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2 章 chapter 42

  今年沃亞全體員工素質拓展按照去年一樣,分成三個大隊,隊長分別是徐嘉修自己、葉昂陽和Janice;不一樣是相比去年,員工人數已經翻了翻。

  陸珈呆在906公寓的二樓書房看照片,每年的野外素質拓展,徐嘉修都留了照片,紀念著沃亞的快速成長。

  第一年,沃亞員工還不多,一幫年輕人勾肩搭背地站在高高的山頂,他們身後豎立著沃亞的白旗,迎風招展;第二年,沃亞的員工排列成巨型的方陣圖形,滿滿的團隊凝聚力;去年,徐嘉修難得有一張獨照,一身運動裝備,鴨舌帽,手裡握著登山杖,好面容比山間陽光還清朗。

  徐嘉修,他就是沃亞的創始人。

  今年,她加入了沃亞,她和徐嘉修相愛,一切都順利地像是命運老人特意的眷顧安排一樣。

  陸珈靠在徐嘉修懷裡看著這些照片,心情突然很感動,也有小小的遺憾。徐嘉修從後面伸手摟過她:「明天,我們正式公佈了好不好?」

  陸珈回過頭。

  徐嘉修將下巴輕輕搭在她的脖頸,繼續慵慵懶懶地說著話:「我有個建議,你看你工資那麼少,要不要再兼職一下沃亞的老闆娘?」

  這是什麼鬼建議……老闆娘也是崗位嗎?陸珈只是笑,眼淚都出來了,不經意濕潤了眼角。沒有什麼猶豫,她直接吻上徐嘉修,徐嘉修摟著她,修長乾淨的手指穿過她的頭髮,兩人鼻子碰著鼻子,氣息靠近纏繞,怎麼親密都不嫌多。

  徐嘉修,我愛你,我只愛你……

  除了愛你,我還會永遠陪著你,陪著沃亞,一起完成你的野心和夢想。

  週六,徐嘉修加班,陸珈回了一趟城南的大房子,借了男朋友的車,男士SUV開得虎虎生風。她回城南是為了拿北方帶回來的登山裝備,都是一些初入門的級別,不過當時買下它們也花了不少銀子,所以沒必要買新的。陸珈來到儲存室,登山包打包回來還沒有拆封過,她打開防塵袋,拉開背包拉鍊,意外翻出一隻手機……它怎麼在裡面?

  陸珈有點發愣,當初她不知道怎麼打包收拾行李,所有東西整理好後,手機找不到了。反正要重新開始,就安慰自己丟了手機也是好事,手機裡那些客戶的號碼,狠狠心也不管了。在她做出要從頭開始的打算,那些原本重要的東西也就變成過去的存在。

  那麼久時間,手機自然關機了。陸珈想了想,直接把手機丟進雜亂裡,該聯繫的人已經聯繫回來,不該聯繫的人,就更不能聯繫了。

  ——

  第二天,清早六點,三輛大巴車從科宇寫字樓出發。陸珈本應該是Janice那邊的團隊,徐嘉修直接以「以權謀私」將她劃到他這邊。Janice對這一切只能嘆氣,即將送出去的室友就是潑出去的水哇。

  然後的行程就是:六點半,開始兵分三路,中午11點半共同抵達半山腰農家飯莊一起用餐,然後繼續出發,夜裡大家留宿在目的地五峰湖裡的山間酒店,第二天由大巴車接回沃亞。

  陸珈以為徐嘉修會將目的地定在鹿谷,葉昂陽已經得到明確消息宋雋希今天會前往鹿谷。徐嘉修無所謂表示:「上趕著不是買賣。」

  徐嘉修無所謂,是因為胸有成竹嗎?大巴停在山腳,陸珈收回視線,徐嘉修拉她起來,輕飄飄地擠兌她一句:「希望今天你能堅持到最後。」

  「別小看我。」陸珈揚揚唇,背上自己東西。還有,如果她不能堅持到最後,他會怎麼辦,丟下她嗎?

  徐嘉修微笑,他今天要帶隊,這一路自然不能只顧著和女朋友談情說愛;陸珈也做好了不給徐嘉修惹麻煩的打算。她體力不差,以前所裡舉辦極限鍛鍊,她不僅能照顧好自己,偶爾還能照顧幾個體弱的女同胞。

  徒步爬山正式開始。徐嘉修這隊,基本都是樓上的程式猿,女同胞只有兩個,陸珈和小美,小美也是因為男朋友關係加入這組,一路和男朋友秀著恩愛,從五公里秀到十公里,幾個程式大哥看不順眼,恨不得帶著自己老婆過來,要秀一起秀!

  「徐總,你們也快秀恩愛吧,一起閃瞎我們的眼!」有哥們提議,聲音很大,用徐嘉修肯定能聽到的聲音。

  徐嘉修在前面停下來,笑著望回頭:「怎麼秀?」

  陸珈臉更紅了。今天陽光充裕,加上這一路不停歇地徒步爬山,現在大家又取鬧她和徐嘉修秀個恩愛給他們看看,原本只是熱的臉直接燒了起來。其實這一路,她和徐嘉修也有秀啊,就是秀得不是很明顯:比如開始難走的路,徐嘉修會伸手拉她;遇到帶刺的枝條,徐嘉修會自覺撥過去,不讓它們碰到她……

  那麼誠意滿滿的恩愛,他們都眼瞎看不到麼?

  「徐總,不要害羞,秀一個嘛!」大家一塊起鬨。然後,小美和她的程式猿男朋友已經對嘴親了親,挑釁起來。

  真要命。陸珈瞄瞄徐嘉修,怎麼辦。

  怎麼辦?那也就這麼辦吧。徐嘉修稍稍俯下身,含笑的眸光迫在眉睫。

  好吧,陸珈回視徐嘉修視線,大大方方地等著徐嘉修親過來。半秒之後,陸珈突然發現自己理解錯了意思——徐嘉修是讓她主動親他!好過分……咬咬牙,還是碰了碰。

  「夠了嗎?」徐嘉修轉身問那些起鬨的隊員們。

  「嗷嗚——」好幾個還單身的男同事發出連連怪叫聲,原來他們的老大那麼會談戀愛,好刺激!

  就在這時,對面的山谷傳來了Janice的聲音:「喂——大家聽到了嗎——我們已經到了——哈哈哈——」

  Janice那隊居然到了!

  有人嘆氣:「等會Janice肯定要耀武揚威了。」

  果然,陸珈和徐嘉修抵達農家飯莊時,Janice已經啃著黃瓜走過來,尾巴都要翹到了天上了。最慢還是葉昂陽那隊,公司大部分女同事都在他那邊。葉昂陽說他們之所以慢,那是他們中途休息了半個小時,他還玩了一盤鬥地主呢。

  「你呢,徐敗壞。」葉昂陽問。

  「我們啊——」徐嘉修拖了拖音,「也就是秀了幾次恩愛而已。」

  這個回答,陸珈不忍直視了。

  葉昂陽滿嘴哼哼,看向不遠處還在喘氣的小達,勾上Janice的肩膀,也是相當不忍心說:「我說嬌嬌,你看你把隊員小達折騰的。」

  小達斜眼過來,然後又默默別過臉;旁邊是邵逸風幸災樂禍的臉:「達達,快像個男人一樣站起來!就像我這樣子……」

  氣氛歡愉。陸珈也輕鬆笑起來,她來到水池旁洗了手,對面是一座座巍峨的雲峰,山壁陡峭。聽說這裡的自來水來自山澗清泉,許多同事直接灌裝到水瓶裡帶走。陸珈捧了一手水,嘗了一口,真有點甜。

  徐嘉修笑她是心理作用,陸珈不以為然,只覺得現在的時光真好,歡聲笑語不斷。有目標,有陪伴,還有期盼,所以前方路途再辛苦也不會覺得可怕吧。

  下午三隊歸一,一塊出發五峰山,唱歌的唱歌,說笑話的說笑話,每個人體力不一樣,有人慢慢吃不消,也有像Janice這樣越走越亢奮,走在最前面帶隊。

  陸珈和徐嘉修已經走在後面,隊伍前面需要人帶著,後面更需要人跟著。下午最慢就是小達同學,慢到連好朋友邵逸風都舍棄他走在前面。

  團隊精神有一項就是照顧最後一個,陸珈看小達那麼努力的樣子,都不忍心催他,反正老闆徐嘉修都很有耐心的樣子。

  陸珈回頭看小達,小達提了提手中購物袋,終於氣喘吁吁追了上來,還說起一件事:對很多男同胞來言,最大的挑戰還在最後一公里。現在他們都應該放慢速度,開始養精蓄銳才對。

  什麼挑戰?陸珈很好奇。莫非下午徐嘉修走得慢,還跟這挑戰有關係。

  小達從帶來的超市購物袋裡拿出瓶裝水喝了一口,繼續說起來。

  就是名為「最後一公里」的比賽,去年沃亞素質拓展推出的一項背人比賽。然後參賽選手基本是沃亞最勇猛的幾個男同事,進行男人的極限較量。比賽內容就是徒步背人走完最後一公里,第一名獎金2000塊。

  說到這,小達有點不好意思:「去年我就獲獎了。」

  「哇……」陸珈難以置信地看著小達,不相信,一點都不相信。

  「真的。」徐嘉修在旁邊適當解釋說,「背人和被背人平分獎金,小達是被背那個。」

  哦,還真有臉。陸珈點頭,相信了。「去年誰背的你?」她問小達。

  小達紅光滿面:「是Janice……」其實他想說,被背那個也是很累的,去年比賽撐到最後幾百米的時候,Janice幾乎是將他拖到終點的!而且中間如果對方累了,被背方也是要爆發潛能背起自己同伴,畢竟獎金是平分。

  哈哈哈!陸珈拉著徐嘉修的手笑起來,想到一個問題,立馬抬頭問徐嘉修:「你去年參加過比賽嗎?

  」徐嘉修應該不會是被背那個,所以他是不是也背過女員工,或者像小達這樣柔弱的男員工。

  「沒有參加,太無聊了。」徐嘉修悠悠說,反問她,「難道我要自己贏自己口袋裡的錢?」

  也是啊。陸珈笑得更開心了。真不要臉,就算他參加了也不一定能贏啊,沃亞又不缺男漢子。

  陸珈甜蜜地瞅瞅徐嘉修,不知道他今年……

  就在這時,徐嘉修又開口說:「不過今年可以無聊一下。」

  呃?陸珈眨眼。

  徐嘉修直接把說明白:「最後一公里,我背你。」

  【小劇場】

  嗯嗯,然後是——

  陸珈:「徐嘉修,要不讓我背你幾步試試吧。」

  徐嘉修頓了頓:「……好。」

  好?!要點臉!

  陸珈:「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