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 章 chapter 14

  ——「睡了嗎?」

  陸珈將臉埋在被子裡,抬起頭深深吐出一口肺腑裡的燥氣。她看著手機裡已經發出的消息,懊惱地抓了兩下頭髮。她剛剛發出的這條招呼短信,多像一枚男屌絲騷擾女神的開場白,小心翼翼的問候裡藏著昭然若揭的心思。

  結果自然是徐嘉修遲遲沒有回覆短信,這點也很符合大多「女神」對「男屌絲」的態度。

  陸珈打算收收腦子裡那些「亂七八糟」的「她以為」,或者接下來她可以再發條短信過去遮遮自己的顏面,類似什麼「我剛剛發錯了」這種萬能補救短信。

  就在這時,手機鈴聲直接響了起來,屏幕顯示徐嘉修來電。

  「時間是讓人猝不及防的東西,晴時有風陰有時雨,爭不過朝夕又唸著往昔,偷走了青絲卻留住一個你……」

  手機在手裡震動的同時,還不停哼唱著她用了好久的一首鈴聲,女歌手的聲線靡靡軟軟,分外溫暖動聽。

  陸珈接聽了來電,然後就吐血了——徐嘉修不止撥了電話過來,還是Facetime那種。電話接通,徐嘉修那張清雋好看的男臉便出現在她的屏幕裡。

  同樣,她略糟糕的髮型也被徐嘉修看到了。

  「什麼事?」徐嘉修問,然後解釋了沒有回覆短信的原因,「剛剛我在洗澡。」

  ——剛剛我在洗澡,這話也多女神啊!不過徐嘉修應該真的是剛洗澡出來,他一隻手用毛巾擦著頭髮,另一隻手應該拿著手機和她Facetime,上身只穿著一件純白的短T,圓領,藏匿的胸肌和平直的鎖骨,都很吸引人。

  陸珈不敢多看,想拿起床頭的抱枕擋擋自己的臉和眼。因為她沒說話,徐嘉修稍微蹙了下眉,他在等她開口。

  「我就是突然想起以前一件事。」陸珈笑起來,不再拘泥,不要臉就不要臉吧。她一口氣把話說完:「徐嘉修,你還記得我們高中一塊物理競賽培訓,就是張老師的課,我丟了一百塊,然後被你撿回來了……」

  「記得。」可能是剛洗過澡的關係,徐嘉修聲音溫和,他看著她問:「怎麼了?」

  陸珈雙手相握,如果發短信就好了,那麼面對面的Facetime,她有點難為情了:「我就是想問問那一百塊錢……你是從哪裡撿來的……」

  她瘋了,一定是瘋了!這都已經是八百年前的事了!陸珈自己都受不了自己,撇過臉去。

  徐嘉修忽然笑了,嘴角勾起的樣子很好看,他直接承認了下來:「那錢是我的。」出乎意料的爽快。

  「真的是你的啊。」陸珈抱了一隻小枕頭到自己懷裡,話不經意間透露了她的猜測。

  徐嘉修點頭:「就為這事?」

  陸珈:「……謝謝啊。」

  徐嘉修很客氣:「沒什麼,我就看著那一百塊對你挺重要的。」

  這話說的,錢對誰不重要啊!陸珈漾起一個微笑:「我明天還你。」

  「可以,隨便你。」徐嘉修輕鬆回答,過了會又看著她說,「睡吧,別多想。晚安。」

  「晚安。」

  通話順利結束,陸珈整個人倒在床上,心裡不停唸著徐嘉修的「別多想」,閉上了眼睛。徐嘉修還真瞭解女人啊,如果她繼續亂想下去,今晚就別睡了。

  第二天,陸珈用網上方式還錢給徐嘉修,數額必然高於一百,她按照這幾年她的幾筆小投資的年利率算給徐嘉修,徐嘉修很快回了她一個「收到」。陸珈推開窗戶,清晨的空氣總是格外讓人神清氣爽。

  陸珈和Janice一塊出門,出門的時候,Janice調戲地看她的今天穿著的修身牛仔長褲和小高跟:「哎呦,小腿蠻長嘛。」

  陸珈自己也看了幾眼:「再長也沒你的長。」

  「少女,我很欣賞你說真話的態度。」Janice說完,蹬了蹬腿,十分帥氣。

  同時,另一雙大長腿從對面的906公寓出來,男人視線看了過來:「早。」

  「徐總早。」

  ——

  陸珈從蘭姐這裡拿來三本項目書,蘭姐讓她算出投資回報率,這是比較繁雜又需要認真考量的工作,蘭姐交代好事情之後說:「有問題找我。」

  「好的。」陸珈回蘭姐,蘭姐笑眯眯離開。隨後,隔壁傳來了蘭姐像唐僧一樣念叨小達的聲音:「阿達啊阿達,你就不能讓我省省心啊!」

  「啊噠噠啊噠噠啊達啊達啊噠噠……」陸珈忍不住哼唱兩句,其實蘭姐對小達真心不錯,就像姐姐對弟弟那麼照顧,小達做錯事就不停念叨他,每天以趕著鴨子上架的形式讓他多學東西。小達也知道蘭姐對自己好,每次都認認真真地回應蘭姐的嘮叨,像只小黃鴨一步步地爬著架子。

  不行了,陸珈滿腦子都是小達小黃鴨的樣子。她翻翻項目書,這三項目應該就是徐嘉修近期打算開動的,也就是上次他提起要親自帶隊的項目。陸珈看得很認真,時間不知不覺過得很快。沃亞的實力比她之前想得還更好一些,每家科技公司最難估算就是人力資本這塊,沒想到徐嘉修不僅會挖人還會養人。

  陸珈以前給很多高新公司作過估價測評,所以知道一些情況,像她手上拿著的項目,很多上市公司未必能接到。不過這三項目真算起來,投資回報率可能不一定會高,它對項目工期、資源優化,進度動態控制要求都很嚴格。

  陸珈伸了一個懶腰,Janice已經站在外面敲著飯盒等她:「寶貝,吃飯了!」

  沃亞小食堂每張桌子最多坐六人,Janice和迪哥亮子,陸珈和小達一共五個人了,另外Janice一個人要霸佔兩個位子,一張桌子剛好湊滿。Janice被發配到樓下之後,他們五人就一塊吃飯了,就像沃亞的小團體一樣。

  徐嘉修每次經過他們這邊的小桌子,視線瞥幾眼再走到隔壁桌。

  今天,葉昂陽也破天荒端了一個餐盤子過來,他拍拍Janice翹在另一張圓凳的腿:「腿拿開,我要坐這裡。」

  「擠不擠啊,我們這滿員了。」Janice抬起下巴,指指前後左右的空位,「沒看到還有很多空位啊。」

  葉昂陽哼了哼,走到隔壁桌徐嘉修對面坐下來:「太囂張了!」

  「的確。」徐嘉修神色淡然,同意葉昂陽的說法。明明比男人還男人卻佔著女人內核各種佔便宜,他偏偏還不能太計較,因為男人不能和女人計較。呵,Janice哪裡像女人了,除了繡花和織毛衣。

  男人和男人容易產生一定的革命情誼,徐嘉修看葉昂陽已經順眼了不少,至少比看Janice要順眼。

  葉昂陽挑剔地吃了口大排,看著徐嘉修餐盤裡的大排,嫌棄說:「吃了幾年也不膩啊?」

  「膩了。」

  「那你不換換?」葉昂陽無法理解。

  徐嘉修:「反正都差不多味道。」

  「臥槽,原來你也知道啊。」

  葉昂陽的聲音傳到隔壁桌,陸珈轉過頭,徐嘉修也抬頭,兩人正好視線對撞了一下。為他人做了嫁衣的葉昂陽還想著另一件事,他問徐嘉修:「那天你幹嘛把喬麗叫上,我跟喬麗沒什麼的。」

  徐嘉修解釋了下:「沒什麼,就覺得兩男一女一起吃飯很奇怪,正巧電梯遇上喬麗,想到你們倆比較熟就把她叫上。」

  「熟個頭。」葉昂陽咬牙切齒。

  徐嘉修漫不經心道歉:「那對不起了,是我理解錯了,我還以為你對喬麗有意。」

  葉昂陽牙齒咬得吱吱響:「徐敗壞!」

  徐嘉修涼涼睨了葉昂陽一眼,葉昂陽撇嘴:「我覺得徐叔叔不應該給你取名嘉修,根本人不符名呀。」

  「是麼?」徐嘉修淡淡應下來,「我倒覺得你名字取得很好,人如其名。」

  葉昂陽有點不相信徐嘉修會這樣說,天真地開口問:「真的麼?」

  「是的。」徐嘉修點頭,「從名字就透出了一股猥瑣味。」

  「哪裡猥瑣了……」葉昂陽念了兩遍自己的好名字,爆發了:「我——操!」

  隨著葉昂陽那句憤恨的咒罵,坐在隔壁桌的陸珈也差點噴飯了,心想徐嘉修可真毒。陸珈攏了攏嘴角笑意,她不是故意偷聽,她就是有點順風耳。除了她聽到之外,還有迪哥和亮子他們,他們很自覺地湊熱鬧地說:「小葉總,你老爸肯定對你寄予很高的期待。」

  葉昂陽用手撐著額頭,再次抬起頭已經是認真無比的樣子:「……沒錯,誰說不是呢。小爺我五代單傳,在我出生之際被賦予了我們葉家開枝散葉的神聖大事。」

  葉昂陽的話,隔壁全桌都笑場了。Janice笑得快被嗆住,陸珈遞了一瓶水過去,揚起的嘴角也沒有放下,她以前給葉昂陽寫情書還很欣賞他的名字呢,寫下「葉昂陽」三個字還特意在紙上練習了好幾遍,腦子裡想像著葉昂陽那張意氣風發的臉,覺得「昂陽」兩字有一種人如其名的生機勃勃。不過——顯然,剛剛徐嘉修說的人如其名可不是這個意思。

  哎,思想怎麼了,純潔又去哪兒了。陸珈很想捂臉。

  陸珈突然想到一個問題,問起旁邊的Janice:「Janice,你的中文名字是?」

  話音剛落,全桌突然默然,陸珈感覺氣氛不對,不明白地眨了下眼睛,小達已經把頭低下去。好一會,Janice才伸過手拍拍她的後背:「寶貝,好好吃飯,有些事別瞎問知道麼?」

  陸珈:「……」

  回到辦公室,小達關上門:「陸珈,我真怕Janice剛剛會打死你啊!」

  那麼嚴重?陸珈更好奇了:「小達,你快告訴我吧。」

  小達堅決搖頭:「不行,我還想多活幾年,至少要等到我家拆遷。」

  沒想到小達嘴巴還可以那麼牢固。陸珈托著下巴,眼珠子轉啊轉,整個沃亞能將Janice中文名字告訴她的人,大概只有徐嘉修了。

  陸珈深吸一口氣,世界如此美好,做人不能太好奇。

  不過小達真是一個賤格滿滿的小男人,他一邊不告訴她Janice的名字,一邊又告訴她沃亞有三大不能說的秘密,Janice的中文名字是其中之一。

  陸珈問起另外兩個:「那另外兩個是什麼?」

  小達要工作了,分別給自己兩隻胳膊戴上兩個袖套,他抬抬眼皮兒:「我不是說了它們都是不能說的秘密嗎?」

  陸珈想打人了。小達啊小達,小人啊小人。

  ——

  新項目確立之前,小組會議是不斷的。樓下原先就有一個現成的會議室,徐嘉修基本都是自己下來主持會議,陸珈偶爾被Janice招呼起茶倒水,理由是:「我看你不是挺空的嘛!」

  她空,是因為她做事快好不好!

  不過做事再快,陸珈覺得這個週末可能要加個班,如果要精算地估計出三個項目的投資回報率她還需要整理很多數據。她給老陸打了電話,陸主任高度讚賞她的工作精神,誇了兩句說:「爸最近釣了不少魚,還都養著呢。」

  陸珈很快倒戈了:「老爸,你要等我回來。」

  手機剛掛斷,眼睛突然被摀住了,然後迪哥略尖的聲音響起:「猜猜我是誰。」

  真無聊啊,陸珈快速回答:「Janice……」

  果然,Janice挑著她那帥氣的單眼皮兒問:「怎麼猜出來的?」

  陸珈:「我們用的是同款沐浴露,聞出來的。」

  其實還有一個理由,Janice身高和徐嘉修差不多,如果徐嘉修環抱著摀住她眼睛大概也是這個高度感受,不過,徐嘉修他可能嗎?

  就在這時——

  「啪!」有人放下手中的資料,從會議室走了出來,上樓了。

  然後又是迪哥那倒霉孩子的聲音:「嗨……嘉哥你上樓了啊……」

  徐嘉修看Janice是越來越不順眼了,比如前兩天科宇的門衛還問他:「徐總,你們公司的Janice是不是有女朋友了?女朋友瞧著真漂亮。」

  呵呵,現在門衛眼神越來越差了。

  徐嘉修找Janice談話了,Janice翹著二郎腿坐在辦公室的沙發:「老大,你找我什麼事?」

  徐嘉修翻著項目書,睨了Janice好幾眼:「Janice,你能不能坐得稍微女人點?」

  Janice放下小腿,不明白地問:「老大,難道你對著女人比較好容易說話?」

  徐嘉修提醒說:「你本來就是女人。」

  「當然,我當然是女人呀。」Janice狐疑地眯眯眼睛,「老大,我不是把身份證都給你看過了嗎?」

  對,他也是看過她身份證才確認性別的……徐嘉修想了想說:「Janice,我想你父母給你取了那樣的名字,對你肯定有他們的期盼是不是……林嬌嬌?」

  Janice瞬間黑了臉:「徐嘉修,你再叫一遍我名字信不信我立馬辭職!」

  林嬌嬌!徐嘉修半靠著椅背,換了換措辭:「我是說行為方式,Janice,你不想改變一下自己麼?」

  「改變好啊。」Janice重新坐下來,眼睛亮了亮,「老大,你說我要怎麼改變?」

  徐嘉修望著Janice的小平頭運動裝,試著開口:「比如換換穿衣風格,嘗試一下裙子什麼的……」

  Janice震驚了:「老大,你認真的嗎?」

  徐嘉修再次看看Janice,也說不下去了,無法想像Janice穿裙子的樣子。他也不能太自私了。

  「算了算了,隨便你。」徐嘉修揮手趕人了,「出去吧。」

  「好的,老大。」

  Janice聽了徐嘉修好多「奇怪」的話,無法揣摩老大真正的意思了。她回到樓下辦公室,打算找個精通話裡含義的人問問。

  半分鐘之後,迪哥和亮子齊齊出現在財務辦公桌門口,一副張龍趙虎王朝馬漢的樣子:「小達,我們師父有請。」

  小達站起來,看看陸珈;陸珈也看看他,她也不知道啊!隨後小達跟面聖一樣,摘掉手上戴著的袖套,跟著沃亞的「王朝馬漢」去見Janice大人了。

  Janice的辦公室裡。

  Janice:「如果一個人建議另一個人改變自己,比如穿裙子之類的,請問那人有什麼居心和目的。」

  小達:「請問那人性別。」

  Janice:「男。」

  小達:「很明顯,那人居心不良,喜歡上你了。」

  臥槽!Janice差點吐出血來:「可是後來他又停下來,說隨便我啊。」

  小達沉默片刻:「那只有一個解釋了,說明那人對你用情至深,一邊希望你為他改變,一邊又縱容你做自己,實屬難得。」

  Janice面色如灰,拿起桌上的茶杯放了放,十分有氣勢。

  小達湊過腦袋:「請問那人是?」

  Janice招呼外面的迪哥亮子:「迪哥亮子,送客!」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