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章 不怕念起·如意年(1)

  天授三年,太子諸子嗣已重入大明宮,常伴皇上左右。

  這看似恩寵的旨意,何嘗不是危機四伏。其實李重茂的戲言說的不假,即便古有權臣當道,有三國鼎立,大唐開國前亦是四分五裂,卻從未出現過一種事:皇室雙姓。翻遍古今,有哪家王朝能有這種境況,當然,也僅有皇姑祖母這一個女子能坐上那龍椅。

  生辰後,父王染了重病,我便暫回了王府相陪,獨有宜平相陪。

  「永安,」父王披著袍子,坐在書案後出聲喚我。我正捧著卷書發呆,被這一叫嚇了一跳,剛要應聲卻見父王起了身,低頭看我的書卷,笑道:「你從回來就翻看這本《釋私論》,可看出什麼特別的?」我吐了下舌頭,不好意思道:「倒背都可以了,可這書中深意卻還沒想透。」

  父王摸了摸我的頭,道:「嵇康之道,在於修身養性,年紀大些自然就讀得懂了,」他坐在我身側椅子上,摸了摸茶杯,道:「有些涼了,讓下人換新的吧。」

  他話音未落,就有人端著盤邁入門檻:「一個小姑娘,別整天茶茶的,喝些芸香薏米湯。」楊氏入了門,直接將湯放到我手冊,溫和道,「雖不比宮裡的,卻是姨娘親手熬的。」

  我點點,端起喝了一口,頓時暖意蔓延四肢。父王這新入門的側室,要比那幾房妾室好不少,我回來這幾日沒見過幾次,卻次次都溫言軟語,照顧周到。

  楊氏細看我喝完,才隨口道:「待過幾個月,你就要隨皇上去洛陽了,可惜我們都在長安,沒辦法看顧著你。」我笑笑,道:「若是姨娘願意就讓父王也遷去,洛陽城也熱鬧的很,姨娘去了肯定喜歡。」

  楊氏笑看父王,道:「本沒有這心思,前幾日聽說皇上下旨在洛陽廣植牡丹,倒真讓我有些心癢癢了,我與皇上是同鄉,自小看慣了牡丹,到長安卻見得少了。」我應了一聲,卻有些好奇,這半月不在宮內,皇姑祖母怎麼忽地起了這麼好的興致。

  她又說了兩句,端著盤走了,父王見我出神,便解釋道:「前幾日周國公在御花園布了不少名品花卉,均是從南方千里運來,大多是本該夏初秋末才有的花,也算費了不少心思。獨有西河牡丹在運到時已枯敗,皇上當場震怒,也算是宮中一劫。」

  西河是皇姑祖母幼年家鄉,各地之花唯有此地的牡丹枯敗,看在人眼中,必是不祥之兆,也難怪皇上會震怒。可姨娘方才又說在洛陽光植牡丹?我盯著父王,道:「那皇姑祖母豈不是要遷怒舅舅?」

  父王搖頭,道:「遷怒的是太子,而非周國公。」我心頭一跳,道:「為何會遷怒太子?」父王嘆道:「你舅舅將花送到宮中,有人查驗完好,便交由太子看管,可就在皇上賞花時枯敗了,自然會遷怒看管之人。」

  「然後呢?」我不覺緊張起來,追著問道,「太子如何說?」

  父王頓了片刻,略帶深意看了我一眼,笑道:「太子沒說什麼,倒是永平郡王說了幾句話,讓皇上轉怒為喜,當即下旨自西河運送牡丹到神都洛陽,設牡丹園供日後皇室賞玩。」

  我聽到他的名字,更是緊張,道:「永平郡王說了什麼?」

  「『牡丹自帝鄉而出,自然通曉聖意,於長安大明宮中枯敗是不甘在陪都生長,皇姑祖母不妨下一道聖旨,請牡丹花仙移居神都,必會花滿洛陽,成就佳話』,」父王學完著他的話,笑嘆道,「此話說完,恰合了皇上對洛陽的心思,自然轉怒為喜。」

  我這才放下了心,細想他那句話,竟平白添了三分驕傲。

  父王沉吟片刻,道:「永平郡王自幼文才過人,卻曉得如何隱去鋒芒,可如今被逼得太緊想藏也藏不住了,」他忽地認真看我,道,「梁王說他曾試探過,你似乎對永平郡王有意?」

  我默了片刻,心底微甜,輕點頭道:「舅舅說的是實情。」沒想到父王問的如此直白。梁王的試探,想必就是鳳陽門一事,我貿然前去怕是正應證了他的猜想。但……既然那日他已提出賜婚一事,對父王又有何好瞞的呢?

  父王又問道:「他如何打算?」

  我低頭,手指輕劃著桌面,低聲道:「郡王說,待我滿十二歲時,會尋個時間請皇上賜婚。」如今生辰已過,每一日記起這話我都有些緊張,不知他口中所謂的好時機究竟是何時,而皇姑祖母又會如何說,會應允嗎?

  父王,道:「你的婚事為父也無權拿主意,且看皇上如何說吧。只是要記住,他一日沒叩請賜婚,你便一日不能透露和他的關係,宮中形勢多變,誰也摸不透皇上的心思,」他頓了一頓,又道,「梁王終歸是你的舅舅,他也是為你多想了幾分。」

  我應了一聲。舅舅的試探是不是為我就不得而知了,但太子那幾個兒子,哪個不是他們日日留意的?不過父王的話我明白,瞞住此事是為我,亦是為了護住他,尤其是在太子位朝不保夕時,不該再有任何事讓他露風頭了。

  我隨便翻著手中書卷。字字剛勁凌然,卻含而不露,正如同長生殿前的他。

  又過了幾日,已是上元燈節。

  宜平端著茶點向外走,邊走邊回頭,柔聲道:「今日上元燈節,郡主別再悶在屋裡看書了——」她話沒說完,已是哐噹一聲,茶和糕點盡數潑在了來人身上。

  我聽了這聲響,忙回頭看,卻正見李成義一臉抑鬱地看著自己的袍子,眼下已被水潑了個半濕,又沾了不少粉渣,狼狽的很。而他身側的人恰背著日光而立,正眼中帶笑地看著我。

  我一時間千頭萬緒的,愣了片刻才上前兩步行禮道:「永平郡王、衡陽郡王。」

  李成器頷首,道:「起來吧。」

  我起身時,李成義正開了口,道:「你也起來吧。」宜平性子本就軟,如今早已紅透了臉,起身傻站在一側沒了主意,竟連賠罪的話都忘記說了。我忙道:「快去尋塊乾淨的濕巾,給衡陽郡王擦乾淨,再端些熱茶來。」宜平聽這話立刻轉身跑走,卻又在走了七八步時跑了回來,又對著李成義一拜,撿起托盤跑了。

  我忙將他兩個讓到書房裡,待落了座才道:「兩位郡王怎麼來了?」

  李成義低頭彈了彈衣裳,道:「皇上見恆安王病了半月,著我二人來探看。」我點點頭,他又道:「難得上元燈節能出宮,順路也可賞玩一番。」我又點點,笑道:「或是後一個,才是郡王想要出來的原因吧?」

  李成義蹙眉,道:「郡主猜錯了,第三個原因是我想避開永泰。」

  這話三分真七分假,我卻不禁笑出了聲,這一個多月,也不知永泰怎麼折騰他了,竟然讓他藉機躲到了宮外。李成器始終沒有說話,只在我這一笑後,才搖頭,道:「隆基染了風寒躲不過,此時正在宮裡陪著永泰。」我看了他一眼,又忙避了開,道:「一物降一物,以臨淄郡王的性子,說不定能降住她。」

  此時,宜平已端了茶上來,用濕巾替李成義擦著袍子。

  我起身,將茶端給李成器,道:「郡王已見過我父王了?」李成器接了茶杯,道:「已看過了,恆安王聽我二人說要去賞燈,便囑咐讓你一道去看看。」我「嗯」了一聲,道:「我沒有什麼親近的兄弟姐妹,正愁無人同去。」

  李成義抬頭,道:「此話錯了,我和大哥不正是你哥哥,日後在宮中還是要時常見的。」我聽他這話,忙又端了杯茶遞給他,道:「倒也是,你們回了宮,日後也熱鬧了。」

  我們對坐著,有一搭沒一搭說著話,待日頭漸落了,才起身出了門。

  因平日宵禁,上元燈節更是熱鬧非常。街上熱頭攢動,衣香鬢影,遠望去上千宮燈高挑枝頭,正是火樹銀花不夜天,落梅如雪佳人笑。

  我和宜平都從未賞過宮外的燈,早看得樂不思蜀,李成器和李成義卻極為小心,一個不停護著我們走,一個則有意緩下腳步,免得我們被人流沖散。可即便如此,才不過一會兒,就獨剩了我和李成器,那兩個不知被擠到了哪裡。

  我正有些著急時,李成器卻將我帶到了一個攤位前。這攤位在街頭,因擺賣的東西都是書,在燈節上自然沒什麼人留意,他卻蹲下身,一邊翻看著一邊和攤主說著話,攤主挑了一本遞給他,他神色平淡地接過,認真細看。

  我不解看他,細看他手中的書卷是《金剛經》,並非什麼奇缺的,正要收回視線去看人群找人時,卻見他翻過了一頁,正夾著一張紙箋,並非是書捲上字,而是極細密的蠅頭小楷。

  他靜看著那字條,漸蹙了眉,旋即又舒展開。

  我立在一側看著,心中忐忑漸盛,只下意識將身子挪了一挪,佯裝挑書,將他半遮住。他似乎察覺到我的變化,微抬頭看了我一眼,又低頭看了幾眼才將那紙條收在了手裡。

  他站起身,雖揚著嘴角,眼中卻沒有半分笑意:「送你盞燈,可好?」我點點頭,跟著他走過幾家攤位,凡是路過書攤,他必要蹲下身子看一會兒。

  待走了半條街,才隨便挑了一盞荷花燈給我,他付了錢提著燈帶我走在人潮外出,隨手將字條燃成了灰燼,鮮紅的火舌在他手中轉瞬熄滅,我不禁嚇了一跳,脫口道:「你這樣不怕人看到?」

  他將燈遞到我手中,道:「沒了物證,即便看到也無妨了。」

  我提著那燈,隨他沉默走著,心中七上八下。既然他不避諱我,我就是問了又如何?念及至此,我略停了腳步,輕聲道:「此事,可與你的安危有關係?」那字條上寫的是什麼我並不關心,但能讓他冒風險來取的,怕是極要緊的事。

  他靜看著我沒答話,過了一會兒,才漸自眼中泛出暖意,輕搖頭道:「此事與我無關,是來俊臣要陷狄仁傑謀逆之罪。」我驚了一下,險些掉了燈,好在被他握住了提燈的手:「小心些。」我張了口正要再問,他卻已鬆開了手。

  「大哥。」

  李成義終於尋了來,身側跟著侷促不安的宜平。他撥開人群走到我們身邊,低頭看了一眼那燈,笑眯眯道:「大哥何時有這討人歡心的心思了?」

  我被他這一說,窘得不知如何是好,只瞪了他一眼。

  李成器搖頭,笑看他道:「出宮時隆基特意說過,要送永安郡主一盞燈。」李成義啊了一聲,璀璨一笑,道:「你不說我都忘了,是隆基的囑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