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 章 chapter 19

  陸珈帶著徐嘉修的「聖旨」回來,Janice大大咧咧地跟著她來到胡蘭辦公室,等她轉達了徐嘉修的意見,Janice讚賞地拍了拍她肩膀說:「果然還是老同學好說話哇。」

  哦,只是老同學的關係麼?蘭姐和Janice她們是不清楚情況啊……陸珈心虛地轉過頭看看窗外,白雲悠悠,她心情也是悠悠的。

  剛剛徐嘉修是怎麼說的。

  「隨便你,別把公司燒了就行。」

  老闆那麼好說話,可聽著感覺不對,好像她是小女人故意鬧情緒一樣,天地良心她真的很認真在申請這事。然後徐嘉修又說:「食堂大概停業一個月,這個月裡你們可以自由搭伙,等食堂修整好就停下來,別讓其他同事覺得我這個做老闆太偏心。」

  這話真暖,她猛點頭:「謝謝徐總。」

  「徐總……」徐嘉修重複了下她的稱呼,頗陰陽怪氣地回來她一句:「不用謝。」

  ……

  「總之我們儘量低調。」陸珈將徐嘉修的話進行了轉化和修飾,覺得自己比徐嘉修善於表達多了。

  蘭姐和Janice都表示沒問題,她們這樓人本來就不多,而且頗有被流放的感覺,低調簡直太容易了,何況油煙機和排風扇本就屬於她們的。

  不過徐嘉修是什麼人,答應是答應了。下午他開完新項目研討會,又組織她們幾個人開了個小會,問的人直接是中午提出想法的胡蘭姐,好像對她們的小心思很清楚。

  胡蘭姐不愧是為人母多年的女人,說起話來就是比她們這些未婚姑娘有生活經驗,而且對某方面也沒有什麼忌諱。胡蘭輕咳兩句說:「其實我也是擔心外面的油不好,前陣子我聽一個老中醫說,有些亂七八糟的油吃多了,直接影響女人的生育功能。」

  「那麼嚴重?」陸珈咋舌,雖然她現在還用不到自己的生育功能,可以後總是會……用到的。

  Janice也一副收到驚嚇的樣子,誇張道:「好怕啊——」

  外面的油如此可怕,沒想到師父都受驚了。迪哥和亮子趕緊湊過來安慰說:「師父別怕,您是金剛不壞之身,它們根本傷不了您的貴體。」

  「想死直言,不用拐彎抹角!」Janice瞪了過去,沒看出來她是想讓老大對她們這些女性多一些人道的關懷麼!沒腦子!

  其實,沃亞的精神還是十分注重女性關懷的,雖然沃亞女員工少得可憐,每到三八節即使沒有其他公司發女性用品來得體貼入微,沃亞也有額外的津貼。Janice每次領到自己的三八津貼,羨慕嫉妒恨的男同事那個多,彷彿佔了多大便宜似的。

  胡蘭姐繼續說,「你們年輕人現在都喜歡在外面吃飯,其實哪有家裡做的好,等你們成家就知道了。」

  蘭姐不愧是蘭姐,原本只是搭伙做飯的小事,一下子變成了愛護女性健康這種弘揚國際精神的大事,徐嘉修靠著椅背想了想,目光來回掃了幾眼,微微點了點頭:「我覺得……蘭姐說的很對。」

  散會。

  事情愉快地有了決定,徐嘉修直接放權把這件事交給了陸珈。徐嘉修轉身上樓,陸珈看了眼徐嘉修背影,她這是升級了麼,從財務人員升級為了內務總管?

  沃亞女員工不多,陸珈很快挨個徵詢了她們的意見。雖然主意不錯,不過還是怕麻煩的多。倒是亮子迪哥他們不怕麻煩要加入,Janice想了想:「要不你們倆先去一趟泰國弄弄?」

  亮子悲傷欲絕:「師父,你好狠的心!」

  迪哥更是不要臉:「弄什麼弄啊師父,跟您比起來,我迪哥就是嬌花一朵啊!」

  Janice頗同意地點頭:「小樣,還挺有自知之明的。」

  陸珈端著茶在旁邊聽得直樂呵,不知道為什麼今天心裡特別甜滋滋的,還有一種如沐春風的清爽幸福,難道是被徐嘉修關懷女性的國際精神感動了,還是升級為內務總管的關係?

  統計結果很快出來,陸珈加了小達名字,如果女同胞需要關懷,像小達這種小草的男同胞也是需要特別關懷的,她突然想到幾天沒見的葉昂陽。

  「小葉總呢?」陸珈問Janice,Janice對葉昂陽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上班模式已經習以為常,「市場經理嘛,當然是融入市場了。」

  陸珈點點頭,很有道理。

  下班了,陸珈也大大方方地問了問徐嘉修要不要一塊搭伙,她挺想他也加入,不過理智告訴她徐嘉修不可能會答應,哪有老闆會加入某個小團體裡面一塊胡鬧。

  果然徐嘉修的答案跟她想得一樣:「再說吧。」

  「嗯嗯。」陸珈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

  徐嘉修雲淡風輕問她:「晚飯打算吃什麼?」

  家裡打包帶來的飯菜已經吃完了,陸珈想了想說:「叫個外賣什麼的吧。」

  徐嘉修明顯不滿意她的答案,口吻很BOSS:「今天蘭姐的話沒聽見麼?」

  呃……也是啊。陸珈的臉快速紅了起來,彷彿兩人話題「嗖」地就跳到了她的生育問題一樣,為了不繼續聊下去,她乾咳兩聲說:「我買食材自己做吧……」

  「不錯。」徐嘉修很快接下她的話,「多買點,一起做吧。」

  一起做什麼?

  事實真的只是很純潔的一塊燒菜和做飯。

  Janice還在公司佔用公司電腦和網速打怪,公寓裡只有她和徐嘉修兩人,陸珈有點不自在,可是她不排斥這樣的不自在,當徐嘉修說出一塊做飯的話,她更多是興奮和期盼,她問徐嘉修:「你廚藝怎麼樣?」

  「能……吃吧。」徐嘉修回答,然後問她,「你呢?」

  兩人剛從吻技交流結束,又要開始切磋廚藝了?陸珈不好把話說得太滿:「應該也是……能吃而已。」

  徐嘉修笑了,面上有一種春風拂面的愉悅:「很期待。」

  「不用期待。」陸珈也忍不住笑起來,「……真的很普通。」

  徐嘉修公寓的廚房更大,做飯地點自然放在徐嘉修這邊。陸珈燒了兩道自己拿手的好菜,徐嘉修也做了一道葷菜和一份湯,味道都是馬馬虎虎的水平,難得兩人都沒有謙虛。

  Janice回來直接佔了便宜,作為吃得最多的那個,她點評了一番:「老大的湯好喝,我家寶貝的肉末茄子很不錯。」

  我家寶貝?到底誰家寶貝……吃白食話還那麼多。徐嘉修看向多出來的人:「記得洗碗。」

  Janice晃晃頭:「沒問題,沒問題。」

  ……

  陸珈和Janice一塊回到913公寓,陸珈說了徐嘉修中午不加入搭伙吃飯這件事。Janice想得很直接:「老大有時候是這樣的,你多叫幾遍試試。」

  五分鐘後,陸珈和Janice換好衣服站在徐嘉修公寓門外,Janice開口邀請說:「老大,我和陸珈下樓散步,你要一起嗎?」

  徐嘉修看了一眼外面站著的兩人,散步是好的,可是看到Janice放在陸珈肩膀的手就難受,也不知道誰是誰的電燈泡。他回答:「不去了。」

  不去麼?陸珈也邀請說:「徐嘉修,一起去吧。」

  徐嘉修看過來,樣子是在考慮了。

  陸珈:「真的不去嗎?」

  徐嘉修:「……等會。」

  她去!原來多叫幾遍真的行啊。陸珈心裡默默想到一個問題,如果當年她多寫幾封信過去,徐嘉修是不是也同意和她在一起?

  如果是這樣,還真是一個令人扼腕的發現。

  ——

  這個星期裡,公司那邊搭伙還沒開始,陸珈和徐嘉修先搭伙做飯了。

  飯後,如果她和Janice一塊玩遊戲,徐嘉修會過來給她搭把手;徐嘉修和Janice到青年公寓活動中心打球,她也會跟過去。沒有裁判她就當裁判,如果不想當裁判她就幫徐嘉修拿換下的衣服,等他們結束,再遞個水什麼的。

  另外,徐嘉修給了她一把906的備用鑰匙,說是方便做飯,有時她會比他先下班。

  陸珈越來越不明白她和徐嘉修現在的關係。那天晚上之後,兩人關係多多少少不再純潔了,出了那樣的小插曲,要麼一起粉飾太平恢復如初,要麼就發展試試。徐嘉修應該是縱容這段關係繼續發展的意思。

  她呢,心裡也是這樣的想法,雖然不知道以後會發展成什麼樣子。

  深夜聊天,陸珈看完徐嘉修轉發過來的笑話短信,打了三個字送給他:「好無聊。」

  「是麼?」徐嘉修很快回覆她,「看到挺好玩的所以發給你看看。」

  一個瞬間,陸珈終於想到一個詞形容她和徐嘉修的關係了——准男女朋友!

  說穿了,成熟男女就是比少男少女聰明啊,或者是考慮的事情也更多了。如果二十歲之前她一定會問徐嘉修為什麼吻她,為什麼每晚給她發那麼多無聊的短信,是不是喜歡她。現在她可問不出口,因為成人世界裡男女兩人上床都不一定需要感情,別說是接吻了。

  或許這樣順其自然地發展一段時間也是挺好的,她和徐嘉修是老同學,還是下屬和老闆的關係,因為「一個吻」就確定關係的確很草率,到時候真分手了,就不好恢復如初了。感性上,女人都希望男人愛她愛到非她不可的,可用理性認真想想,怎麼可能呢。其實現在,應該已經是她和徐嘉修暫時相處最好的一種方式了。

  感情問題想明白就好,准男女朋友就准男女朋友吧,反正她也沒想非要成為徐嘉修女友不可……

  陸珈不難過,洗洗睡吧。

  總之成人世界就是煩惱多,除了自己要給自己操心感情問題,親戚們也要給你操心一下。

  陸珈週四就接到了二嬸嬸的電話,說是要給她介紹一個高富帥的相親對象,她拒絕了,結果週五電話又來了。不知道二嬸嬸還對老陸說了什麼,老陸也打了電話給她,說是見見面也沒關係。

  陸珈不好意思說她已經有了「准男朋友」了,也不忍心抹殺老陸話語裡的那點小小期盼,同意見面了。

  ——

  週六,陸珈早早出門了。

  半個小時後,徐嘉修訂好兩張情侶票敲了敲913公寓的門,開門的卻是Janice,刷著牙跟他道早:「老大,早啊……」

  「陸珈呢?」徐嘉修問,「還沒醒麼?」

  「早醒了啊。」Janice從嘴裡拿出牙刷,「陸珈很早就出門了。」

  徐嘉修蹙了下眉:「已經出門了?」

  Janice不明所以地點點頭:「是啊,今天她要相親呢。」

  「相——親?」

  徐嘉修覺得自己需要好好靜一靜,這個世上還有比陸珈更過分的女人了麼!情書多投這事他已經給她翻篇了!現在她跟他談了一個星期的戀愛又跑去——相親了!?

  瘋了瘋了!難道這個星期他不是和她在談對象?那又是跟誰在談,白談了麼……

  徐嘉修質問:「她去哪兒相親?」

  「老大,你也想過去幫忙參考嗎?」Janice興奮地看過來:「一起去啊!」

  還參考?不好意思,他是過去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