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章 chapter 15

  陸珈打算這個星期六加班一天,週日再回東洲一中找老陸討魚吃。然而對她這種自主加班的好員工,徐嘉修沒有表彰就算了,還非常直接告訴她:「沒有加班工資的。」

  陸珈恨不得變成女吸血鬼一口咬在徐嘉修的脖頸,徐嘉修也注意到她視線,眼底有淺淺笑意,樣子卻是矜傲地抬抬下巴。陸珈繼續看了兩眼,撇過頭。好吧,她承認徐嘉修抬起下顎的樣子真的很性感。

  現在這個年代,需要自制力的不止是男人,還有她這種懂得欣賞美色的女人。

  徐嘉修說沒有加班工資,不過有水果咖啡和外賣。

  這個週六沃亞加班的員工不多,陸珈這樓只有她一個人,公寓裡Janice還在破天荒地睡懶覺,新項目還沒確立,Janice要趁著最後的時間多休息。

  徐嘉修下樓詢問進程,陸珈把兩份已經打印出來的分析報表遞了過去,然後整個人靠在椅背休息,餘光偶爾掃到徐嘉修。

  外面陽光清透,斜斜地照進辦公室的百葉窗,留下一道道條紋的斑影,窗戶下方有兩株綠色銅錢草向著太陽直了直身子,此時室內安靜而通風,明亮而……令人愉悅。

  徐嘉修也斜斜地半靠在辦公桌旁,一頁一頁地翻著剛出爐的勞務成果,看得很認真。男人乾淨修長的手指時不時翻動一張A4紙張,沙沙沙。陸珈彎過腰托著下巴,打算等徐嘉修問她再解釋預算出的每個數據。

  徐嘉修很快發問了,問的地方正是她想的那一組數據;為了交流方便,徐嘉修半個人向她靠過來,清醇的男聲徐徐動聽:「這裡和傳統算法不一樣?」

  陸珈手裡拿著一支筆,指著紅字部分說:「我除了從財務角度進行分析之外,還找了最近相關項目技術公司的一些數據,從運營角度得出了不一樣的數據,增加了雲速度、員工專注度幾個方面……」

  「嗯嗯。」徐嘉修很快明白兩組不同數組的關係,陸珈已不需要解釋太多。這麼多年,他和她的差距一直很明顯,就像有一次她可以憑著各種運氣考到了他後面,結果下一次考試,他還是原來的座位,她直接從第一考場的前面掉到了第二考場了。

  徐嘉修看得差不多,放下分析報表和她討論起兩種計算方式的優缺點,她聽完徐嘉修的關鍵提問,忍不住岔開一個話題:「現在老闆的財務能力都那麼好嗎?」

  徐嘉修笑了,直言道:「老闆可以不懂技術,但不能不懂財務。」

  「也對。」陸珈深有同感地點點頭,「老闆們對財務人員基本沒什麼安全感。」

  「是麼?」徐嘉修兀自唇角帶笑,看著她說,「如果是你,我很有安全感。」

  呃……為什麼……陸珈低下頭,沒想到徐嘉修那麼信任她,嘴角忍不住咧了一下,被老闆信任是一種什麼感覺?難以掩飾的滿足感,就算沒有加班工資做事也是樂呵呵的傻樣兒。

  徐嘉修突然盯著她看,陸珈眨了下眼睛,莫非是她剛剛笑得樣子太傻了?

  徐嘉修伸手,隔空指了指她的臉:「這裡。」

  「哪裡?」陸珈有點懵,也伸手碰了碰自己左臉。

  「不是這裡。」徐嘉修頓了下,直接給她擦拭起來,力道挺狠的,以至於那麼親密的動作也沒有半分男女曖昧的味道。

  徐嘉修搓了搓,擦了擦,原來是她不小心將水筆畫在臉上了。陸珈半張臉被徐嘉修搓得紅起來,徐嘉修才滿意地看了看:「終於乾淨了。」

  陸珈心裡哼哼,明明是他佔便宜,她還要說句:「……謝謝啊。」

  「不用,小事。」徐嘉修說,又是那種讓人恨得牙癢癢的口氣。

  陸珈還要算出最後一份項目數據,不過項目書有好幾個地方不明確,她把問題指給徐嘉修看,徐嘉修很快說:「這份項目書是有兩個地方有問題,最新那份還在我電腦裡。」

  陸珈:「……」

  陸珈跟著徐嘉修上了樓,第三份項目書的分析報表直接在二樓完成的。徐嘉修安排了一張辦公桌給她,一個很好的位子,她抬頭就可以看到總經理辦公室。辦公室的垂直簾開著,她抬頭間,偶爾看到徐嘉修手指如飛地敲著電腦鍵盤,偶爾幾個加班的員工進去詢問他問題,偶爾徐嘉修也會出來巡視大家的工作情況,包括她的。

  一天的加班快到晌午了,陸珈和同事們一塊喝下午茶,蹭到一杯下午茶之後,她把全部完成的報表交到了徐嘉修的手裡,她可以下班了。

  徐嘉修非常美式地讚了她一句:「Awesome!」

  徐嘉修很少說英文,她都差點忘了他是常春藤出來的。陸珈眉開眼笑:「我先走了。」

  「等下。」徐嘉修叫住她,「晚上一起吃飯。」

  陸珈轉過頭:「啊?」

  徐嘉修抬起頭:「技術部那邊加班的同事要求晚上一塊吃個飯,還有唱歌。」

  原來不是單獨吃飯啊!陸珈站在辦公室門口說,「我和阿美已經約好四點鐘一塊逛街。」

  「嗯。」徐嘉修應了聲,表示知道了。

  陸珈:「徐總再見。」

  徐嘉修沒回她。哎,聾了麼!

  ——

  陸珈和阿美逛完街,回到公寓已經晚上9點了。阿美也是沃亞的後勤員工,是樓上某隻程序猿未過門的媳婦,兩人也是沃亞唯一一對公開的情侶。

  小達跟她說過:「沃亞准許辦公室戀情,不過必須以結婚為前提的交往,不然直接走人。」

  如此人性化的條規,居然大大地減少了辦公室戀情的發生,陸珈覺得徐嘉修還是很瞭解現在年輕男女的戀愛觀念的。

  陸珈提著一個購物袋累倒在沙發,Janice放下手中的書湊過來:「寶貝,買啥了?」陸珈懶得動,抬起手指向袋子說:「一件裙子。」

  Janice拿出來看看,先看價格再看款式,叫了起來:「陸珈你瘋了麼,你半個月的工資。」

  能不能老提她工資,多心塞呀!陸珈嘆嘆氣:「我也不想的……」

  陸珈把事情敘述給Janice聽,今天她和阿美逛了一家特別高端洋氣上檔次的大牌專櫃,阿美為了過癮足足試穿了兩個小時,她就坐在裡面喝了三杯專櫃小姐泡的花茶。

  「最後呢?」

  「阿美沒買,我買了。」陸珈有氣無力地說,「這裙子已經是裡面最便宜的一件了,可惜最新夏款連個九九折都不給我!」

  「臥槽。」Janice戳戳她額頭,「敗家娘們!」

  陸珈仰著頭:「可是喝了人家三杯花茶的人是我啊……」

  Janice又拎起裙子看看,放在自己身前比試了一下;陸珈興致勃勃地問:「要試試麼?」

  「滾。」

  陸珈伸手摸著自己這條昂貴的裙子,十分有經濟頭腦地說:「那麼貴,我今年一定要多穿幾次才划算。」

  Janice同意這種說法:「快,現在就換上給我看看。」

  「沒問題!」陸珈麻利地上樓換裙子了,這是一條休閒風格長裙,後背設計有點小心機,整體還是中規中矩即使穿著上班也沒有關係。裙子價格,若是她以前的收入買下它不算什麼,現在的確像Janice說的那樣,實屬敗家娘們行為。

  她為什麼要那麼衝動呢,除了那三杯花茶還是有其他原因的:夏天還沒有到,她想提前臭美穿上漂亮裙子,原因無非是女為悅己者容。哎,女人花錢的時候總是容易感性大於理性。

  幸好裙子的確好看,陸珈穿好裙子對著臥室的落地鏡轉了轉,愉快下樓了。她一邊頗娉婷地從樓梯走下來,一邊喊著Janice快來看。

  結果第一個看過來的人,不是Janice,而是住在對面公寓的徐嘉修。徐嘉修正優雅地握著一杯水立在客廳中間,眸光淡淡地將她從頭看到了腳。

  陸珈漲紅了臉:「……」

  她的大爺她的天哪,她是想女為悅己者容沒錯,可是也不用那麼快吧!

  就在她尷尬不已,Janice拿著扳手和老虎鉗走出來,緊接著哎呦哎呦地叫起來:「誰家女人那麼好看哇!」

  陸珈轉轉頭,硬著頭皮走下來。徐嘉修放下手中的茶杯,解釋他出現在她和Janice公寓的原因:「我找Janice借個扳手。」

  陸珈:「哦。」

  現在,男人都找女人借扳手和老虎鉗麼?

  陸珈在沙發拿起一件她落下的外套穿上,遮住了□□外面的兩條手臂,很快放鬆和自然下來,她也解釋一句剛剛那麼臭美的原因:「今天新買的,我就試試看……」

  徐嘉修微微點頭,肯定了一句:「不錯,挺好的。」

  「當然好看了!」Janice插話進來,說出裙子的價格,感慨一句:「現在養個女人真心不容易。」

  徐嘉修收收視線,懶得搭理Janice,關卿屁事。他在沙發坐下來,發現旁邊躺著一本書,他看著書名蹙起了眉頭:「你們誰看的書?」

  「陸珈!」

  陸珈還未開口,Janice搶先回答,陸珈無奈背下這個黑鍋,她也走過去看了看書名,直接嘔血了——《有一種愛情叫兄弟》,書名起得要不要那麼刺激啊!

  徐嘉修回自己公寓裡,帶走Janice的扳手。陸珈拿起Janice栽贓給她的「黑鍋」,問:「這是什麼書,好看嗎?」

  Janice搖頭:「相當可怕的一本書。」

  「可怕?」陸珈翻翻書,有點不理解。她看著介紹應該是很溫情感人類型,怎麼會可怕。

  「你不知道。」Janice坐在她旁邊,陷入了思量之中。隨後向她靠了過來,一副受到驚嚇的樣子;陸珈還沒看到過這樣的Janice,摸摸懷裡的小平頭說:「怎麼了,Janice?」

  Janice蹭了蹭:「陸珈,我好怕——」

  出什麼大事了!陸珈看向Janice,Janice很快恢復往日吊兒郎當的樣子:「其實也就小問題而已,你幫我分析分析。」

  陸珈很認真:「好。」

  Janice按照昨天問小達那樣,又問了一遍陸珈:「如果一個人建議另一個人改變自己,比如穿裙子之類的,請問那人有什麼居心和目的。」

  陸珈的反應也是:「請問那人性別。」

  Janice:「男。」

  陸珈的答案和小達差不多:「可能他對你有意思吧……」

  果然!人類理解力基本差不多,Janice打算接受事實:「太可怕了。」

  陸珈察覺到貓膩了:「哪人是誰?」

  Janice只是嘆氣,一副茲事體大不想多說樣子。陸珈只好猜起來,第一個是:「小葉總?」

  Janice睨了她兩眼:「怎麼可能是他。」

  「迪哥?」

  Janice拍拍她的腦袋:「陸珈,你沒事吧。」

  的確不像,難道是:「小達?!」

  Janice怒了:「我擦!能不能猜得有點誠意啊。」

  陸珈瞄瞄Janice,說出了最有誠意的一個:「不會是……徐嘉修吧?」

  Janice終於有所反應:「……答對了。」

  她的天,真的好可怕!陸珈感覺自己要暈菜了,她看著Janice,Janice也看著她。她突然也很想抱住Janice求安慰,她剛為徐嘉修買了一條半個月工資的裙子啊!人生能不能別那麼殘酷啊,一次不夠,還有第二次!逼著她懷疑徐嘉修的性取向麼!

  陸珈看向Janice,嚴肅地發問:「如果是真的,你的想法是?」

  Janice打算織個毛衣靜一靜,半個小時後——

  陸珈做了兩個深呼吸,按了按906公寓的門鈴。沒錯,她就是被Janice趕過來告訴徐嘉修一句話——死心吧,男人!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