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6 章 chapter 46

  發生什麼事了?

  徐嘉修已經打開了車門。剛剛她都在想宋雋希投資沃亞的事,以至於沒有看到前面路況,明白過來也趕緊解開安全帶下了車。耳邊傳來幾道幽微低弱的小貓呻吟聲,她順著聲音找過去,只見車底下方躺著一隻受了傷的小花貓,可憐兮兮的小眼神水漉漉的。

  所以,徐嘉修緊急剎車是因為它,這只突然冒出的小貓又從哪兒來的。她和徐嘉修從天碧湖高爾夫球場出來,一路繞山而下,毫無疑問,它應該還是一隻流浪貓。

  陸珈看向肇事司機徐同學,徐嘉修面露無奈,提出解決方案:「我先將它抱出來。」

  陸珈點點頭,蹲下來關心說:「小心點。」

  「嗯。」徐嘉修不再多說,沒有顧忌就趴進車子底下,朝裡面的小貓伸出了手,慢慢地靠近。徐嘉修之所以沒有選擇開動車子,是擔心車子開動會驚嚇到小貓,導致撞傷的小貓亂跑再次受傷。

  徐嘉修想得周到,但小貓根本不敢靠近他。陸珈也趴在地面看起來,她以前養過「做賊」和「心虛」,想了想就學起了貓叫,喵喵喵地跟車底下的小貓「溝通」,表達人類友善和好感。

  「喵——喵——喵——」

  徐嘉修回眸看她,神色變得柔和,管用嗎?

  當然管用。遲緩許久,小貓真的向徐嘉修靠近,徐嘉修順利將它從車底下面帶了出來。

  徐嘉修檢查起來,陸珈站起來問:「嚴重嗎?」

  「還好,應該只是骨折。」徐嘉修回答說,「等會再找一家寵物醫院看看吧。」他討厭這樣的麻煩,不過事情因他而起,總不能撿出來就隨手一丟,任它自生自滅。

  陸珈自然是同意的:「好。」

  然後,她要從徐嘉修手裡接過這只小貓,徐嘉修沒有給她,理由是,「這些野貓不乾淨,也沒打過疫苗,你先別碰它。對了,車廂後面有個紙箱子,你幫我拿來。」

  「哦……」

  一切解決。重新上了車,陸珈發現徐嘉修手肘有輕微的擦傷,肯定是他趴在車底下的時候蹭到的。徐嘉修說這有什麼關係,陸珈心生柔軟,男人的魅力往往表現在細節之處,讓女人覺得可靠和安心。以前她有位麻辣女同事喜歡上性格木訥的男同事多年,就是因為有次出差回來開夜車,男同事下車將路面中間的幾塊磚頭拿到路邊,小小的舉動方便了後面的車主,這不是什麼值得歌頌的大好事,卻有一種深入人心的力量,溫暖又美好。

  不過,徐嘉修壓根沒想收養這隻貓,他的想法是出錢治好之後要麼送人,要麼送進收留站,野貓不好養。

  陸珈在寵物醫院給徐嘉修擦傷的手肘貼上創口貼。徐嘉修說得沒錯,野貓不好養,「做賊」和「心虛」就是最好的例子。他和她在寵物醫院一呆就是夜幕降臨,徐嘉修帶她來的是一家熟人的寵物醫院,距離徐家很近,他家中也養著一條狗,他有空會帶它來打針。

  受傷的小貓暫時放在寵物醫院。她和徐嘉修跟著走出來,徐嘉修望著她:「等會直接到我家裡隨便吃點吧。」

  呃?

  她回答得特別英勇:「好!」

  徐嘉修拍了下她的頭,啞然失笑,不都見過面了麼。

  另外,徐嘉修再次側目看過來,淡淡問起:「之前在車裡,你要對我說什麼,你以前和宋雋希打過交道?」

  陸珈回視男朋友:「我以前工作給宋雋希公司做過審計,有過接觸……」她還是沒有多說,有些事她清者自清,說多了反而顯得心虛。這也是之前她沒有跟徐嘉修提及宋雋希的原因,宋雋希都當作不認識她了,她更沒必要說起自己和宋總的「糾纏」。如果不是宋雋希要投資沃亞,有些人就應該直接放進回收站裡,一鍵清除。

  「哦?」徐嘉修有片刻的愣神,牽上她的手,問她:「陸珈,你覺得宋雋希這人怎麼樣?」

  陸珈如實回答:「就是大多成功男人那樣子吧,有想法有實力……還花心。你看他今天帶來的女孩就知道了。」

  「花心?」徐嘉修不認同這個說法,「他不花心,花心是葉昂陽那種,每次都能投入感情,來得快去的也快。宋雋希呢,女人對他來說不缺,也不算什麼。」

  的確是這樣,無法辯駁,徐嘉修之所以分析的這樣徹底,是男人瞭解男人?陸珈發出一道輕微的嘆氣聲。

  「嘆氣什麼?」

  「愁呀……如果以後你也這樣咋辦。」陸珈如實回答。不過話這樣說,她對徐嘉修還是有信心的。如果徐嘉修願意,想跟他扯上關係的女孩都可以繞東洲一中三圈了。她和他好不容易在一起,陸珈有點耍賴地抱住徐嘉修,「你要珍惜我,不然我就——」

  徐嘉修垂眸輕笑:「不然你就怎麼樣?」

  陸珈說不出來,是離開他?還是搖尾乞憐地向他討愛。好像愛上一個人,真的就像有了軟肋,也像是有了鎧甲;可以輕易受傷,也可以為他變得無懼無畏。

  她想,以後的以後如果真有那麼一天,徐嘉修不再珍惜她了,她想肯定是她做得不夠好。有一種信任,她信他超過了自己。

  徐嘉修就住在附近的湖庭雅墅,Janice說葉昂陽的家也在那裡,東洲市老有錢人很多都住在那裡。徐嘉修的家境肯定不錯,父親是高級工程師,母親娘家每年有分紅,不算大富大貴的豪門,絕對是生活體面的中產階層。

  她和徐嘉修突然過來蹭飯,都已經過了晚飯時間,徐媽媽和阿姨又進了廚房。陸珈特別過意不去,徐爸爸攔著她不用幫忙:「難得回來吃個飯,坐著休息就好。」

  陸珈臉紅,徐嘉修坐在客廳裡的紅木椅子,招呼家養的金毛介紹給她認識,高高大大的金毛看到徐嘉修很開心,表現得格外歡脫。

  徐嘉修瞧著她,然後拍拍手,有意將金毛的乖巧展示和表演給她看,時不時發出幾聲愉快笑聲。這樣的徐嘉修,沒有東洲一中校草和沃亞老總的光環,完完全全展露出了他的大男孩的模樣,簡簡單單的帥氣。

  男人永遠都有大男孩的一面,徐嘉修也不例外。

  陸珈和徐家的金毛玩了一會,徐嘉修摸著金毛的頭,在她耳邊說:「看出來它很喜歡你,隨我。」

  陸珈樂得不行,她也很喜歡這條金毛,更喜歡他。

  徐媽媽和徐家阿姨又做好了飯菜。徐嘉修帶她到衛生間洗手,不嫌麻煩地將她手塗上洗手液,替她洗起來,邊洗邊說:「來,洗手手吃飯飯。」

  表現真好,雖然有賣萌嫌疑。陸珈忍不住踮起腳尖就在男朋友的臉上吻了一下,滿眼的歡喜。

  徐嘉修,你幹嘛對我那麼好。

  你都是我的人了,我當然要對你好。徐嘉修不知道其他男人怎麼對所愛的人,他對陸珈,就是想親她愛她疼她。在沃亞一起工作他不能表現得太明顯,公寓裡又有Janice那盞電燈泡高高掛著。現在他都將女朋友拐到自己家裡,自然要多親近一下,何況,他和她都已經做了「夫妻」的事了。

  陸珈和徐嘉修出來吃飯,看到徐媽媽和徐家阿姨默契地對視了一笑,那個,她們是不是看到了?

  徐家飯菜燒得好吃,真不到怎麼養出徐嘉修那麼不挑剔的味蕾。徐媽媽說:「小修,你要常常帶小陸回家吃飯,知道嗎?不能老吃你公司那個食堂,那是人吃的東西嗎?」

  徐嘉修給陸珈夾了一次菜,頭也不抬地回答自己媽媽:「我們現在基本自己燒著吃,挺好的。」

  「哦哦。」徐媽媽撲哧地笑了,兩人都開始過上小日子了。轉眼又想到一個問題,「小修,你可不能天天讓小陸做飯給你吃,現在不行,以後也不行,媽媽出錢給你們請個阿姨,好不好。」

  好不好?徐嘉修看向陸珈,眼眸揶揄,詢問意見。

  陸珈都汗顏了,其實她和徐嘉修一起做飯,還是徐嘉修動手比較多。另外,她怎麼有一種已經是徐家媳婦的感覺了。

  徐嘉修和徐媽媽的互動,雖然不多,陸珈還是看得很羨慕。她突然想起自己媽媽,高考結束那年她到大姨家做客,大姨告訴她,她媽媽最後幾天沒什麼遺言只有遺憾。遺憾不能看著她長大,不能繼續管著老陸少喝酒。唯有幾句遺言,如果有合適就幫忙勸著老陸重新找一個;然後一定要幫她找一個好婆家,婆婆一定要和善之人,這樣她不會受欺負。親媽不在了,以後結婚生子,還有婆婆可以幫忙照應……

  徐媽媽也給她夾菜,陸珈差點哽咽起來,趕緊埋頭吃飯,感覺眼淚流進了食道里,飯菜都混合了眼淚的鹹味。

  至於老陸,江老師肯定是那個合適的人。

  其實,在高考結束之前,她不是很喜歡江老師,大概是害怕老陸會被搶走,還是想替媽媽捍衛著愛情和親情感,想法很幼稚,每每江老師對她好,她都覺得江老師別有居心。有些事情,真的是長大之後才能想明白,她以前不希望老陸和江老師在一起,現在恨不得替老陸和江老師操辦一場婚禮。

  徐家出來,夏天夜晚的涼風輕輕吹來,沿路的歐式路燈一盞一盞亮起,徐嘉修問起她吃飯的時候是不是想起什麼了;陸珈一時忍不住,轉身就抱住了徐嘉修,將臉埋在男朋友的胸膛裡,靜靜地抱了一會。

  ……原諒我,徐嘉修。

  她不是故意那麼矯情,也不是故意不夠坦誠,只是現在一切都太好了,她不願意有一點點的冒險,冒險失去他,冒險失去關於他的一切。更不希望,因為她和宋雋希子虛烏有的關係,影響他的判斷,讓沃亞失去數億的投資。

  她沒有錯,她只是沒有底氣。

  ……

  沃亞和宋雋希的思芯特確定了合作,接下來徐嘉修會有幾場比較正式的談判。陸珈給男朋友買的第一件禮物,是一套上了五位數的西裝。徐嘉修正式西裝不多,就那麼一兩套,都是徐媽媽買給他的。作為女朋友,她當然要給他重新添置了一套。那麼大手筆,Janice發表意見說:「陸珈,我跟你同居那麼久,發現你還是小小富婆。」

  小富婆談不上,小有積蓄是真的。這些年她工資收入不錯,每次投資也都能獲得了一定的收益,積累起來大概也能……如何她和徐嘉修結婚還要買婚房,她應該能夠出一半的。

  嗯,對,她要和徐嘉修結婚,她要嫁給他。

  陸珈有點小得意,不忘提醒Janice:「對了,上次我推薦你的兩隻股,今天記得拋出去。」

  Janice:「沒問題。」

  陸珈回了一趟東洲一中,她給徐嘉修買衣服了,也不能偏心忘了老陸。不過老陸還是抱怨她有了徐嘉修越來越不著家了。

  「最近忙呀。」陸珈挽著老陸的胳膊,她沒有說謊,最近沃亞的確很忙。幾個專案同時開發,她除了是沃亞的會計,還是「拾光」副隊長,真沒多少空閒。然後接下來,應該還會更忙。

  老陸看她給他買的衣服:「買那麼貴的牌子,是漲工資了,還是花我女婿的錢了?」

  切!都女婿了……

  她包裡真有一張徐嘉修放在她這裡的卡,不過她沒有刷。至於工資嘛,陸珈朝老陸比劃一下:「還真漲了一丟丟。」

  「美得你。」

  沃亞和思芯特這次大合作,雙方都要請會計事務所重新進行審計,專項審計、稅務審計等等,出具一項項驗資報告。作為沃亞會計,她要準備起來配合接下來的工作,事情繁瑣,幸好沃亞的帳面一直很清楚。

  沃亞請了東洲當地最有名的事務所;思芯特的律師、會計師團隊也即將來到東洲。

  宋雋希一直跟她之前所在的事務所合作,所以這次過來的人會是誰?

  會有故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