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5 章 chapser45

  Gigi?

  如果不是被人有心地叫起,她都差點忘了自己有這個英文名字。陸珈抬起額前的鴨舌帽前沿,睜開眼,側頭看向宋雋希,沒有主動說話。

  宋雋希坐在他女伴剛剛的白色躺椅看向她,雙目斜飛,面容英挺,下午的陽光金燦燦的,有幾分灼人眼。他朝她一笑,有意無意地問:「Gigi,你們東洲的鹿谷真有那棵奇形怪狀的樹嗎?」

  什麼?陸珈像是聽不明白似的挑了下眉頭,漂亮的濃眉杏眼格外烏黑清亮,細膩如凝脂的鵝臉蛋在明亮的陽光下襯得如同白珍珠般散發出淡淡光彩。宋雋稀有片刻的凝神,只覺得陸珈比記憶中的樣子更美了,以前的陸珈是獨立聰明嬌俏活潑,充滿元氣的美;現在的她比以前更多了一種迷人味道,因為徐嘉修的關係?

  宋雋希的問話,陸珈依舊懶懶地靠在躺椅沒有任何動作,過了會才開口說:「宋總難道不知道,每棵樹都是生命旺盛的個體,形狀各異,在不同人眼裡有不同的風景。」

  宋雋希笑了:「我只想找你以前提到那棵。」

  「宋總沒找到?」陸珈想起徐嘉修說的好運,繼續回話,「看來宋總運氣真不夠好。」

  宋雋希像是被她嗆住了,一時沒說話。

  陸珈鬆鬆氣,也覺得自己說話口氣好像有點嗆人。只是她太不舒服宋雋希剛剛的口氣,有意的試探裡還夾帶著高高在上的挑釁,實在讓人很不舒服。她想起鹿谷那棵樹的緣由,那是她和所裡同組同事們一起到宋雋希東南亞加工廠做審計工作,她一共在那裡呆了五天,工作不算太多,中間她和同事還有一天的時間旅遊觀光。宋雋希正巧人也在東南亞,順便邀請她們吃了晚飯,就在一家有名的以樹為主題的餐廳裡,遮陰蔽日的大樹餐廳,巨型灌木像「歪傘」模樣長在餐廳上方。之後她跟女同事說起了東洲鹿谷有棵類似的樹,宋雋希聽著聽著感興趣了,說有機會一定要來東洲看看。

  沒想到,真來了。

  如果不是發生了一些事,她或許還能對宋總盡盡地主之誼,畢竟能「結識」那麼有身份的一個人,她也算「榮幸之至」!

  陸珈有些頭疼,她望向遠處的山坡,碧空澄明清澈,綠絲絨般的草坪後面是繁茂的種植灌木,火紅的小花聚在樹頂,勾成大片片的明亮顏色,就像一幅賞心悅目的昂貴油畫。徐嘉修背對著她立在那裡,身形頎長挺拔,旁邊還站著幾個男人,隨後徐嘉修回過身,朝她這邊望了過來,

  她朝他笑了下,不知道能不能被看到。

  宋雋希也似有似無地看向徐嘉修那邊,沉默之後再次開口:「陸珈,你可能不知道,我和徐嘉修即將成為很好的合作夥伴。」

  陸珈拿起桌上的冷飲,吸了一口,冷靜一下大腦裡的思緒。

  宋雋希嘆嘆氣,像是有意解釋給她聽:「我沒想到你會成為徐嘉修的女朋友,上次的酒店見面相遇真的很令人意外。我不知道你會認識徐嘉修,不過還是恭喜你,徐嘉修的確很優秀,這也是我選擇他成為合作夥伴的原因。」

  「謝謝。」陸珈直直地目視前方,對宋雋希的祝福表達客氣的謝意。

  宋雋希笑得無奈,給她打預防針說:「我和你之前的誤會和不愉快,希望不影響我和徐總的合作。」

  陸珈回過頭:「宋總,你想多了,我和你之前並沒有什麼誤會。至於那些不愉快,它在我離開北方的時候就結束了。」

  遠遠的,徐嘉修已經朝她信步走了過來。不過出現更快是被宋雋希有意支開拿飲料的女孩,她給宋雋希端來了一杯獼猴桃汁:「我親手調的口味。」

  宋雋希微笑接過女孩手裡的果汁:「多謝。」

  「好喝嗎?」

  「非常好。」

  「……」

  陸珈感覺自己耳朵都要長刺了,說起來也正常,像宋雋希這樣「成功人士」,身邊有幾個女人很平常,甚至出席不同場合都有不同類型的女人陪伴,滿足各種社交需求。以前她所裡的一個男同事有過這樣的玩笑話,就是做資產評估的時候要不要將有錢男人的女人們也估算到資產裡面。她當時就想,如果真有這樣估算方式,也不是固定資產,是流動資產。

  今天這個高爾夫球場,又有多少固定資產,多少流動資產。

  徐嘉修終於走到了,伸手將她拉起,然後輕輕鬆鬆地問:「休息夠了麼,可以陪陪你的男朋友了嗎?」

  敢情他還需要她陪呀,明明是他終於想起她了。陸珈放下手中的冷飲,站在了徐嘉修旁邊。

  徐嘉修攬著她,對宋雋希說:「宋總,先不打擾了。」

  宋雋希目光從女伴這裡移過來,點點頭。另外可能是徐嘉修太惹眼了,她都看到宋雋希今天帶來女伴不停將視線落在徐嘉修這裡,哎!陸珈瞅瞅徐嘉修,徐嘉修渾然不在意,直接帶她離開。

  所以他是特意過來帶她走的,怕她一時找不到藉口麼?沿著蜿蜒曲折的草坪往上走,陸珈問徐嘉修一個問題:「你和宋總要合作了嗎?」

  徐嘉修閒暇地走著:「宋雋希告訴你的?」

  陸珈直接點頭:「不過只是說有可能合作。」

  徐嘉修從球僮那裡給她要來一桿輕巧的女士球杆,遞給她說:「前段時間我們在北京峰會聊得不錯,的確有合作的打算。」

  打算?

  徐嘉修教她打球,她學得馬馬虎虎。徐嘉修點評說:「陸珈,你這是在鋤禾日當午麼?」

  說誰鋤禾日當午呢,陸珈斜著眼,鋤地哪有她的姿勢好看,她可是學著電視裡的動作揮球杆,難道錯了?徐嘉修過來矯正她的姿勢,雙手很自然環繞著她,幸好徐嘉修手長腳長,不至於空間擁擠。然後她按照徐嘉修所說的幾項注意,很快打了出去。

  「聰明。」徐嘉修笑得如同春風拂面,孺子可教看著她。

  陸珈也有點兒得意,揚著笑臉說:「原來附庸風雅也不是很難嘛。」

  「對啊,彈琴和彈棉花區別也不是很大。」徐嘉修接她話,帶著她走過去,繼續說宋雋希的事,「宋雋希這次找沃亞合作,是帶著投資過來。」

  「多少……」職業習慣,她對數字比較敏感。

  徐嘉修說了一個數。

  陸珈張了張嘴,有點被數額嚇到,更驚訝徐嘉修的雲淡風輕。沃亞的股權組成並不複雜,引入巨額投資必然會攤薄了最大持股者的權益,但是對迅速成長的企業來說,有投資沒投資差別很大。尤其是,宋雋希可以投資沃亞,這說明他有意發展某個大項目,沃亞如果不接受,宋雋希自然可以尋找其他合作夥伴,到時候必然成為了競爭關係,而且是惡性競爭。

  相比她的震驚,徐嘉修的注意力還在教她打高爾夫這裡,口吻很教練:「陸珈,將你的肩膀和目標線保持平行,微微彎曲膝蓋就好……呃,也不用彎成這樣,你要朝我單膝下跪麼?」

  啊啊啊啊!還能不能愉快玩耍了,陸珈用力一揮,不小心就打空了。徐嘉修只好自己揮杆,將她沒打出去的球打出去,一桿進洞,十分漂亮。

  這發揮,徐嘉修自己都有點愣了,難道是女朋友在身邊的關係?

  沒想到男朋友水準那麼高,都國際參賽水準了。陸珈好奇問:「徐嘉修,你什麼時候學會打高爾夫球的?」

  徐嘉修勾了勾嘴角:「這個還需要學麼?」

  陸珈:「……」

  徐嘉修眉眼舒展開來,說了起來:「小時候和家裡的大人玩過幾次,後來在美國讀書會跟同學出去玩,然後就能打了。這個真不難,你剛剛不是也打得挺好嗎?」

  都打空了還好麼?不過她和徐嘉修層次還真不一樣呀,同是東洲人,她小時候只能在東洲一中的花園鏟蝸牛玩,他都可以過來鏟高爾夫球了。

  徐嘉修被她這個說法弄笑了:「正巧,我小時候也喜歡挖蝸牛。」

  下午打球結束,陸珈和徐嘉修,以及宋雋希和他女伴乘坐同一輛六人座的電瓶車下山。陸珈隱隱明白,徐嘉修大概真有意和宋雋希合作,今天的東洲商圈聚會,他和宋雋希在球場的較量,兩人看著只是打球而已,實際坐實雙方要合作的謠言。

  宋雋希和徐嘉修握手告別,隨後,宋雋希也朝她伸出手。陸珈回握,宋雋希鬆手,摟著自己女伴,大大方方詢問:「東洲有沒有適合男女兩人用餐的地方?」

  「我和陸珈在家做飯比較多。」徐嘉修說得更大方,介紹兩家餐廳,「這是我和陸珈都喜歡的兩家。」

  「好的。」宋雋希笑了笑,「謝謝,再會。」

  徐嘉修:「再會。」

  陸珈和徐嘉修離開,宋雋希的司機也過來了,司機下來替他打開車門,他旁邊的女孩還有兩分侷促,仰著臉看他:「宋總,我們等會是去南樹,還是克羅斯餐廳?」

  「哦。」宋雋希整了整衣領,對司機說,「羅松,等會你帶……」說到名字,宋雋希又有意停下來,「小璐對嗎?」

  女孩呆呆地點頭:「對。」

  ……

  呼!陸珈轉向車窗這邊,輕輕吐出一口郁氣,終於結束了。她仔仔細細想了想某個問題:宋雋希要投資沃亞這事,她雖然驚訝,不至於認為宋雋希是衝著她才和徐嘉修合作,她哪值幾個億的合作。宋雋希說的意外,是意外她成了徐嘉修女朋友,然而宋雋希找沃亞合作並不什麼是意外的事,這些年東洲市的電子業在全國都是領先水準,沃亞是高新區最具有實力和競爭力的成長型企業,如果她是宋雋希,也會找徐嘉修合作。如果她是徐嘉修呢,會接受嗎?

  會。

  這是她的答案。

  「徐嘉修,宋雋希的事,你怎麼考慮?」陸珈坐在車裡問男朋友。

  徐嘉修答案很簡單:「利益博弈,沒得考慮。」

  呼!陸珈吹氣,她和他想法不謀而合了。其實真不是什麼壞事,換成其他相同企業,估計都樂掉大牙了。企業發展有時候要借助東風,才有雙贏的可能,沃亞要在短期在國內上市,宋雋希簡直是沃亞最好的投資人。

  「徐嘉修,你現在有多少資產?」她問,一個蠢萌蠢萌的問題。

  徐嘉修笑了:「你不清楚?」

  陸珈撇過頭,有點幸運也有點感慨,她全心全意相信著徐嘉修,徐嘉修應該也是全心全意相信著她。如果徐嘉修和宋雋希以後要建立合作關係,她是不是要更坦白一點。可是,有些事她說不出口。

  不不不,會越說越亂,本來沒什麼關係,說了反而扯不清……

  陸珈靠著皮質的座椅,還是說了出來:「徐嘉修,我以前和宋雋希打過交道。」

  「嘎——」是剎車片突然摩擦的聲音。

  徐嘉修已經將車停了下來。

  陸珈猛地看向徐嘉修,呃?陸珈漂亮的杏仁大眼不可思議地眨了下,有必要,有必要,有必要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