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3 章 chapter 23

  不管如何,老陸是不會拒絕一位猛將成為自己的戰鬥夥伴,立馬捨棄了新入職的男老師,拍著徐嘉修的肩膀說:「如果今天咱們能贏你的班主任,陸主任請你吃飯。」

  「好的。」徐嘉修笑著點頭同意,全然不顧被拋下的張沛東,磊磊落落地站在老陸的旁邊,修長的眉眼隱藏著笑意,餘光看向旁邊的陸珈,心情很好。

  張沛東笑駡:「臭小子。」

  陸主任趕緊寬慰:「好小子。」

  比賽開始了,陸珈正好可以給他們當裁判。她從小看老陸打球,高中因為個子不算矮,還參賽過校女生籃球比賽。女生們的籃球比賽,就是一幫女同學的搶球遊戲,圍觀的男生個個忍俊不禁,看著她們活生生的廝殺場景紛紛感慨:「厲害啊厲害,女生玩起猴子偷桃就是沒我們男生有顧慮啊。」

  今天的比賽,徐嘉修投籃不多,他從張沛東那裡搶到的籃板都傳給了周邊的老陸,兩人第一次聯打,配合程度意外得高。

  有徐嘉修這位得力助將,老陸越打越勇,連續進了兩球。

  就在這時,新老師不小心再次犯規,陸珈吹響了哨子,做出一個「打手」手勢,然後是——徐嘉修罰球。

  徐嘉修站在罰球線,清風雅月的姿態。陸珈視線也落在徐嘉修手中的籃球……突然想到了當年籃球賽多少女生叫著徐嘉修的名字,或者就是那個年紀裡,她和她們只有圍觀男生的籃球比賽時,才可以大大方方地呼喚出那個藏在心底的名字,沒有緊張沒有顧慮,只有純粹的喜悅和盡情的興奮。

  「徐嘉修,加油。」陸珈站在場外,笑眯眯地喊了句。

  哦,加油呢。徐嘉修輕快地哼笑一聲,投出了手中的籃球,一個順順利利的空心球。

  ……

  晚飯,老陸在學校旁邊的小飯店請客,陸珈幫著點菜和叫酒,張老師和新入的男同事都過來。徐嘉修和老陸坐在一起,老陸喝多少酒,他就陪多少,陸珈差點被這樣的「師生」畫面感動了,老陸也終於知道徐嘉修就是她老闆,又跟徐嘉修喝了幾杯說:「陸珈能跟老同學一起工作很不錯啊。」

  不過,只是老同學麼……

  老陸和徐嘉修一塊出來,老陸今天喝紅了臉,相當慈祥地冒出一句話:「小徐啊,你和你高中那女朋友還在一起嗎?」

  徐嘉修先是一愣,真沒想到陸主任記性那麼「好」,他很快回答說:「陸主任你喝醉了,我高中沒有談過戀愛。」

  老陸懵了懵,沒談過就沒談過,把話說得那麼純潔做什麼。這孩子,還把他當政教主任啊!老陸大笑兩聲:「得,如果現在還沒女朋友,有機會老師給你介紹個好的。」

  「哦。」徐嘉修視線睨向裡面還在跟老闆娘算錢的陸珈,先答謝起來:「謝謝陸主任了。」

  晚上,陸珈還是幫張沛東改了試卷。她幫張沛東,徐嘉修幫她,兩人來到一間獨立小辦公室,辦公室前面就是他和她以前的兩個班級。徐嘉修今晚喝了不少酒,整個人半分懶散半分清明,支著頭靠窗坐著,老窗戶半開,有清涼的夜風潛了進來,陸珈用礦泉水壓住要飛起來的試卷。

  陸珈把改好的試卷一張張遞給徐嘉修,徐嘉修前後翻兩下,不到幾秒就計算出分數寫在上面。

  「那麼快,不會算錯麼?」她問,嘟囔了句,「算多了沒事,算少了怎麼辦。」

  「不會。」徐嘉修說,「就考那麼幾分,我好意思再給他們算錯麼。」

  能不能別那麼毒舌,試卷主人得罪他了麼……陸珈笑著側過頭,徐嘉修也正看過來,他手長腳長地坐在學生椅,右手探過來放在她的椅背上,她不經意地往後靠,很自然地靠在了徐嘉修的臂彎裡。

  這樣的間接碰觸,照樣有著令人心動的味道。

  晚自習的校園,燈火通明,安靜裡藏著隱隱約約的小吵鬧,長廊有老師們走過,估計是班主任故意踩著點到教室,然後站在後門吼一句:「我遠遠就聽到你們的說話聲了,整個年級段就你們最吵!」

  此時,陸珈聽到的只有自己的心跳聲,和徐嘉修飄過來的呼吸聲,熱熱的;徐嘉修慢慢靠過來,面對面地碰了碰她的嘴巴,感覺是軟軟的、淺淺的,甜甜的……

  這個吻,陸珈一顆心也變得軟軟的,它好像十七八歲初吻的味道。

  鈴聲驟響,下課了。

  陸珈趕緊轉過頭,半張臉趴在試卷裡,徐嘉修撇撇頭,清雅雋秀的男臉也微微泛紅,明顯有點不滿意,無奈鈴聲一響,整個校園立馬變得鬧哄哄。

  ……

  陸珈和徐嘉修以前是隔壁班,當時她班主任是外校轉來高級英語教師盧照淩,張沛東一見鍾情那個喜歡不已,每天任由自己班學生叫盧老師師母。盧老師終於被張沛東特不要臉的精神追走了,兩班主任都喜結良緣了,兩班的學生興奮得像是兩軍成功會師,變得團結非常,甚至還過度地團結出了好幾對跨班的早戀對象,氣得政教主任老陸同志心裡那個慪!

  「這麼多年了,張沛東怎麼還不生個小孩玩玩?」回去的時候,徐嘉修突然問了問。

  玩玩……小孩是拿來玩麼?陸珈想了想,她和張老師都住在家屬樓自然知道一些情況,她不喜歡說這種閒話,不過還是告訴了徐嘉修:「盧老師身體不好,這些年張老師和盧老師做過幾次試管小孩,都沒成功。」其實,張老師和盧老師兩人除了沒有小孩,其他都很好,她沒有見過比他們更相愛的夫妻,生活簡單,知足常樂,可惜老天總要給點不如意證明存在感,告訴人世間的俗人:這才是生活。

  「哦哦……」徐嘉修明顯感到很驚訝,也沒有八卦地繼續問下去,而是想到另一個問題:「陸珈,你以後少吃小館的飯菜。」

  陸珈指了指自己,明白過來了。她去徐嘉修的大爺!

  晚上回到青年公寓,陸珈和Janice說了說相親的趙哥,Janice以為徐嘉修過去救場,不由發問:「老大有沒有被趙哥砍啊。」

  陸珈想要不要跟Janice說她和徐嘉修的事,Janice先一副對不起她的樣子:「我原本是要過來的,老大臨時給我派活了,公司的車在4S店要提回來。」

  Janice多愛車,陸珈是知道的,徐嘉修也知道嗎?陸珈突然不好意思起來,有些事聊起來才察覺,好像她和徐嘉修是太快了點。

  可是不快的發展是什麼,明明是喜歡的……

  洗漱結束,陸珈正要入睡,手機裡進來徐嘉修發來的短信,她只好悄悄起床來到徐嘉修等她的天台,有點不滿意地問:「徐嘉修,你要做什麼?」

  做什麼,當然是——做他和她在學校沒有做完的事了。

  ——

  春分之後,東洲的氣溫就有點乍冷乍暖,熱起來有三十多度,然後脫了外套,又冷了下來,沃亞男女員工的穿著簡直是春夏秋冬的區別,有女員工穿起了夏裙,也有一些技術宅依舊每天穿著黑色羽絨服過來上班。

  陸珈和小達同一間辦公室,小達還穿著學生時代男生常穿藍色棉襖。陸珈問了問小達年齡:「小達,你今年到底幾歲了?」

  小達頭也不抬:「二十八。」

  二十八!看起來只有十八歲的小達,居然已經是二十八歲的高齡了。陸珈仔細端看小達:「小達,請分享保養秘訣!」

  「哦,我每天都有涂凡士林。」小達思考了一番,把自己購買地點也分享出來,「對面超市就有賣,藍瓶的,七塊八一瓶,可以用很久的。」

  陸珈忍著笑,好棒的凡士林!

  小達雖然不是沃亞的三大男神,卻是沃亞最受女員工歡迎的男同事,這一度成為沃亞樓上那幫技術男萬分不解事情,他們可以輸給徐嘉修輸給葉昂陽,甚至輸給Janice都沒關係,可為什麼是小達!那個每天做事都要帶袖套的小達!

  那是他們不知道現在就流行萌呆啊,何況小達還是一個純天然的萌呆男。沃亞女員工每天都很愛調戲小達幾句,有時候就連胡蘭姐也喜歡。

  萌呆少年是怪姐姐們最喜歡的,何況小達很快就是拆二代了好不好,陸珈還等著小達拆遷要請的那頓飯,五星級酒店全海鮮宴!

  陸珈事情做好了,又玩起了水果連連看,發揮不好,時間快到了就是找不到蘋果在哪裡,她趕緊叫:「小達,快過來幫我看看。」

  小達跑來,兩人幾乎一塊鑽到了電腦螢幕裡找起來,突然小達像猴子一樣跑回了自己辦公桌,陸珈抬頭看向過來的徐嘉修,面色正有被現場抓包的尷尬,徐嘉修伸出手指了指電腦螢幕的某個圖案,告訴她:「是不是這個?」

  呃,就是它!

  順利贏了這局。陸珈抓抓頭髮解釋說:「我事情都做好了,放鬆一下。」

  徐嘉修沒計較,他只是奇怪陸珈為什麼那麼喜歡連連看這種幼稚遊戲,第一天上班他查看監控就看到她在玩連連看,他送她幾個假病毒黑了她螢幕,她跑上來說電腦壞了,還像小學生似的寫起了申請書,傻的……

  徐嘉修是過來讓她幾分鐘到會議室開會,離開之後,小達還沒有從驚嚇裡走出來:「陸珈,剛剛嚇死我了。」

  陸珈也點點頭:「我也有點被嚇到,沒想到徐嘉修……挺好說話的。」

  小達還是憂心忡忡,替她擔心起來:「陸珈你天天在公司玩遊戲,不知道徐總會不會不高興,給你穿小鞋。」

  她去!她覺得小達還是擔心自己比較好。

  新項目的研討會,陸珈不知道徐嘉修為什麼要叫上自己,她完全不是他們這個領域的,甚至小達都比她好一點,因為他在沃亞呆的時間久。

  三個項目,徐嘉修已經確定了APP社交網路這個,它不是一個新概念,但是對沃亞而言卻很新。沃亞之前的主場是什麼,賣軟體,賣資料,賣雲服務。不過徐嘉修有心要做的話,也不是難事,沃亞有技術有團隊,又能自己做產品,何況她也覺得APP社交網路很好玩。會議上,徐嘉修說了一些名詞,什麼O2O的

  、B2C和C2C,陸珈聽得雲裡霧裡,也不忘捧個場,時不時點個頭證明她有在聽。

  「既然嘗試年輕化的東西,我們就要做得好玩有趣吸引人,拋開沃亞原先的風格。」徐嘉修說。

  「是啊是啊!」Janice連連點頭,很興奮。

  Janice很喜歡這個項目的,她來沃亞之前呆的是遊戲公司,遠遠比沃亞要有趣好玩,她能在沃亞幹那麼久,還是徐嘉修的技術和能力服了她,發錢也沒有她之前老闆的摳逼樣兒。新項目APP社交,Janice沒有做過,更想嘗試一下了。

  陸珈還是不明白徐嘉修為什麼叫她過來,她悄悄問旁邊的Janice,Janice小聲告訴她:「現在社交這東西除了要有好玩和新概念吸引用戶,還要講情感和情/趣,然後老大就找了你。」

  她去!情感?情趣!

  陸珈托著臉難以置信,她看起來很有情/趣的樣子嗎?

  陸珈偷偷看了眼會議桌前面用手扣著筆的徐嘉修,不小心就羞澀起來,她真的很有情/趣嗎……

  「老大原話就是這樣。」Janice嘆嘆氣,「其實我覺得你還沒有我有情/趣呢。」

  陸珈:「……」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