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 章 chapter 13

  年少的愛和喜歡是什麼,是愉快是欣賞是遺憾是偶爾失落情緒裡的乍驚乍喜?或是玩笑微笑傻笑憨笑每天笑嘻嘻情愫裡的一絲又一縷?

  朦朦朧朧、混沌、微茫、隱約……所以大多數人都會錯過,或是選擇錯過?

  「徐嘉修,我和你以前怎麼說也算……同學吧。」

  陸珈埋怨了一句,嘴角微微撇了撇,嘴角上揚的兩個小梨渦十分可愛。徐嘉修有點手癢想摸一摸。他任由陸珈拽著他的襯衫,他想說什麼,作為人事已非的那一個,他也不好太打擾?

  徐嘉修漫不經意扯了兩個理由出來,他沒來得及叫和他叫了她沒聽到。

  陸珈不是很相信:「你根本沒碰到過吧。」

  徐嘉修只是笑笑,看到陸珈的手還拉著他襯衫,猶豫了一下,直接握上她的手背,然後——拿開。她又不是他的小朋友,怎麼拉上就不放手了。

  對不住啊……陸珈將手放回桌面,端起茶杯小口小口地喝起來。

  徐嘉修也端起木質茶杯喝了口清茶,壓了壓心底微微起伏的情緒。他沒有騙她,他真碰到過她幾次,但不是她認為的街頭偶遇。他見過她三次,每次都在她的學校裡。

  第一次,他去她學校看書展會,她正忙著跑腿,旁邊跟著幾個給她跑腿的男孩兒。她看著比高中更加瑩潤有光,即使穿著統一的宣傳T恤衫,也很有辨識度。他站在她不遠處,她像頭小鹿一樣從他旁邊蹦過去,沒有看到他。他回過頭,心想他的辨識度有那麼低麼?

  第二次,是東洲老校友請吃飯。他主動提起她的名字讓校友一起叫上,校友搖頭說:「昨天就叫了,人家早有約了。」然後,他在回去的公車站看到了她,遠遠的,兩個人。

  第三次……

  其實,他和她以前並不是很熟,不是情侶,不是朋友,甚至連同班同學都不是。他和她每天最多的交集,應該也只是課間他和班裡男生倚靠著長廊圍欄,然後她們那幫女生會從他們這邊路過上廁所,他和大多數男生一樣會習慣性瞄兩眼。

  此外,她寫過一封三心二意的情書給他,小貓釣魚那種,沒什麼好提的……

  一頓飯吃得差不多了,葉昂陽招呼服務生結賬,然後以熟人關係打了一個九折。徐嘉修單手放在褲袋,姿態挺拔地走在陸珈旁邊,想起什麼似的開口說:「下次你要來這裡吃,就給我打個電話。」

  呃?

  「可以嗎?」陸珈反應過來,他點菜時還不容商量地拒絕她呢,現在倒記得給她行方便了;她不會真給他打電話,還是感激地說了句:「謝謝。」

  「小事。」徐嘉修說,提醒一句,「東西都沒落下吧。」

  陸珈搖頭,想到Janice發來的手機短信裡那長長的物品名單,等會她要怎麼開口比較好呢?

  四人一塊從東洲一號餐廳出來,拐過兩盞路燈來到車來車往的大街。徐嘉修看了看時間,直接說:「我和陸珈先回去。」

  葉昂陽沒說什麼,拍了兩下徐嘉修的肩膀說:「我也約了胖子他們喝酒,先走了。」

  「再見,各位。」葉昂陽瀟灑轉過身。

  陸珈看著葉昂陽,覺得他是不是忘了什麼,她知道葉昂陽不住青年公寓,他先走是沒事,可是喬麗呢?丟給徐嘉修麼?

  就在這時,葉昂陽走了兩步,轉過身說:「喬麗,我記得你也不住青年公寓吧,你直接打個車回去吧,記得要發票,沃亞給你報。」

  喬麗:「……」

  陸珈環顧四周,如果徐嘉修是她男朋友,她可能會讓徐嘉修送送喬麗,可惜不是啊。她也只是一個搭車的人。陸珈只好朝喬麗揮揮手:「喬經理,再見。」

  喬麗嘴角都沒抽起來:「……再見。」

  然後只剩兩人了,陸珈望著徐嘉修,再難為情也要開口說:「那個……我想買點東西帶回去。」

  通常,徐嘉修不是一個難說話的人:「買什麼,一起去吧。」

  商場裡面就有一家很大的屈臣氏,由於Janice清單裡面都是女性產品,陸珈麻煩徐嘉修站在外面等她,她進去速戰速決。徐嘉修沒說什麼,她拿著籃子衝了進去,買好所有東西,雜七雜八一大堆,購物袋裡的衛生棉還是有點顯眼。

  陸珈不是小女生了,當袋裡的東西被徐嘉修視線掃到依舊有點尷尬。大概由於徐嘉修是她同學的關係吧。她還記得以前一件事,她和班裡一個女生結伴上廁所,路過徐嘉修班級長廊的時候,女生口袋裡的「面包」不小心掉了出來……這還了得,徐嘉修他們那幫愛站長廊吹風的男同學個個笑得東倒西歪,連不愛笑的徐嘉修也笑得肩膀抖動,女生哪敢回去撿,偏偏那群混蛋不停提醒說:「喂,九班的,你們有重要東西掉了!」然後,又是一波大笑。

  這件事之後,那名女生沒留什麼陰影,倒是她以後每次上廁所都把「小面包」妥善裝好,不讓徐嘉修那幫男生看出端倪。

  現在仔細想想,以前的徐嘉修也不是很高風亮節啊。

  陸珈把一瓶維C飲料遞給徐嘉修,他等了她那麼久,她請他喝。

  徐嘉修挑著眼角看看她,拿過飲料擰開了蓋子,然後遞還給了她。

  陸珈:「……」

  她不是讓他擰瓶蓋的意思啊!

  ——

  913號公寓裡,Janice一邊玩著遊戲一邊打著毛衣,兩隻大腳操作著地毯上的觸屏遙控器,遙控器用WiFi連接牆上的電視機。然後毛衣打兩行,液晶屏幕裡的小人也跟著踢幾下,都很有節奏感。

  陸珈看得那個目瞪口呆,Janice笑容熱情地回過頭:「寶貝,你終於回來了。」

  陸珈把買回的東西放在茶几,想像不到Janice還是血滿格的樣子:「你不是來那個了麼?」她不指望看到Janice躺在床上痛苦打滾的樣子,但也沒必要那麼強吧。

  「對啊。」Janice正玩得紅光滿面,朝她說,「我就是偶爾放放血提高體抗力。」

  她服了,陸珈湊到Janice旁邊看自己的未成形的毛衣,有點幸福地感慨一句:「真好看。」

  「當然,愛心牌嘛。」Janice拿起毛衣問,「要不再給你弄個小動物什麼?」

  陸珈眼睛亮了:「可以嗎?」

  Janice想了想:「不可以,太醜。」

  陸珈懶洋洋拿起沙發旁的一本書,突然想起地問Janice:「Janice,你認識喬麗麼,是不是小葉總的女朋友?」

  「喬——麗?怎麼可能!」Janice快速說起喬麗,顯然對喬麗還挺熟悉的,「也是在科宇上班的喬麗吧,以前還來沃亞應聘過市場部,老大沒要,後來不知道怎麼搭上小葉總的。總之算起來是小葉總甩不掉的小粉紅,類型嘛屬於有點難搞。」

  陸珈張張嘴,原來事情跟她想得有點不一樣。不過既然甩不掉為什麼今晚還要一起吃飯?陸珈不以為然,葉昂陽還是一如既往的招蜂引蝶。陸珈想了想曾經那兩個星期的牛奶,越發肯定這個推測。

  不過喬麗看著工作能力不錯的樣子,她問Janice:「徐嘉修為什麼沒要……」話問出口,陸珈發現自己的關心點又回到了徐嘉修這裡。

  Janice掃了她一眼:「陸珈,你是不是覺得沃亞挺好進的。」

  這個問題,陸珈老實點點頭。她確實那麼認為,至少不難進吧。

  Janice一副痛心疾首模樣:「陸珈,我不跟你瞎吹,不說東洲市,起碼整個高新區吧,沃亞三大男神名氣真的挺大,所以特意衝著三大男神來沃亞的女人也不少。至於喬麗,她憑什麼進啊——」Janice頓了頓,「她又不是咱們老大的高中同學,是不是?」

  陸珈笑,給自己辯解:「我憑的是實力。」

  「別生氣親愛的。」Janice笑哈哈,「我就打個比方。」

  有時候女人的滿足感是需要對比才出來的。陸珈聽完Janice的話,心裡居然還冒出一丟丟的滿足感,明明這是一種小心眼又暗戳戳的情緒卻忍不住喜上眉梢。陸珈輕咳兩聲站起來,儘管Janice可能不需要還是對她說:「我回來的時候還給你買了點薑茶,別忘了喝。」

  說完,陸珈愉快上樓了,Janice貓過身打開袋子,拿出裡面的薑茶看了看,看到「暖宮」兩字時抽了抽嘴角,朝樓梯的陸珈大吼:「陸珈,你侮辱我!」

  一身陽氣的她,需要暖什麼宮!

  樓上,陸珈洗漱好躺在床上無聊刷了一會朋友圈,正巧徐嘉修又轉發了一條新聞,她看完新聞給他點了個贊,正要關機睡覺,手機消息進來,原來是徐嘉修回給她了一個贊,一顆小小的愛心,簡簡單單,沒有其他。

  徐嘉修可能是禮貌性回她,陸珈不敢多想什麼。她思緒飄得有點遠,突然想起一件尷尬又好玩的事。

  五一節,孟甜甜如願和鐘進去了遊樂園,她被老陸送到張老師那裡物理培訓。那是學校組織針對全國物理競賽的培訓,內容對她來說太難了,整個高二準備參賽只有二十三個人,其中20個男生,三個女生。她是多餘的那個,老陸純粹讓她過去感受感受難度,受點兒刺激。

  然後,她存得錢不是沒花掉麼,一共四百多的私房錢,每次她數錢都會有一種「雖沒有愛情但她很富有」的荒誕阿Q精神。培訓上課之前,她往牛仔褲袋得瑟地塞了張一百塊,希望等會看到徐嘉修的時候可以多點底氣。

  結果底氣變成了霉氣,她和其他幾個培訓班女生一起逛完操場回來,那一百塊錢不見了!她懵了,那可是整整一百塊啊!一百塊啊!

  她不敢告訴培訓班的張老師,但是陪著她的女生還是如實告訴了張老師,她們也覺得丟了一百塊是一件很大的事;張老師知道之後安慰了她一番,並在課堂特意說了她丟錢的事。

  「今天早上陸珈在操場丟了一百塊,你們如果有撿到就還給她,另外每個人都要保管好自己的錢財,你們看陸珈同學現在多傷心。」

  張老師說完,她絕對是尷尬多於傷心的,半張臉趴在桌面抬不起頭,看著就像一個小土豪突然被洩了氣。課下好幾個熱心的同學都來安慰她,也好事地問她是一張一百塊還是兩張五十塊什麼的,他們多多少少對她的悲催遭遇表示了一些同情。

  徐嘉修也過來了,沒有關心的意思,而是對她旁邊的男生說話:「走,我們到下面打會球。」

  她換了一個方向繼續難過。

  結果徐嘉修打球回來,事情突然峰迴路轉了——徐嘉修撿到了她的錢,他把一張一百塊丟給她,口氣很不客氣:「下次小心點。」

  徐嘉修如此拾金不昧,她連忙站起來,感激又不好意思地說:「徐嘉修,謝謝你。」她的一百塊錢居然回來了,還是被徐嘉修撿回來的,不過徐嘉修永遠不會知道這些錢是她特意給他存的。

  突然,她覺得那些情情愛愛都是虛無縹緲的東西,還是錢實在啊。

  徐嘉修回到他自己座位,很多同學圍著他問:「徐嘉修,你在哪兒撿回來的。」

  徐嘉修沒有說地點,她偷偷看他一眼,然後聽到他略嘲諷地說起來:「有人吃住都在學校,不知道要帶什麼錢……」

  她臉紅了,心裡有點憤憤然:他不喜歡她,還不允許她裝裝逼啊!

  五一假期結束,星期一老陸在國旗下講話結束之後,拿著話筒說了一則招物啟事:「今早高一田超同學撿到了某數額的錢,如有丟失的同學請到政教處確認領回。」

  ……

  陸珈躺在床上,想著想著突然冒出一個可能性——

  如果她現在問問徐嘉修當年一百塊的事,會不會有點唐突?

  應該不會吧,畢竟是樂於助人的好事。陸珈的眼睛忽然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