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9 章 chapter 29

  約會起太早了,陸珈沒想到自己真會在徐嘉修懷裡睡著了,醒來發現徐嘉修正拿手機拍她臉,一時間甜蜜又羞赧,如果拍醜了怎麼辦?

  事實根本沒有如果。

  她拿過徐嘉修的手機,他在她打盹時間裡拍了二十多張照片,各種角度,相同點都好醜。陸珈自我懷疑了:「原來我那麼醜……」

  徐嘉修:「還好吧。」不是挺好看的麼,她還想要哪樣,都很乖的樣子。

  徐嘉修要用一張照片當屏保,陸珈想給徐嘉修一張好看的,拿出自己手機找照片。她這個手機是回東洲新買的,相冊裡大多是孟甜甜和鐘進婚禮的現場照片,比如徐嘉修那半張側臉照,在紅豔豔的中國風背景襯托下,看起來清雋又斯文。陸珈趕緊翻過,不料徐嘉修眼神厲害,看到了。

  「這個男人是誰,我嗎?」他問,看著她,表情有故作的迷惑,「你那天你拍我幹什麼?

  陸珈很無奈:「不小心才拍進去的。」

  「沒關係。」徐嘉修說,很大方。

  「……」顯然,徐嘉修這句沒關係意思是他允許她這偷拍行為,而不是信她真不小心才拍到他。解釋不清,陸珈索性大大方方對著照片欣賞起來,想起自己那天婚禮上台的緊張情緒,忍俊不禁,她居然真跟徐嘉修在一起了。

  徐嘉修看到陸珈偷笑,眉眼也有舒心的笑意。「要不我們晚上去吃火鍋?」徐嘉修建議說,去哪裡吃火鍋不用多說。

  正有此意呢,陸珈點點頭,她和徐嘉修剛剛算不算心有靈犀了啊……

  孟甜甜和鐘進的火鍋店在南城,明林路206號的二三樓,火鍋店規模很大,兩人經營不錯,平時生意就很好,節假日更是高朋滿座。陸珈和徐嘉修進門,就看到服務員們忙裡忙外地張羅,鐘進還是一如既往的悠閒樣兒,看到她和徐嘉修出門在門口,才驚喜地從收銀台站起來,迎過來:「陸珈,徐嘉修,你們倆怎麼一起過來了?」

  為什麼一起?徐嘉修立在陸珈旁邊,態度很明朗,「你說呢。」

  「噢。」鐘進笑了起來,卻故意說,「明白了,我們這情侶打八折,你們倆過來湊單的。」

  湊單……她還以為是免單呢!果然有些事要找老闆娘說,陸珈去年就從孟甜甜那裡要來了一張免單卡,上面寫著只要她帶男朋友過來隨時免單。

  老闆是自家同學,就算滿座了還能安排出一張四人位。老闆娘孟甜甜也很快從三樓下來,坐在鐘進旁邊一臉促狹地望著陸珈說:「快從實交代!」

  「交代什麼?」陸珈得意地挑眉,伸出一隻手,張開五指說,「很簡單,就是本姑娘魅力更勝從前,順利拿下當年男神。」

  「哇!」孟甜甜托著下巴看徐嘉修,鐘進也朝坐在外面的徐嘉修詢問,「班長,真是這樣麼?」

  她拿下他?徐嘉修打算給陸珈這個面子,側目看看身邊女人,微笑點了下頭:「也可以這樣理解。」

  真好。

  沒想到時隔多年四人還是湊了對,孟甜甜愉快建議說,「我們什麼時候去遊樂場吧。」

  「遊樂場?」徐嘉修蹙眉,不是很明白。

  「甜甜……」陸珈也打住孟甜甜的話,不讓說出當年幼稚的遊樂場之約,這是連鐘進也不知道的秘密,不過他也不同意去什麼遊樂場,理由更是讓她和徐嘉修都一愣。

  「你現在去什麼遊樂場,存心折騰我閨女是吧。」鐘進說完,小爺似的摟住孟甜甜肩膀,一臉的稱心快意,「我今年就要當爹了,你們倆又要準備份子錢了。」

  真的?陸珈替孟甜甜開心,徐嘉修也笑了,悠悠開口:「沒事,反正我們以後都能收回來。」

  ……

  反正我們以後都能收回來。女人聽到這樣的話都是開心的吧,陸珈不知道她和徐嘉修這段感情能否發展成最佳結果,就像孟甜甜和鐘進這樣修成正果,不過這幾天的勢頭好像還不錯。世上,沒有一段感情可以隨隨便便地水到渠成,可是她和徐嘉修也沒有隨隨便便交往,所以燒吧燒吧,愛情的小火苗。

  咳咳。愛情的小火苗燒起來,有些火必然也跟著燒起來。其實……徐嘉修已經忍了很久。今晚他和陸珈一塊回青年公寓還在老家沒有回來,陸珈在他這裡看電影,在這乾燥又美好的春天夜晚裡,徐嘉修沒有一點壞想法是不可能的,不然不會吻著吻著,手腳越來越不規矩,還順勢壓在了陸珈身上,恨不得將她揉進自己身體裡……陸珈柔軟的身體好像天生用來承受他的剛硬,徐嘉修著迷了,身體裡有一道關於渴求的火焰,正熊熊燃燒起來,只有陸珈能將它撲滅。

  他吻得越來越深入,越來越急,可是再深入也不夠,不夠,一點也不夠……

  陸珈稍稍推了推徐嘉修:「徐嘉修……」

  「陸珈……鐘進都要當爹了……」徐嘉修望著她,眼睛很亮,裡面有一絲絲急紅,俊臉也是紅紅的,這樣的徐嘉修就像一個討玩具的小孩。別人都有,我也要!

  徐嘉修話裡的意思是,他也想要當爹嗎?還是他想做能當爹的事……

  沒錯,鐘進是要當爹了,可是情況不一樣,根本不能同日而語啊!鐘進當爹是喜事,如果他徐嘉修突然當爹了,陸珈覺得他不一定能笑得出來。

  陸珈很亂,一張臉也「突突」地冒著滾燙,她現在才知道沒有經驗的壞處,就像大腦短路的無知少女,她想如果徐嘉修再哄騙幾句,說不準……陸珈心裡彷彿有兩個小人在吵架,矛盾極了。一個告訴她太快了,會出事的;一個卻在說,繼續吧繼續吧,難道你真的一點也不想要,一點也不好奇,當你和徐嘉修結合成親密一體那種快樂和滿足心情麼?

  是的,她也有點想要,有點好奇,甚至還有點期盼自己和徐嘉修有更親密的相愛方式。陸珈撇過頭,好矯情啊!

  ……

  慢慢的,徐嘉修停了下來,只是用力地抱著她,靠著她喘著氣,剛剛那種失控到令人窒息的氣氛也一點點地散去。徐嘉修總歸還是冷靜自持的男人,甚至還有一些君子屬性。陸珈也抱住徐嘉修,感受他漸漸平穩的心跳和喘息。此時,時鐘溫柔地走著,滴滴答答。啪嗒啪嗒,是他和她的心跳聲,兩人沒有做到最後,這個夜晚她和徐嘉修也是相當親密的,就像空氣裡已經多了一種淡淡味道,是兩人情愛混雜的氣味。

  許久之後,徐嘉修摸了摸她的臉,沙啞又實誠地告訴她:「陸珈,我不知道還能忍多久。」

  「哦……」陸珈輕輕地應道,聲音比蚊子還輕,根本不知道怎麼回答。

  夜深了,要回去睡了。

  徐嘉修送她回公寓,其實就那麼幾步路,不用送了吧。徐嘉修說:「就那麼幾步路,也不給我送嗎?」

  好吧,晚安。

  互道晚安結束,陸珈心情微妙又甜蜜地關上門,拿出手機才發現裡面有一個未接電話和短信,都是的。

  之所以發短信,是電話沒有打通……所以才發來短信提醒她說:「寶貝,我沒回來這幾天你要記得鎖門睡覺,等我回來哦!」

  陸珈臉色竄紅,快速回覆短信:「知道了,你快點回來吧。」轉過身,將門鎖好,上樓睡覺了。

  「哢嚓」一聲響,門外正要離開的徐嘉修聽到鎖門聲,不由停下腳步,防誰呢。

  短信裡,陸珈讓快點回來,徐嘉修恨不得再送幾個小長假。不過一顆忠心只為沃亞,休假沒結束就飛了回來,回來便投入到新項目抱懷裡,以及……她家「寶貝」的懷抱裡。

  陸珈是真挺想的,好像也就幾天沒見面而已這趟回家帶來不少特產和禮物,迪哥亮子和葉昂陽他們都來公寓領取了自己那份。葉昂陽是一個海螺,拿到手裡時,面色明顯很失望,直言說:「這破玩意,你好意思送,我都不好意思要了它。」

  「小葉總,你這樣說話就不好聽了。」拍拍葉昂陽的肩膀,給自己狡辯,「禮輕情意重嘛,何況它不是一個普通的海螺。」

  葉昂陽天真地信了,仔細看了看說:「也沒什麼不一樣啊。」

  「你吹吹看,它有聲音的。」

  媽蛋,這算什麼,葉昂陽嫌棄地推開林嬌嬌,居然用三塊錢一個的海螺哨子打發他!

  晚上一撥人賴著不走,自然一塊做飯聚餐,出人意料,葉昂陽居然是做飯小能手,陸珈都驚呆了,想不到葉昂陽還有「賢妻良母」屬性。她終於理解葉昂陽不吃食堂的原因,基本自己做飯好吃的人肯定受不了徐嘉修那個食堂的。

  「看不出來啊,小葉總。」眾人連連感慨。

  「不用好奇,以前我和阿修兩家住得近,家長和阿姨都不在的話,都是我做飯給他吃的。」葉昂陽說起往事,一點也不客氣,兄弟情義長哇。

  真的麼?陸珈看向徐嘉修,徐嘉修微微點頭,承認了。

  葉昂陽心情複雜,望瞭望陸珈,繼續解釋:「我們倆從小認識,幼稚園到小學都是同學。」關係那麼親厚,他葉昂陽必須要重情重義啊,這就是當年他沒有繼續送牛奶的原因,做男人有時候要學會瀟灑放手。

  關於葉昂陽從小就是同學的說法,徐嘉修也說了一句:「後來有人初中開始復讀,就不讀不到一塊了。」

  葉昂陽:「……」不揭短能死啊!

  「不會吧,那麼學渣,初中就復讀啊。」問,一臉不可置信。

  「你懂個屁。」葉昂陽斜了兩眼,說,「留級原因是當時我看中一個學妹,特意為她留級了。」

  「哇塞,情種呀。」連連點頭,「理解,完全理解。」

  後來呢。

  沒後來了,還被學妹男朋友打了一頓,是徐嘉修救了他。葉昂陽不想說,一副英雄不提當年勇的表情,其實他還是很專情對吧,也就幼稚園喜歡一個,小學喜歡一個,初高中各喜歡一個,大學幾個……而已!

  眾人笑。

  陸珈也笑起來,她坐在徐嘉修旁邊也可以聽到他發出好聽哂笑聲,心裡默默想著自己的小九九:如果葉昂陽不是葉小爺,而是葉小妞的話,她和葉昂陽說不準就是情敵了。還有當初,她和葉昂陽也不算姐弟戀啊……不,是壓根沒有戀。

  晚飯氣氛很愉快,對陸珈而言就是朋友愛人都在身邊的愉快和幸福感。

  葉昂陽也發現住在青年公寓不錯,向徐嘉修提出請求,「徐嘉修,你這房子還有一個多餘房間,要不租給我吧。」

  「不租。」徐嘉修拒絕得很快,沒有任何回轉餘地,理由是:「不方便。」

  「都是男人有什麼不方便的。」葉昂陽問,問完也明白過來,故意推推的手臂,「你們哪還有地方睡不?」

  「有啊!」很歡迎,指著門口說,「到時候我和寶貝就在門口給你鋪張圓毯,再免費送你一條漂亮鏈子,每天還給你餵食,喜不喜歡呀?!」

  葉昂陽:「哥吻滾——」

  夜晚降臨,人也散了回913公寓繼續打遊戲織毛衣,陸珈給按完摩請求說:「我想出買點水果。」

  「注意安全,有事call我。」

  「哦。」陸珈離開,心虛地換好鞋開門出來;外面,徐嘉修已經等在916公寓門旁,好一會的樣子。

  陸珈:「o(n_n)o~」和男朋友熱戀是個什麼體會,好像就是……每晚天台見。

  ——

  同時,「拾光」立項了,沃亞行事效率高,設計和開發團隊很快到位,做好一個專案就是百分百投入時間以及人力資源。

  陸珈在項目名單看到了自己名字,另外她不止進了「拾光」項目組,她還有一官半職,是副隊長。陸珈開心了,嘚瑟了不忍地告訴她:「還不如策劃呢,副隊長就是個跑腿活。」

  她:「……」

  另外,專案名單還有個陌生名字,陸珈還沒有看到真人,不過已經根據名字先yy起來,邵逸風,多麼有味道的一個名字。

  也知道「拾光」團隊還要來一個人,知道名字後想了想,「這名字有點熟哇。」

  當然熟,妥妥小言男主的名字啊!

  下午,邵逸風就過來報導了,陸珈跑出去看,發現迎接邵逸風除了她,還有迪哥亮子以及和小葉總他們,大家對這位新成員都抱有很大的期待。

  陸珈走到旁邊,進來的邵逸風朝大家笑,露出兩顆小虎牙,陸珈沒說話,更沉默是,一點也沒有她平時的風格。

  就在這時,邵逸風親切地叫出了的中文名字:「嬌嬌,我是風風啊!」

  嬌嬌是死肋瞪向邵逸風,一臉要打人的樣子。小葉總趕緊將攔住,卻是賊壞賊八卦的表情,笑問邵逸風,「那個……風風,你認識我們公司的嬌嬌嗎?」

  「當然認識了啦。」邵逸風興奮說,「我和她是老鄉,小時候還是幼稚園同學,我們常常一起玩的。」

  「哦。」

  「哦。」

  陸珈也是:「哦。」

  幼稚園同學……陸珈看著眼前的邵逸風,很快想起上次「拾光」專案會上關於初戀的一段話:「一個很漂亮的男孩,我一直以為是女孩,每天喜歡他就欺負他,現在回想起來很美妙哇……」

  陸珈又看了看邵逸風,哈咿呦哦哦,大腦只剩下六個字了——

  很漂亮的男孩。

  很漂亮的男孩。

  很漂亮的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