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章 chapter 9

  ——「看夠了麼?」

  很顯然,當事人不悅了。

  陸珈連忙收了收視線,假裝沒有看到多少的樣子。她看到Janice還轉著頭看個不停,提醒Janice快把公寓的門打開。

  的確,看熱鬧就看熱鬧吧,大家還一臉八卦模樣,討罵也是自然。何況看的還是自家老闆的熱鬧,很容易被波及。

  可這種八點檔狗血劇情真的很吸引人,誰都有好奇的時候。陸珈和Janice他們回到公寓,大家又不自覺貼著門,開著縫兒繼續偷瞄外面的偶像劇ing.

  這種送蛋糕的場景,陸珈小時候在某個偶像劇裡也看到過,裡面送蛋糕的是一個小配角,霸道男主毫不客氣地把蛋糕丟進了垃圾桶。年幼的她看到這樣畫面覺得男主帥到沒有朋友,當時她的注意力只在男女主角那裡,小配角們只是背景板的存在。

  可現實不是偶像劇,每個女孩都是存在這個世界獨立和唯一的個體,誰也不會誰的配角;現實裡的男主角呢,陸珈在徐嘉修臉上看到了少許思量。

  「對不起。」徐嘉修開口說,眼底神情疏離又溫和。他沒有接過女孩手裡的蛋糕,拒絕的方式也非常客氣,「……我不過陽曆生日。」

  原來他剛剛在思量拒絕的理由。陸珈突然想到,如果當時她是當面表白,徐嘉修會給她一個什麼拒絕理由。其實這個理由對表白失敗的女生而言,根本沒有多少意義,但這也是「男主角」能給的唯一安慰和尊重。

  此時,徐嘉修身上的氣質中和了一貫的清冷和溫和,更讓他多了一種不可琢磨的魅力。

  可不管多吸引人的男人,這樣果斷的拒絕還是讓女孩一張臉漲得通紅,女孩努力給自己找了一個理由,「就算不過生日也可以吃蛋糕啊……這個蛋糕我做了很久,你拿去吧,我都做好了……」

  女孩聲音越來越輕,自顧難堪起來。陸珈抬起頭,發現Janice正打量她:「寶貝兒,你看得真入神。」

  她何止入神,她還感同身受呢。

  陸珈沒有理會Janice,她真的很能明白女孩現在的心情。當時她和孟甜甜一塊送出的情書,鐘進很快給孟甜甜回應。她呢,等了又等結果就是瞎等。

  留下蛋糕這種小小的請求,一般男人肯定不會拒絕,不過徐嘉修早在各種拒絕裡鍛鍊地鐵石心腸,不留任何餘地說:「不好意思,我真的是不愛吃蛋糕,留著也是丟掉。」

  哎,現在想起來當初她沒有當面表白是一件多麼理智的事。

  拒絕得如何徹底,女孩終於別過頭,良久,故作輕鬆的說了一句:「我明白了,對不起。」

  「沒事。」徐嘉修說,臉上表情也是鬆了一口氣的樣子,像是成功解決了一場困擾似的。女孩明顯很失落,徐嘉修再次開口:「祝你早日找到一個喜歡吃你蛋糕的男人。」

  劇情黯然結束。

  哎,亮子和迪哥都很失落,看了那麼久居然是個BE!女孩帶著蛋糕離開,原本還客客氣氣的徐嘉修說變臉就變臉,冷然的目光往913公寓掃了一眼,「啪」的一聲,轉身進屋關上了門。

  迪哥突然問Janice:「師父,老大是不是發現了我們?」

  「傻,早發現了。」Janice說,然後拍拍手走到沙發坐下來,「不過沒事兒。這種類似的戲碼,我都看上兩三回了,老大不會介意的。」

  看完了戲,觀眾自然討論了一下劇情。Janice和亮子迪哥他們都認識這個女孩,女孩是青年公寓社區活動便利店的一個小店員,徐嘉修每週都會社區那邊打球,打完球偶爾就會到便利店買瓶水,沒想到女孩居然情根深種,挑著日子上來表白了。

  對此,他們也表示很奇怪。

  陸珈喝了口水,有什麼奇怪的,只有她一個人覺得很正常嗎?那個女孩不就是以前的她……

  「不過話說回來。」Janice翹著二郎腿發表高見,「不瞭解老大的女孩真的很容易被他那外表和故作的氣質給欺騙了,言而總之總而言之,都是一些可憐的無知女孩。」

  亮子和迪哥點著頭:「都是無知惹得……」

  Janice把話說完,有人附和,也有人心虛。

  陸珈跑到衛生間洗手,此時她心跳加快,面色不華,是明顯的心虛症狀。她靠在牆面呼了呼氣安撫自己,無知怎麼了?她還無恥呢!

  陸珈出來,發現Janice和迪哥都不在了。

  亮子告訴她,Janice和迪哥下樓拿剩下的行李袋,因為兩人就夠了,他就留下來整理。陸珈特別不好意思,和亮子一塊幹活。

  亮子對Janice那個忠心耿耿:「師父交代的活務必要做好。」

  陸珈覺得亮子和迪哥對Janice的感情都超過了對徐嘉修,亮子解釋說:「我和迪哥都是跟著Janice進沃亞的,徐老大一口氣挖了我們三,倍兒賺。」

  原來是這樣子。

  很快,迪哥和Janice回來了,兩人帶上來的除了兩袋行李,還有一個蛋糕,呃……就是剛剛便利店女孩送給徐嘉修的那個。

  亮子張張嘴說:「師父,你們沒必要吧。」

  陸珈也震驚了。

  Janice責備地瞥了亮子一眼,讓迪哥解釋起來。迪哥說,剛剛他和師父下樓看到女孩還坐在花壇哭得很傷心,女孩還是想把蛋糕送給我們老大的,不管如何也是心意一片。師父心眼好能幫就幫嘍,就把蛋糕提上來。

  「可是徐嘉修會要麼?」陸珈問。

  迪哥給了她一個「怎麼那麼不開竅」的眼神:「她都表白失敗了,蛋糕到底進誰的肚子有區別嗎?我們只是幫女孩了卻一下心願。」

  陸珈看著迪哥訥訥說不出話,感覺他胸前的紅領巾更紅了。

  ……

  四人圍坐在方桌,中間是女孩的愛心蛋糕,奶香誘人。陸珈還是不能接受,提出反對意見:「我覺得還是不好,畢竟這是徐嘉修的生日蛋糕。」

  「可是生日蛋糕就是給朋友吃的啊。」亮子說,很有邏輯的樣子,「何況徐老大如果知道師父把蛋糕拿回來,肯定要生氣的。」

  「也是啊……」陸珈托著下巴想了想,徐嘉修如果知道這事,應該不是生氣那麼簡單。

  意見產生了分歧。大家都把目光看向Janice,畢竟蛋糕是她拿過來的,到底怎麼處理由她決定,反正亮子和迪哥已經餓了。

  Janice很快有了好主意:「我們當做給老大慶祝生日不就好了,我們那麼有心,老大會開心的。」

  好想法啊!迪哥和亮子很快給蛋糕插起了蠟燭,插蠟燭的時候問了問:「誒,老大今年幾歲了?」

  「二十七,比我還小兩歲!」Janice很快回答,不放心又詢問了一下陸珈:「是吧?」

  陸珈點點頭,應該是的。

  「哇靠,那麼年輕啊。」亮子不可思議地說,「真看不出來。」

  「噓,輕點。」迪哥望瞭望外面,「別給老大聽到。」

  陸珈:「……」哪有給人過生日還不能給當事人聽到啊!

  蛋糕很快插上了7支蠟燭,迪哥拿出打火機點上,詢問Janice:「生日歌要唱嗎?」

  Janice:「唱,當然要唱,那有過生日不唱生日歌的。」

  可是壽星還在對面公寓呢,他們這種慶生方式真不考慮一下壽星的感受麼!陸珈的太陽穴「突突突」地跳了起來,意外發現自己還是裡面最有良心的一個,至少她有想起徐嘉修的感受。

  快樂又惡搞的氣氛是會傳染的。陸珈沒堅持多久,也跟著參與了起來,唱完了生日歌,就要吹蠟燭了,Janice和迪哥一塊拿出手機:「等會,拍張照片發朋友圈。」

  「不行!」陸珈反應很快,「你們發朋友圈被徐嘉修看到了怎麼辦?」

  額……

  Janice和迪哥放下手機齊齊看向她,亮子也看了過來,三人幾乎一塊問她:「難道你的朋友圈裡有我們老大?」

  陸珈點了點頭,僵硬地問:「難道……你們沒麼?」

  「沒啊!我們都沒!」三人繼續搖頭。

  陸珈不是很相信:「那你們聯繫用什麼……」

  Janice回答:「我們有公司內部自己開發的交流軟件啊,更有保密性。」

  陸珈很快笑起來:「我和他不是老同學嗎?」

  三人頓時瞭然,不過都想看看她的朋友圈,結果看完都很失望:「沒意思,都是轉發的。」

  對啊,基本每天轉發一兩條新聞,存在感不強,但也不是沒有一點存在感。她都不知道什麼時候加了徐嘉修,想到孟甜甜和鐘進婚禮那天加了不少那天同學的號,想必徐嘉修是其中之一。

  Janice和迪哥發現徐嘉修的朋友圈如此沒有意思,很快把重點放回了蛋糕這裡。他們將蛋糕切了四塊,Janice一口吃了兩個點綴的草莓,邊吃邊說:「不得不說,愛心蛋糕的料就是足啊。」

  陸珈心裡嘆氣,這還用說麼,這是女孩特意為了告白準備的蛋糕。突然,臉一涼,Janice不客氣地將奶油塗在了她的嘴角,逗得迪哥和亮子都笑起來,他們也學著Janice的壞樣子都給她來了點。

  啊啊啊!她要爆發了!陸珈站了起來,就在這時,門鈴也響了。

  「是快遞,我給陸珈買的毛線到了。」Janice吃著蛋糕說,隨口吩咐迪哥過去開個門。

  「好勒!」迪哥往嘴裡塞下大塊蛋糕,麻利地站起來,飛奔著打來了門。

  開門不看貓眼是一件容易導致悲劇的事,因為外面站著的人可能是強盜、是產品推銷員,或是……BOSS.

  「嗨,老大……嘉哥……」

  門口迪哥的聲音,十分含糊不清,不知道是嘴裡塞著太多奶油蛋糕,還是受到了驚嚇。

  陸珈不知道迪哥有沒有嚇到,反正她是嚇到了。徐嘉修突然造訪,連Janice也趕緊把手中的蛋糕放下,亮子更嚇地跑進了衛生間裡。她本能伸手摸了下嘴巴,發現全是奶油,怎麼辦!

  徐嘉修走了進來,不疾不徐地走到小餐桌旁邊,涼涼的視線掃了掃桌上的剩著的蛋糕,上方還有一個「嘉」字。

  「呵呵。」徐嘉修輕輕的笑了。

  這樣的笑容,真的很可怕。

  「你們在幹麼?」徐嘉修終於打破了沉默,問的人是給他開門的迪哥。

  「我們……」我們正在偷吃你的蛋糕,這話無論如何都說不出口,索性按照Janice剛才的原話解釋說,「我們正在給老大你……慶祝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