你很放心,其實這种放心也是疏忽,以後你遇到任何事情,都要第一時間跟家裡人說,你看你這次處的對象,開始了也不說結束了也不說,爸媽也會因為你不說,不高興的。」

  陳循點點頭,摟緊老媽,老爸竟然也張開手臂抱過來,三個人都有點鼻頭髮酸,正要潸然淚下呢,大門被推開了,陳墨一陣風似的跑進來,看到這一幕愣在當場。

  「幹嘛你們?演八點檔啊?」

  抱做一團的三人立刻分開,紛紛尷尬地默默眼角。

  陳墨嫌棄地咋舌。

  陳媽媽看他一眼,轉過頭來對陳循說:「你弟弟就算了,他這種情商只會給你添麻煩,告訴爸媽就行了,昂。」

  說起麻煩,陳循連忙抬頭看向弟弟,著急地比劃了兩下,才想起來用手機:

  你去找樊聲幹嘛了?

  「沒幹什麼,你用不著擔心。」陳墨撇撇嘴,而後又有些心虛地,拿出個藥盒來給陳循,「那個Alpha,那天好像是被換藥了,這藥是我們研究所研究的,我剛剛打電話回去,研究所裡已經查出來了,是他媽從研究所裡買的,同時買走的還有用在Omega身上的一種藥,總之,用了這兩種藥的Alpha和Omega,會在非發情期互相吸引,也會散發信息素,至於互相吸引到哪一步,我們還不清楚。但是他說,他有已經有證據證明他跟你看見的那個人沒有發生關係。」

  陳循看著那藥盒,他認得出來,這是樊聲放抑制劑的藥盒。

  「所以他應該沒撒謊吧,他跟那個人,嚴格說起來,連自然的信息素吸引都不是,是被陰了。」

  陳循又抬頭看看弟弟,似乎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哥哥,你就不要難過了。」陳墨搔搔耳朵,「他能讓你那麼難過,我也沒辦法了,恰好他不算是個混蛋,我更沒辦法了。」

  陳墨看著哥哥,眼神真摯,就像他小時候把攢了很久,本來想拿去買骨架模型的零花錢,最後給哥哥買了DVD時候的模樣,很不捨,但是也很衷心。

  「我批准你跟他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