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 章 chapter 21

  女朋友……徐嘉修什麼時候有女朋友了?他女朋友知道嗎?

  陸珈撇過頭,心情突然很綻放,大腦又好像沖上一股血流,反覆激盪,很是神奇。她看向遠處遊樂場高高的城堡建築,是純淨的藍色和明麗的紅色;近處有人哢擦哢擦地拍著照片兒。陸珈想,如果心情也可以定格成瞬間畫面保留下來就好了,她一定要保留徐嘉修說出「女朋友」三個字的時候——畢竟她真的好久沒有聽到那麼有意思的話了。

  陸珈掩飾滿臉笑意,哼了哼說:「原來徐總女朋友也來了,在哪兒呢?需要我幫你叫她出來嗎?」

  「謝謝你啊。」聽到陸珈這樣說,徐嘉修倒是收了收脾氣,修長黑幽的眸子表面無波,他上上下下地打量著她,開口說,「我女朋友叫陸珈,大陸的陸,王字旁加減的珈,27歲,黑長髮,身高165左右,身上穿米色外套,黑色褲子……」

  「徐嘉修,你……」陸珈面若桃花,視線飄忽不定,幽幽地問了一句話:「我什麼時候成你女朋友了?」

  什麼時候!他和她已經摸了抱了吻了每天一塊做飯每晚聊天說話親密說晚安,此外他還把公寓鑰匙給了她……徐嘉修平靜下來,直直地看向陸珈,男人清雋似水的眸子安靜、專注,深沉,看起來格外深情又迷人,好像要將面前的女人裝入自己眼裡。靜默好久之後,徐嘉修低低地說了一句話:「我以為我們已經是了。」

  我以為我們已經是了……

  神經病!陸珈不知道為什麼有點想掉眼淚,她突然很理解電視劇裡莫名撲進男主懷裡狠狠捶打的女主角們,因為此時她也很想捶打徐嘉修一頓,太可惡了!他以為……他以為個錘子啊!

  陸珈哭笑不得,正不知道作何反應好,人已經被徐嘉修抱住了。陸珈順著徐嘉修的手臂趴在他懷裡,聞著他清爽乾淨的男性氣息,聽著他有點鄭重其事的聲音:「陸珈,我是認真的。」

  他是認真的,難道她就不是認真的?

  顯然,她在徐嘉修心裡完全不認真啊!徐嘉修一道悠長的嘆氣聲飄入她耳邊:「我怎麼會喜歡上你這種女人。」

  陸珈:「……!」

  徐嘉修:「算了,你先跟我回去。」

  可是她還相著親呢,哪能說走就走。陸珈從徐嘉修懷裡出來,已經有很多遊客看了過來,她指指裡面:「我進去跟趙哥說下。」

  趙哥……徐嘉修聽到這兩個字就頭疼,他說:「我跟你一塊進去。」有些事還是一次性說清楚好。

  「不行。」這怎麼可以!陸珈攔住徐嘉修,她對趙哥已經很過分了,怎麼還能讓徐嘉修一塊進去,她脫口而出道,「趙哥很厲害的,他是混社會的,你別進去。」

  呵呵,徐嘉修冷嗤一聲:「他是混社會的,難道我是混幼稚園的?」

  「……」

  陸珈那個嘔血。就在這時,趙哥的聲音也從遊樂場的出門飄來,陸珈愣愣地望過去,嘔上來的血又嚥了回去,她下意識鬆開徐嘉修的手臂。

  然後,徐嘉修直接抓回她的手,還走了過去。

  混幼稚園的徐嘉修pk混社會的趙哥。陸珈深吸兩口氣,硬著頭介紹起來:「我來介紹一下。徐嘉修,這就是趙哥;趙哥,他是徐嘉修,我的同學。」

  「你好。」徐嘉修主動伸手,單槍直入,「今天抱歉了,最近我和她剛鬧了矛盾。」

  「理解理解。」趙哥瞭然又尷尬地笑了笑,另一隻手還拿著沒有吃完的羊肉串以及落下的玫瑰花。

  徐嘉修也看到了羊肉串,自然以為是男人買來哄騙陸珈的伎倆,繼續說:「謝謝你的招待,我先帶她回家了。」

  趙哥:「好的。」頓了下,還是叫住了陸珈,他將包裝在紙盒裡面的玫瑰花遞了過來,「把它帶走吧,就當是朋友的禮物。」

  陸珈不好意思接過來:「謝謝趙哥。」

  「沒事,阿成那邊我會說的。」趙哥笑得很寬容,轉身瀟灑地走迴游樂場。陸珈望瞭望趙哥的背影,再次覺得趙哥人不錯。

  「捨不得了?」徐嘉修酸了一句,見陸珈什麼反應也沒有,更是窩火,直接一言不發地走在了前面。

  陸珈回過頭,看向走在前面的徐嘉修直接愣了,他一個人走了?就在這時,沒走幾步的徐嘉修猛地折了回來,快速拉上她的手,一邊牽著她重新往前走一邊說著話:「哪裡有垃圾桶……」

  陸珈沒有丟趙哥送的花,哪有前一秒收下別人的禮物,後一秒就丟進垃圾桶的。徐嘉修讓她打開盒子,看到裡面裝著的玫瑰花,更是沉下臉。陸珈不管,她還在車裡欣賞了一番,想到徐嘉修那句「我怎麼會喜歡你這種女人」,心情更好。

  徐嘉修對她視而不見,終於在路邊看到了一家花店,快速踩住剎車靠邊停車,然後頗有氣勢地繞過車頭打開副駕駛的門,拉她下來:「進去買花。」

  瞬間,陸珈感覺自己的少女心嗖的就復甦了。她下了車,亦步亦趨地跟著徐嘉修後面,為什麼女人那麼喜歡霸道總裁這款,沒道理不喜歡啊!

  花店玻璃門被推開,徐嘉修立在清香撲鼻的花店裡,問她:「喜歡什麼自己挑。」

  陸珈體內荷爾蒙亂竄,耳朵紅紅的:「好……」

  她剛應下,緊接著另一道聲音也傳了過來——「歡迎光臨,客人!」同樣被徐嘉修震懾到的還有店裡正在插花的小姑娘,小姑娘穿著小圍裙走過來,臉上表情完全是一副看偶像劇的樣子。

  陸珈心裡羞澀又滿足,她瞄瞄徐嘉修,她也想不到徐嘉修具備偶像劇男主角的長相就算了,他居然還會演!

  好棒,如果今天徐嘉修是在犯病,真希望他能一直病下去。

  徐嘉修要送花給她,而且送得那麼霸氣,陸珈當然不會拒絕,她認真挑選了一會,看中了粉白色的玫瑰:「我要這個。」

  「好噠,客人!」小姑娘興奮地問徐嘉修,眼睛裡都快冒星星了,「客人,您要送多少朵給女朋友?」

  徐嘉修直接問陸珈:「你要多少?」

  陸珈也不知道要多少,99朵?她嫌佔家裡地方;要不11朵,一心一意?陸珈對小姑娘說:「11朵就好了。」

  「好噠,客人!」

  「11朵?」過光棍節麼?徐嘉修明顯不滿意:「太少了。」

  好幸福啊陸珈!陸珈差點靠在徐嘉修肩膀沉醉起來,然後她也非常給徐嘉修面子說:「九十九朵。」

  「好噠!!!客人!」小姑娘快速到裡屋包紮起來,徐嘉修突然在後面說了一聲:「等等……」

  小姑娘沒聽到,陸珈聽到了。為什麼要等等——

  「客人,一共六百零八塊,收你六百。」小姑娘拿著包好的花回來了,這催人付錢的話明顯是對徐土豪說的。

  徐嘉修的手放在口袋裡沒拿出來,過了會他看向她:「愣著幹嘛,付錢啊……」

  陸珈:「……」

  小姑娘:「……」

  六百塊啊!陸珈眼巴巴地看著徐嘉修,她可以不要嗎?

  ……不得不說,女人現實起來真的很可怕,原先小姑娘看徐嘉修還是看男神的樣子,陸珈簽單付錢的時候,小姑娘那小眼神瞥啊瞥的,果然長得帥不能刷卡用。

  陸珈捧著花和徐嘉修一塊從花店出來,終於憋不住哈哈大笑起來,徐嘉修面子受損,俊臉泛紅,反問她一句:「沒帶錢包很奇怪麼?」

  沒帶錢包不奇怪,沒帶錢包還裝款爺很奇怪啊!陸珈不理會,彎著腰繼續笑:「哈哈哈……」

  陸珈笑得花枝亂顫,懷裡的大束捧花也跟著她一塊打著顫兒。外面陽光燦爛,花顏和笑顏都很耀眼;徐嘉修看了一眼,然後自己也忍俊不禁起來,修長漂亮的手指按了按自己的太陽穴,一塊不可抑制地笑出聲。

  「走吧,下次咱們再回來買999朵。」徐嘉修放下右手,稍微猶豫了下,很自然地放在了陸珈腰間,攬著她走向停在路邊的車。陸珈走了幾步,回頭說:「徐嘉修,你還想有下次?」

  「下次會記得帶錢包。」徐嘉修攏攏嘴角笑意,快速回答她。陽光下的笑容,男人英俊好看的臉顯得格外明淨清晰。

  「還有手上這個。」陸珈加了一句,說話口吻不客氣又帶點莫名的小得意,「回去記得還我錢。」

  徐嘉修愉快答應下來,眼神有點兒寵溺。

  花店鬧劇結束,好像兩人之間也沒有氣了。陸珈在車裡拿出手機對著大捧的粉白玫瑰拍起來照片來,左拍拍右拍拍。徐嘉修也正常起來,心平氣和地問起了趙哥:「他們為什麼會介紹趙哥給你認識?」

  陸珈如實說:「我堂妹說趙哥也是在北京讀的書,我們倆會有共同話題。」

  「也是北京?」徐嘉修繼續問,「什麼學校?」

  陸珈:「北京青鳥。」

  「我怎麼不知道有這個學校。」徐嘉修嘀咕一句,「我還北京青蛙大學呢。」

  清華還是青蛙?又犯病了麼!陸珈閒閒地靠在副駕駛望瞭望開車的徐嘉修,沒事,她喜歡!

  可惜徐嘉修是犯不了多久的,男人很快又是從容內斂、光風霽月的樣子,好像吃了靈藥一下子就好了似的。

  陸珈要回老陸那邊,徐嘉修送她到教師家屬樓下面,然後他從車窗裡望瞭望上面,說:「我明天再過來找你,順便……」

  順便拜訪老陸?太快了吧!陸珈低著頭,又問了一遍:「徐嘉修,我們現在是什麼關係啊……」

  徐嘉修想也不想就回答:「談戀愛,搞物件,處男女關係,你自己挑一個。」

  「還是談戀愛吧。」陸珈覺得今天荷爾蒙分泌太多影響思考,不過還是能想清楚一件事,「我們先談一段時間試試,別太早讓人知道比較好。」

  陸珈剛說完,徐嘉修就看了過來,蹙了蹙眉。陸珈回視他的目光,「正常狀況的男女戀愛都是這樣的,我們又不是相親戀愛。」

  哪來的都是這樣……徐嘉修想了想,打著太極說:「我明天過來再說吧。」

  所以……還是要過來啊?

  徐嘉修找了一個理由,悠悠道:「我來找張沛東打球,順便看看你。」

  張沛東是徐嘉修高中三年的班主任,陸珈點點頭:「那我下車了。」

  「哦。」徐嘉修應她,視線掃了掃她手裡抱著的玫瑰,「不是不想讓家人知道,玫瑰怎麼解釋?」

  「這個很好解釋啊。」陸珈反應很快,「本來就是我自己買給自己的。」

  徐嘉修撇過臉,隨便她了。就在陸珈快下車的時候,又叫住了她,輕咳兩句說:「陸珈,你有沒有一點當別人女朋友的自覺?」

  呃?拜託,就算兩人只是拍戲也需要一點時間入戲好不好!陸珈嘴硬說:「我哪裡沒有自覺性了?」

  人家女朋友下車都是會吻下男朋友的!徐嘉修瞥了眼陸珈,想想她這個腦袋也不會明白,直接說:「吻別。」

  她去!就算男朋友長得再帥,大白天又沒有點音樂抒發感情怎麼吻得下去。不過第一天戀愛也不能讓人太失望,陸珈想了想,拿起徐嘉修放在方向盤上的手,紅著臉啄了啄:「再見。」

  太敷衍了,徐嘉修抽開自己的手:「……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