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9 章 chapter 39

  有些事情明明沒有那麼刻骨銘心,可是我們都記著。

  二十多平方米的粥餅鋪,店門口是那種大片的透明塑膠掛簾,煤爐裡燒著水,熱氣氤氳,弄堂裡人來人往,多半都是東洲一中的學生,面孔年輕又朝氣。

  陸珈又給徐嘉修叫了一份粥,眉開眼笑地說:「今天我請你。」

  徐嘉修望著她,不客氣地點頭:「好啊。」

  粥和大餅,簡單又清口的搭配,陸珈吃得心滿意足,徐嘉修也一口粥一口餅地吃著,抬頭對她說:「味道沒變。」

  「當然沒變。」餅鋪金老闆順風耳地聽到了徐嘉修的話,笑咧咧指著自己招牌說,「我們金家祖傳的手藝。」

  徐嘉修笑了。

  從頭到尾,徐嘉修心情都很好,好到從餅鋪出來當場收下200塊的罰單,也是滿面春風像是撿到錢的模樣,導致巡警小哥都驚呆了,連連看向陸珈說:「有錢,任性!」

  陸珈也很無奈,今晚的消費,晚飯不到20塊,罰單佔了200!陸珈拉扯一下徐嘉修,也忍不住笑起來。巡警更莫名其妙了,他真沒見過心寬成這樣的情侶,感覺身為單身狗受到了嚴重的鄙視和傷害!

  的確,有些愉快,只有他和她知道。徐嘉修攬著陸珈上車,然後去哪兒,陸珈指著前面,「我們先往前面開。」

  薄暮入夜,道路附近深叢淺叢。徐嘉修的車停在東洲一中西校門的旁邊,路燈清輝,黑色車身也散發著淡淡的光華,西校門對著學校大操場。為了學生安全,鐵門常年禁封不開放。晚自習時間已經開始,大門那邊不好進,陸珈帶著徐嘉修從操場西邊進去。一個隱秘通道,她以為徐嘉修不知道,沒想到徐嘉修也知道。

  「鐘進告訴你的?」她問,語氣半分狐疑半分確定。

  徐嘉修不否認。

  陸珈明白了,她告訴了孟甜甜,孟甜甜告訴鐘進,鐘進知道了,基本十班的人都知道了。夜裡的操場還算安靜,前面是一幢幢燈火通明的教學樓,遠遠可以聽到老師們的講題聲音和學生的喧嘩吵鬧,隱隱約約地交雜在一起,有著難以言喻的親切。

  ……陸珈挽著徐嘉修走,終於開口說:「徐嘉修,我以前就想過像這樣跟你走操場。」

  徐嘉修相當溫柔地「嗯」了一聲,頓了頓,接著問:「還想過什麼?」

  嗯?陸珈抬頭,靠在徐嘉修身上,好害羞,說不出口。可是今晚,原本她以為難以啟齒的一些話,很順暢很自然地說了出來。包括她寫情書給葉昂陽的事,信封和信紙都一樣是因為還有剩餘,至於為什麼寫情書給葉昂陽,陸珈望瞭望頭頂的小星星,笑了。

  「我就知道,你圖他牛奶了。」徐嘉修冒出這一句,不容置喙的口吻。

  「才不是。」陸珈拽著徐嘉修來到操場的石階,一步一步地往上走,徐嘉修牽著她的手走在後面,她回頭說,「誰讓你那時候不接受我。」

  她和徐嘉修一起在石階坐下來,繼續想著:大概真有這個原因吧。她原以為自己是有戲的,結果沒戲。年少的自尊心受到了一定的打擊,正巧葉昂陽出現,她就大腦發熱了。

  那時候的感情,真幼稚啊。陸珈這樣想,然而回想起來依舊是滿滿的趣味。徐嘉修認真聽著,也沒有亂吃飛醋,只是無奈地看著她。

  慢慢的,徐嘉修看得越來也專注,眼眸黑幽深邃,彷彿也有話要說。

  陸珈回視徐嘉修,徐嘉修伸手放在她的耳後,突然說:「陸珈,那你知道我以前想在這裡對你做什麼嗎?」

  呃,什麼……陸珈還沒眨眼,徐嘉修的唇已經落下來,撬開她的牙齒,勾上她的舌。哦,徐嘉修以前想對她做這樣的事啊……

  陸珈忍不住發出一道含糊的「撲哧」,不小心咬到了徐嘉修,徐嘉修吃痛地握了握她的腰。陸珈身子放軟,悶哼一聲,回應著徐嘉修的邀請。

  夜裡,空氣有著最溫柔的。

  ……

  操場後面就是小樹林,陸珈和徐嘉修來到這裡,也聽著徐嘉修告訴她,一些她不知道的事。如果她和他沒有重新碰面,沒有像現在這樣相愛,這些小事可能就隨著歲月的洪流漸漸湮滅,遺忘在匆匆人生道路;或者再次想起,也只是你、我各自的獨家記憶。

  幸好,她和徐嘉修並不是這樣。

  陸珈抱著徐嘉修的腰身,她現在怎麼那麼幸福呢,難以言喻的幸福,感覺整個世界都在她手裡的幸福。她傻笑地看著徐嘉修,原來,徐嘉修早就是她的了。這是一個多麼令人興奮的發現,簡直比中五百萬還開心。

  她踮起腳尖,再次吻上徐嘉修,徐嘉修灼熱的舌頭在她嘴裡打了個璇兒,手掌在她後背移動,同樣燙得厲害。心跳加快,徐嘉修反客為主,吻得愈來愈深,她幾乎輕吟出聲……好像他和她可以做那種不純潔的事了,畢竟她和他都推遲了那麼多年了!

  這種想法真是要命,陸珈笑起來,結果沒一會,她笑不出來了。

  操場入口傳來一道洪亮又熟悉的聲音,緊接著是手電筒晃過來的光亮。她和徐嘉修躲在槐樹的後面,感覺心都要跳出來。比起現在,剛剛的心跳加快算什麼。

  怎麼辦,是老陸!

  陸珈抬頭看徐嘉修,真著急了。她不要被抓啊,不要像早戀分子一樣被抓出去,太丟臉了!

  徐嘉修也望著她,摟了摟她的腰,稍微側過來,他也想不到,沒想到還會被逮第二次,第一次是假的,這次卻是真的。徐嘉修心裡想笑,要不主動出去吧?

  不行……陸珈堅決搖頭。

  那就這樣。徐嘉修拉起陸珈手;陸珈很快明白徐嘉修的意思,緊張變成了亢奮,點點頭。

  一,二,三!

  陸珈跟著徐嘉修跑了起來,徐嘉修帶著她跑得飛快,有夜風呼呼地在耳邊灌過,心裡感覺有什麼要飛了起來……

  小樹林不止她和徐嘉修兩個人,當老陸手電筒還沒有照過來,兩人已經跑出了一段路。這樣的偷跑行為,立馬鼓舞了小樹林其他學生,一時半會,好幾對情侶都跑出來。

  政教主任來了,大家快跑!中間,還人吹起了口哨,清脆又嘹喨。

  「你們再跑幾步試試!」老陸發現情況不妙,追了過來,這種事要抓就抓帶頭的壞分子,陸鴻韋立馬喊出來:「大家把前面帶頭的男女同學抓住,其他同學既往不咎。」

  啊啊啊!老陸,你不能這樣子……

  陸珈有點跑不動了,雙手拽著鐵門,徐嘉修只好帶著她停下來,當老陸手電筒晃過來,陸珈趕緊往徐嘉修後面躲一躲。

  終於抓住這對了!

  老陸輕咳幾聲,回過身對操場其他人吼:「其他同學立馬給我回班級。」

  嗚嗚,還是被抓了,要不要繼續逃?好像也逃不了了……陸珈伸出手,徐嘉修將她拉了過去。

  老陸越走越近,冷冷杵在這對「壞分子」面前。

  陸珈只好從徐嘉修後面探出一個頭,迎著老陸亮堂的手電筒,呵呵呵呵地笑起來,小聲打招呼:「爸,是我們……」

  ——

  「201X年,5月,15日,我和男朋友在操場小樹林被政教主任抓了……」

  夜裡,陸珈在手機裡的「拾光」記錄下第一條心情。她是「拾光」第一個用戶,這也是她在「拾光」寫下的第一條心情。

  一切,所有的一切都如此美好。

  第二天,不美好的問題還是來了。

  關於葉昂陽這件事,徐嘉修說他會好好處理,可答應她的好好處理,是這樣的——徐嘉修訂了整整八箱兒童奶還給葉昂陽,導致送貨上門的快遞小哥都累瘋了,呼呼地靠在公司玻璃門休息著,惹得公司女員工頻頻注視,長得真帥啊……

  那麼大箱子,到底是什麼呢?

  拆開快遞,葉昂陽當場也瘋了,徐嘉修送他牛奶就算了,為什麼還是兒童奶,徐敗壞這是罵他呢還是罵他呢。

  呵呵!

  葉昂陽立馬上樓,推開總經理辦公室的門,二話不說直接開口:「我要退股。」

  徐嘉修沒理會,葉昂陽又吼了一句:「徐敗壞,我要退股!」

  Janice和迪哥一前一後拉住葉昂陽了。陸珈學聰明了,不再管這事,繼續在樓下辦公室該幹什麼幹什麼,倒是小達,站在辦公室外面好奇地竊聽,時不時仰頭往上看一眼,隨時跟她匯報情況。

  陸珈還是上樓了,徐嘉修叫她上去的,讓她依據股東協議和公司章程幫葉昂陽退股清算,總之葉昂陽退多少股,他回購多少。

  呃?這是動真格了……

  Janice和迪哥一塊勸說葉昂陽:「小葉總,別衝動啊。」

  媽蛋,葉昂陽扭動身體要沖上前,Janice立馬將人攔住;陸珈也看向徐嘉修,不會鬧真的吧。

  就在這時,徐嘉修看向Janice說:「陸珈負責清算回購,Janice你就幫小葉總搬東西,空出來的辦公室歸你使用。」

  Janice眨眼,又眨眼。慢慢的,鬆開了手,回徐嘉修:「……好的,老大。」

  葉昂陽不退股了。不得不說有些方面,還是徐嘉修瞭解葉昂陽。

  中午吃飯,飲料是兒童奶,味道……還不錯。邵同學和迪哥亮子他們都一口氣喝了兩瓶,飯後又各自順了一瓶帶走,小小瓶,放口袋,很營養。

  「謝謝小葉總分享。」

  「客氣。」葉昂陽揮揮手,同樣咕嚕嚕地吸著兒童奶,眼睛斜斜得撇向陸珈和徐嘉修,他不僅要留在這裡,他還要每天挖徐敗壞牆角,就算每天只挖一勺,也要將陸珈挖回來。

  陸珈:(⊙v⊙)

  徐嘉修:呵……

  然後情書這件事,葉昂陽到底怎麼知道的?其實不用怎麼想,陸珈已經猜到是誰了。晚上回到913公寓,陸珈轉頭盯著Janice不到五秒,Janice立馬軟了:「是我,就是我。」

  「珍妮絲!」陸珈雙手放在Janice的肩膀,「你怎麼答應我的……」

  Janice實在抱歉,也不忘向陸珈強調自己英文名的中文發音是詹尼斯,不是珍妮絲!

  陸珈第一次不想理會Janice,轉過頭去,做人太沒有信用了。

  Janice伸手扳過陸珈的頭:「寶貝,原諒我。」說完,故意眨了下眼睛,她知道陸珈吃這套。

  沒用的……

  Janice著急了,不停地挑逗著陸珈,結果都沒用,想了想,只能用最直接的辦法了。半分鐘之後,陸珈爆發出了難以忍受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Janice長手長腳,力氣又大,輕輕鬆鬆將陸珈桎梏在沙發裡,然後騰出一隻手不停撓陸珈癢癢,從腋窩撓到了肚臍眼兒,一邊「用心」撓著一邊「真誠」問著:「寶貝,你可以原諒我嗎?」

  滾啊,不原諒!陸珈眼淚直流,繼續:「哈哈哈哈……」

  Janice沒辦法,只能繼續撓,「陸珈,原諒我吧。」

  陸珈終於受不了,點點頭:「好……哈哈哈哈……好……」

  Janice很開心,立馬停下來:「真的嗎,寶貝?」

  「不可能,假的。」居然用這種殘忍的方式逼她投降,堅決不能原諒!她也要Janice嘗試一下朋友出爾反爾的滋味……陸珈立馬從沙發出來,拖鞋都沒來得及穿,直接逃離了沙發,打開913公寓門往外跑。

  呃,被騙了!Janice追得更快,三下五除二就逮到了906公寓門,前一秒還是風風火火的速度,後一秒很自覺在徐嘉修面前收住了腳步。

  「……老大。」

  徐嘉修立在門旁,剛結束工作,高挺的鼻樑還架著一副金絲眼睛,他看著Janice問:「有事?」

  Janice抓抓頭,開口找了個理由:「我叫陸珈回去……睡覺。」

  「睡覺?還是帶她回去繼續欺負?」徐嘉修淡淡反問,然後態度很堅決地說,「你回去吧,她今晚在我這裡睡。」

  Janice:「……」

  公寓裡的陸珈:「……」

  隨後是一道清脆的「啪」,徐嘉修將門關了。

  初夏的夜晚,陣雨說來就來。深夜11點,陸珈捲著被子躺在一邊,徐嘉修起來了,噔噔噔下樓,拿了一把長柄雨傘直接出門,來到電梯間深深吸了一口氣,按下按鈕。

  夜雨磅礴,徐嘉修走出電梯遇上一位晚歸的球友,球友瀟灑地抖了抖一身的雨水,好奇問徐嘉修:「徐總,大晚上的,雨下那麼大你還出門啊?去哪兒……」

  徐嘉修:「買東西。」

  球友:「哦哦哦。」

  徐嘉修很快來到青年公寓24小時營業便利店,推門進去直奔貨架,拿了兩盒來到收銀台,開口問:「多少 ?」

  正要掏錢……

  便利店妹妹低頭看著收銀台的兩盒岡本,突然咬著唇說不出話來,她停下收銀動作,不知道從哪兒來的勇氣,死死按住了兩盒岡本說:「我……不賣給你!」

  徐嘉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