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章 chapter 7

  陸珈看房結束,外面的天色已經暗了,她從徐嘉修客廳的落地窗望出去,深藍色的天際已經有小星星在閃爍了。現在的天,真是說黑就黑,幸好她下班的時候已經打過電話告訴老陸說今天會晚點回來。

  陸珈和徐嘉修告別,經歷了「卡腳」的尷尬,她每走一步都特別小心,終於在鞋櫃旁穿回自己的鞋,輕鬆地恨不得蹦兩下,高跟鞋都比徐嘉修的大拖鞋好。

  徐嘉修也走了過來,從容俊雅的樣子。

  陸珈笑著回頭:「徐總,再見。」

  徐嘉修沒說話,也沒回應她的再見,轉過身從後面的六斗櫃上方拿了一把車鑰匙,走到門口才開口說:「太晚了,我送下你。」

  Janice很快接話,同時朝徐嘉修伸出手:「老大,你把車鑰匙給我,我來送陸珈就好了。」結果,被無視了。

  陸珈不太想麻煩人,其實現在也不是很晚,就是天黑得早,她趕緊說:「都不用送,我可以直接打車回……」話音未落,後背就被Janice用力拍了一下,Janice彷彿對她的不上道十分恨鐵不成鋼。

  「你每個月工資就那麼點,打什麼車啊,敗家!」Janice說。

  呃,難道工資少連打車的資格都沒有了嗎?真是直戳顏面讓人無法反駁。陸珈差點淚流滿臉,好像她每月工資真的不是很多啊,可是發工資的人還在這裡站著呢。Janice這樣說是不是太不給徐嘉修面子了?

  陸珈不知道,Janice真的很想送她,更想藉著機會開開徐嘉修的車,可機會不是那麼容易能借到的。徐嘉修輕飄飄一句就回絕了Janice的提議:「陸珈就住在東洲一中,我順便回去看看母校。」

  天大地大,母校最大,誰讓Janice的母校不是東洲一中呢。

  徐嘉修跟著陸珈和Janice來到電梯間,電梯門開了,他按了一個「1」和一個「-1」,一層是給Janice按的,負一層就是地下停車場了。一層到了,Janice在徐嘉修的提醒之下走了出來,走了幾步往回走:「等等我,我也去!」

  電梯門早已合上。

  ——

  徐嘉修的車是一輛黑色SUV,低調又安全的一款車型,匯入名車如流的東洲市道路主幹一點也不張揚。

  車子靜靜行駛,高架兩旁的路燈在車窗閃過,外面的夜色更濃了。

  陸珈坐在副駕駛,發現車子儲物盒蓋上方放著一個小小的可愛掛件,應該是女孩子的東西。陸珈收回視線,徐嘉修偏淡的聲音響了起來:「是我的一個小侄女留在這裡,喜歡嗎?」

  喜歡什麼?陸珈反應過來拿起掛件:「很可愛。」如果她現在還是十六歲,她應該會喜歡的。

  「拿走吧。」徐嘉修說。

  ……這樣好嗎?

  徐嘉修很快加了一句:「反正我也不會掛。」

  難道她就會掛?!陸珈把玩著手裡的小物件,從上車到現在應該是她和徐嘉修獨處時間最長的一次。她突然想起自己以前還幻想坐上徐嘉修自行車後座的畫面,心情隨著一些回憶變得溫柔起來。她現在算不算小小的得償所願了呢?

  咳咳,她不僅幻想過騎單車,還有吃同一塊雪糕、被徐嘉修溫柔摸腦袋、他將她推到牆角深情注視等等各種書本裡常出現的瑪麗蘇情節。

  陸珈心裡羞羞,好想用雙手摀住臉,她當時肯定是山鹿奶粉喝多了。

  如果時光可以追溯或倒流,回到那年高二她還會寫情書給徐嘉修嗎?明知道結果並不如意,如果沒有寫過情書,她現在面對徐嘉修說不準可以更坦然一點。

  可是……

  陸珈輕鬆地抿了抿唇,誰的青春裡沒有喜歡過那麼一個兩人呢,她幹嘛要因為現在的交集否定過去,就算過去的她是有點小失敗。

  何況,以前那麼多人喜歡過徐嘉修,他也不會就揪著她不放。想到這,陸珈有點想笑,撇過頭看著外面蜿蜒的車流。

  徐嘉修和她說話,問起了老陸:「陸主任還好嗎?」

  「挺好的,就是前年的時候做了一個小小的腸道微創手術,另外血壓比以前高了些……」陸珈轉過頭,突然發現自己說的有點多,可是她又不好問候徐嘉修的爸媽,徐嘉修認識老陸,她對徐嘉修的父母只有一面之緣。

  不過,老陸的確是一個繼續聊下去的話題。

  徐嘉修隨意地提起自己一件糗事,有一次他通宵打遊戲睡過頭結果遲早了,被老陸抓到罰跑操場五圈。

  「問題是其他遲早的男同學只要三圈,我是五圈,這不是特殊對待嗎?」徐嘉修說到這,修長的眉眼如春風般舒展開來,陸珈都感覺像是有春風灌入車裡,舒服至極。不管現在他和她是上下屬關係,兩人總歸有過三年的同學之緣。

  徐嘉修很自然地問陸珈,「你知道你爸當時怎麼說的?」

  陸珈不知道,不過也猜起來:「因為你學習好?」

  「不是。」徐嘉修搖了下頭。

  「嗯……難道你那天沒佩戴校牌,他看到很生氣。」陸珈又想到了一個可能。這樣的對話,真的好青春好互動。

  徐嘉修接著否定:「不是。」

  ……

  陸珈不猜了。

  徐嘉修說出答案:「那天遲到的男生裡面我個頭最高,陸主任說我腿長,公平起見我要跑五圈。」

  「哈哈。」陸珈笑起來,這的確是老陸會說的話,她可以想像當時徐嘉修聽到這話有多鬱悶。

  其實並不是多好笑的事,徐嘉修也短促地笑了兩下,問她:「現在陸主任還負責這些嗎?」

  陸珈點頭,大致說了說:「主要還是負責校園紀律,其他宿管啊保衛大致會管管,重點還是校風建設這塊,比如遲到早退啊早……戀什麼的。」

  陸珈不說了,心裡暗罵自己說話嘴那麼快幹什麼,這不是特意讓徐嘉修想起他和楊珊妮被老陸拆散的事麼?

  終於,車子快開到東洲一中了。徐嘉修好心送她回來,她應該問問徐嘉修有沒有興趣跟她在這附近吃點,學校附近還是有很多美食。

  結果徐嘉修連開口的機會都不給她,他望瞭望前面對她說:「陸珈,你就在這裡下吧,裡面不好倒車。」

  「哦……」陸珈很自然地被徐嘉修趕了下來,沒有一點點防備。

  半個小時之後——

  陸主任家迎來了一位提著禮品上門拜訪的學生,同樣沒有一點點的防備。雖說這位徐同學只是回校看望自己班主任的時候,順帶了陸主任,可還是很難得的!

  畢竟畢業了還能想起政教主任的男學生真的是不多了!

  ……

  第二天,老陸全天都哼著小曲兒,偶爾巡視校園看到學生校服不整齊,眯著眼招呼他們過來,直接伸出手給他們整了整,然後拍拍他們肩膀說:「這樣瞧著不就精神了嘛!」

  學生舌頭打結:「……謝謝陸主任!」

  ——

  午休時間,陸珈無聊地逛起了東洲一中的校BBS,首頁有兩個回帖量還不錯的帖子吸引了她的注意,一個是:「大家有沒有覺得今天陸萌萌心情不錯啊?」以及,「陸萌萌的女兒你們看到過麼?上次我在食堂看到都震驚了,長得好漂亮!」

  可是陸萌萌是誰?

  她只知道陸老黑和陸閻王啊!

  這是一個品味不一的年代,這也是一個流行洗白的年代,比如「陸閻王」都可以洗白成「陸萌萌」。老陸受歡迎了,陸珈自然是開心的,她開口詢問對面的小達:「小達,你說原本是一個被大家各種黑的人吧,現在也慢慢有了粉絲,你說是為什麼?」

  小達回答很快:「這很正常啊,黑到深處自然粉。」

  「哦,原來是這樣子。」陸珈瞭然地點點頭,然後把第二個貼子的每條評論又看了一遍,更開心了。

  陸珈想起以前東洲一中的BBS,好像比現在更熱鬧一點。當時BBS剛火熱起來,網上的娛樂活動也沒有那麼多,大家都很愛扎堆裡面。那時候她們的帖子很多也是關於明星啊,老師啊,還有學生裡面的明星,比如徐嘉修。

  當時徐嘉修真的很有名,怎麼個有名法呢?打個比方,只要有人在學校路上喊一句「徐嘉修」,肯定有不少女生會停下來尋找身影。

  那種共同期待擦肩而過一下的心情,其實藏在心裡真是小心翼翼又美好。

  至於她,不好意思,沒藏住……

  所以才寫了那封800字的情書,哎!

  陸珈心血來潮,在東洲一中BBS搜索了「徐嘉修」的名字,200X的舊帖子一條條羅列呈現在她眼前,她點開一個「大家說說徐嘉修會喜歡我們學校哪個女生?」的熱帖看了起來。

  下面提名了很多女生名字,這些名字裡,陸珈只有幾個還有點記憶,不過也記不得她們的樣子了,應該都是好看又優秀的女生們。

  另外,她也被提名了,提名她的是一個沒有頭像的ID賬號。

  好不容易被提名一次,結果很快被人反駁,理由是:「徐嘉修怎麼會喜歡陸珈,難道你們不認為當陸閻王的女婿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嗎?」

  陸珈撇嘴,目光短淺!現在已經是陸萌萌了好麼……

  總之是那些年一起喜歡過的男神啊。陸珈抬抬頭,小達拿著筆桿往上指了指:「聽說某個項目出了大問題,徐總很生氣。」

  難怪今天公司氣氛不對勁。

  很快,一陣辟裡啪啦的聲音,陸珈走出辦公室,只見兩三個人各自搬著電腦設備來到了這樓,這是被發配下樓了麼?

  帶頭的就是該項目組長Janice,另外身後跟著幾個年輕男孩,Janice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指揮著他們該整理的整理,搬運的搬運。

  陸珈溜過去,問Janice:「怎麼了?」

  Janice拍拍她的肩:「沒事,寶貝。」

  Janice的確被徐嘉修發配下來,原因是她手中的項目出了很大的疏漏,而且還是低級錯誤引發的,所以徐嘉修才那麼生氣。

  陸珈坐在Janice旁邊,還泡了一杯自己愛喝的花茶遞過去。

  樓上,徐嘉修也氣得在喝茶下火,他要看該項目有關的財務分析報表,打個內線電話到樓下財務部,結果送報表的人不是陸珈,是小達。

  「陸珈呢?」

  小達:「陸珈正在安慰Janice呢。」

  徐嘉修冷嗤:「安慰個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