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 章 chapter 20

  Janice是怎麼知道陸珈要去相親呢,昨晚陸珈接聽家裡打來的電話,Janice不小心聽到了,然而同仇敵愾地對家長這類逼婚行為一塊聲討起來。

  不過Janice是逼著她快點娶個男人回家。兩者形式不一樣,性質還是差不多的。

  相親這件事,不管合意不合意,也是一種文文明明的社會交際活動。陸珈怕失了體面,今早出門特意穿了一身還算整齊的衣服。

  昨晚老陸在電話裡是這樣說的:「你二嬸嬸說對方是個年輕有為的優秀青年,工作能力強又孝順父母,你就過去看看,可能就會喜歡上呢。」

  想必「可能會喜歡」也是二嬸嬸告訴老陸的話。陸珈不忍心告訴老陸,相親是不可能遇上高富帥的,或者也可以說相親市場的「高富帥」可能只是一個好聽的招牌。

  果然,她沒有抱著任何期待見面是正確的。

  陸珈最近被沃亞三男神的顏值影響,排除富不論,覺得高富帥就算沒有徐嘉修和葉昂陽那個級別,應該也要像Janice那樣神清氣爽的。眼前男人怎麼形容的,算了,不形容了。打個比方,如果他和小達一塊出現,她肯定更喜歡小達,如果他和徐嘉修一起讓她選擇,她要死要活都要嫁給徐嘉修。

  「姐,這就是趙哥,阿成多年的生意夥伴。」堂妹陸靜雅幫忙介紹,旁邊還站著她談婚論嫁的男朋友阿成,阿成也笑眯眯幫忙介紹起來,「趙哥十九歲就出來跑生意,能力很強的,靠自己把一家小小的建材店做得很大,現在已經是……」

  「哪有那麼厲害。」趙哥倒是被誇得不好意思,主動打斷了阿成的介紹。

  他們一口一個趙哥,陸珈頓時有一種走入香港電影拍戲的感覺,伸出手說:「你好,趙哥。」

  「你好,陸小姐。」趙哥回握她的手,不流氓,他很快放開還誇了她一句,「沒想到你真那麼漂亮。」

  趙哥侷促的樣子,陸珈反而不好意思起來,她輕鬆說:「你叫我小陸就好了。」

  小陸……陸珈太陽穴一跳,好像她還沒從黑幫電影出來。

  平心而論,趙哥並不是討人厭的男人,甚至陸珈還挺讚賞這樣的男人。她工作第一年的時候給一家上市公司老闆做過審計,老闆也是一個社會習氣特別重的男人,跟誰都稱兄道弟,董事會成員就是二哥三哥四哥這樣。老總也是高中沒畢業就跑運輸,一路磕磕碰碰加一股子不怕死的勁兒成了兩家上市公司的老闆。剛開始她還挺害怕,出具審計報表那幾天每天都是戰戰兢兢,生怕大佬不開心分分鐘砍死她。事後熟悉了,她和老總以及他妻子一塊吃飯,她說了以前有過擔心,老總原本就小的眼睛笑得更像一條縫兒:「不砍人不砍人,現在就算黑社會也不砍人啊。小陸啊小陸,沒想到我把你當女兒對待,你倒覺得我會砍了你,不過你們小姑娘混社會有點警覺是好的,什麼時候都要跑得快。」

  不過現在陸珈可跑不了,堂妹陸靜雅和她男朋友一塊陪在旁邊,變成了一個四人行的相親遊玩會。可能靜雅和阿成都有心撮成她和趙哥,特意安排了活動,居然還是她以前心心唸唸過的遊樂場四人遊。

  有時候命運真有著難以言喻的酸爽巧合。當年她沒有機會帶上徐嘉修和孟甜甜鐘進赴約,現在倒是來了一個遊園四人行,就是有點大相庭徑。

  趙哥的座駕是一款賓士的威霆,樣子也特別威武,一路來到遊樂園大門,趙哥和阿成去買票。

  陸珈看了看眼前已經翻新過的遊樂園大門,外面有很多小年輕一對對過去地合影照相,其中還有穿著東洲一中的校服的少男少女,大大方方的模樣。這麼多年,東洲一中校服還是以前那款,一點都沒有變化,她發現其中有個男生穿校服的背影還有點像徐嘉修以前的樣子。

  有時候吧,陸珈覺得她對徐嘉修並沒有很深的感情,它應該只是一份淺淺的記憶,而且還是獨家記憶,可每次都能回憶出很多東西,每次勾起回憶的感覺也不一樣。

  遊樂園門口遊人如織,絡繹不絕。堂妹靜雅在旁邊說了起來:「堂姐,你感覺趙哥怎麼樣?」

  「人挺好的。」陸珈回過神想了想,儘量說得委婉些,「不過我們可能不適合。」

  堂妹朝她點點頭,好像猜到她會這樣說:「剛開始都覺得不合適,處處可能就適合了。」

  這麼多年,誰都不是彼此記憶中的樣子了。陸珈但笑不語,堂妹的話讓她有點頭疼。如果實在不行,她讓Janice過來救個場算了。

  趙哥買好票過來,堂妹靜雅和阿成想給她和趙哥多點相處機會,直接找了理由兩人玩去了。陸珈對趙哥笑了笑:「嗨,趙哥……」

  趙哥問她,口氣很男朋友:「你想玩什麼,我去排隊。」

  「摩天輪!我要坐摩天輪!!」說話是陸珈旁邊的一個女孩,正仰著頭對自己的男朋友說。今天陽光燦爛,出門遊玩的情侶真的很多,陸珈差點被女孩的笑顏感染了。

  「我們也坐摩天輪?」趙哥建議說,臉有點紅。

  陸珈笑不出來了,有點懊惱自己為什麼要出來,她除了實在拒絕不了二嬸嬸和不忍心辜負老陸,她是不是有那麼一點點想知道,如果徐嘉修知道她來相親會怎麼樣?徐嘉修會不會著急,會不會在意……

  陸珈討厭這樣的自己,可是她心底還是想知道徐嘉修到底把她當什麼。如果只是備胎而已,她也沒有繼續深陷下去,早點劃清界線。

  現在事情變成這樣,最對不起的人還是趙哥啊!

  趙哥要去買水和小吃,陸珈覺得自己多花趙哥一分錢都是罪過,每次都搶先付了錢,怕不夠,她又問了問:「趙哥,你還有沒有其他想吃的?」

  趙哥手裡已經拿著十份羊肉串和一個玉米棒子,他趕快搖搖頭:「夠了夠了。」

  陸珈這才滿意笑笑:「多吃點。」

  趙哥:「……」

  真心說起來,趙哥還是一個挺幽默的男人,笑稱自己入社會早是北京青鳥大學畢業的。陸珈覺得青鳥大學很不錯,至少比徐嘉修考入的清華親切許多,而且越聊下去她發現趙哥知道的東西還不少,其實人最忌諱是抱有偏見和自以為是。

  「小陸,你坐在這裡等下我,我出去打個電話。」趙哥對她說。

  「好啊。」陸珈爽快點頭,正巧她也可以給Janice打個電話,告訴Janice不用過來了,趙哥人不錯的。

  她可以回去再好好跟趙哥說清楚,可能趙哥也不一定喜歡她這款呢。

  可是很快,陸珈就後悔了,趙哥何止不錯,簡直太有心了好不好!大概十分鐘左右,趙哥回來了,手裡還多了一盒花,就是那种放在高檔絲綢盒裡的一束玫瑰花。

  「沒有別的意思,就是覺得第一次見面不帶禮物不好意思,想想你們女孩應該都喜歡花。」趙哥說。

  太會說話了!趙哥都變成趙公子了。

  陸珈如釋負重,接過趙哥手裡的花,那個沉甸甸。她不是沒有收到過花,只是沒想到看似老實的趙哥還能玩一手浪漫。

  陸珈有點想哭了,她對不起趙哥的浪漫,想到手裡的花不是徐嘉修送的,心裡更是一聲長嘆,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

  趙哥讓她坐著休息,他去排隊,陸珈放下花:「還是你坐著休息,我去排隊吧。」

  趙哥根本不給她減輕心裡負擔的機會,排隊去了。

  陸珈坐在長椅拿出手機,翻了翻最近的短信和通話記錄,不看不知道,一看發現聯繫次數最多的人是徐嘉修,現在他在幹嘛呢?

  ——

  徐嘉修在幹嘛?

  他正在抓人的路上。

  就在公寓出來,Janice還掛上陸珈打來的電話告訴他:「寶貝說趙哥人不錯,我們不用過去了。」

  趙哥……人不錯……

  徐嘉修覺得他把陸珈帶回來之後,兩個人好好談一談,認真地談一談。

  趙哥排上隊了,陸珈袋裡的手機響了,來電顯示是徐嘉修。陸珈抱歉看著趙哥:「我出去接個電話。」

  趙哥有點可惜排上隊她卻離開,表情很是無奈。

  陸珈趕緊溜到了角落,心虛地接聽了徐嘉修來電。

  「陸珈,你出來。」手機裡傳來徐嘉修相當不快的聲音。

  陸珈以為徐嘉修還在她公寓門口,解釋了句:「我不在公寓,我現在和親人在遊樂場……」

  還親人呢。外面的徐嘉修壓了壓情緒:「知道,我現在就在遊樂場門口。」

  徐嘉修怎麼過來了!?陸珈沒話說了,瞬間心跳如鼓,環顧了一圈四周,快速溜出了遊樂場,果然在大門看到立在綠巨人旁邊徐嘉修,可能是綠巨人相襯了他,徐嘉修的臉也有點綠。

  陸珈揚起笑走過去:「你怎麼來了?」

  「你說呢?」徐嘉修冷嗖嗖回她,然後開門見山問,「……趙哥呢?」

  她滴親娘啊,還真知道了。不知道為什麼,陸珈反而不心虛了,她很自然地朝裡面抬抬下巴:「在裡面排隊呢。」

  「哦,看樣子玩得挺不錯的。」徐嘉修前一秒還不咸不淡接下她的話,後一秒又幾乎用盡全身力氣握住她的手,手勁彷彿失了控制,他將她拉到他跟前,咬牙切齒地發問,「陸珈,你還有沒有一點心啊?」

  她怎麼沒有心了?陸珈快撞到徐嘉修懷裡,她聽著徐嘉修的質問,很莫名其妙也有點委屈,也說起了氣話:「徐嘉修,你到底有事沒事,如果沒事我進去繼續玩了。」

  還想繼續玩?徐嘉修看著她,一時沒說話,頓了頓才開口,還飆出了髒話:「當然有事,不然哪個傻逼大清早會跑來小孩玩的遊戲場。」

  說誰傻逼呢,陸珈懶得計較,抬了下眼:「到底什麼事?」

  徐嘉修憤憤瞪著她,一字一句地告訴她:「——過來把我女朋友帶回去!」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