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7 章 chapter 27

  「徐同學,你怎麼突然就過來了?」老陸收了收驚慌神色,看著徐嘉修問話。

  徐嘉修感到抱歉,他真不是踩點過來的;陸珈呢,只覺得老陸這個「突然」用得真好,她也看向徐嘉修,趕緊解釋呀。

  徐嘉修依舊雲淡風輕,開口說:「我爺爺就在上面,我看到你們也在這裡,就過來看看。」

  爺爺……陸珈轉頭;老陸聽明白了,「謝謝你啊,有心了。」

  「不用,應該的。」徐嘉修說,視線落在陸珈母親的照片,然後是下方放著的花,多看了兩眼,他抬頭對老陸說:「陸主任,我可以給阿姨上柱香嗎?」

  「好啊!」老陸走了過來,頗有深意地拍拍徐嘉修肩膀,「可以,可以的!」

  明山公墓環山繞水,現在正是山花爛漫的時節,繞山路下方的湖泊綠水幽靜,峭壁是一片明豔的山牡丹。老陸帶了魚竿過來,自然要釣一會。陸珈和徐嘉修慢悠悠下山,她覺得老陸應該是明白什麼,所以給了她和徐嘉修兩人時間。

  走了大概二三十步,徐嘉修牽上她手,不知道是天氣熱了,還是徐嘉修握得緊,陸珈手心都冒了汗,徐嘉修沒有問花的事,她先心虛地解釋起來:「那花,我爸誤會是我買回來,所以……」

  「沒事。」徐嘉修沒等她說完,笑了笑說,「都一樣,我今天湊巧過來拜訪阿姨正好沒帶東西。那花送給阿姨也好,我下次再送你。」

  謝謝啊,徐嘉修。陸珈一時間沒說話,突然覺得這樣真好,什麼都好,風好樹好山好,身邊的人更好。作為禮尚往來,她仰著頭問,「你爺爺那邊?」

  徐嘉修拉著她繼續走,「我們已經好了,我家人現在應該在下面的湖邊燒烤了,我們一起過去。」

  家人,湖邊,一起……

  陸珈本能地緊張了,又不好表現自己太緊張,糾結不已。徐嘉修突然停下來,抬起手,很快折了路邊的一枝淡黃色的花遞過來:「給你。」

  陸珈接過來,歡喜又緊張,她覺得此時就算徐嘉修遞給她一隻大瓢蟲都會接過來。

  有人終於會緊張了,徐嘉修以交換心情的方式,安慰說:「其實我每次見陸主任也挺緊張的。」

  不會吧,她看他都很淡定親切的樣子,就像老陸失散多年的女婿一樣。陸珈把自己想法告訴徐嘉修,徐嘉修輕笑,聲音極是溫和:「陸珈你想想,陸主任不止是你的爸,還是我的政教主任。」

  徐嘉修這樣說,陸珈真放鬆許多,她又問了問,「你爸媽都在麼?」

  「在的。」

  「還有呢?「

  「幾個叔叔伯伯嬸嬸阿姨和小姑他們,還有一幫小屁孩。」徐嘉修說完,頓了下,「你不用太在意。」

  那麼多人,她能不在意麼?陸珈差點淚流滿面,另外還有一件事她要先問問,「他們應該還不知道我是誰吧。」

  這個問題,徐嘉修說:「去了不就知道了?」

  不行的!陸珈幾乎討好地抱住徐嘉修:「你不要解釋太多了,就說我們是同學好不好?」

  「同學?」徐嘉修低頭看向陸珈,一臉正經的神色,話卻是極其戲謔,「哦,那麼陸珈同學,請問你現在這種向男同學投懷送抱的行為該怎麼解釋?」

  壞人!陸珈推開徐嘉修,走在了前面。

  其實真見面了,並沒有什麼可怕,何況也不是什麼見家長,長輩們都是很親切很善解人意的。他們最多問問她大學和工作這些問題,有個叔叔聽到她在沃亞工作,問完她的工資,還數落了徐嘉修一句:「嘉修,男人太摳是追不上女朋友的。」

  徐嘉修轉頭朝她一笑,「好像真有點少。」

  陸珈不好回話,其實,工資是正常的,她現在只是普通財務而已。她吃著徐嘉修遞過來的燒烤,徐嘉修繼續燒烤,手臂衣袖乾淨地挽著,就算坐在炭火煙燻的旁邊,也是一派從容清俊的樣子。

  徐嘉修父母都在場,問得反而沒有叔叔小姑們多,只是不停地讓她多吃點,讓徐嘉修多烤她喜歡吃的。徐嘉修並沒有介紹她是他女朋友什麼,他們的親近把握讓陸珈感到一陣陣的舒服和輕鬆。

  老陸釣好魚過來,徐爸爸和徐媽媽以前參加過家長會,自然也認識老陸,三人聊得不錯。就是中間徐媽媽太過自賣自誇了,比如:「我們家小修性格安靜又內向,尤其是對女孩子這方面,小時候上學就不怎麼跟女同學說話,初高中像其他男孩早戀那種行為,他真是一點也沒有,很讓人放心的。」

  這語氣,徐媽媽還當老陸是政教主任呢。老陸但笑不語,沒有多說。

  陸珈瞄瞄徐嘉修,拋開有沒有早戀這個問題不談,徐嘉修跟「安靜又內向」完全不搭邊啊!另外他真跟女同學不怎麼說話麼?以前他們班找他說話的女同學真的很多,有時候她擦黑板,都可以聽到隔壁班女生們叫徐嘉修名字,「徐嘉修,今天作業本最後一題你答案是多少……」

  不得不說,相比是隔壁班同學,他的同班女同學對徐嘉修更有一種親近的歸攏感。很奇妙,現在她和徐嘉修居然那麼近,那麼親了。

  陸珈還是和老陸一塊回家的。在停車場裡,徐媽媽問她要不要跟著徐嘉修到他們家玩玩。徐家人多,還有一幫小孩,停車場裡除了徐嘉修的車,還有四輛車是他們的,都是好車,停在一起更顯眼了。

  陸珈先拒絕了徐媽媽的邀請,相比大人們懂得含蓄,圍在她身邊的幾個徐家小朋友就直接問她:「姐姐,你真是修哥哥的女朋友嗎?」

  「我……」陸珈臉紅心跳沒回答,任由徐嘉修送她到老陸的車裡,臨走前徐嘉修有禮地跟老陸道別。

  車裡,陸珈帶回了徐嘉修在山公路隨手折給她的花,老陸徐徐地開車下山,視線瞟了好幾眼她手中的這支花,笑眯眯說起:「昨天那花,也是他送的吧。」

  他是誰,已經不用多說了。

  「嗯,是的。」陸珈大大方方承認了。

  老陸勾勾嘴,笑呵呵地說了她一句:「你這孩子不老實呀。」

  陸珈靠著車窗,心情也像手裡拿著的花,有點小爛漫。想了想,她對於老陸的「不老實」進行回應,「我和徐嘉修也是剛開始,總不能立馬急衝沖帶過來給您見面吧。」

  這倒也是,陸主任微笑,回味一番說,「難怪這些天我還奇怪了,徐嘉修怎麼突然對我這個政教主任那麼親了。」

  陸珈也笑起來,伸手碰碰頭。其實怎麼說呢,如果不是今天湊巧撞上,她可能還會「不老實」一段時間。人長大了,很多事情都會有一些考慮,比如她今天才察覺到的家境問題。陸珈不是自怨自艾的人,好不容易找到喜歡的人談戀愛,最重要不是要談得盡情盡興麼?抓住青春的尾巴好好愛一場!

  好想法,陸珈快捂臉笑起來了,修修,羞羞……

  ——

  第二天,陸珈自然跟老陸到奶奶那邊,因為上次相親事件,二嬸嬸必然是說了她幾句,什麼「你現在相親又不是小年輕談戀愛,不講感覺的。」什麼「條件合適就可以在一起了。」陸珈應下二嬸嬸所有的教訓,一路她和堂妹靜雅交流不多,那天之後,她不知道趙哥是怎麼對堂妹解釋,堂妹又是怎麼對嬸嬸提她和趙哥。阿成跟著堂妹一塊過來,給長輩們開車又說笑,表現很好,都快集齊三十六個贊,今年她應該要喝堂妹的喜酒了。

  另外長輩們再說起她的個人問題,老陸就說:「不急不急,小珈要慢慢來就慢慢來吧,我一點也不急的。」

  陸珈知道,老陸現在當然不急了。

  不知道為什麼,之前她和徐嘉修沒在一起,老陸會以玩笑的口吻提到他如何在小樹林抓到徐嘉修和楊珊妮,現在她和徐嘉修在一起了,老陸反而不提了。陸珈隱隱明白老陸可能是照顧她感受,老陸有心照顧,她反而有說不出的感受。不過有些事她總會明白的,或者她和徐嘉修在一起時間再久一點,她就可以名正言順地問出這件事,比如:「徐嘉修,你當年跟楊珊妮到底怎麼在一起?」或者是「徐嘉修,我爸說在小樹林抓到你和楊珊妮,真的麼?你們在幹嘛……」

  瞧,大家都說女人一談戀愛智商就變低,這話還真不假,她的智商都快要刷成負數了。

  然後是duang duang duang!

  假期最後一天,陸珈終於迎來她和徐男友的第一次正式約會。徐嘉修把時間定在早上七點,陸珈嚇了一跳:「為什麼要那麼早?」

  徐嘉修的回答是:「因為我想早點見到你。」

  這個,這個算情話嗎?

  七點就七點吧,她也想早點見到他,結果陸珈還是估算錯了徐嘉修的時間概念,六點半!她六點半就接到了徐嘉修的電話,她整個人從床上彈坐起來,邊找衣服穿邊跑到房間的小陽台,往下看,樓下已經是一車一人了。

  男朋友速度太快,陸珈想化化妝都沒時間,她穿戴整齊飛跑下樓,繞過樓道就看到靠在車身環手抱胸的徐嘉修,正漫不經心地等著。

  黑色的suv停在槐樹下方,晨風習習,大清早透明新鮮的空氣還夾著霧濛濛的水汽,陽光剛從陰霾的雲霧裡灑落下來,是淺淺、淡淡的金色。徐嘉修眼睛微闔,輕輕吐了幾口氣,然後抬起頭看向她,是一個隨意的招呼聲:「早啊。」

  早早早!

  約會要趁早,不過是不是太早了點?陸珈和徐嘉修一塊吃了早餐,商場都還沒有開始營業。她挽著徐嘉修的手走在空蕩蕩商業街裡,感慨一句:「徐嘉修,我感覺你把整條街都承包下來了。」

  徐嘉修也點了點頭,認同說:「如果你喜歡,這個可以常常承包給你。」

  ——還是不要了!陸珈忍不住笑了起來,她不要以後每次約會都起那麼早。

  徐嘉修氣定神閒地走著,問她:「笑什麼?」

  陸珈:「我覺得我們好傻啊……」

  徐嘉修也環視沒有什麼人的四周,說了一句:「好像今天人是不多。」

  陸珈還在笑,根本停不下來的節奏,她往徐嘉修的肩膀靠了靠,繼續抿著嘴偷樂,其實早點也挺好,不會覺得約會時間不夠用。

  兩人的時間是不會嫌棄指針走得慢,慢慢的,人多了。

  陸珈和徐嘉修不疾不徐地走著,感受著這個南濱城市快速熱鬧起來,車來車往,直到人頭攢動,街頭的情侶們一對又一對。

  終於,可以正常約會了。

  市中心的廣場,陸珈一個人坐在長椅,徐嘉修去了對面的星巴克排隊買兩杯喝的,她以前最討厭等,現在發現等想等的人,其實是一件很愉快的事。

  今天,她應該可以跟徐嘉修一直愉快約會到結束吧。結果,一道突如其來的招呼聲立馬打消了陸珈剛冒出的想法。

  陸珈愣愣地看向走過來的楊珊妮,以及楊珊妮挽著的男人,那個出差德州的男朋友了。

  轟隆隆,轟隆隆……陸珈大腦開始打雷了。她站起來,楊珊妮已經笑眯眯地立在她對面:「嗨,好巧,一個人?」

  「不……對,一個人。」陸珈說完就懊惱了。

  楊珊妮聳肩,介紹自己男朋友給她認識,「這就是我的男朋友,威廉。」

  「威廉,你好。」陸珈扯笑,打招呼,然後,怎麼辦怎麼辦!

  情敵突然出現,陸珈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想的,腦子特別亂糟糟,她不僅想等會楊珊妮看到徐嘉修怎麼辦;她還替徐嘉修想了想,徐嘉修看到楊珊妮和她男朋友怎麼辦,會不會有什麼情緒問題。可能是對今天的約會抱有太大的期待,陸珈突然很不想它被破壞,至少今天不行……

  有時候人一著急,餿主意就嗖嗖嗖地鑽出來。陸珈趕緊挽著楊珊妮的手,拉著走說:「珊妮,我們邊走邊說。」

  有人「邊走邊說」地先走了,徐嘉修排隊買好兩杯熱飲走出來,女朋友不見了。他環視一圈,終於左前方看到了陸珈的身影,除了她,她旁邊還有兩個人,一男一女的樣子。

  這是什麼約會態度,徐嘉修覺得自己要瘋了。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