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 章 不怕念起·太初宮雪(2)

  我被他一噎,沒說出話來。

  待他提筆時,我卻仍有些心悸,翻來覆去想了半天,才道:「此時尚醫局可有閒人?」他斷然下筆,行雲流水地寫了方子,道:「細想想,似乎不大方便。」他說完,放了筆拿起紙吹了吹,用硯台壓在了桌上。

  我默了片刻,也覺自己唐突,便伸手抽了張白紙,想提筆寫什麼卻腦中空空一片。

  他見我如此,也不告退,轉身就走。我脫口叫住他,道:「沈太醫可否為我帶話?」他回頭看我,笑道:「方才忘了說,皇上有旨意,今日永平郡王要伴駕同遊奉先寺。郡主若有什麼話,還是親自說的痛快。」

  我驚看他,道:「今日?」

  雪地徹夜長跪,今日竟還伴駕到奉先寺?我雖是初次來洛陽禮佛上香,卻知道奉先寺建於龍門山半山腰,山道崎嶇不平,雖為了皇上上香而做過收整,但遇陡峭之處卻仍要步行,難以通軟轎。

  他點頭,道:「郡主若有話,多等一個時辰見面再說吧,小人先要去為郡王施針,以保今日周全,否則這一折騰難保不落下病根。」我忙點點頭,沒再攔他,他也沒再客氣,掀了珠簾疾步而去。

  山道上正有人潑著滾燙的水化雪,一行人都侯在山下,待雪化登山。

  武承嗣在皇姑祖母身邊,低聲笑說龍威懾天,今皇上禮佛,晨起雪便已小了,如今到了山下竟是停了。太子及子嗣就隨在一側,我遠看太子身後的李成器,依舊是神色平淡,偶在皇祖母回頭問話時,頷首回話,似乎祖孫依舊其樂融融,昨夜之事早已煙消雲散。

  約莫過了片刻,眾人皆向山上而去。前處有清道的宮婢,因山道過窄,除卻皇上,其餘人都未帶貼身的宮婢太監,盡數留在了山下。

  我拉著永泰走在最後頭賞景,將她讓到裡處:「當心些。」她眨了眨眼,看我道:「姐姐今日做我的宮婢了?」我掛了下她的鼻子,笑道:「你是嫡皇孫,我怎麼敢不護著你?」她聽這話,難得不笑了,嘆了口氣道:「什麼嫡皇孫,做了錯事還不如一個下人。」

  我默了片刻,認真道:「這話日後不許再說了。」這孩子定是看了昨日的事才如此想,可禍從口出的道理,她卻還沒明白。

  永泰應了一聲,道:「我昨夜就在想,若是我和姐姐一樣姓武,也能過得自在些。又能享無上尊榮,爹娘也能康健安樂。」我聽她這話,心中滋味難辨,也不曉得如何去說,只能玩笑道:「那還不簡單,日後我為你尋個武家的小郡王嫁了。」

  永泰隨手抓了一把崖壁上的殘雪,眯眯笑道:「不用姐姐尋,我哥哥早說了,李家的女兒十有八九要嫁武家,武家的女兒也如此,」她將雪捏了個團,輕扔到我身上,笑道,「皇祖母這麼喜歡姐姐,姐姐說不定還能好好挑一挑。」

  我被砸了半身雪,哭笑不得看她,道:「你哪個哥哥說的?」

  永泰道:「我親大哥。」

  我拍掉身上雪,隨口道:「難得聽你說他,我還以為你把永平郡王當作親哥哥,眼裡再沒他人了。」難得聽她說自己親哥哥,細想想才記起是那日殿內,叫嚷著他才是永泰親哥哥的少年。後來才知道那是李重潤,廬陵王的長子,亦是一個被立過,也被廢過的太子。

  「他昨夜喝醉時說的,」永泰神秘,道,「他還說,指不定皇姑祖母再生幾個別姓的,日後皇室就有三姓四姓了,絕對是更古未有的奇談。」

  我愣了一下,待琢磨過來卻心頭猛跳,猛地拉她站住,低聲道:「他說時,身側除了你還有誰?」他這話明顯說的是皇姑祖母的那些面首,此等宮中大忌,竟然隨便和一個七歲的孩子說,若是被外人聽見……我想到這兒,身上陣陣發寒,不敢再往下深想。

  永泰嚇了一跳,忙道:「沒有了。」

  我靜了一下,攥緊她的手,道:「記住,這句話徹底忘掉,任何人也不許說,他再說你也當做沒聽見!以後你私下裡不能說任何關於李家武家,還有皇族的話,任何相關的都不許再說!」永泰本就心思單純,又碰上個口無遮攔的皇兄,今日不讓她記牢,日後必是大禍。

  永泰傻看我,我緊盯著她又重複了一遍,她才點點頭,雖不大明白卻不敢再說話了。

  我被她這幾句話攪的,也沒了什麼賞景的心情,她也被我訓的怕了,默默隨著我走著,沒有再說一個字。

  約莫過了片刻,天竟又開始飄雪,風也漸緊了。前邊走得人都緩了步子,我正琢磨是不是停片刻待雪停再走時,前面已有人錯過眾人走來,正是李成器和李成義。我正不解時,李成義已開口道:「皇上讓人護著你們走,大哥怕下人們手腳笨,我們親自來做護花人了。」

  他邊說著,邊走到我身前拉起永泰,道:「一個接一個走吧。」

  我點點頭,為李成器讓了路,卻在錯身而過時,不經意看了他一眼。他沒有看我,只快步走到了我身後。

  約莫走了一會兒,永泰似乎還記得我剛才訓斥的話,下意識想要躲著我,對李成義道:「成義哥哥,前面不是有亭子嗎?我累了,快點走吧。」她說邊說邊急走了幾步,李成義見她如此只無奈一笑,緊跟了上去。

  兩個人漸離得遠了,身後的腳步聲卻越發清晰,我盯著台階上的雪,有意放慢了腳步。即便沈秋醫術再高明,也不可能單憑幾根銀針就去了昨日長跪的陰寒,走得慢些,或許他也不會那麼痛。

  山道邊的鐵索還留著殘雪,轉眼就覆了厚厚一層,這雪還真是去的快,來的也急。

  忽然,半山腰上隱隱傳來人喊聲,約莫是雪太大了,讓走著的郡王公主們停一停,宮婢們會先拿熱水除雪,待雪化道清了再走。

  我眼見永泰和李成義已進了亭子,估摸著再走上一會兒也能入亭,正是猶豫時,卻覺手腕一緊,還未待反應,就被身後人拉到了石壁側。半山上的喊聲還在繼續,我卻再聽不分明,只背脊緊貼著崖壁,暮然撞入了那漆黑的眼眸中。

  此處石壁正有處凹陷,看不到山下,亦看不到半山腰的任何人。

  他靜看了我片刻,才道:「冷嗎?」我反應了片刻,才點點頭。他溫和一笑,道:「聽說你生辰是正月初八?」我被他沒頭沒腦問得又是一呆,過了片刻才「嗯」了一聲。他笑意深了三分,又問道:「到明年就十二歲了?」我又點點頭,越發糊塗看他。

  他輕嘆了一聲,道:「是小了些,不過文德皇后出嫁也才十二歲。」我聽他這話,才漸猜到些意思,瞬時心頭猛跳,耳邊震如擂鼓。「待到明年,我尋個好時機請皇祖母賜婚。」他鬆開手,沒再說話。

  我眼前發懵地看著他,分不清甜還是慌地亂成了一團,張口想說什麼卻哽在喉間,發不出半點聲音。李成器略退後了一步,道:「走吧。」

  他說了這句,我才察覺遠處已來了人,忙整了整袍帔,隨著他繼續向山上而行。才走出十幾步,就有兩個太監提著銅壺走來,其中個年長的見我們忙行禮道:「小的還以為後頭沒人了,好在長了個心眼尋了來,郡王快請吧,前邊兒的路都清了。」

  李成器頷首,道:「去後頭再看看,免得遺漏了。」

  兩個太監應了是,忙錯身順著山路跑了下去。我心知後邊沒人了,卻曉得他是有意如此,也沒說什麼,只低頭隨他一路走到了亭中。大多人都到了半山腰,唯有我們幾個落在了後頭,此時因他二人在,早有四個火盆放在亭中取暖。

  「姐姐,」永泰見我來了,立刻撲了過來,「我還以為你們滾下山了。」她緊抓我的手,似乎還真是很擔心。還真是孩子氣,先前被罵了就不理我,如今才不過一會兒子就好了。

  「姐姐,」永泰拉著我手,輕聲道,「我還是沒忍住,說了些話。」我驚看她,卻見她笑眯眯看著我道:「我和成義哥哥說,既然武家的郡主注定嫁給我哥哥,那就讓他娶了你,總好過嫁給別人。」我愕然看她,又去看李成義,李成義立刻急道:「郡主別當真,永泰就是說著玩兒的。」

  我看他急的跳腳,自然曉得是被永泰捉弄了,笑道:「我當然不會當真。」

  李成義長出口氣,道:「我算是怕了她了,上趟逼我吹笛,這趟逼我娶親,下一趟總不能逼得我去上吊吧?」他說完,亦是無奈看了看李成器,道,「早知道剛才將她交給大哥了。」

  永泰輕哼了一聲,道:「你要娶,我還不樂意呢,能配上我姐姐的,自然要是成器哥哥這樣風流倜儻的皇子,吟詩作詞,吹笛射箭無一不能才行。」

  這一句話,將我方才壓下的心慌又挑了起來,我下意識去看李成器,卻見他搖頭輕笑,亦是看了我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