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 章 chapter 12

  徐嘉修的SUV空間挺大,車子一直發動著沒有熄火,好像人和車子都等了她好一會了。

  陸珈挺莫名其妙也挺不好意思的,尤其看到後面還坐著兩人,一個是今天剛遇上的校友葉昂陽,一個是她不認識的女人。女人穿著職業,細節又可以看出是精心搭配,如果也是在高新區上班,應該屬於這裡的「優質白領」了。

  「不好意思。」陸珈轉過頭道歉,為自己的「遲到」。

  葉昂陽笑嘻嘻開起了玩笑,說她肯定是因為徐嘉修的關係才故意潛逃回公寓。

  陸珈覺得葉昂陽這個說法不錯,正要點頭承認下來,葉昂陽旁邊的女人笑著開口:「小姑娘和男性出門回趟公寓妝扮一下很奇怪嗎?」

  誰是小姑娘?小姑娘是誰?!是她麼?

  陸珈心裡嘆氣,妝扮就妝扮吧,臭美總比沒存老闆電話號碼強。不過話說回來,徐嘉修幹嘛突然叫她一起吃飯?陸珈瞄瞄車裡的人數,兩男兩女,難道徐嘉修讓她過來是為了……湊數?

  陸珈面露疑惑,葉昂陽主動說起來:「我欠咱們徐總一頓飯,總之欠著惹人惦記,索性今天把它結清。請一個是請,請兩個也是請,所以我讓徐嘉修把你叫上,沒意見吧,陸珈?」

  「當然……沒意見。」

  葉昂陽說得那麼客氣,她這個湊數蹭吃的好意思有意見麼。陸珈偷睨了一眼駕駛座開車的徐嘉修,原來不是他請她啊,害得她還以為天上下紅雨了呢。

  既然她是葉昂陽叫來的,車裡的另一個女性應該也是葉昂陽的朋友。

  「喬麗,天啟傳媒的營銷總監。」葉昂陽給她介紹起來,介紹得很簡單,連關係也沒有說明白。

  陸珈不瞎,葉昂陽沒有說明白,不代表她看不明白。

  「你好,我是陸珈,沃亞的會計。」陸珈笑著探過身,伸出自己的右手。她知道天啟傳媒,不大不小的一家廣告公司,公司也是位於科宇寫字樓。

  「你好。」喬麗禮貌性握了握她的手,然後從包裡拿出一張名片遞了過來。

  陸珈趕緊接了過來,然後說:「我還沒有名片。」

  「沒事。」喬麗莞爾一笑。

  陸珈回過身把名片放到包裡,然後想了想名片問題,她以前名片都是所裡統一印製的,沃亞貌似也是這樣……想到這,陸珈趁著機會跟徐嘉修提了提:「徐總,我還沒有公司的名片。」

  徐嘉修開著車,沒有回她。陸珈覺得自己聲音可能輕了,怕車裡開著音樂所以徐嘉修沒有聽到,她又說了一遍:「徐嘉修,我還沒有名片。」

  哎,名片而已,她怎麼感覺像是跟徐嘉修要糖果一樣。

  「聽到了。」徐嘉修收了收視線的餘光,語氣悠然地問某人:「你又不接業務,需要什麼名片?」

  其實剛剛徐嘉修也回陸珈了,很輕的一個「哦」,是陸珈自己沒聽到。

  陸珈抽抽眼尾,不說話了。有時候她真覺得徐嘉修這人挺惡劣的。她為什麼不需要名片,剛剛這種情況她就很需要啊!陸珈本想說小達都有,想想這話顯得她太計較了。

  「下次公司還會統一印製的。」徐嘉修恢復了一貫的BOSS口吻,稍微停頓了一下說,「如果你現在就要,我的名片還剩很多,你可以拿去用。」

  呃,這個……陸珈的臉倏地就紅了,大腦細胞莫名變得很活絡。徐嘉修的話太曖昧了,他的意思是讓她用他的名片麼?她和他什麼關係要共用名片?他在暗示什麼……陸珈連忙把頭轉向車窗這邊:你要靜一靜啊陸珈!

  結果,徐嘉修下面的話就讓她靜下來了。

  徐嘉修接著說:「公司統一印製的名片都是用於商業交往宣傳公司文化,我不介意陸同學你多替沃亞做宣傳。」

  「……哦。」原來是這個意思啊。陸珈靠著座椅背,學著徐嘉修的口氣打了一個小小的太極,「這件事,有機會再說吧。」

  「呵。」徐嘉修愉悅地笑了一下,專心開車了。

  車子很快從環城高架下來,直通市中心。馬路車水馬龍,霓虹閃爍,十字街頭人潮擁擠,遠處的城市建築LOGO華麗剔透,所有的一切跟各種五光十色的燈火勾勒了一幅夜景盛宴,繁榮、美麗、熱鬧,流光溢彩。陸珈差點喟然出聲,真美。

  陸珈真的好久沒有逛過東洲的市中心,尤其相比她每天呆的高新區,市中心實在熱鬧太多,導致她突然有一種「許久沒進城終於進城」的感覺是鬧哪樣!

  徐嘉修的車直接下廣場附近的負二樓停車場,車位擁擠,單行通道還有一個新手司機倒車失敗堵在前面,相比前面幾位按著喇叭的急躁車主,徐嘉修的耐心和修養都不錯。陸珈按下車窗看了看,徐嘉修開口問她:「你先想想等會吃什麼?」

  誒,請客的人不是葉昂陽嗎?

  葉昂陽也問陸珈和喬麗要吃點什麼,喬麗說自己無所謂,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要太辣。陸珈呢,連續吃了好幾天沃亞食堂以至於她什麼都想吃,真怕說出來嚇到徐嘉修和葉昂陽他們,索性裝起了矜持。

  徐嘉修很快找到車位停好,葉昂陽和喬麗先下來,陸珈靠近喬麗想與她結個伴,結果眨眼功夫,喬麗已經挽上葉昂陽的手一起走。都這樣了,陸珈臉皮再厚,也不好再挽上喬麗的胳膊來個三人行,就算她不要臉,被落下的徐嘉修怎麼辦!

  就在這時,徐嘉修慢悠悠走過來:「走吧。」

  陸珈:「好的。」

  吃飯嘍!

  晚飯選在東洲一家極負盛名的本地餐廳,最終還是徐嘉修決定下來。喬麗說那裡根本排不到隊,沒想到徐嘉修跟這裡的主廚認識,直接加了個塞進來。本地餐廳主打的自然是本地餐,陸珈美滋滋地點了一份燉魚和一道甜品,想到老陸也很喜歡這家餐廳食物,可惜每次都排不上。她把餐單遞給徐嘉修的時候,試著問了問:「徐總,我下次來這裡可不可也跟主廚打個招呼什麼的?」

  她的意思,他應該能明白到的。

  徐嘉修端著茶喝了一口,想了想說:「應該不可以,丁廚要見我本人的。」

  陸珈放棄了。

  徐嘉修覺得不夠,又加了一句:「不然誰都可以打著我的名義行方便了,是不是?」

  切,得意死你!

  陸珈托著下巴,直接和喬麗聊了起來,不熟的女人自然聊不熟的話題,不過喬麗對她的話題沒有太大的興趣,或者可以說對她這個人興趣不大。中間喬麗的目光更是無意看向她頭上的波點髮帶好幾次,陸珈沒有那麼自作多情認為喬麗是喜歡她的發帶,喬麗應該只想通過髮帶確定她的檔次而已。

  陸珈不喜歡這樣被打量,當然如果她今天腦袋戴的是什麼蒂芙尼卡地亞伯爵鑽髮箍,她就任由喬麗打量個夠,做女人誰沒有點虛榮心啊!

  幸好,餐桌有葉昂陽存在自然不需要她挑起話題,陸珈就負責吃吃喝喝。途中Janice發來短信問她怎麼離家出走了,得知她在市中心,還是坐著徐嘉修的車一塊去的,立馬發來了一大串物品名單,緊接著是一句好聽的安慰話:「寶貝拜託了,我現在正在給你織毛衣呢。」

  Janice給她織毛衣呢,她有什麼理由能拒絕。Janice發來的東西基本都可以在屈臣氏買到,倒也不是很麻煩,可是她又要徐嘉修他們等她?

  她寧願自己等會打車回去……

  「陸珈?」對面的喬麗突然叫她名字。

  陸珈抬起頭看向喬麗,不好意思沒聽到喬麗的問話,喬麗笑著重複了一遍剛剛的話:「我說你看起來很年輕,葉總說你和徐總是同學,我真沒看出來,還以為你剛畢業呢。」

  「是嗎?」陸珈抿唇笑,坦蕩蕩地接受了喬麗的稱讚,反正都是客套話。

  喬麗視線打轉,很快接著上面的話問她:「你大學是在哪兒讀的?說不準我們也能碰上。」

  陸珈不是剛入社會的小女生,有些聊天問話還是能品到裡頭的意思。不過她想喬麗既然主動問起,想必對自己學校肯定相當自信,就算不是徐嘉修那種常春藤級別也是國際名校吧,所以陸珈對自己大學也沒好隱瞞的,她夾了一塊魚肉到自己碗裡,抬起頭說出了大學名字:「B大的經濟院系。」頓了頓,加了一句,「B大畢業的人蠻多,我的確常常能撞上校友。」

  「哦哦。」喬麗看著她點頭,不再說什麼;而她旁邊的葉昂陽有點感慨地說了一句:「沒想到你們倆挺有緣的,大學也考到一個地方。」

  你們,自然說她和徐嘉修。

  同個地方,但不同大學。她填報志願就知道徐嘉修和她是同個城市,不過真奇怪啊,她和他從來碰到面;之後徐嘉修在全國最好學府讀了一年,直接飛走了。當時交流名單出來,她還挺高興地對室友們說:「你們快來看我以前追過的男人,老出息了!」

  ……

  葉昂陽說她和徐嘉修有緣分,陸珈搖搖頭否定了這個說法,她舀了一口魚湯喝下,解釋說:「挺沒緣的,我們從來都沒碰到過。」說完,陸珈望向徐嘉修,是不是啊?如果真的有緣,他就不是她追過的男人,直接是她的男人了。

  「不會吧?」葉昂陽笑了,一臉的幸災樂禍,「那確實沒緣。」

  「也不是沒緣。」徐嘉修突然開口,吸引了大家的注意。他已經吃得差不多了,正閒閒地靠著沙發墊,餐廳細膩的光淺淺地打在他身上,讓他清雋的半張側面看起來很是生動。停頓之後,他直接轉過頭看向她,「我倒是碰到過你好幾次。」

  「啊?!」陸珈有點激動地放下筷子,手都拉上徐嘉修的襯衫衣角了,「那你怎麼都不叫我呀!」

  為什麼不叫……徐嘉修眼尾輕抬,隨即看向陸珈拉在衣角的手——在所有人事已非的景色裡,他不是已經是她的「人事已非」麼?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