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章 chapter 17

  都停電了,徐嘉修怎麼回來了?

  陸珈知道今晚徐嘉修和Janice亮子迪哥他們一塊出去玩了,Janice還發短信過來玩得正好,徐嘉修卻回來了。

  「沒意思,就回來了。」一片黑咕隆咚裡,徐嘉修姿態挺拔地立在她面前,模樣隱約。

  陸珈雙手提著食物,管他有沒有意思呢,現在徐嘉修就是她眼前閃閃發光的一盞明燈,她要拽著不放手。她提提手裡的餐盒,要請徐嘉修吃炸魚和螃蟹;徐嘉修讓她把東西先拿著,很快,他回到公寓拎了一袋啤酒和一個手電筒出來。

  沒想到還有酒,陸珈雀躍地快蹦了起來,她愉快地仰著臉問:「還有沒有更讚的?」

  徐嘉修心情似乎也不賴,他簡短地笑了下,說:「有。」

  陸珈跟著徐嘉修走過靜寂黑暗的長廊和樓梯,穿過一扇不高不低的小門,來到一個從沒有來過的空曠平台,她都不知道青年公寓還有那麼棒的地方。一路過來,徐嘉修一手提著所有食物和酒,一手握著手電筒照明,兩人腳步不大一致,一前一後的距離。

  陸珈突然冒出一個念頭,相愛的兩人就算一塊冒險也不會覺得可怕。她莫名想到小時候看的一部電影《綠野仙蹤》,童話總是讓小孩輕易相信除了自己呆著的地方還存在另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那裡可能有魔法,有女巫,還有王子。

  然後呢,她曾非常執著想自己可能會碰到一位流落地球受傷的英俊王子,她偷偷帶著王子回家養傷,然後王子一定會愛上善良的自己……

  一天天長大,她開始不再相信童話,不過各種夢幻的少女讀物再次拯救了她。

  夜風了了,陸珈看著自己旁邊安靜坐著的徐嘉修,如果他知道她曾經幻想過他打架受傷,她像一枚可人少女一樣出現給他包紮傷口,然後他用她想像出來的酷帥狂拽的笑容抬起她下巴……OMG,幸好徐嘉修永遠不會知道!

  陸珈差點輕笑出聲,徐嘉修轉過頭看她,大概是溶溶月色的關係,兩人就這樣坐著都感覺時間走得很溫柔。

  陸珈知道不只是自己有過這種亂七八糟的想像,至少孟甜甜比她想得還誇張。孟甜甜看韓劇鐘進就是某位財團隱姓瞞名的公子哥,看日劇鐘進又變成了有著憂傷神經的變態少年。現實裡,孟甜甜和鐘進經營著一家業績不錯火鍋店,有點忙,但不缺幸福。那些曾經活在女孩夢裡的幻想,慢慢變成成長過程裡的小旖旎,就像那曾裝飾過窗子的明月,以及我們都深信不疑等過的聖誕老人禮物。

  它們都是假的,不存在的,但不能否認它們讓每個女孩的成長變得柔軟和美麗。現如今,陸珈也不再會相信電視劇和小說裡的愛情,可是人活著怎麼能沒有美夢,幻想升級成夢想罷了。

  陸珈舉起啤酒和徐嘉修輕輕一碰:「Cheers,謝謝你的酒。」

  「Cheers.」徐嘉修也指著螃蟹說,「也謝謝你的招待。」

  「別客氣。」

  徐嘉修吃螃蟹相當斯文,陸珈咬著螃蟹腿無聊問他:「徐嘉修,你會打架麼?」

  這是什麼鬼問題,徐嘉修如實回答:「不知道,沒打過。」

  對吧,從來沒有打過架的徐嘉修,她以前怎麼會有機會給他包紮。陸珈喝了兩口啤酒,心情不錯地坐在水泥板的台階,長腿筆直地放在地面。視線近處的幾株植物被月色籠罩得斑駁陸離,安靜的風聲吹過耳畔,前面突然傳來了兩道貓咪的叫聲。

  「這裡有貓?」她問。

  「嗯。」徐嘉修點頭,猜測說,「可能是同公寓樓裡的人養的。」

  陸珈拿了一條炸魚偷偷放在了兩株植物的旁邊,然後跑了回來。她再次坐下時,徐嘉修很自然地拉了她一下。陸珈想到自己小時候養過的兩隻貓,做賊和心虛。她對徐嘉修說了那兩隻貓,徐嘉修問她:「怎麼取了兩個這樣的名字。」

  陸珈笑嘻嘻,無意說起了俏皮話:「因為它們偷吃了我爸釣回來的小魚,然後被我聰明地偵破了,我就想了個辦法讓它們知道自己犯的錯誤。」

  徐嘉修笑了,眼裡漫起了溫潤的笑意,眸子亮得月下清潭的波光,好看得厲害。他也灌了兩口啤酒:「後來呢。」

  「做賊離家出走了,心虛沒過一陣子也走了,估計一塊……浪蕩天涯了吧。」陸珈說,浪蕩天涯還是老陸安慰她的話,對做賊和心虛來說是應該是最好的結局了吧。

  那麼假的話,徐嘉修居然點了點頭:「是一公一母嗎?」

  陸珈:「你怎麼知道?」

  徐嘉修懶得說自己猜到的原因,太下流了。陸珈呢,她想到老陸就有點頭疼。她不知道是想對徐嘉修多說一些話,還是這件事的確是積在她心裡很久的鬱結,好像不需要任何的鋪墊,她就和徐嘉修說起了圖書館的江老師。那麼溫婉嫻靜的女人等了老陸那麼多年,老陸就是視而不見。

  「我前幾年還覺得我爸是考慮我的感受不做決定,所以我大學畢業就沒回來,想給老陸和江老師一點私人空間,哎,結果一點用都沒有。」陸珈嘆氣。

  徐嘉修突然看著她問:「就是因為這樣沒回來?」

  「當然還有別的。」陸珈笑得很輕鬆,「我第一份工作找的不錯,這也是原因之一。」實習結束她的工資已經是現在的三倍了。老闆就坐在旁邊,這話太傷感情了,陸珈沒有說。

  徐嘉修默了好一會,隨後開口:「陸主任有他的原因吧,有時候換一個人喜歡也不是容易的事。」

  「嗯?不會吧……」陸珈接話道,她想了想,提出了相反的意見,「我覺得換一個人喜歡挺容易的啊。」

  徐嘉修:「……」

  好了,前一秒還覺得今晚是月光小夜曲那般的良辰美景,瞬間心塞地猛灌了兩口啤酒通通氣。

  旁邊陸珈還感慨起來:「主要還是心不夠寬呀,作繭自縛了。」

  徐嘉修沒有情緒地冒出一句:「你倒是心寬。」

  「是的。」陸珈猛點頭,「我爸也這樣說,說我從小到大最大的優點就是心寬。」

  呵呵,心寬好啊。徐嘉修聽了這樣的話,有點頭疼也有點好笑,其實今晚的月亮挺亮的,明晃晃地彷彿能照到心裡去;陸珈也看著月亮,她的確挺心寬的,可是再心寬的人也有遺憾和憂愁,只是沒那麼傷春悲秋而已,畢竟人活著還有很多更有意義的事情要想要做。

  陸珈注意到了徐嘉修的電筒,很高科技的樣子,她好奇地拿起來看了看,徐嘉修跟她說:「戶外電筒而已。」

  「難道你還是戶外一族?」陸珈有了驚喜的發現。

  「不算是,每年參加幾次戶外活動而已。」徐嘉修說得很謙虛,頓了下開口說,「如果你有興趣,下次有活動我叫上你。」

  「好啊。」陸珈點頭,就算沒興趣她也會表現得有興趣,何況她還真有點兒興趣。她研究起手電筒,她知道這個手電筒的牌子,美國的神火Surefire,她手裡這個應該要好幾千的價格呢。

  不過怎麼調光?

  徐嘉修探過身來,教她幾個簡單的使用方法,多擋調光和強光遠射等功能。男人不緊不慢的聲音飄入她耳朵很是撩人。

  此時,兩人靠得相當近,陸珈心跳加快,她握著手電筒打開一束強光射向遠方,匯入了遠處新城的霓虹裡一點,那麼亮,那麼令人心慌,彷彿光束打在了心上。

  不知道什麼時候,徐嘉修的手放在了她的肩膀,幾乎以環抱地姿勢擁著她。好像他和她忽然地……就靠近了。

  陸珈轉過頭看他,徐嘉修的視線也靜靜地落在她臉上,兩人那麼近,又那麼靜。如果現在徐嘉修吻過來,一切都能順其自然地發生。陸珈突然好感激今晚的停電,將她的臉紅和心跳掩飾在這濃濃的黑夜裡,可是她心底的情感正在迅速地蔓延燃燒,滋滋滋滋的聲音只有她自己能聽到。

  徐嘉修的手落在了她的胳膊,握了兩下,陸珈的心也緊了兩下,她對視上徐嘉修注意的視線,或許接下來徐嘉修真的會吻過來……那就吻吧,她不會嫌棄他剛吃過螃蟹的嘴,反正她也吃過!

  就在這時,燈亮了。

  媽蛋!

  遺憾吧?好像有點。陸珈尷尬地轉過頭,公寓樓的窗子陸陸續續亮起了燈,一盞,兩盞,三盞,四盞,五盞……

  她突然想徐嘉修會不會也有點遺憾,畢竟剛剛他應該可能或許大概真要吻過來的……樣子。陸珈不知道說點什麼,已經來電了,她和徐嘉修就要各回各處洗洗睡了嗎?陸珈腦子有點亂,或許現在她可以出些難題目讓自己清醒一下,比如什麼平板衡算法,FCI和CPI,或者還可以挑戰一下霍奇猜想……

  她拍了下手打算站起來,正在她將手假裝隨意地放到褲袋裡,手腕被抓住了,很快她幾乎跌落到了徐嘉修的懷裡,然後還沒等她看他一眼以及閉眼,徐嘉修已經吻了過來。

  這一次,是真的。

  真的。

  很真很真的那種,真真切切的男女之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