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6 章 chapter 26

  項目名字定了,陸珈覺得自己還是有點小功勞的,可她——還是沒進項目。Janice知道後,看她的眼神就像看那糊不上牆的爛泥一樣,戳著她的額頭直說:「忒沒用,連恃寵而驕都不會。」

  恃寵而驕!陸珈想哭,她又不叫嬌嬌,更何況「恃寵而驕」很難好不好,首先它是一個互動的概念:只有徐嘉修先寵起來,她才能驕,以及嬌啊!

  其實呢,陸珈也覺得自己有點沒用。之前她糾結如何把握好老同學和老闆的尺度;現在又要拿捏男朋友和老闆兩者的距離。偏老闆一點吧,明明她和徐嘉修是平等的戀愛關係,她為什麼要畢恭畢敬,何況就發那麼點點工資;偏男朋友一點吧,她更不想同事們戴有色眼鏡看她,畢竟,老闆的女朋友是不等於老闆娘滴。

  ……

  陸珈趴在辦公桌玩著一株含羞草,伸手不停地觸碰調戲它們,毛茸茸的嫩綠葉片立馬收攏,像齊刷刷的小羽毛。她玩個不停,對面的小達終於忍不住提醒說:「陸珈,別壞玩的我草。」

  好吧,不玩了。陸珈終於住手了,站起來將小達養的這株含羞草抱回窗檯,靠著幾盆銅錢草擺放在一起。她走到小達對面,小達繼續看書,好像很努力的樣子。

  「小達,這幾天你在看什麼啊?」陸珈問,順手拿起桌面的幾本書,會計稅法經濟法等等。陸珈靠著桌邊翻了翻,明白了,「小達,你報名了今年的注會考試了嗎?」

  陸珈隨口一問,小達的臉卻「嗖」的紅了,十分可愛。他有點難以啟齒地問起來:「陸珈,你是不是也覺得我考CPA是天方夜譚啊,我連出納工作都做不好。」

  原來每個人都會自我懷疑啊,她昨天也懷疑徐嘉修會不會對她是虛情假意。他以前不喜歡她,怎麼現在就喜歡上了,難道真應了一句話年齡大了容易將就?陸珈無奈地想著。

  「怎麼會。」陸珈給小達加油打氣,「小達,你要對自己有信心,就算你工作做不怎麼好,可是你很萌呀!你看熊貓的工作就是每天賣萌,多受歡迎啊。」

  小達哼哼兩聲,不理她了。陸珈更無奈了,天地良心她是真心在安慰小達的。

  她賴著不走,小達有理有據地反問她說:「如果話是這樣說,我是不是每天對徐總賣賣萌,他就會給我發工資啊?」

  這個,陸珈笑了起來,好像是不行的。

  小達頭也不抬地說:「所以嘛,我又不是徐總女朋友。」

  呃,小達不是徐嘉修女朋友,可她是啊!陸珈望著小達問:「小達,你覺得女朋友應該怎麼賣萌比較好。」

  小達殘酷說:「看臉。」

  陸珈指了指自己:「我這樣呢。」

  小達看了看她,冷靜地扯扯嘴角說:「這個問題,你得先有一個男朋友再來問我。」

  她去,居然嘲笑她木有男朋友,陸珈瞥瞥小達,改天她一定要拉男朋友出來好好溜一溜,她嚇死他!

  關於小達要報考CPA,陸珈還是傳授了小達不少應考技巧,她再次翻翻小達的考試參考書和資料,好多重點都沒找到,習題做得也是亂七八糟,就這樣能考得起來才怪,打醬油吧。

  哎,改天她把自己用過的書和資料找出來送給小達吧。

  ——

  不管如何,成為老闆女朋友還是有福利的,比如可以問問徐嘉修節日放假這件大事。在陸珈問了兩次後,沃亞的清明假期通告安排終於出來了。

  徐嘉修問:「很想放假了?」

  難道還有人不想放假麼?!回答徐嘉修提問之前,陸珈先問:「你現在是以男朋友還是老闆的身份問我?」

  「男朋友。」

  陸珈:「想放假。」

  「老闆呢?」

  陸珈搖頭,輕咳兩聲說:「不想,我要每分每秒地投入到沃亞的工作裡!」

  徐嘉修沒忍住,看著陸珈笑嘻嘻的樣子,伸手彈了下她的腦袋。

  清明假期,公司裡很多外地同事都要回老家掃墓。Janice是青島人,要多請兩天假回老家,徐嘉修大大方方批了。Janice這次回老家祭祖的同時還要當著老祖宗面前發誓盡快娶個男人回來,壓力實在很大。

  陸珈很能理解Janice的壓力,她和Janice媽媽通過一次電話,阿姨知道她是Janice的新室友,電話裡叮囑她可以把髒活累活以及針線活都交給Janice做,但務必請她幫忙給Janice介紹物件。

  可是,她上哪兒介紹啊,一般男人他是配不上Janice的!

  ……

  明天清明放假,這邊老陸也給她打了電話過來,告訴她掃墓時間安排:按照往年一樣,第一天她和老陸先一起看媽媽,第二天去奶奶那邊跟叔叔嬸嬸一塊掃墓祭祖……

  總之三天小長假,行程還是很滿的。

  陸珈不知道徐嘉修是怎麼安排假期,不過她是他女朋友了,有權過問吧。陸珈問了,徐嘉修的回答也是:「掃墓,看看爺爺他們。」

  頓了下,他看著她,加了一句:「要一起去嗎?」

  這個……陸珈也看著徐嘉修回話:「這個,不好一起吧。」

  公寓外面,徐嘉修身形修長地靠著牆,眼神有點邀請說:「又沒事,可以先認認熟。」

  陸珈趕緊搖頭,這個還是先別認熟的好。

  「哈哈。」徐嘉修望著她,唇角驀地勾起一個微小弧度。陸珈這才反應過來自己被逗了,惱羞地打了他一拳。徐嘉修樣子輕鬆,又揶揄了她一句:「怕什麼,難道還怕他們會出來找你麼?」

  這個又犯病了吧。陸珈轉過身,也說起了自己的安排:「我也要掃墓祭祖的,這三天很忙的。」

  話裡意思,這三天她和他就不能見面啦。

  徐嘉修點點頭,也沒說什麼,過了會說:「到時候我給你打電話。」

  ——

  假期來了,Janice訂了機票飛走了,臨走前摸了摸她的臉,揩油揩得比徐嘉修更得心應手:「寶貝,別太想我。」

  大家都回家了,青年公寓一下子空了不少。陸珈由徐嘉修送她回東洲一中,她下車之前,徐嘉修輕咳兩聲:「等等。」

  哦。陸珈想起來了,拿起徐嘉修右手,甜蜜地碰了兩下。

  「不是這個。」徐嘉修無奈抽回自己手,「後備箱有你的東西,把它帶走。」

  什麼東西?她記得自己沒帶東西回來啊。陸珈下車打開徐嘉修的後備箱,裡面有:一個包,一副網球,一雙球鞋……有人說,女人和男人戀愛之後,男人的車載物品會有變化,不過徐嘉修好像並沒什麼變化,難道這也是她恃寵而驕不起來的原因嗎?

  不知道要拿什麼東西,陸珈問車裡的徐嘉修:「是什麼啊?」

  徐嘉修走下來,指指最前面的一盒花,口氣由於不好意思有點不客氣:「陸珈,你眼睛長後腦袋吧。」

  ……居然是花?陸珈看向靜靜躺在後備箱的這花盒,還是跟上次趙哥送給她一樣牌子的花!陸珈驚訝的問:「這花是上次趙哥送的那個……」牌子嗎?

  神經吧。她以為是趙哥那束麼!徐嘉修一句忍不住:「睜大眼睛好好看看。」他這個是最貴的那種!

  陸珈回徐嘉修:「我眼睛站在後腦勺,睜再大也看不到前面的東西啊。」

  徐嘉修拿起花,直接塞到了她懷裡:「給你。」

  哈哈,好的。陸珈接過來,還是不明白徐嘉修幹嘛要送趙哥牌的花給她,直到她拿著花上樓,突然想到徐嘉修城府好深,她第一次拿花回來可以對老陸說是自己買的,這次呢!

  其實,徐嘉修之所以送陸珈同牌子玫瑰花,是源於他和葉昂陽的一場對話。上次陸珈把趙哥那盒花落在他車裡,出差回來那天葉昂陽自然看到了,感慨起來:「徐敗壞,想不到你都已經知道送花要送roseonly了。」

  「什麼roseonly?」

  那天,徐嘉修是有點受刺激的,他原本還覺得趙哥請陸珈吃羊肉串的行為蠻LOW,送花也用盒子裝起來不夠大方。等他問了問葉昂陽這種盒花的價格,心情和感受都變了……

  有人有事沒事送花玩,導致陸珈爬樓梯還要想理由。不過有時候過度的擔心是多餘的——陸珈擔心自己又帶花回來肯定會被老陸盤問,事實她根本不需要擔心什麼,老陸看到她盒子裡花,先是一愣,然後滿意地開口說:「不錯,還是有點孝心,還記得你媽最喜歡花。」

  陸珈:「……」

  ——

  第二天,徐嘉修送的花自然被老陸提醒著一塊帶走。

  一路出發,陸珈聽著東洲市的交通之聲,聽老主播說今天的交通有多擁擠,哪裡哪裡正堵著。陸珈拿出手機給徐嘉修發了一條短信,徐嘉修過了一會才回過來:「我正在開車。」

  她回:「哦,好好開車,注意安全。」

  不用想,今天徐嘉修也掃墓吧。陸珈撐在車窗抓抓頭髮,她好像越來越容易時不時地想起他,想跟他在一起。

  陸珈想著想著就笑起來,然後看了看懷裡抱著的花,幸好徐嘉修不會知道!

  今天難道風和日清,東洲明山墓園很熱鬧,來來往往都是人,到了之後,老陸找了很久才有停車位。陸珈拿著祭品和鮮花下車,跟著老陸來到媽媽這裡,墓碑上的照片芳華永在,永遠是她記憶中的樣子。

  陸珈眉眼是隨了媽媽,一樣的顧盼生輝。老陸偶爾提起兩人故事,最常說的一句話就是:「我第一眼看到你媽,就被她的眼睛吸引住了。」

  可真有那麼吸引人麼?要不改天她也問問徐嘉修,他又喜歡她什麼,總要有點喜歡才在一起吧。

  陸珈把花放在媽媽旁邊,老陸對她說:「跟你媽媽說說話。」

  說什麼呢,陸珈在心裡說了起來,說自己工作,說老陸,還說了……徐嘉修。

  老陸嘆嘆氣,慢慢蹲下來燒紙錢,自顧說了起來,念叨來念叨去又回到了她身上:「……孩子媽,你可要幫小珈看著點,趕緊給她送個男朋友,我們家什麼都不缺,就缺好女婿了。總之你要上上心啊,快點送女婿給我啊……」

  女婿要怎麼送?陸珈頭疼,她第一次發現老陸還真挺萌的……

  就在這時,旁邊響起一道年輕男人的招呼聲:「陸主任。」

  女……婿?!

  哎呦孩子媽,這也太快了點吧!前一秒還在絮絮叨叨的老陸終於停下來,轉過頭,瞪大眼睛望向站在陸珈旁邊的人,張張嘴失語了,好像是嚇住了。

  陸珈站在旁邊,也覺得老陸一定嚇壞了!徐嘉修剛走過來時,她都嚇了一跳,別說還在說什麼快送個女婿過來這種鬼話的老陸了。

  真要命!陸珈側目,看向旁邊一身休閒裝的徐嘉修:她媽還真給力,說送就送,速度比同城快遞還快啊……

  【小劇場】

  女婿來了,徐嘉修你這樣嚇人真的好麼!

  徐嘉修:我給爺爺掃墓,路過看到自己岳母在這裡,能不過來麼?

  陸珈:「……」

  然後問題來了,陸珈,你要不要也去徐嘉修那邊看看……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