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章 chapter 18

  什麼是真真切切的男女之吻?

  當徐嘉修滾燙的舌尖滑入唇的瞬間,陸珈大腦好像被一股神奇而陌生的力量擊中了。

  平板衡算法?

  忘了。

  FCI和CPI?

  不知道。

  霍奇猜想……

  都是什麼鬼東西!

  如果有一塊曾經渴望過現在依舊想嘗嘗的巧克力突然地塞進你的嘴裡,吃還是不吃。陸珈的答案肯定是吃的,還要慢慢的品嚐,方不辜有過的期盼。

  既然入口了,那就吃了;既然已經開始了,那就吻吧。不得不說成熟男女做壞事就是比年少孩子們輕車熟路啊,如果7年前發生同樣的場景肯定沒有現在進行得自然,自然的擁抱姿勢,自然的由淺入深,自然的應付自如,整個過程自然到她和徐嘉修就像一對已經相愛的男女朋友。今晚到現在,好像一首說播就播的「小情歌」,輕輕淺淺地吟唱了今晚她和徐嘉修最愉快的消磨,一點點勾出了心裡那點浪漫的小幻想。

  晚風輕輕拂面,明月悄悄窺人,陸珈感受著徐嘉修一次又一次的靠近,心跳已經不知道漏了幾拍,要說沒有一點緊張肯定是假的,不過她就算緊張地舌頭打結,徐嘉修也會幫她捋順……

  夜色醉人,她和徐嘉修都有了醉意。原本她要從迷夢裡走出來,結果被徐嘉修又拉了進去。不知道過了多久,遺憾是終結了,大腦清醒回來了。

  這個感覺,真是要命啊!

  「嗨……」陸珈試著從徐嘉修懷裡出來,尷尬地打個招呼。

  徐嘉修鬆了鬆手,比她幽默多了:「打什麼招呼,吻完就不認識了嗎?」

  認識,認識,當然認識……就是因為太認識才尷尬好麼?陸珈不好直視徐嘉修,轉過頭擦拭嘴巴,大腦還留著兩人擁吻的清晰觸覺,原來孟甜甜說有電的感覺也不完全欺騙她的。

  「陸珈……」徐嘉修要開口。

  陸珈回了徐嘉修一個大方笑容,看到餐盒裡螃蟹和炸魚還很多,終於有了聊天的話題了:「……螃蟹還要嗎?」

  徐嘉修掃了眼螃蟹,沒理她。也是啊,她提什麼螃蟹呢,再讓徐嘉修想起他和她剛剛吻裡的螃蟹味麼?

  現在怎麼辦,好尷尬。

  陸珈以前就想過一個問題,電視劇裡的男女明星拍完吻戲會不會尷尬,後來她看到他們接受採訪都還能評價一下對方的吻技,原本親暱無比的接吻立馬變成了學術交流的一種,然後也沒有尷尬了,還特別坦然。所以她也可以這樣麼……陸珈想了想,抬起頭直接誇讚說:「徐嘉修,沒想到你吻技那麼好。」

  「什麼……」徐嘉修回她,語氣驚訝好像想不到她會這樣說,良久他扯了下嘴,輕飄飄地嗆了她一句:「是麼?不過你倒挺爛的。」

  她去!陸珈真想在地上畫圈圈了,徐嘉修能不能給她點面子啊,非要這樣揭短做什麼!他不能像她那樣睜眼說瞎話地回誇她一句麼,然後她和他就能愉快地把剛剛的意亂情迷升級為學術交流,多好的發展,真是……一點都不會做人!

  「好,我技不如人。」陸珈有點鬱鬱說,「沒你技術熟練好吧。」

  神經吧,熟練個屁……徐嘉修大腦也有點發熱,一句不過腦的話直接問了過來:「陸珈,你是……初吻嗎?」

  初什麼初……陸珈心跳又漏了一拍。十七歲的女孩初吻才有價值,二十七女人如果說自己初吻還在,實在不是一件多榮耀的事。陸珈可沒臉說剛剛是她的初吻,這會顯得自己太隨意也太掉價……

  「怎麼可能。」陸珈相當心虛地衝徐嘉修一笑。

  「是麼?」徐嘉修口氣淡淡,還感興趣上了,「那你初吻是什麼時候?」

  呃……陸珈認真想了想:「高中吧。」這個答案還挺有面子的。

  「哦。」徐嘉修有點想撫額,「我以前怎麼不知道你談過戀愛?」

  欺人太甚!高中不答應她戀愛就算了,還嘲笑她沒戀愛過……陸珈不想聊下去,她反擊了一軍:「我初吻給了豬不可以嗎?」

  給了豬!徐嘉修撇了下頭,他怎麼覺得那麼意有所指呢,悄悄的,眼底已經多了一份笑意。

  「那你呢?」陸珈也是有好奇,很公平地反問徐嘉修,「你初吻什麼時候?」這話有點酸,她承認有點羨慕拿到徐嘉修初吻的女孩,畢竟她沒得到。

  「我啊……」徐嘉修拖了拖音,沒交代。

  果然她還是老實了,陸珈望向徐嘉修——小人!她靜下來想了想,是楊珊妮嗎?

  老陸說當時他拿著手電筒在操場小樹林抓早戀幽會男女,掃到一對又一對,徐嘉修和楊珊妮就是其中一對。一男一女大晚上在小樹林做什麼,難不成是一塊吹風麼?

  ——

  陸珈早上刷牙才發現嘴角居然破皮了,Janice啃著剩下的炸魚也發現了她微微紅腫的嘴唇,關心地湊過來問:「寶貝,怎麼了?」

  陸珈不好意思地抿抿唇,想了一個好理由:「可能是吃螃蟹紮了嘴。」

  「怎麼那麼不小心。」Janice有點心疼地說,「怕扎嘴下次就讓我幫你——」

  幫你剝?

  「幫你吃。」Janice哈哈大笑,上樓換衣了。

  陸珈也笑了,她對著鏡子塗了點蘆薈膏,又塗上口紅遮了遮,少了原來的怪異,反而多了一份神采奕奕。她對著鏡子深吸一口氣:打起精神來,陸珈,好歹你把初吻送了出去!

  開門準備上班,正巧碰上也剛出門的徐嘉修,男人的視線若有若無地落在她唇上。好吧,其實她需要的不是打起精神來,是厚起臉皮來。

  「早。」

  「早……」

  「昨晚睡得如何?」徐嘉修問。

  「很好啊。」

  「我也一樣。」

  ……

  陸珈回到東洲市快半年了,網上找到聊的老同學越來越多,知道她回來不少人約她見面聚一聚,不過她這陣子因為沃亞要展開新項目忙了起來。楊珊妮也約過她,對比起來,楊珊妮日子就舒服很多,美中不足就是男朋友工作太忙沒時間陪她。

  哎,楊珊妮……陸珈對不住她,所以楊珊妮每次找她聊天,她都會耐心陪著。不管如何,以前是老陸棒打鴛鴦了,尤其是楊珊妮偶爾還會有意地聊起徐嘉修,語氣是那種淡淡的遺憾。

  應該遺憾吧,當年的男神依舊是男神,不僅沒有變成大腹便便的大叔,魅力還更甚從前。

  哎,想不到她初吻居然還是給了徐嘉修。陸珈無聊問小達:「小達同學,你初吻還在嗎?」

  「陸珈,你真無聊。」小達同學整了整袖套,「當然——還在。」

  哈哈!陸珈也覺得自己挺無聊的,做事都不忘看看自己樣子,整個早上她就對著電腦顯示屏就看了三次,嚴重影響了工作效率,索性打開網頁玩一局連連看收收心。

  中午,陸珈和Janice一塊打飯回公司,炸魚和其他陸式美食還沒有吃完,所以直接帶過來當午餐。難得不用吃食堂了,Janice上來不忘跟徐嘉修嘮叨一句:「老大,陸珈爸做的炸魚可好吃了。」

  「知道。」徐嘉修端著餐盤應了一聲,「螃蟹味道更好。」

  「螃蟹?」Janice怒了,「居然還有螃蟹。」

  徐嘉修:「對,不過被我們吃完了。」

  陸珈:「……」

  陸珈默默拉Janice離開,她覺得自己三個月不用吃螃蟹了,人家的初吻是糖果味的,她是螃蟹味的,太重口了!

  更重口的,她居然還感覺不錯……

  陸珈和Janice回到公司,蘭姐已經熱好了帶來的便當。蘭姐和她們說起一件事,公司食堂下個月要停一段時間進行改造。陸珈第一反應是:「太好了,終於不用吃食堂了。」

  Janice一副老員工的口氣:「不吃食堂能吃啥錘子呦?」然後趁著蘭姐不注意,從蘭姐飯盒裡偷了一塊紅燒肉。

  「太好吃了。」Janice驚呼起來。

  蘭姐笑眯眯,回憶往事說:「以前我家那位就是吃準我做的飯菜,天天纏著我。」

  陸珈也嘗了嘗,反應跟Janice差不多。

  「完蛋了,我也吃準了。」Janice嘆嘆氣說,「不行,胡蘭姐我也要娶你。」

  陸珈:「……」昨天還說要娶老陸呢。

  不過美食麵前人就是那麼沒節操,難怪蘭姐一直不吃食堂,原來嘴早被自己的廚藝養刁了。陸珈也恨不得人拽起胡蘭姐的衣角:嫁我嫁我!

  然後,事情突然有了峰迴路轉的發展,因為發展得太順,陸珈懷疑胡蘭姐已經深思熟慮很久了。胡蘭說:「我們這樓茶水間有排風扇和油煙機,下個月我們中午用電磁爐隨便炒幾個菜應該沒什麼問題吧。」

  貌似是沒什麼問題……可是也要大BOSS同意啊!

  這事說大不大,就是幾個同事中午搭伙吃個飯,說小也不小……

  陸珈覺得徐嘉修不會同意,胡蘭姐也覺得徐嘉修不會同意所以只是提出想法而已。

  Janice倒是有不一樣的看法:「樓下已經夠可憐了,用的是什麼辦工設備了,我們苦中作樂怎麼了?」

  陸珈琢磨了半會:「要不跟徐嘉修提提?」

  「你去?」Janice問。

  陸珈趕緊搖頭:「你和徐嘉修比較熟吧。」

  Janice聰明地搖頭:「我可不敢叫老大叫徐—嘉—修,沒有你們老同學的情分好用啊!」

  陸珈:「……」

  午休時間,陸珈真被胡蘭姐安排上樓送幾單需要徐嘉修簽字的費用報銷單,然後囑咐她順便提提中午吃飯說的事,提提就好。

  徐嘉修人在辦公室,正半靠在黑色轉椅休息,明顯是昨晚沒有睡好的樣子,今早他還說昨晚睡得不錯。徐嘉修這樣靠著的樣子,陸珈想到他那張在東洲一中貼吧蠻紅的比美照,她敲了敲門進去,徐嘉修側目看過來:「進來。」

  陸珈進去把一疊單子交到徐嘉修面前,徐嘉修很快簽了字,簽名那個行雲流水,見她拿回單子沒走,說:「還有別的話要說嗎?」

  陸珈點頭,笑了笑。

  徐嘉修也笑了,直接問:「有事相求?」

  這男人真邪乎啊!陸珈清清口氣:「其實就是有個事想跟你申請一下……」

  徐嘉修右手還握著筆:「說吧。」

  很快,陸珈把中午吃飯的事提了提。徐嘉修聽完,轉了兩下指間的簽字筆,流暢又漂亮的樣子。那次考試陸珈也看到徐嘉修轉筆玩,轉得太好看,導致她一邊做題一邊瞄幾眼,然後徐嘉修也瞧了過來,不再轉了。

  相似的畫面,彷彿她和他青春在他兩下轉筆時間裡,時光飛轉……

  陸珈的申請,徐嘉修在猶豫,猶豫什麼呢?

  ——好像世上所有的女人總愛跟自己男人提各種莫名其妙又無理要求,陸珈也是這樣?

  徐嘉修抬起眼皮,沒事,他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