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3 章 chapter 43

  轉眼間,已經到了蒼翠的南嶺公路。陽光耀眼明淨,清泉山澗流淌,近處都是大片大片的花草樹木,山色清新;遠處高高低低的群山,連綿著,蜿蜒著,靠近著湛藍湛藍的天際。

  最後一公里即將開始了!

  陸珈仰頭看看徐嘉修,整整一公里,他真的要嘗試嗎?徐嘉修把喝了水的瓶子遞過來,示意她幫忙拿著。另外,徐嘉修也瞅瞅她,彷彿知道她在想什麼,說了一句:「別輕易懷疑你的男朋友。」

  陸珈嘟囔一句:「我……懷疑自己體重不行嗎?」

  「嗯?」徐嘉修聽到這,好看地蹙了下眉頭,打量著她問:「有沒有120斤?」

  「滾啊——」陸珈被說笑了,她有一段時間沒稱體重了,今年年初被老陸餵得很好,最高都飆到了三位數,現在應該有點下來了。要不先試試?陸珈勾上徐嘉修的後背,兩人像是有了默契,徐嘉修微微彎了腰,已經將她騰空背起,掂了掂說:「陸珈,你還可以更胖一點。」

  真甜呀!陸珈頓時美得嘴角都翹了起來。

  大家自由組合搭檔,沃亞幾位元嬌小妹子全部被一搶而空,然後是小達這樣的男性,也成了搶手貨。Janice靠在公路圍欄瞄瞄目標,還是朝小達招了招手,結果小達逃得比兔子還快,類個去,她和他去年不是配合得很好麼?是誰不顧一切將他拖到終點的……

  相比一群熱情洋溢,正準備積極參賽的同事,葉昂陽一點也不感興趣這個「最後一公里」。首先他不差錢,2000有個啥好稀罕的;其次他也不需要像某人那樣秀恩愛,所以幹嘛要自找苦吃呢?結果最正常的他,因為出類拔萃反而顯得不正常了。邵逸風都已經找到妹子,過來問他為什麼不參加,Janice直接替他解釋說:「別為難小葉總了,他腰不好。」

  他去!葉昂陽很生氣,他哪裡腰不好!

  比賽開始了,陸珈趴在徐嘉修肩膀回頭看,對徐嘉修說:「葉昂陽真的要背Janice……」

  「隨他吧。」徐嘉修說,停頓片刻加了一句,「反正很快就換回來了。」

  果然,大概走了百來步,葉昂陽扛不住了,Janice也不停催著太慢太慢,他和她都變成小尾巴了。葉昂陽被催得不耐煩,人家幾斤,她林嬌嬌幾斤,索性罷工了:「你快個給我看看。」

  沒問題!換角色了,Janice真比葉昂陽要快,嗖嗖嗖就追上了前面的陸珈和徐嘉修,開始並駕齊驅。陸珈不可思議看過去,葉昂陽也很興奮,挑釁地看向徐嘉修。

  徐嘉修依舊走得不疾不徐,不過也對葉昂陽表示:「我真羨慕你。」

  葉昂陽笑嘿嘿。

  表羨慕,小case啦!Janice問徐嘉修:「老大,要不我也馱你走幾步?」如果老大真羨慕的話。

  「多謝,不用。」徐嘉修客氣謝絕。背上陸珈樂得不行,過了會,主動說:「徐嘉修,要不也換我背你吧。」

  其實,陸珈真只是說說而已,她想徐嘉修肯定不會答應的。結果徐嘉修頓了頓,毫不羞恥地回她:「好。」

  好?!真的好嗎……

  好!!!!陸珈氣勢赳赳地從徐嘉修背上下來,走在徐嘉修前面,男朋友請上馬吧。

  徐嘉修心情大好:「加油。」

  加油……

  陸珈咬咬牙,真開始加油,可是為什麼,她背得越起勁,徐嘉修那雙長腿還沒有離開對面。兩人的身高差距,她根本不能將徐嘉修背起,連騰空就好困難。

  陸珈絕望了:「徐嘉修,你勾勾腿呀,勾勾腿。」

  這樣?

  算了,陸珈放棄了。

  徐嘉修壞笑起來,笑聲愉快。陸珈這才知道自己被戲弄了。徐嘉修和她停下來休息,他伸手將她貼在額頭的一綹頭髮,撥到一邊。

  陸珈轉轉眼眸子,往上吹吹氣,直接將額頭髮絲吹了起來。

  徐嘉修:真調皮。

  有人又開始秀恩愛,前面的葉昂陽回過頭看得很不滿意,拍拍Janice的肩膀:「換我了。」

  Janice直接兩手一放,累癱了:「小葉總,我……就等你這話啊。」

  山風徐徐吹來,陸珈重新回到徐嘉修背上。徐嘉修藉機讓她唱歌給他聽,可是她唱歌真很難聽的。徐嘉修不認同:「那年不是唱得很好聽嗎?就是物理競賽培訓班那次。」

  他居然還敢提!陸珈厚著臉皮問:「你真覺得好聽?」

  「真的。」徐嘉修說。這麼多年來,他一直記得她那年唱歌的畫面,紅著臉,瞪著眼,關鍵一口氣唱下一首歌不帶喘氣,就跟念順口溜似的。

  「對了,那時候你唱的是周杰倫的歌嗎?」徐嘉修問。

  陸珈哭,好想揪著男朋友耳朵質問,剛剛說她唱歌好聽是騙她,騙她對吧,不然他怎麼會把《星語星願》聽成周杰倫的歌,難道她真跑調到沒邊沒際了?

  一番辛苦,終於要到達終點了。陸珈看到了飄揚的小彩旗,想不到徐嘉修真背她走了一公里。她心裡突然冒出一個想法,以後她是不是可以告訴自己女兒,當年你爸爸也背著媽媽走了一公里。未來明明還沒有來,陸珈先被自己想法感動得不要不要,她想給徐嘉修生娃娃了。

  ……徐嘉修應該也是更喜歡小閨女吧。陸珈「吃吃」笑起來。

  徐嘉修問她笑什麼。

  陸珈不知道怎麼說,一句話已經先從心裡冒了出來:「徐嘉修,我愛你。」

  徐嘉修也笑起來:「就這樣被一公里感動了,嗯,那麼容易感動?」

  才不是呢。陸珈想起自己小時候趴在老陸肩膀的畫面,告訴徐嘉修她此時的想法:「徐嘉修,以後如果我們有女兒了,她肯定會喜歡上她爸爸的肩膀。」莫名其妙,陸珈就是很感動,感覺就像多年之前丟掉的安全感突然回來了。

  徐嘉修原本還是戲謔神色,也被陸珈這心血來潮的想法,感動得心底柔軟。他回陸珈:「那你以後不可以吃醋。」

  陸珈「嗯」了一聲。

  徐嘉修:「說到做到。」

  哼哼,陸珈不滿,還是又輕輕「嗯」了一聲。

  徐嘉修笑了,聲線醇醇,重複自己意思:「我說的是,剛剛有人說要給我生個女兒,一定要說到做到。」

  陸珈反應了半秒,然後她將右手伸到前面,在徐嘉修面前比劃了一個「ok」手勢。看到了嗎?

  徐嘉修:嗯,看到了。

  陸珈順利「著陸」終點,徐嘉修不算快,也不算慢,這一路他求穩不求快。第一名有什麼重要,重要是沿途風光和陪他看風景的人是誰。

  第一名到底是誰呢。

  不遠處Janice和葉昂陽基本都癱了,兩人以輪流馱對方的方式第一個到達終點。葉昂陽累得小腿抽搐,提出請求:「嬌嬌,你繼續幫我背回酒店,2000塊我就不跟你分了。」

  「沒問題啊。」Janice很開心,也不癱了,立馬狗腿地俯下身,「小葉總,請!」

  葉昂陽無語凝噎,所以折騰得那麼累,他到底圖啥呢!

  ——

  今天這樣的活動和場合,徐嘉修作為大老闆自然要發言,晚上大家在山間酒店狼吞虎嚥吃了飯,徐嘉修上台發言了。他說得很簡單,連發言稿都沒有,就短短幾句話,乾脆明瞭又有中心思想。

  徐嘉修說:「……沃亞的文化就是團結、成長和創新,一起追求共同的卓越和夢想。前面在大家一路同行的努力之下,沃亞發展得很好,但它和我的最初理想還有距離,沃亞後面的路也還很長。我一直相信沃亞可以更好,你們也可以更好,就像今天的素質拓展活動,挑戰自己,克服困難,那沃亞必將有一支又一支攻無不克、戰無不勝具有強大競爭力的優秀團隊。今天我在此與你們共勉,謝謝大家!」

  陸珈和大家一塊鼓掌,徐嘉修的話,她心情有點澎湃。就在這時,葉昂陽在她旁邊開口,拆起徐嘉修的台:「嘖嘖,太懶了。」

  懶?陸珈不明白:「為什麼?」

  「剛剛這句話我都會背了。」葉昂陽說,「徐敗壞去年也這樣說,就稍微改一兩句。」

  什麼?陸珈:「……」

  葉昂陽咳嗽幾聲:「等會徐敗壞肯定說,今天大家都辛苦了,回去之後早點睡什麼的。」

  果然,徐嘉修真這樣說了。

  陸珈看著前面的徐嘉修,實在忍俊不禁,怎麼辦,她還是覺得男朋友很帥很有魅力。十七歲和二十七歲,她對徐嘉修都有一樣的崇拜,卻是不一樣的心情。

  陸珈和沃亞有了第一張合照,她就站在徐嘉修旁邊,徐嘉修將手隨意搭在她的肩膀,大家都是愉快地對著鏡頭;然後,她和徐嘉修也有了第一張合照,兩人在一起有段時間了,這樣的合照還真是第一次,照片還是被胡蘭姐有意提起才產生的。大合照結束,同事們相互拍照留影,很多同事都找徐嘉修合照,徐嘉修都沒有拒絕,直到胡蘭姐笑問:「徐總,陸珈,你們不單獨合照一下嗎?」

  她看向徐嘉修。徐嘉修點點頭,正正經經說:「的確要單獨照一張。」

  她走過去,徐嘉修不經意間攬上她的腰,沒有表現出過多的親暱,有些地方還是很不相同。

  ——「哢嚓」一聲,兩人單獨合照產生。

  陸珈從胡蘭姐那裡要來了照片,將照片保存到了自己的「拾光」裡,珍貴留念。

  ……

  夜裡,陸珈回到青年公寓已經9點了。Janice回來第一件事就是想衝進衛生間洗刷刷,另外不忘替她著想,看著同樣一身汗的她說:「寶貝,你到老大那裡洗吧,他那邊有兩個洗手間。」

  陸珈:「(⊙v⊙)。」嬌嬌,她去了就不回來了……

  Janice很公平的:「或者這裡給你洗也行,我去求老大?」

  「我去。」徐嘉修那邊!陸珈噔噔噔上樓,立馬上樓拿換洗的睡衣,以及小內。然後問題來了,她要選擇性感的,清純的,還是可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