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章 chapter 10

  接下來的場面有點亂,大家儘量解釋得誠懇一點,好讓徐嘉修可以相信他們。

  比如Janice:「我們剛剛知道今天是老大你的生日,就想偷偷慶祝一下。」

  比如迪哥:「對,就是偷偷慶祝一下。」

  比如已經洗好臉假裝路過的亮子:「老大,我只是過來給陸珈搬東西的。」

  「陸珈?」徐嘉修揪出了亮子話裡的某個名字,對啊,還有一個低著頭坐著呢。徐嘉修走了幾步,視線往下就看到陸珈那頭黑又亮的長髮順著後腦的弧線垂落下來,安安靜靜的模樣。

  「陸珈,你來說吧。」徐嘉修說。

  這語氣,比先前都多了一絲熟稔和信任,老同學總歸還是老同學。被點名了,陸珈抬起頭,覺得自己把嘴角的蛋糕擦乾淨再說話比較好。

  果然,下一秒徐嘉修看到她的臉,直接從桌面的紙盒,抽了一團紙巾遞過來,頗為委婉地嘲弄了一句:「沒吃過蛋糕麼?」

  好侮辱人了……

  陸珈把嘴角擦乾淨,她想說別看她看起來好像吃得最多,其實她一口都沒有嘗過……算了,這話她自己都無法相信自己。陸珈稍稍撇過頭,不知道為什麼有點想笑,這裡最心塞的應該還是徐嘉修。

  關於徐嘉修「沒吃過蛋糕」的質問,Janice很快找到了理由反駁,不愧是一個敢跟徐嘉修叫板的人,她說:「我們不是沒吃過蛋糕,我們是沒吃過老大你的生日蛋糕!」

  「所以呢,所以……」徐嘉修沒有把話說完,深吸兩口氣發現自己也說不下去,無恥!

  陸珈也覺得自己和Janice他們今天的行為很不要臉,徐嘉修千方百計拒絕的蛋糕不僅被拎了回來偷吃,還打著給他偷偷過生日的旗號。

  不過能當上老闆的人心裡承受力就是不一樣,徐嘉修在聽到Janice說出「只是沒吃過他的生日蛋糕」這種扯淡理由居然還反省地想了想,然後說:「好,沒吃過是吧,今天我讓你們好好吃個夠。」

  晚上,住在青年公寓裡所有的沃亞員工都來參加徐嘉修的生日會,包括徐嘉修幾個同住公寓裡的球友;生日會 Janice全程負責聯絡和舉辦,戴罪立功,亮子和迪哥跟著Janice跑腿。

  陸珈呢。

  幾乎每個過來參加生日會的人都感慨今晚的蛋糕好大。怎麼會不大呢,這可是她帶著徐嘉修「有多大就買多大」的要求選購的。

  「哇靠,這個蛋糕誰買的,太有誠意了!」有人問。

  徐嘉修好看的嘴角漾起一個微笑,說話的口氣卻透出了兩分無奈,側目望向某人發問:「怎麼買那麼大?」

  陸珈懵了!去他二大爺三姨媽的四舅奶奶,不是他要求一定要大大大大嗎,好讓Janice他們好好吃一回他的生日蛋糕!另外她怎麼覺得「蛋糕是她買來的」這話有點不對味啊……

  生日會氣氛還是不錯,徐嘉修既然允許Janice給他舉辦生日會,自然不會把生日會變成批判會。晚上的飯菜是由江悅飯店送來,另外還訂了兩箱洋酒,單都是她簽的。

  大家有吃有喝自然玩得很愉快。至於徐嘉修,一點也沒有浪費生日會的作用,三言兩句就把他的生日會變成了「徐嘉修生日會暨陸珈入住青年公寓歡迎會」。

  好了,今晚的費用就算徐嘉修不找她平攤,她也要自覺一點。

  壞人!陸珈拿著一瓶酒坐在沙發一角,甜甜的果酒喝起來沒什麼感覺,裡面的酒精依舊發揮了作用。陸珈知道自己沒醉,就是有點飄,那種舒服輕鬆又自在的飄。

  不知道什麼時候,徐嘉修坐在了她旁邊,他修長乾淨的左手也握著一支酒,身子半彎著喝了兩口酒,一雙長腿舒展分開;他和她坐得近,她稍稍一動,兩人的腿就碰在了一起。這樣輕鬆的氣氛裡,陸珈自然不會覺得徐嘉修故意坐得那麼近,倒是想到今晚還沒對這位心塞的壽星說生日快樂,抬起微微泛紅的臉,很簡單地說了一聲:「生日快樂啊,徐嘉修。」

  生日快樂啊……老同學。

  「謝謝。」徐嘉修說,尾音緩緩上揚,過了一會,他將手中的酒瓶與她的輕輕一碰,「入住愉快。」

  一句話四個字,男人略沉的聲線格外撩人心動,陸珈再次轉過頭,發現徐嘉修已經站了起來,到另一邊招待幾個朋友了。

  陸珈靠在沙發,她應該還是有點醉了,她剛剛居然有一種回到高中時光的錯覺,心裡彷彿有條可愛的蠶正嚼著鮮綠的桑葉,沙沙,沙沙沙……那麼柔,那麼好聽。

  好像,是青春走動的聲音。

  ——

  沃亞這幾天很忙,Janice之前出的紕漏導致方案和程序需要全部整改,樓上技術部的同事們個個叫苦連天;Janice雖然已經被徐嘉修發配到樓下,問題因她而起,自然不會坐視不管,每天厚著臉皮繼續參與項目,就算幾個老程序員壓根不想見到她。為了不得罪人,每到午休時間Janice就讓陸珈幫忙買下午茶和點心,安撫那撥暴躁的程序員。

  有時候,陸珈還是很欣賞Janice那股特不要臉的精神。

  買茶水自然少不了負責帶隊整改的徐嘉修,陸珈每次都給他買美式咖啡,連續買了兩天都是放一樣的糖量,第四天徐嘉修非常「客氣」地提醒她:「明天少加點糖,太甜了。」

  還真將她當茶水小妹使喚了。

  此外,陸珈終於見識了小達之前說的「忙起來直接睡公司」的瘋狂,她和Janice同住一個公寓,徐嘉修住在她同層的對面,她每天上下班基本還是一個人。Janice每天都是她差不多睡了才回來,第二天自然起不來上班,所以兩人有了時間差;至於徐嘉修,今早碰上了。他和她一起乘坐電梯,電梯勻速下降的過程裡,徐嘉修連續打了兩個哈欠,眼淚都出來了。

  陸珈看呆了,好看的男人連打哈欠都性感十足啊。

  徐嘉修也看向她,聲線慵懶地反問她:「難道你不打瞌睡嗎?」

  這話問得真是幼稚!她只是覺得Janice每天都允許多睡兩小時再去公司,他幹嘛不多睡兩小時再上班,身為老闆也不需要那麼拼吧……

  徐嘉修突然和她說起:「項目問題昨晚全部已經處理好了。」

  「真的嗎?」陸珈挺開心地問。她終於不用買下午茶了!

  「真的。」徐嘉修點了點頭,展開了一絲微笑,樣子很好看。

  電梯到一樓,陸珈要到附近買個早飯,徐嘉修叫住了她:「幫我買一份。」

  「好!」她回他,轉過身不讓徐嘉修看到她哼哼唧唧的表情,她剛解脫不用買下午茶,又要開始買早點了。得,她幹活她快樂,她能者多勞。

  ——

  項目問題解決了,不僅解決Janice那邊疏漏導致的問題,徐嘉修還親自帶隊把整個大項目進行了安排和重整。陸珈對技術方面不懂,不過送了幾天下午茶加上從蘭姐這裡聽到的,徐嘉修的確是一個技術性管理人才,整個過程就是:顧大局,出思路,帶隊伍,抓工作,最後完任務,中間還把所有可能存在的小問題都拎出來,擬定出具體處理方法。

  陸珈真心覺得徐嘉修很不錯,用老陸上次對徐嘉修說的話就是「我很欣賞你啊!」

  陸珈想起以前每次考完試,年級段都會有排名,有時候排名還沒有公佈大家就奔老師辦公室看統計,徐嘉修每次都是特別淡定的那一個,穩坐年級段全三名的人是不會理解她們這種成績像股市一樣波動學生的心情。

  不過有一次她特別超常發揮,他和她的名字排在了一起。下次考試座位是按照上次成績排名,徐嘉修坐在她前面考試那次,她對那張數學試卷還有很深的印象,簡直難出了新高度,似乎考場每個人都在苦思冥想,結果徐嘉修已經按照他的節奏提早十五分鐘完成了卷子。考試結束第一排同學收試卷,徐嘉修站起來抽她試卷,她正茅塞頓開奮筆疾書地計算,徐嘉修抽了兩下沒抽走,倒給了她一個方便。等他全部收好試卷回到她這裡,她悻悻遞過去,結果徐嘉修掃了眼她最後的大題,說了三個字:「還是錯。」

  她真是類個擦!

  後面試卷發下來,果然是紅色大叉叉,不過盧老師表揚了她,說她的解題思路刷出了新方式。

  學生時代,一個男生成績好得令人咋舌又不是死讀書類型,只要不是長得真對不起人民都很吸引人,何況還是頗有風姿的徐嘉修。

  ……

  Janice這次為了項目問題瘦了一斤半,問題都解決了,徐嘉修還是沒有將她和迪哥亮子調回樓上,Janice雖然落個輕鬆也想不明白為什麼。

  午休時間幾個人討論了一會,小達很認真地想了想說:「徐總是不是想讓你送送禮之類?」

  陸珈看著小達,覺得小達同學真的好厲害,一句話立馬將徐嘉修光風霽月般男神形摧毀得不留痕跡,瞬間從雲端掉進了泥潭裡。

  「送禮?我已經送過了啊!」Janice很快說。

  送過了?陸珈默默想著,她可能高估了徐嘉修的道德水準。

  Janice倒是很坦然,朝著牆上的《駿馬圖》十字繡抬抬下巴,「我原本送給老大讓他掛在辦公室的,老大說心領了,讓我掛回自己辦公室。」

  呃……這個事情,陸珈可以理解,從沃亞到公寓的裝修方式,徐嘉修的品味應該不是十字繡這掛的。

  Janice還是很煩惱啊,又念了念二老闆:「如果小葉總在就好了!」

  「這是誰在念叨我啊……」

  一道清朗又帶著絲絲磁性的男聲突然從後面飄過來,還真說曹操曹操就到,陸珈循聲回頭,第一眼:好一個唇紅齒白的年輕男人!

  第二眼:葉昂陽!

  陸珈覺得自己腦袋「嗡」的一聲炸開了,淚奔啊!為什麼她追過的男人都在沃亞,結果還都是追不上。

  她在高中時期寫過兩封情書,一封給了徐嘉修,沒有回音;一封給了葉昂陽,更是石沉大海。

  葉昂陽是在徐嘉修後面才寫的,當時孟甜甜和鐘進已經談起了小戀愛,每天跟她分享戀愛的甜蜜感受,她沒有受傷肯定是假的,不管裡子和面子都很受損。

  就在那段時間裡,葉昂陽每天給她送一罐牛奶,她索性把寫給徐嘉修的信稍微改了改再一次送了出去。

  怎麼個改法她忘了,反正改到最後她正在聽一首新歌,就將裡面一句歌詞寫了進去:「在所有人事已非的景色裡,我最喜歡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