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0 章 chapter 40

  什麼是出身未捷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襟。

  ——「我我我……不賣給你!」

  ——嗯?!

  徐嘉修不可思議,根本無法理解眼前發生的小情況,可它真就不符合常理地發生了。他不是未成年,也不是沒帶錢,他現在有需求,有強烈的需求,結果他居然買不到套!

  徐嘉修稍稍蹙眉,恨不得折回貨架重新拿兩盒直接將錢扔在收銀台走人,事實他再急色也不能這樣強拿強買,雖然他的確也很急……

  便利店妹妹依舊按住兩盒岡本不放手,理由是:他可以不接受她,但不能這樣刺激她!

  他的天,徐嘉修面露煩躁,真他媽操蛋!

  便利店妹妹氣勢很快弱下來,就在這時,徐嘉修接到陸珈打來的電話,他面無表情地走出便利店,接聽了來電。

  發生這樣的事,心情自然好不到哪兒去,外面雨霧重重,徐嘉修放下傘站在公寓樓的綠化帶對面的通道,即使自己鬱悶,他對電話那邊說話的語氣還是很清雅溫柔,只是捎帶兩分乾燥,潮濕的雨水都無法沖消的燥熱。

  「陸珈,可能還要等會……」徐嘉修說。

  呃?她不急的……

  陸珈整個人還卷在柔軟的被子裡面,聲音也是小小的,軟軟的。她打電話給徐嘉修,不是催他,也不是突然矯情開始不要不要了,她只是想到了一件事……有些方面不得不說女人還是比男人敏感:現在這個時間,整個青年公寓能買到那東西只有24小時便利店了。她之所以打電話給徐嘉修,就是想提醒他,如果今晚是那位給他送過蛋糕的妹妹值班,他先不要進去購買了……

  剛剛她和徐嘉修在床上吻得頭昏腦熱,氣都通不順,被情|愛堵塞的大腦哪能想到便利店這事。徐嘉修下樓稍久之後,她在甜蜜等待的時候,才突然想到,就趕緊打電話過去。

  陸珈從床上坐起來,被窩裡還留著熟悉的味道,清冽又曖昧。她今晚誤入「狼窩」到心甘情願被吃掉,最後箭在弦上的時候徐嘉修問她:「……可以嗎?」

  嗯……嗯……可以!然後事情做到一半,就鬧太套了……

  「那個……就是那個有嗎?」

  「你覺得我這裡會有嗎?」

  「那怎麼辦……」

  「我去買。」沒有任何猶豫,徐嘉修吻了吻她就起來了,明明下面還難受地憋著。這種酷刑,應該比嚴寒冬天快速從被窩裡起來還那啥吧。

  結果更那啥的事情還在後面。

  通話裡,徐嘉修說要開車出去到附近的藥店買一盒。她紅著臉聽完徐嘉修的話,一張臉恨不得埋在被窩裡,開口說:「很晚了,太麻煩了。」

  她是認真的,外面颳風又下雨,她不放心徐嘉修冒雨開車買那東西,何況也不是什麼要緊的大事情。想到這,陸珈又說了一遍:「徐嘉修,你回來吧。」

  徐嘉修:「……」不可能!

  陸珈:「!!!」

  ……這都是什麼事呢。

  陸珈就是擔心上了,如果出門遇到事怎麼辦,女人想像力豐富起來簡直就是胡思亂想,總之她就是不讓徐嘉修開車出去,憋著臉說:「……反正我不做了,你回來!」

  什麼,那麼點小小的困難就要放棄了?!頓時,徐嘉修想殺了便利店姑娘的心都有了。

  「陸珈……」

  陸珈不管了:「徐嘉修,你回來好嗎,我求你了……」

  徐嘉修紅著臉出門,黑著臉回來。他開門進去,陸珈已經守在玄關門口等他了,身上套著他的睡袍,連拖鞋都是他的,微微抿嘴討好地笑著,盈盈燈光下,眸光水亮又溫潤。

  徐嘉修一肚子不滿意,面色有明顯的不開心,沒主動說話。

  好吧,肚子餓又吃不到奶的男孩是最需要安慰的。陸珈主動走上前,伸手抱上今晚犯太歲的男朋友,撒著嬌安慰說:「咱們不生氣好嗎?」

  徐嘉修低頭換鞋,口氣清淡地說了一句:「我不生氣。」

  臉都黑了,不生氣騙誰呢。可是出了這茬子事,氣氛啊情趣啊心情啊都沒有了,她現在滿腦子都想著以後還能不能到便利店買東西了……

  陸珈繃著嘴,想想也是挺好笑的,徐嘉修警告地瞪她:「不准笑。」

  自己惹的桃花債,還不讓她笑。陸珈軟軟地靠在徐嘉修懷裡,不管如何,在這樣沉沉的雨夜裡有心愛的人相偎相依,還是很好滴!

  徐嘉修撇過頭,好個屁!

  陸珈無奈了,徐嘉修,你能別這樣,好嗎?

  徐嘉修真不是故意這樣不講道理。有些事很想做,明明也可以做了,卻因為無厘頭的問題完成不了,即使再雲淡風輕的性格也會有難以控制的不舒服情緒。

  何況,他現在不止是心裡難受!

  好了,她知道他難受。陸珈瞅著徐嘉修的臉,賣萌地給他呼呼氣。徐嘉修低頭回視她,摸著她的頭髮,交流起一個問題:「陸珈,難道你不覺得這種中途被迫放棄的感覺很好受嗎?」

  呃?陸珈眨眼:「……」

  從小到大都是學習標兵,遇到問題養成的習慣基本都是迎刃而上。徐嘉修這樣一說,陸珈認真想了想,別人要做那事都是怎麼辦的?很快,陸珈腦熱地出一個建議:「徐嘉修,我們去開房吧。」

  徐嘉修愣了,紅了紅臉,眸色變得清亮,忍不住咳嗽出聲:「你說真的?」

  陸珈這才反應過來自己的建議有多荒唐,大半夜的,簡直有毛病。結果徐嘉修不容她反悔地開口說:「你現在上樓換衣服,我開始訂酒店。」

  「徐嘉修……」陸珈猶豫了兩秒,快速轉身上樓,噔噔噔。開房嘍!

  淩晨接近12點,陸珈挽著徐嘉修的手來到地下停車場,彎著腰上了黑色suv的副駕駛,三更半夜,沒有心虛是不可能的,陸珈上車之前忍不住找了找地下車庫的攝像頭,應該沒有無聊的保衛小哥盯著攝像螢幕面前看吧。

  這場說走就走的開房行動,簡直是一場風雨無阻的空前行動。陸珈已經說不出什麼感受,荒唐又甜蜜。可是那麼荒唐的事,陸珈回過頭瞄瞄徐嘉修,居然還是正經從容的樣子。

  徐嘉修也很快坐進駕駛座,一鍵啟動車子,熟練地倒車移庫,然後踩著油門,直接從a出口上來。車子開到青年公寓大門,深夜的陣雨已經停下來,徐嘉修按下車窗,刷了電子卡順利出行。車窗還沒合上,一股涼氣灌入車廂,陸珈靠在副駕駛,只覺得懷裡揣著一隻活蹦亂跳的兔子,有著按捺不住的興奮。

  太……刺激了!

  陸珈和徐嘉修分享此時的心情說:「徐嘉修,我們現在像不像趁著夜黑風高到田裡偷瓜?」

  偷瓜?徐嘉修笑了,開著車,說了一句男人的流氓話:「嗯,是偷瓜,我偷你的瓜。」

  啊啊啊!陸珈好害羞,男朋友那麼流氓,還能不能愉快做壞事了。陸珈心裡哼了哼,轉過頭看向車窗。

  徐嘉修的SUV是全景天窗那種,雨已經停下來,頭頂整個烏黑色的夜空彷彿被雨水打濕浸透,顯得格外澄淨明靜。原來沒有星星的天幕也可以這樣美……

  今晚到現在,陸珈心情感受一直很神奇。夜裡道路安靜又暢通,車輛和行人都不多,徐嘉修在紅燈停下來,轉頭看了看她,目光有淺淺的笑意。

  紅燈閃爍,霓虹斑斕,和有情人做荒唐事,也是快樂事。

  陸珈「哎呀」一聲,突然想起一件事:「我手機忘帶了。」

  「咳咳。」徐嘉修提醒說,「難道我們今晚是去酒店蹭wifi嗎?」

  哦,也是。陸珈笑著點點頭,又問:「你呢,帶了麼?」總不能兩人都不帶手機吧,總要有一個帶手機的。

  「我帶了。」徐嘉修說,頓了頓,「不過我已經關機了。」

  「為什麼……」

  這還有為什麼嗎?徐嘉修一字一句解釋給女朋友聽:「有些事不能被打擾。」

  嗯嗯!陸珈重重地點了兩下頭,想到即將發生的事,臉頰又快速發燙,一直燙到徐嘉修將車停在洲山大酒店的停車位。

  洲山大酒店,東洲市出名的一家五星級酒店。深夜都這個時間了,依舊有門童跑過來開車門,彬彬有禮地彎腰,恭敬道:「您好,歡迎來到洲山酒店。」

  好澎湃!陸珈望瞭望徐嘉修,徐嘉修朝她輕佻了下眉,不敢了麼?

  徐嘉修先下了車,陸珈還坐在副駕駛,相比高新園區,洲山酒店的大門依舊車來車往。也對,是她和徐嘉修的生活過得太清心寡慾了,瞧瞧人家的夜生活都才剛開始!心理建設快速結束,陸珈彎著腰下車,同樣禮貌地對門童說了一句:「謝謝。」

  徐嘉修姿態挺拔地立在車前等她,斂眉看向她,氣場貴胄。她挽上他的手,一路跟著侍者來到酒店前台登記。

  徐嘉修已經提前訂了房間,江景大床房。這錢燒的,青年公寓有大床不睡,居然花千來塊到酒店開房,陸珈微微撇過頭,簡直是窮奢極侈、醉生夢死、荒|淫無度……

  一路電梯直達二十六樓,侍者身子前傾,打開了房門:「祝先生太太夜晚愉快。」

  太太……她都成太太了……

  陸珈腳步輕快地走進房間,酒店地毯柔軟得彷彿行走雲端,還是她現在整個人都已經飄在了白雲裡?陸珈看到大床,像個孩子一樣撲上去。她不是沒有住過五星級酒店,可是沒有跟男朋友一塊入住酒店,夜已深,她抱著枕頭眯了眯眼,好舒服呀。

  徐嘉修上了個洗手間,不到兩分鐘出來,發現大床房裡陸珈已經安安靜靜地……睡著了。

  其實,陸珈也不是真睡著,只是真的困了,她看到床就想躺倒,躺倒之後就想眯眼,然後眯上眼就不想睜眼了。陸珈滾了滾,想耍賴了。

  徐嘉修湊過去,無情撥開女朋友的眼皮:「陸珈!」

  「唔……」陸珈抱上男朋友,嘟囔說,「……明早好嗎?」

  所以還是白折騰了?徐嘉修望著懷裡困成貓兒的女人,無奈地揉了揉太陽穴,算了算了,睡吧睡吧。

  養精蓄銳等明早!

  ……

  第二天Janice前所未有的早起,還負荊請罪地做起了愛心早餐。有寶貝的,也有老大的,還有她自己的,雞蛋都煎成愛心那種。三份早餐火熱出爐Janice立馬狗腿地來到906公寓外面,溫柔地敲了敲門:「寶貝,老大,起床了!」

  五分鐘之後Janice又來敲門,聲音比之前大了點:「寶貝,老大,起床吃早飯嘍!」

  半個小時之後Janice放下無法接通的手機,開始用力拍門:「老大!陸珈!你們還在裡面麼?!」

  不會是出事了吧……

  四十分鐘之後踢門了,砰嘣嘎噔……

  陸珈和徐嘉修來到酒店的自助餐廳吃早飯已經是九點了,陸珈根本不敢看徐嘉修的臉,徐嘉修先給她拿了一份熱牛奶,開口說:「暖暖肚子。」

  陸珈更羞愧了。看著徐嘉修,眼神無聲地道歉著:她不知道那事會提早兩天到訪,她一直很準的,難道是昨晚太亢奮的關係……哎!

  徐嘉修倒是笑了,乖乖。他又不是只圖那事的男朋友……

  「想吃什麼?我去拿。」徐嘉修問她。

  五星級酒店的自助早點還是相當豐富,陸珈胃口一般,隨便說了兩樣。徐嘉修記下了,正要去拿,身後先傳來一道招呼聲。

  「徐總。」

  徐嘉修轉頭,看向迎面走來的男人,微笑,回以招呼:「宋總。」

  宋總?陸珈視線從落地窗收回來,也順著聲線回過了頭……

  同時,青年公寓的警衛室裡Janice火急火燎地立在錄影螢幕前,直直地看昨晚的錄影,旁邊坐著的警衛小哥指著視頻有模有樣地分析起來:「從被拍下的視頻來看,他們是昨晚12點零五分離開車庫,從他們的神態舉止來看,並不像被劫持……」

  「不!」Janice不認同,面色凝重地指向視頻裡陸珈頻頻回頭的畫面說,「你看,我家寶貝看起來很緊張的樣子。」

  警衛小哥蹙了蹙眉,還真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