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章 chapter 8

  Janice不止被徐嘉修從項目組踢出來,還被踢出了整個研發中心。看似無所謂的Janice心裡沒有難過肯定是假的,畢竟是參與了兩個月,有了感情。跟著Janice一塊下來還有她的倆徒弟,不得不說Janice教出來的人就是勤快,他們很快將Janice新辦公桌打掃整理出來,另外還將Janice原先辦公室的駿馬圖十字繡拿下來,重新掛在Janice辦公桌的對面,仔仔細細地矯正了高度,不管如何至少要跟Janice一樣高啊!

  陸珈對Janice和徐嘉修技術方面的分歧問題不是很懂,徐嘉修這樣驅趕Janice,Janice也沒有抱怨什麼,只是說了一句:「如果小葉總在就好了,他肯定會幫我的。」

  「小葉總?」陸珈不知道是誰,不過很快反應過來,莫非就是那個神龍見首不見尾的二老闆。

  「就是我們公司的二當家啦。」Janice說,雙手抱著後腦勺往後躺,黑色轉椅發出一道綿長的「嘎吱」聲,Janice嘆嘆氣繼續感慨:「小葉總現在也不知道在哪個小島度假呢,哎,有錢人真好。」

  徐嘉修,小葉總……顯然Janice應該和小葉總的關係更加要好一些。陸珈寬慰地看著Janice,就在這時,Janice的一個小徒弟神色驕傲地開口:「小葉總,徐老大,還有我們的Janice,沃亞的三大男神!」

  原來還是三大男神之一啊,陸珈握著Janice的手,眉眼彎彎:「失敬失敬!」

  Janice不好意思地轉了下頭,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問她:「陸珈,有吃的嗎?」

  陸珈從自己辦公桌拿來了一盒巧克力,Janice剝開一條吃了起來,一口咬下半塊,然後灌兩口水,突然有感地問:「為什麼下雨天和巧克力會更配?」

  呃……

  陸珈想了想:「不知道,不過裝逼也不需要為什麼吧。」

  Janice點點頭:「也對。」

  陸珈回到辦公室,見小達回來了也問了問他這個問題。小達果然是一個為什麼小能手,他說:「巧克力是高熱量食物,下雨天吃了就不怕冷了,所以下雨天和巧克力會更配哦。」

  原來答案居然如此簡單!

  小達剛從徐嘉修辦公室回來,陸珈關心了一下:「徐總剛發完火,你上去送報表有沒有受到牽連?」

  「沒有。」小達搖搖頭說,頓了頓老實說,「倒是你被我牽連了一下。」

  怎麼可能!陸珈指著自己,「我什麼也沒有做。」

  「其實也沒什麼……就是我不小心說了你在安慰Janice,然後徐總就說……」

  她快速問:「說什麼?」

  小達猶豫了下,還是說了出來:「徐總說……安慰個屁!」

  「啪嗒」,陸珈手中的筆不小心掉了。她就知道,城門失火殃及池魚,不過徐嘉修是不是也殃及得太遠了點。

  下午的坐班時間結束,陸珈就要迎來了她在沃亞的第一個雙休日。沃亞雙休制度,不過真正有雙休福利也就財務部和人力資源部裡的幾個人,市場部稍微好點,這不他們的老大小葉總還在休年假呢。至於技術開發部,就是該幹嘛還是幹嘛,手裡項目如果進入了研發階段,直接抱兩床被子睡公司。

  陸珈有點好奇,徐嘉修也睡過公司嗎?

  下班時間到了,陸珈整理了一遍桌面,然後習慣性寫一張簡單的週末計畫表,雖然她通常情況都是不按計畫走的,可計畫還是要寫的,這是她的態度!

  陸珈在計畫表寫上最後的「搬家」兩字,提著包包準備走了。臨走前,Janice也提醒她別忘了週日搬家的事,陸珈朝Janice比劃了一個「OK」手勢,愉悅走出了辦公區。

  沃亞位於科宇的十五和十六樓,陸珈和幾個同事們有說有笑地等在十五樓,電梯門開了,大家相繼安靜下來,因為看見了電梯裡面的徐嘉修。

  大家都知道今天徐總難得一遇地發了脾氣,就算徐總平時多清風雅月,風度如何卓然,現在也不敢造次。大家差不多一起說了一句:「徐總好。」然後,像排著隊的小呆鳥一個個走進了電梯,包括混在中間的陸珈。

  和徐嘉修一塊下來的,還有幾個程序員,大概覺得電梯氣氛太乾了,扯了個話題問起來:「這個週末你們有什麼安排。」

  原本說好的唱歌逛街購物吃大餐,立馬變成了——

  「看書吧。」

  「打羽毛球。」

  「明天天氣不錯,爬爬山吧。」

  「……」

  「陸珈,你呢。」

  不知道哪個混蛋點了她的名字,陸珈只好實話實說:「搬家。」

  終於,電梯到了。大家陸陸續續散了,離開時都不怎麼敢看徐嘉修,生怕徐嘉修覺得他們走得太早,各自告別了幾句快速走出了科宇寫字樓。

  其實,徐嘉修看著真不嚇人,而且整個人還透著兩分天生的舒適氣質。他今天之所以發火,Janice的紕漏出在了沃亞今年最大的項目上,它不止是Janice一個人的事,更是其他項目組長共同的心血。他的確惜Janice的「才」,但不是「恃才而驕」的「才」。

  工作問題,員工不爽了大不了走人,可老闆呢。誰都有鬱悶的時候,解決鬱悶最好的方式就是找熟人說幾句話——徐嘉修叫住了陸珈:「陸珈,你等下。」

  科宇寫字樓門口,陸珈微笑著轉過身:「徐總,什麼事?」

  其實也沒什麼事……徐嘉修看著陸珈:「沒事。」

  陸珈:「徐總,再見。」

  「嗯。」

  陸珈走了,徐嘉修沒忍住呵呵了兩聲。如果他沒記錯,那封情書有句什麼話來著,「如果可以,我願意用盡青春的每分每秒,陪著你。」

  陪著他?陪個屁!

  ——

  陸珈週六和老陸一塊釣魚,下午去了一趟奶奶家,帶了兩條自己釣的魚。奶奶家很熱鬧,二叔家的堂妹陸靜雅帶了男朋友過來,據說還是一個富二代,門口停著的寶馬X5就是他的座駕,X5旁邊是老陸的老馬三。

  不用說,陸珈又被說了,小她兩歲的堂妹都有了固定男友,她不可能不被問及個人問題。從工作到對象,尤其說到工作的時候,二嬸嬸似笑非笑地開口:「現在東洲工作是不是很難找?要不讓二叔叔幫忙啊?」

  「不用,我現在做得挺好的。」陸珈笑著回絕,拒絕得很乾脆。她沒辦法告訴二嬸嬸如果她只想找一份體面的工作,上市公司到國有壟斷企業她都可以輕鬆應聘進去,她選擇沃亞有自己想法和理由。她知道老陸理解她,但不是所有的親人都會明白她。

  她不是多驕傲的人,但她不缺底氣。

  不斷被問東問西怎麼辦?陸珈用網友教的招數,招呼了二嬸嬸家的小堂弟過來,笑盈盈地問他:「洋洋,上次期末考試,你語文和數學都考了幾分?」

  「都是一百分!」

  好傢伙!陸珈摸摸小堂弟的頭,居然有她當年的風範。

  二嬸嬸適時插話進來:「洋洋的學習成績還是挺好的,不過現在讀書好未必能找到好工作。」

  這話說的,真是意有所指啊。陸珈一點也沒往心裡去,不過慶幸老陸不坐在這裡,不然以他的脾氣沒準當場翻臉了。當然,二嬸嬸也就趁著老陸不在才敢這樣說。

  這些年,她二叔家日子過得越來越好,二嬸嬸言語之間有點得意和氣勢並不是多大的事。

  不過一直以來,陸珈對二嬸嬸都有點小畏懼,源於二嬸嬸當著她的面狠狠打了堂妹一頓。小時候她和堂妹一起畫畫,堂妹不小心將水筆顏料畫在了她的新裙子上,然後二嬸嬸不知道從哪兒衝了進來,一巴掌拍在了堂妹的後背,邊打邊罵:「你這個不省心的,你知道陸珈身上的裙子有多貴嗎,你弄髒了我們家賠不起!」

  裙子花了她沒哭,卻被二嬸嬸嚇哭了,堂妹哭得更厲害,兩人都恨不得學著孟姜女哭倒長城。其實,真的只是一件很小很小的事,可就是因為那麼小的一件事,堂妹之後就不愛跟在她後面了。

  陸珈抬起頭,發現堂妹對她笑,所以開口說:「我回來有陣子了,我們有時間私下聚聚。」

  堂妹點點頭:「好啊,我和阿成的確要請堂姐好好吃頓飯。」

  陸珈笑呵呵:「好啊……」

  ——

  堂妹都有了對象,老陸安慰她「不用急,一切慢慢來」,很淡定的樣子。不過第二天,Janice過來幫她搬家,陸主任十分敏感地問了問。得知Janice的真實性別,感慨了好幾句:「長得精神,真精神!」

  Janice不僅自己過來,身後還跟著她的倆徒弟,亮子和迪哥。三人還借到了一輛小皮卡,結果看到陸珈只有三袋東西,臉上明顯有失望。

  陸珈也很無奈:「我昨天就說了自己就能搞定。」

  「沒事兒,反正我有時間。」Janice挑了最大的一袋,剩下留給倆徒弟。

  老陸再次驚呆了!

  路上,陸珈想起南城家中的跑步機,詢問了Janice的意見,Janice自然想要一塊搬到公寓裡。

  「我愛跑步,我最愛跑步了!」

  四人一塊來到南城的大房子,Janice進屋開始連連咋舌:「陸珈,你們家那麼大一套房子空著不浪費啊。」

  陸珈笑笑,不知道怎麼解釋,Janice看到牆面掛著的三口之家照片,這才意識到自己忽略什麼,她轉過頭問:「陸珈,你媽呢?」

  陸珈找來兩捆打包帶:「我媽已經不在了。」

  Janice很抱歉:「對不起啊。」

  「沒事兒。」陸珈笑著走過來,學著Janice說沒事兒的口氣,「她在我10歲的時候就去世了,已經很多年了……我們走吧。」

  Janice將手放在她肩膀,寬慰了一句:「寶貝,以後就把我當你媽。」

  迪哥忍不住提醒了一句:「師父,你只能當陸珈的爸。」

  Janice不客氣地哼了哼:「這還用你提醒啊,沒看出我故意開玩笑逗陸珈麼,豬腦子!」

  迪哥:「……」

  亮子:「哈哈……」

  陸珈也笑起來,母親早逝的確是人生很遺憾的事,可是她從沒覺得自己的成長少了什麼,因為她有老陸嘛!

  搬走了跑步機,四人開著皮卡一路來到青年公寓,然後一起抬著跑步機上了電梯,電梯到了9樓,Janice喊口號:「一,二,三,起!」

  陸珈也抬了一邊,四人成了四角隊形,聲勢浩大地抬著跑步機從電梯裡出來,一二一,一二一……沒走幾步,自覺安靜下來。

  前面不遠處,徐嘉修站在公寓門口,穿著休閒的體恤衫和長褲,正平靜地看向站在他對面的女孩,女孩手裡還捧著一個堆滿水果的蛋糕。

  今天,是徐嘉修的生日?

  咳咳咳。陸珈和Janice他們一起抬著跑步機路過,齊刷刷轉過頭,撞上這樣的畫面大家也不好意思打招呼,只想多看兩眼。

  「看夠了麼?」徐嘉修突然冷冷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