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8 章 chapter 28

  陸珈的想法是,她先帶楊珊妮和楊珊妮的德州男友「邊走邊說」離開這裡,然後她再折回星巴克,隨便找一個自己暫時離開的理由給徐嘉修;然後,她就能和修修繼續恩恩愛愛地逛街、吃大餐、看電影等一系列情侶約會必備的項目,簡直是一個完美的小計畫是不是!

  可是……

  陸珈已經覺得自己走得很快了,背後還是傳來了徐嘉修壓抑的怒火聲——「陸珈,你站住。」

  「陸珈,好像有人叫你……」還是楊珊妮先聽到,回過頭看了看,語氣乾乾地提醒她說,「是徐嘉修。」

  她的四舅奶奶啊!陸珈慢慢轉過身,便看到已經從星巴克出來追過來,站在她不遠處的徐嘉修,他手裡拿著兩份熱飲,正不爽地盯著她看,眼神冷得好像可以在她腦袋直接盯出兩個窟窿來。

  三人都默契地轉過來,楊珊妮一時沒說話,陸珈也不好說話,只有不明真相的德州男友威廉,還相當幽默地來一句:「哈哈,你好像把自己男朋友給落了。」

  哈個頭,粗滾!陸珈低下頭,如果不是你們突然出現,她會這樣故意地落掉徐嘉修麼?

  原來真是故意的啊!不遠處的徐嘉修看著陸珈的反應已明白了三分,呵,他還以為她是被人拐了呢,原來還是她拐別人走啊!徐嘉修一步步地走向陸珈:走啊,怎麼不走了,繼續丟下他啊!

  「徐嘉修……」

  「徐嘉修。」

  徐嘉修走到了前面,陸珈和楊珊妮幾乎一塊叫出了名字,然後又同時地默不作聲起來,感情都很複雜。陸珈心裡真想叫一聲大爺啊,現在可不只是她把男朋友忘了吧,楊珊妮也完全將威廉忽視個徹底。想到這,陸珈突然對威廉同志產生一種惺惺相惜的情誼,來自相同弱勢現任的關懷。

  的確,自家女朋友如此「失魂落魄」,威廉同志顯然是尷尬的,結果更尷尬是——

  徐嘉修不急不慢地將手中的咖啡遞過來,開口問:「陸珈,他們都是你的朋友?」

  同一秒時間裡:

  陸珈:「……」

  威廉:「……」

  楊珊妮:「徐……」

  這是裝作不認識,還是真的不認識了?陸珈愣愣地接過徐嘉修手裡的咖啡,她千算萬算真沒算到徐嘉修是這個反應,就算他和楊珊妮只是隔壁班同學關係接觸不多,上次甜甜婚禮,兩人還坐在了一起,徐嘉修怎麼能這樣!

  楊珊妮顯然也不能接受這樣的招呼待遇,收了收面部神情扯出一句:「徐嘉修,你還真是貴人多忘事呀。」

  「不好意思。」徐嘉修說,伸手把陸珈拉到自己身邊,「陸珈,你介紹一下吧。」

  這是演戲呢,還是演戲?陸珈大學還演過穆桂英掛帥呢,現在都這樣了,她也破罐子破摔地介紹起來:「楊珊妮,我以前的同班同學,旁邊是她的男朋友,叫威廉。」她介紹結束,想了想加了一句,「威廉很厲害的,空中飛人,常常國際出差。」

  女人還是懂女人的,陸珈這樣說完,楊珊妮的面色明顯舒服很多,笑起來說:「哪有那麼厲害,也就是飛了十幾個國家而已。」

  徐嘉修點點頭,朝威廉伸出手:「你們好,大家改天再找時間聚聚。」

  威廉顯然是不想再聚的,不過也禮貌地回握了徐嘉修兩下,笑著說:「好的,好的!」

  改天找時間,好像這話已經是很多老同學碰面的場面話了。如果真心想聚,根本不用找時間再聚;不相聚的話,找到時間也聚不起來。楊珊妮和威廉手挽手離開,陸珈抬眸看看徐嘉修,她不是很懂。

  徐嘉修也看著她,先發制人:「給你一分鐘,解釋吧。」

  陸珈想了想,也說:「我給你五分鐘,你先解釋。」

  「我要解釋什麼?!」徐嘉修反問她,「解釋我女朋友為什麼丟下男朋友跟別人跑了。」

  陸珈垂下頭,是有點糗大了。

  ……

  江邊公園,陸珈坐在楊柳依依的木質長椅,她已經解釋好了,包括心理過程都一五一十告訴了徐嘉修。徐嘉修還背著她立在前面,手裡捏著幾顆小石子,還在玩投石打水漂。投擲時,他身體往後稍稍傾斜,瞄準後用臂力將手裡石子貼著水面投擲出去,小石頭碰觸水面,反彈地向前跳躍起來,一下又一下,很漂亮。

  陸珈瞅瞅徐嘉修,她說了那麼多,他不說點嗎?

  徐嘉修又擲出一顆小石子,江水碧波,激起一個個小水花。過了會,他轉過頭,開口說:「陸珈,我真想把你也投到江裡去。」

  好殘忍!陸珈:「……」她想說,以物理學知識,垂直加速度、重力以及水面摩擦力等等關係,徐嘉修只有將她旋轉發射出去,她才有可能像他手中的小石子一樣在水面跳躍起來。

  她不服氣,徐嘉修走過來,研究地看了她好一會說:「我覺得你以前不笨啊。」

  陸珈撇頭:「難怪你不知道戀愛中女人都會變笨嗎?」

  「哦,也對。」徐嘉修坐下來,「不過你好像在我們戀愛之前,就誤會了我和那個楊珊妮那個吧?」

  什麼那個那個的,陸珈嗆回去:「誰讓你大半夜跑到小樹林被老陸抓,鬼知道你要做什麼。」

  做什麼!徐嘉修氣急,俊臉微紅,一時也無話可說,大概過了幾秒,兩人互看一眼,繃著的嘴角差不多一塊咧了起來。

  真好,原來只是誤會一場。陸珈想著。

  午後陽光和煦,陸珈因為起早了有點睏倦,徐嘉修攬她入懷,她也舒服地靠在他懷裡眯了眯眼睛,徐嘉修身上有種淡淡的清爽味,好聞極了。

  這樣的時光真是靜然又慵懶。

  陸珈微微睜開一丟丟眼縫,原來徐嘉修和楊珊妮沒有在一起過,真開心。好吧,就是那麼窮開心,睡覺都要樂醒的開心。

  誤會沒了,心結自然也沒了。

  不過徐嘉修好端端跑到小樹林做什麼?她打著哈欠問徐嘉修。

  為什麼要去小樹林?徐嘉修修長的手指伸到陸珈的黑髮裡,髮絲如水般從他指尖劃過,有著微微的癢意。他不是很想說。

  陸珈環抱住徐嘉修的腰,隔著衣服都能感受到裡面的精瘦和腹肌,她找了一個更舒服的姿勢繼續躺著。不知道為什麼,心結開了,她好像就會「恃寵而驕」了,陸珈笑著冒出一句:「徐嘉修,你是我的。」

  徐嘉修笑了,以她的句式回了一句:「那你記住了,你也是我的。」

  陸珈愉快眯上眼。徐嘉修低頭,靜靜地看著懷裡這張鵝蛋臉,指腹輕輕碰了碰女人微翹的長睫毛,午後陽光正透過密密層層的樹葉晃下來,他伸出手掌擋了擋光,心裡想著:其實讓她得意得意又怎麼樣呢?畢竟她都已經是他的了。

  徐嘉修第一次注意到陸珈是她走錯了教室,剛升高中,除了原先同個初中的同學外,大家都面生得厲害,不過他也知道進來的女孩不是自己班的。那天他來得早,班裡沒幾個人,他看著她坐下來,沒提醒,然後他看著她打開他前桌的抽屜找書,看著她發現走錯教室懊惱出聲,看著她像兔子一樣逃走了。

  第二次注意,他還不知道她是政教主任的獨女,她是隔壁班臨時班長,他和她一起把統計出來訂購校服的身高尺寸交到政教處,他看到陸主任接過她手中的統計紙先是一愣,然後說:「哎,你是怎麼選上班長的?」她回:「反正不是靠實力,也靠不是關係,我們班抽籤的。」之後,他知道她叫陸珈,九班的臨時班長,陸主任的女兒。其實也沒什麼印象了,好像她當班長也就幾天的事。

  第三次注意,他幫班裡幾個男生問的,他叫了她的外號,小閻王。

  第四次注意,是包幹區打掃劃分問題,他和她班交界是一條臭水溝,兩個班都不樂意清理,九班的新班長過來找他談判,她和一幫女生一塊過來壯膽,明明是小問題整出了兩班幹架的架勢,他班一個男生打趣說:「你們班不要憑著有人是裙帶關係欺負人啊!」她臉一紅,氣勢洶洶,卻反駁地很無力,「那明明屬於你們班的包幹區。」

  第五次注意,是運動會開幕式班級走方隊儀式,她九班女生統一穿那種白襯衫黑裙子,那是他第一次看她穿校服以外的衣服,挺好看的……

  第六次……

  慢慢的,就會多看幾眼,每當她從他班級長廊走過的時候。那時候大家都穿校服,也能看出新花樣,他看她,有時候是扎發,有時候是披髮,有時候臉頰還有課桌印子,不用說肯定剛睡醒……

  然後高二,他收到了她的情書。

  實誠,如果沒有這封情書,他是不會想著跟政教主任的女兒發展點什麼,可是她在信裡說什麼她已經偷偷注意他很久時間了,什麼她想跟他一塊學習考上同所大學,如果可以她願意用盡青春的每分每秒陪著他……

  他不是沒收到過情書,不過那晚,他失眠了。

  第二天,好像也沒什麼區別,就是他看到陸鴻韋那張臉感覺親切許多,會主動叫了一聲:「陸主任。」

  很快,同天的晚自習上課之前,他和九班幾個男生一塊打球,一個還算面熟的男同學過來碰碰他的胳膊:「跟你說個事。」

  「什麼事?」

  「晚自習結束去趟小樹林。」

  他蹙蹙眉,本能預警。

  「是我們班班花啊。」九班男生笑著問,「班花也不去嗎?」

  班花……

  「哦,知道了。」他仰著頭喝了兩口水,將礦泉水空瓶丟進垃圾桶,回答九班男生,「告訴她,我去。」

  ……

  收到陸珈情書的第二天晚上,徐嘉修赴約了,他的想法是,既然陸珈那麼想跟他考一樣的學校,他給她個目標也好。那陣子徐嘉修的同桌外號大胖,是一個極其臭美的男生。臭美到什麼程度呢,大胖最喜歡把所有的書整整齊齊地擺放在課桌上方,然後中間放一面鏡子,每天聽聽課,照照鏡,好像提醒自己人醜就要多讀書似的。

  晚自習結束,徐嘉修從大胖那裡要來鏡子,覺得自己還行,才沒事人一樣起身從教室出去。他路過九班教室,已經看不到她了,那麼積極麼?

  夜風拂面,徐嘉修騎車出發操場小樹林,路過學校小賣鋪,習慣買瓶水給自己,出來的時候,除了一瓶水,還有一罐優酪乳,他隨便選的,反正也不知道她喜歡喝什麼。

  ……

  總之,那個約,開頭很不錯,結果很糟糕。問題就出在:在那天赴約見到人之前,徐嘉修一直認為九班的班花是陸珈,誰知道她不是!

  關於這件事,徐嘉修至今還沒有明白,班花不應該是班裡最漂亮那個嗎?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