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章 chapter 6

  「老大,到底什麼事?我那邊還忙著呢。」Janice又問了一遍,急衝沖的樣子,沒看到辦公室裡的陸珈。

  「不是我找你。」徐嘉修不緊不慢地開口,「是陸珈找你。」

  「陸珈!」Janice眼睛忽然亮了亮,快速轉過頭,準確無誤地叫出了她的名字。

  「嗨,Janice.」陸珈窘迫極了,她剛剛跟徐嘉修說什麼來著,她要跟詹寧斯同居,咳,同租。

  「陸珈,你找我什麼事?」Janice看著她,很開心地問。

  「我……」陸珈語言堵塞了,只好瞄向徐嘉修,請他幫忙想個理由;徐嘉修也掃了她一眼,然後以中間人的口吻替她發言:「陸珈就是想問問你一起合租的事。」

  陸珈:「……」難道她表錯情了!

  「真的麼?太棒了!」Janice快步走向陸珈,握住了她的手,「我還想等會自己來找你呢,沒想到你先上來了。」

  「我……」陸珈看向握著自己的手,深深吸了口氣,鎮定下來再次打量起Janice,短短的頭髮,單眼皮兒,淺麥色的肌膚,上身套著一件編織的黑色毛衣,下面是棕色長褲搭著阿迪運動鞋……她視線再次往上移……

  原來還是珍妮絲,不是詹寧斯啊!蘭姐沒有坑她,坑她的人是——

  咳咳咳,徐嘉修下逐客令了:「Janice,你帶陸珈到你那邊聊會,我要打個電話。」

  「OK!」Janice爽快答應。

  然後,陸珈就被Janice拉出徐嘉修的辦公室,來到了Janice所在的技術部。Janice是項目組長,有個小小的獨立辦公間,辦公牆上還掛著兩幅十字繡。

  陸珈在Janice對面坐下來,笑了兩聲說:「是蘭姐讓我過來問問你……」

  「我知道!」Janice搶了她的話說,「是我特意托蘭姐問你的。」

  Janice花了兩分鐘簡單地說了說情況,她租了一套二居室的loft公寓,由於最近想省錢買輛小車兜兜風,就想找個人分攤一下房租。

  「……雖然你剛來公司,我一看你就很投緣。」Janice說,然後伸出長胳膊拍拍她的肩膀,「你看我呢?」

  陸珈已經不尷尬了,順便解釋了一下她剛剛窘迫的原因:「我對長得帥的女生都很投緣。」事實,Janice已經超出了女性的帥,簡直比一般男人還帥。

  「哈哈哈。」Janice很開心,「不管你跟不跟我住,以後在公司我都罩著你。」

  陸珈徹底被折服了,差點雞啄米地點點頭。

  氣場是什麼,陸珈淨身高一米六六,穿上高跟鞋也算高挑女生了,以前她和其他女生一起走路都是她們挽著她的胳膊;現在她站在Janice旁邊,Janice隨意地將手擱在她的肩膀,陸珈真感覺好有安全感啊!

  啊啊啊啊,要瘋了!Janice身高居然和徐嘉修差不多,小時候吃什麼長的!陸珈抬頭看著Janice,Janice也挑著眉望向她:「下班記得等我。」

  ——

  合租的事,陸珈沒有立馬做出決定,不過她答應Janice下班之後先到公寓看一看,Janice信心十足地說包她滿意。

  陸珈知道,對面的青年公寓和沃亞所在的科宇寫字樓都屬於科達地產,公寓主要面向的居住群體就是在高新區工作的年輕人。Janice也跟她說了公司有很多同事都住在那裡,老大也住在那邊。

  陸珈已經第二次聽到徐嘉修也住在對面公寓樓這事,好像蘭姐和Janice都有意將徐嘉修拿過來打廣告。

  陸珈回到財務部,問了問每天騎電動車上班的小達同學:「小達,你住哪兒,上班方便麼?」

  「方便啊。」小達從日記賬裡抬起頭,「我就住在附近的石橋鎮,騎車過來也就十幾分鐘。」

  「哦。」她是聽蘭姐說過小達就是石橋鎮人,石橋鎮好呀!她開口說,「改天家裡拆遷記得請吃飯啊。」

  小達喜於形色:「一定,到時候請你們到洲山大酒店吃海鮮宴!」

  這口氣,已經是十足的准土豪了!

  陸珈把手頭的工作完成之後,再次認真地想了想租房的事。關於上班遠這個問題老陸也跟她討論過,東洲一中的家屬樓到高新區真的太遠了,就算開車上班也要折騰一個多小時,東洲的交通雖然整治得不錯,不過早晚高峰還是照樣堵。如果她搬到對面的青年公寓,每天早上不僅多了一個小時睡懶覺,晚上也可以多出一個小時做其他事情。

  而且,她也就平時工作日住在這邊,週末六還是可以回家吃老陸的糖醋魚。

  ……

  下班時間到了,陸珈打了卡直接到樓下等Janice。Janice很快下來,身後還跟著幾個神采飛揚的男同事,他們邊走邊約Janice晚上一塊打球,不用想他們都是住在對面青年公寓的同事。Janice走到她旁邊,好像怕她剛來不熟悉特意介紹了一下:「陸珈,這幾個都是我們技術部的兄弟,都住在青年公寓裡。」

  大家一塊結伴來到青年公寓,很快各回各窩了,雖然他們都住在這裡,有人是A幢,有人是B幢。陸珈跟著Janice刷卡進了A幢電梯間,她有點好奇徐嘉修住在哪幢樓,又怕問出來顯得自己很居心不良,反而Janice很快提到了徐嘉修。

  「我和老大是同樓同層,不過我們有區別。」Janice說。

  居然那麼巧!陸珈問:「什麼區別?」

  「他是買的,我是租的。」Janice無奈地嘆嘆氣。

  陸珈點頭,理解Janice的無奈。

  Janice和徐嘉修都住在A幢的第九層,公寓是複式酒店化設計,每戶都是躍層房型,但面積有所不同,有二室一廳,一室一廳,另外還有「豪宅」:三室一廳帶一個舒服的露台。

  Janice租的就是標準的二室一廳,兩個臥室都在二樓,樓下是客廳廚房和衛生間。Janice帶她上樓看臥室,一個十幾平方米左右的朝南小房間,一米二的小床連帶著原木色書架書桌,是一體組合。此外裡面還有一個一米寬的壁櫥,Janice細心地在櫥裡放了防蛀的樟木。

  老實說,陸珈挺喜歡的。

  「對面就是我的房間。」

  Janice的房間面積和她的差不多大,佈局也類似,書架擺滿了各種書籍,大部分是編程的專業書,還有一些科幻小說和一摞雜誌。

  最讓陸珈震驚的,Janice的床頭櫃居然放著一件沒有織好的毛衣,她想像了一下Janice每晚睡前都要織會毛衣的樣子,久久說不出話來。

  好一會,陸珈才收住驚訝的視線問:「Janice,你還會打毛衣啊?」

  「當然。」Janice口氣滿滿,「作為技術帝,任何技術性的活我都能搞定。」

  「真厲害。」陸珈由衷稱讚,她看向Janice今天穿的毛衣,應該也是自己織的。她不懂織毛衣,也可以看出Janice身上的毛衣不是普通的織法。這年頭會打毛衣的女人已經不多了,何況還是一個一米八幾的女人。瞬間,陸珈對Janice那個好感,都快溢於言表了。

  Janice見陸珈對自己的毛衣感興趣,直接誘惑她:「如果你跟我合租,我也給你打一件毛衣,麻花那種。」

  如果陸珈之前還有什麼猶豫的話,聽到Janice這句話立馬做出了決定,她重重地點了點頭:「好!」

  房租是每人平攤1500,另外Janice已經購置的電冰箱、洗衣機微波爐等家電都可以共同使用;至於水電費,Janice泡了一杯檸檬茶遞給她說:「老大會出。」

  陸珈當即用支付寶轉給了Janice三個月房租,Janice也爽快地寫好了憑條,然後和鑰匙一塊遞給了她。

  「陸珈,我們肯定能愉快相處。」Janice說。

  陸珈心情也十分愉快:「改天一起打毛衣。」

  一切都如此快速又愉快地決定了。陸珈看了看時間,她差不多要回去了,Janice送她到門口,突然想起什麼似的:「陸珈你等下我,我要到超市買些吃的,找個購物袋。」

  Janice折回屋裡找購物袋,陸珈就等在外面,正在這時,長廊前面的電梯間走出一個修長男人,不是徐嘉修還是誰。

  陸珈:「徐總……」

  徐嘉修目光淡淡地掃了她一眼,他左手握著把鑰匙,右手提著一個水果袋子,就算這樣,姿態依舊很清雅。

  「過來看房?」他開口問她,然後在不遠處停下來。對面的門牌號906應該就是他的房子了。

  「嗯,已經看好了。」陸珈回徐嘉修,感覺自己這樣乾站著有點傻。

  徐嘉修很快用鑰匙開了門,她吁了口氣,結果房門打開的時候,徐嘉修轉過頭禮貌性地詢問她,「需要進來坐坐麼?」

  她還沒回答,徐嘉修先開口了:「進來吧。」

  她:「……好。」

  徐嘉修是換鞋進屋的,房子的整潔程度令人髮指。陸珈立在門口不好進去,徐嘉修轉過身看向她,走回來從鞋櫃裡拿出一雙清爽的男士拖鞋放在她跟前:「乾淨的。」

  這鞋無疑是徐嘉修自己穿的,陸珈不會懷疑徐嘉修會有什麼不乾淨,不過這拖鞋真的大啊,又是夏天那種橡膠塑料的,她穿著它走在淺色地板上,每走一下都可以聽到一聲清清脆脆的——「噠」。

  「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她跟在徐嘉修的後面。

  Janice說徐嘉修的房子是豪宅級別,陸珈環視一圈,裝修是真的好看,因為面積大很多,所以看起來也更寬敞明亮。

  徐嘉修把手中的水果放在廚房的吧檯上,袋子裡有蘋果、山竹、橙子和牛奶草莓,都是他回來路上順便買的。

  陸珈以前下班也習慣買點水果當晚飯,沒想到徐嘉修也一樣。

  事實,徐嘉修跟她真不一樣。水果是徐嘉修剛剛在路上買的沒錯,原因是他知道自己回來很有可能會碰上過來看房的「老同學」,他多多少少都要招待一下,所以上來的時候在水果超市買了這些。

  水果老闆還告訴他,女生都愛吃草莓。

  都愛吃草莓是麼?徐嘉修打算先洗一洗草莓。

  陸珈坐在徐嘉修客廳裡的原木布沙發吃了兩個草莓,交流從稱讚他的居家風格開始:「房子裝修得真好看。」

  這話,聽起來真的好客套啊……

  「哦。」徐嘉修回應她的客套:「要參觀一下麼?」

  陸珈笑了笑:「……方便嗎?」

  「沒什麼不方便的。」徐嘉修說,很快帶她參觀起來。

  陸珈只好站起來,然後又是一陣「噠噠噠」。

  就在她和他要上樓的時候,門口傳來兩道敲門聲。門沒關,外面的Janice拿著一隻購物袋看過來:「老大。」

  顯然,Janice也不好直接穿著鞋進來,詢問徐嘉修的意見。

  徐嘉修回了下頭:「鞋櫃上面有鞋套。」

  原來有鞋套啊……陸珈下意識看向自己腳下的大拖鞋,隨即耳邊傳來徐嘉修不輕不重的聲音:「沒拖鞋了。」

  「哦。」陸珈露出一種很榮幸的笑容,可事實一點也不榮幸,她剛要邁腳上樓,不合腳的拖鞋就被光可鑑人的木質樓梯板打滑,為了穩住身體她用力踩住拖鞋,一個不小心,她整隻右腳都從大拖鞋前面溜了出來。

  媽蛋!這破鞋,還不如鞋套呢!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