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1 章 chapter 41

  迎面走來的男人身材高大勻稱,身著舒適的棉麻襯衫和長褲,眉目舒朗,他手裡正端著一個餐盤,面帶微笑地看過來,「好巧,徐總。」

  「真很巧,沒想到能在東洲市見到宋總。」徐嘉修說,禮貌邀請,「一起坐?」

  宋雋希開口:「如果你們不介意的話,我很樂意。」

  「哪會。」徐嘉修笑。

  陸珈沒怎麼見過徐嘉修長袖善舞的樣子,有時候差點忘了他也是生意場的人,需要各種應酬,不管是特意安排的,還是像這樣意外碰上的。餐桌來了「朋友」,陸珈沒開口,只是站了起來。徐嘉修很快給她解釋:「陸珈,我女朋友。」頓了頓,介紹宋雋希給她認識,「宋總,思芯特創始人。」

  思芯特創始人,其他已經不需要多餘的介紹了。陸珈打了個招呼:「宋總好。」

  「你好。」宋雋希說,目光略略地移開,點點頭。

  大家都是成年人,有些事自然能心領神會地明白,比如她和徐嘉修是東洲本地人,為什麼會出現在酒店。宋雋希面色沒有任何八卦,安靜地在對面坐下來。

  陸珈不再犯懶,跟著徐嘉修一塊取自助早餐。徐嘉修也沒有多提宋雋希,如果正常人遇上這樣牛氣哄哄的人物早亢奮起來,徐嘉修沒有。陸珈挽著徐嘉修的手,她就喜歡他這份君子之交淡淡如水的矜傲之氣。

  「徐嘉修,你要吃什麼,我給你拿。」

  徐嘉修:「還是我給你拿吧,今天不是不舒服麼?」

  呃,哪有那麼脆弱。

  早餐食物多半是徐嘉修拿的,其中一份紅豆包也是他特意給她取的,那個,徐嘉修以為紅豆能補血嗎?

  宋雋希吃的是普通白粥和煮雞蛋,講究又不講究。陸珈想起自己第一次出差,對方公司招待很客氣,住宿都是五星級酒店,她和另外一個女同事吃個早飯都能感慨半天。陸珈咬了口紅豆包,聽著徐嘉修和宋雋希的對話,很普通的場面話。

  「宋總這次來東洲是工作原因?」

  宋雋希說:「一半工作一半旅遊吧。上次在北京我和徐總聊得很好,原本還想抽時間出來跟徐總再暢談一番,結果徐總提早回了東洲。」

  那次出差,徐嘉修提早回來了?

  徐嘉修只是笑:「宋總想去東洲哪裡玩,我和陸珈都可以為你做推薦。」

  宋雋希一時沒說話,頓了頓說:「曾經有一位朋友向我推薦了東洲的天鹿谷,怎麼樣?」

  「還不錯。」徐嘉修回答,「現在去那裡的旅客挺多,是一個看日出的好地方。」

  宋雋希接話,問了一個問題:「聽說那裡有一棵奇形怪狀的樹?」

  「嗯?這個倒不知道。」徐嘉修似乎想了下,問旁邊的陸珈,「陸珈,你知道嗎?」

  陸珈抬起頭,抱歉說:「我還沒有去過天鹿谷。」

  宋雋希口氣遺憾:「不一定真的有,不過我既然來了,不去找找很可惜。」

  徐嘉修沒有多問:「祝宋總好運。」

  宋雋希點點頭。

  連續吃了兩個豆沙包,嘴巴膩了,陸珈輕輕碰了碰徐嘉修,提出一個小小的請求:「嘉修,我想吃小灌湯包,但是我怕自己吃不完一籠。」

  小灌湯包五個一份,陸珈潛在意思就是,如果她吃不完,能不能幫忙吃剩下的。徐嘉修看看陸珈還沒吃完的豆沙包,無奈一笑,同意了:「去拿吧。」

  陸珈拿到恩准令,離開了餐桌。

  這種情人之間的小親暱,宋雋希抬起頭:「我真羨慕徐總。」

  徐嘉修抽了一張紙巾擦拭,坦然接受羨慕,頓了頓,愉快地說了一句:「她小孩子脾氣,宋總別見怪。」

  「怎麼會。」

  ……

  一頓早飯時間,兩個男人也寒暄得差不多。陸珈直接在餐廳出口等徐嘉修。外面牆壁鑲著一個巨型魚缸,裡面遊蕩著各種五彩繽紛的熱帶小魚,她想拿手機拍張照,才想起昨晚根本沒有帶走手機。一次任性的夜裡出走行動,導致她必須要想個理由出來,回去怎麼跟解釋。

  不遠處徐嘉修和宋雋希握手告別。

  「再會。」

  「隨時歡迎。」

  陸珈和徐嘉修離開洲山酒店,坐在副駕駛,黑溜溜的眼眸時不時瞥向駕駛座的徐嘉修。徐嘉修開口說:「是有什麼想問的嗎?」

  不是。陸珈伸出手,「我想玩會你的手機。」

  真是手機一族。徐嘉修面露不經意的笑意,他將手機遞給她,說:「我原本以為你會問我宋雋希的事。」

  嗯?陸珈轉過頭:「……為什麼會這樣問。」

  徐嘉修想了想,說起一件有趣的事:「不可否認,宋雋希挺有魅力的。上次我從北京回來,我有個堂妹知道宋雋希也參加了那次峰會,立馬打電話過來問八卦。」

  原來是這樣,徐嘉修也有欣賞和嫉妒的男人麼?陸珈笑了,得意滿滿說:「徐嘉修,難道你不知道我現在是有男朋友的人嗎?」

  徐嘉修抿抿唇,笑了。

  陸珈認真說:「更何況,我覺得你比宋雋希帥很多,也更有魅力。」

  「哦。」徐嘉修相當滿意地應了一聲,「原來我在你心裡已經那麼好了。」

  陸珈鼓鼓臉,懶得搭理。她低頭給徐嘉修開機,半分鐘之後差點大叫出聲,平靜一下情緒,她對徐嘉修說:「Janice給你打了十幾個電話。」

  「哦。」徐嘉修依舊很淡定,還得出一個猜測,「那估計你手機裡,可能就有二十幾個她的未接電話。」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接到陸珈電話,Janice灰溜溜從警衛室回來,實在沒臉見警衛小哥了。大清早寶貝和老大同時消失,公司又沒人,電話一個未接一個關機,加上昨夜她聽了半宿的密室殺人案有聲小說,今早立馬警鈴大作。

  「所以你就把徐嘉修的門撬了?」陸珈坐在沙發問,還是無法置信的口吻。剛剛回來,徐嘉修看到自家公寓的門被撬了,臉色都已經不能用黑來形容了。

  「那個,我會賠的。」Janice也背靠沙發,然後輪到她來發問了,「昨晚你和老大到底去哪兒了?」

  呃……陸珈氣勢很快弱下來,指指地板放著的幾個瓜,「我們去……偷瓜了。」不得不說,回來路上徐嘉修建議買幾個瓜回來的舉動實在是機智英明。

  「你們!你們還真是出門做壞事了……」Janice痛心疾首,深吸一口氣書,「這種事情必須帶上我啊,我是老手!」

  陸珈:「……」

  Janice去上班了,臨走前拍拍她的頭,嘆嘆氣:少騙她了,當她沒偷過瓜是吧,偷來的瓜哪有長那麼整齊的……

  陸珈請了半天假和徐嘉修都離開,她從網上找到一個號碼,撥了電話過去:「您好,請問是心誠鎖鋪嗎?」頓了頓,她突然看到茶几擺放著的毛衣,就是那件熟悉的米白色的麻花毛衣昨晚居然把毛衣給完工了……

  陸珈拿起毛衣,發現毛衣裡面還藏著一條巧克力,以及一張小紙條。

  「對不起,寶貝。」

  陸珈頓時感動得眼淚嘩嘩……

  ——

  Janice下午呆在財務部填了一張借款單,預支兩個月工資,同樣也是感動地直說老大好。沒想到她撬了老大的家門,老大還能批她預支工資提前買車車。

  陸珈也替Janice開心,終於能如願買車車了,時間正好可以趕上這個月大型的車展活動。

  老大如此不計前嫌Janice很愧疚,總之要謝謝老大成全再次上樓感激,然後就愣住了。

  徐嘉修說出目的:「等你買了車,陸珈就不跟你分攤房租了。」

  Janice:「……」

  徐嘉修繼續無恥:「你要知道,陸珈一個月也沒有多少工資。」

  瞧這話說的,寶貝工資少,還不是老大您給的……關於徐嘉修的提議Janice還是認真想了想。陸珈的確住在老大那裡方便,兩人不僅方便溝通感情,還可以每月省掉1500的工資。

  畢竟陸珈一個月就那麼點工資,弱勢群體需要格外關懷……

  從總經理辦公室出來,葉昂陽進去把最新的市場業績報告交給徐嘉修,斜著眼說:「徐敗壞,我這人很講道理的,一碼歸一碼,不會將你我的恩怨問題放進工作裡。你看我們市場部成績,一般人能達到嗎?」

  徐嘉修笑了笑:「辛苦了,兄弟。」

  哼哼,還兄弟呢!葉昂陽懶懶地靠在辦公桌,開口說起一件事:「徐總,跟你說個一線消息,我爸今早打電話告訴我的,聽說那個宋雋希來東洲了。」

  葉昂陽這人較真的時候很較真,真遇上事情,的確能一碼歸一碼。沃亞發展的速度的確很快,遠遠跑在東洲的前面,如果有飛的機會呢?

  徐嘉修放下筆:「我知道。」

  「你已經知道了啊?」葉昂陽咋咋舌,「我還以為沒幾個人知道呢。」

  的確沒幾個人知道。徐嘉修抬頭看了眼葉昂陽,也說起一件事:「對了,你不是很想住913公寓裡麼,你現在可以找商量一下,沒準她會同意。」

  「為什麼……」葉昂陽想不到徐嘉修會這樣建議,那麼大方他好不習慣啊!

  徐嘉修隨意一靠,說出原因:「因為陸珈會搬到我那邊。」

  滾啊!不刺激他會死人啊,葉昂陽很生氣,他要回去喝瓶兒童奶消消氣。

  徐嘉修心平氣和,說起真誠話:「昂陽,我和陸珈是認真的,會結婚那種。你應該知道的……」

  他知道,他當然知道!如果陸珈還沒辦法讓徐敗壞動結婚念頭,徐敗壞估計要打一輩子光棍了,可是想到徐敗壞的幸福蘋果是踩著他這塊墊腳石摘到的,葉昂陽就很不爽,他瞄瞄徐嘉修,也把話說得很真誠:「還是老話,你把情書還我,我就不挖你牆角了。」

  徐嘉修:「出去把門帶上。」

  然後就是這個星期週五,原本是沃亞素質拓展。小達說起這個素質拓展就覺得可怕,他第一年來沃亞,野外徒步走路15公里,第二年30公里,去年是45公里。按照這個遞增規律,今年不就是60公里徒步訓練嗎?

  陸珈嚇著了,喪心病狂啊!

  小達感慨說,如果男人也可以請例假就好了。每年的素質拓展,女員工都可以憑這個請假不參加。不過公司也沒幾個女員工……

  結果很快,素質拓展的消息出來了,然後公司幾個女員工就有抱怨了。好好的週五素質拓展訓練為什麼要推到週日!

  為什麼……

  陸珈隱隱明白,如果週五進行素拓,她估計就沒辦法參加了。這是她第一次參加沃亞的素質拓展,雖然聽著很可怕,她還是很想參加。

  同樣,今年野外素拓路線依舊是徐嘉修擬定,路程沒有去年那麼長,只有三十五公里,小達都樂哭了,他要為沃亞賣命一輩子。

  陸珈打趣:「小達,世界那麼大,你就不想出去走走嗎?」

  什麼意思……小達立馬警惕地看過來,小聲問:「難道徐總想辭退我?」

  陸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