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4 章 chapter 24

  陸珈先入為主,本以為接下來會是一個很有「情趣」的會議,事實證明她想多了。徐嘉修很正經地主持會議,他從資料分析引申到市場,會議播放的幻燈ppt裡面的資料,就是上次加班她和他一塊得出來的。徐嘉修講到這裡不知道是無意還是有意,稍微頓了下;陸珈在這停頓的時間裡,心情美好得猶如吃了一塊糖,好像這種小細節只有他和她知道,有一種難以言喻的心領神會。

  幻燈片播放時,會議室自動合上遮光窗簾,也關了所有led明燈,室內光線晦暗,只有幻燈片發出的彩光偶爾落在徐嘉修身上,男人有著修長好看的手,乾乾淨淨的眉眼,以及清風雅月的氣質。

  徐嘉修握著手裡的電子筆指了指最後幾個重點,幻燈片播放結束,開燈,陸珈低下頭,整理剛剛的內容。

  徐嘉修回到最前面的位子坐下來,繼續說他的想法:

  「首先,我們要明確主題和概念,不要產品還沒開始做,就想著模仿和抄襲,沒有意思。」說到這,徐嘉修往會議椅靠了靠,「社交app,如果剛開始就給用戶設置了進入的條條框框,的確有不好的地方。可產品就是賣概念,如果真的好玩有趣,甚至能讓用戶得到一定的感情寄託,永遠不缺市場。」

  ……陸珈點頭,這話她能聽懂。

  徐嘉修很快發問了:「現在大家可以討論一下概念問題,和我們的主要用戶群體在哪裡,我們也可以從app取名這個思路出發。」

  討論開始,有人說大學生,有人說白領,也有宅男宅女一族,還有青春懷舊和初戀。

  青春懷舊和初戀,徐嘉修想了下:「如果是青春懷舊這個主題,你們會取個什麼名字?」

  「取名,我不行的。」迪哥趕緊說,「我語文從來沒及格過。」

  「沒人問你,自作多情什麼。」打住他的話,「老大,你覺得『8090』這個名字怎麼樣?也鎖住了用戶群體。」

  「可是……」亮子突然說,「好像有點不考慮我們oo後的心情誒。」

  陸珈也不要臉點起頭,剛表態結束,就被曾經的「老同學」注視了一下,亮子與她擊掌表示聯盟成功,徐嘉修直接問她:「陸珈,我記得你以前語文好像不錯。」

  呃?陸珈有點難為情,「……也不是很好。」除了寫情書稍微好點……

  徐嘉修繼續問她,「關於青春,你能想到什麼詞?」

  能想到什麼……她現在只能想到她寫給他的那封情書了。陸珈稍稍過了過腦子說:「比如暗戀,成長,懷舊,小時光之類的吧。」

  「暗戀,成長,懷舊,小時光……」徐嘉修輕輕落落地重複了她剛剛說的內容,唇齒清楚地念了一句話,「是我們的懷舊小時光這個意思嗎?」

  我們,徐嘉修肯定不是指他和她的意思,陸珈照樣有點面紅地點頭:「對,就是這個意思。」

  徐嘉修笑了,沒說什麼。就在這時——

  會議門被推開,是臨時進場的葉昂陽。他進來坐在最後的位子,也是趕過來參加會議。大家繼續取名,小葉總也說了幾個很洋氣的英文名,不過取名是最重要的工作,不會在會議隨便敲定。已經進入了青春這個主題,徐嘉修突然有感而發地問了一句:「你們初戀都是幾歲?」

  咳!陸珈一口氣沒呼出來差點被嗆住,好像會議內容真的越來越有情趣了。

  初戀是很多人的興奮點。迪哥說是初中,亮子是大學,還有幾個程式師也各自說了說,也不知道真假,先編一個總不會有錯,就連也大言不慚地說:「幼稚園!」

  大家很自然地默了下來,迪哥不怕死地問:「師父,請問性別。」

  回味著說:「一個很漂亮的男孩,我一直以為他是女孩,每天喜歡他就欺負他,現在回想起來很美妙哇!」

  還真是很美妙,陸珈忍不住笑起來,連徐嘉修都扯了扯嘴角,好像在說誰家小男孩那麼倒楣。

  葉昂陽更是嘖嘖出聲,壞笑說:「不錯啊,嬌嬌。」

  「啪——」名字永遠能戳中的脾氣用手狠拍桌面,「葉昂陽,別以為你的名字有多好。」

  徐敗壞!葉昂陽咒駡了一句,他的好名字都被徐嘉修給毀了。

  咳咳,到底是年輕人的會議,氣氛越來越輕鬆,陸珈也被迪哥問到初戀時間,以及物件是誰。然後會議桌最前面的徐嘉修雙手抱胸,一副靜候的樣子。

  「嗯……」陸珈才不會傻到如實交代,她學著說,「我也是幼稚園。」

  徐嘉修微微撇過了頭,只聽了個頭就不想聽下去了。

  可是很多人很想聽啊,尤其是:「也是愛你想欺負你那種麼?」

  「不是。」陸珈笑嘻嘻,「正相反,他每天都要給我送小餅乾和泡泡糖。」

  「不錯啊,有前途。」迪哥八卦問,「什麼名字啊,後來有沒有在一起?」

  陸珈如實搖頭:「不記得叫什麼了。」

  眾人默。好歹吃了人家那麼多泡泡糖!

  陸珈低頭笑起來,心裡也歡樂。幼稚園的喜歡,與其說是喜歡那個送她泡泡糖的小男孩,還不如說是喜歡那泡泡糖,就像青春裡的喜歡,更值得紀念也是那段成長的時光。

  「老大,你的初戀是什麼時候?」迪哥挑著眉問了起來,狗腿又八卦地問,「可以跟我們分享一下嘛?」

  是啊!眾人都好奇了。他們都已經分享過了,連也說了自己的初戀,老大也要分享一下吧。如果在座有不怎麼好奇的人,就是葉昂陽和陸珈了,葉昂陽是真不好奇,徐敗壞那段破事沒什麼好知道的;陸珈是假裝不好奇,她也知道一點,不過心裡知道跟徐嘉修親自說出來是兩碼事。

  被問初戀,徐嘉修大方地笑起來,口吻很謙虛,「相比你們幼稚園就開始初戀,我應該算蠻晚了。」

  幼稚園……說誰呢!陸珈看看徐嘉修,扯起了嘴巴。旁邊的哎呦哎呦兩聲:「難道是小學?」

  哈哈!陸珈差點笑出聲。

  徐嘉修沒有賣關子,微笑又正經地說出答案:「高中。」

  意料之中的答案啊……陸珈用手碰了碰自己額頭,徐嘉修說得那麼簡單,她都可以給他補充幾句,高中小樹林,隔壁班,他和楊珊妮。

  吃醋麼,誰要吃他那陳年老醋啊!

  會議結束,徐嘉修回樓上,臨走前看了幾眼陸珈,想得到回視;陸珈故意和迪哥亮子他們談笑聊天,全然看不到徐嘉修。

  徐嘉修把賴著不走的葉昂陽一起叫上,上樓了。什麼女朋友,連個目送也沒有!

  老大離開了他們的關注點立馬從剛剛的專案探討回到徐嘉修的初戀,左右開弓地圍著陸珈問:「老大高中真談過啊?」

  陸珈想說不知道,不過低估了自己的小心眼,她靠在會議桌不客氣地點點頭說:「不是很清楚,但聽人說起過。」

  世上有一種最勾人的八卦就叫做——聽說。

  「哇塞,漂亮嗎?」亮子一臉神往,「是不是你們的校花啊?」亮子想得很簡單,徐老大那種級別,拿下校花應該不是難事。

  校花應該不是吧,楊珊妮是挺漂亮的,不過那時候她們學校校花另有其人,陸珈搖搖頭:「是我班的班花吧。」

  哇!迪哥又挑眉:「不會是你吧。」

  不是啊。陸珈想起自己以前高中的外號,頗得意地說,「我以前不是班花,是小閻王。」

  「……」

  陸珈回到自己辦公室,累了,趴在辦公桌小憩起來。

  老陸的關係,她高中時期的外號就是「小閻王」,其實上高中之前,東洲一中每屆學生都有人叫她小閻王。也因為老陸政教主任的關係,在她還是小學生時候,好幾次被老陸整過的學生故意擋住去路,其實他們也不是要怎麼樣她,就是好玩的嚇唬小朋友,比如故意裝狠地問她:「小閻王,你叫什麼名字啊!」

  還有更過分的,剛上小學的她蹲在東洲一中教學樓後面的小花園挖蝸牛,幾個男生過來拍拍她的頭:「那個誰,過來唱首歌!」

  當然,都是一些沒有惡意的捉弄而已。

  老陸的學生一屆一屆地換,她也一天天長大。十歲時候,她媽媽乳腺癌去世。她一下子成了沒媽的孩子。十歲,正是一個小女孩不上不下的年紀,她對世界很多事情的理解都是大人們轉述的樣子。那個年紀,她的情感和思想也是一知半解,所以對於媽媽的離逝,難過和悲傷更多是周圍的人的賦予:他們時不時抱著她大哭,他們反覆強調著她再也沒有媽媽了,他們摸著她的腦袋不停安慰:「可憐的孩子。」

  她突然成了他們眼裡可憐的小孩,可是就在三個月前,她還寫過一篇作文——《我們都是幸福的小孩》,為什麼好端端的,她就不幸福了?

  之後,每次有親人抱著她掉眼淚,老陸都很生氣地攔住他們:「我不是跟你們說過了,別在小珈面前提!」

  以前年紀小對太多事情理解不到位,她後來才知道,那時的老陸有多用心良苦。媽媽突然沒了,她自然是難過的,可是餓了還能吃飯,困了還是會睡覺,有時候反應不過來還懵懵懂懂地問老陸:「媽媽真的不會回來了嗎?」

  小孩的難過,再難過都可以過去,它會慢慢消失在成長的日子裡。可老陸不一樣,妻子的離開,對一個思想成熟和感情充沛的男人來說,它意味著永遠的離別和深切入骨的悲痛。所以這麼多年,老陸一直都沒有走出來,或者真像上次徐嘉修跟她說的:「有時候換一個人喜歡也不是容易的事。」

  她變成沒媽媽的小孩之後,她再到東洲一種教學樓花圃裡挖蝸牛,泥土不小心弄髒了裙子,她還擔心回去後怎麼辦,突然想到家裡已經沒有媽媽會罵她了。沒有媽媽罵她,也沒有媽媽會一邊說她一邊將她的裙子洗乾淨。她一個人跑到食堂外面的水龍頭,踮起腳尖把裙子的泥土處理乾淨,水聲嘩嘩。大家都跟老陸說你一個男人又當爸又當媽怎麼行,娶個女人回來給孩子洗衣做飯也好啊。

  那時候她的想法真的很簡單,她不想要新媽媽,所以她就偷偷把髒了的裙子洗乾淨,不讓老陸知道……

  慢慢的,就越來越獨立了。

  她上了高中,孟甜甜曾羨慕她很獨立,就像小大人一樣,就算老陸外出開會三天,她依舊能按時起床從來不遲到。那時她想告訴孟甜甜,變得獨立沒有什麼了不起,只要老天將你最依賴的人帶走,自然而然就獨立了;少了媽媽溫柔叫你起床,每晚按時調鬧鍾不就好了麼?

  她的高中時光真的很快樂,並沒有因為她是政教主任的女兒受到一點排斥,他們也叫她小閻王,更多是一種親切。除了,她不是很想讓人知道她沒有媽媽。可是她就住在學校,大家不會不知道。孟甜甜知道後抱著哭了起來,還是她安慰孟甜甜不要哭,已經很遙遠的事了。

  年少時期的同情心很奇怪,也很柔軟。

  另外,因為老爸是學校的政教主任,她自然也知道給班裡同學帶點福利,比如晚自習結束告訴他們:「明天我爸要突擊檢查校牌佩戴,你們別忘了。」

  有時候,不止自己班,就連隔壁班他們也會問她一些情況,她和徐嘉修第一次說話,就是徐嘉修主動打的招呼。他閒閒地靠在班級外面的長廊,在她路過的時候突然開口:「喂,那個小閻王……」

  她停下來看他,他們班的男生推推他的肩膀,徐嘉修接著問:「這個月你爸還檢查不檢查男生頭髮長短問題了?」

  哦,那時候男生可真可憐,想臭美都不行,他們劉海不得超過眉毛,長度不能超過五釐米,如果不小心被老陸抓到辦公室,老陸就拿尺子量最長的那根,超過幾釐米就跑操場幾圈……

  「我家寶貝怎麼哭了?」發問,旁邊的小達搖搖頭,他什麼也不知道啊,他是看到陸珈睡覺流起了眼淚,趕緊出去向匯報了。

  然後跑來了,迪哥和亮子跟在後面,一幫人就圍在了陸珈的辦公桌旁,靜靜觀看起來。

  陸珈打盹醒來,發現自己好像——被圍觀了。她摸摸臉頰,發現上面有濕意,不知道什麼時候流起了眼淚,她真尷尬了:「你們……都在啊?」

  「寶貝。」摸了摸她的頭,溫柔地問,「是做噩夢了?」

  陸珈實在不知道怎麼說。正好下班時間到了,她站起來對說:「我先回去做飯了,你記得早點回來啊。」

  陸珈下班了,動作快得徐嘉修下來就看不到人影了。徐嘉修還打算跟陸珈一塊回去,下樓就只看到和迪哥亮子他們在沉默地嘆氣。

  「你們做什麼呢?」徐嘉修望瞭望陸珈辦公室,「陸珈人呢?」

  有氣無力回答:「已經下班了。」

  「怎麼跑得那麼快。」徐嘉修蹙了蹙眉,兔子麼!

  表情凝重,不想說話。

  徐嘉修敏感地察覺到了情況,不由緊張地問:「發生什麼事了?」

  抬抬眼皮,說:「陸珈剛剛哭了,很難過的樣子。」

  什麼!哭了?徐嘉修正要轉身離開,迪哥在後面叫住了他:「嗨……嘉哥……」

  「有話快說。」徐嘉修回過頭。

  迪哥說了起來,口氣很嚴肅:「我們剛剛想到,陸珈是跟我們說了你高中女朋友的事後,一個人偷偷哭泣了。」

  徐嘉修:「……」陸珈她沒病吧?!

  忍不下去了:「老大,你去安慰寶貝幾句吧。」

  這還用你說!沒等再說幾句,徐嘉修快速離開了,一路只有一個疑問,陸珈真的為他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