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8 章 chapter 48

  亞莉做事一向雷厲風行,不留情面。陸珈告訴亞莉自己在沃亞做財務工作,亞莉第一句話就是:「事先申明,我們交情歸交情,工作歸工作。」

  瞧,她話還沒有說呢,朱亞莉就擺出了專案經理的姿態了。陸珈早習慣亞莉說話做事風格,也不覺得有什麼。這年頭大家都不容易,她和亞莉也算老相識,兩人從一塊實習到獨立做事,她在亞莉身上學到了不少,人和人都會相互影響,亞莉這人只是不容易打交道,其他沒什麼大問題。用亞莉自己的話來說:「我朱亞莉如果有何子君的為人處世之道,還有你陸珈的漂亮臉蛋和好運,老娘就天下無敵了。」

  這是幾年前亞莉失意之時對她說的話。不用說,亞莉話裡的「好運」和「漂亮臉蛋」,都成了她「不當競爭」的事實所在;必然,這也是她和亞莉相識多年卻關係一般的原因之一。關於運氣,只要她中個「再來一瓶」,亞莉都覺得她有著神一樣的運氣。也對,對比復讀兩年才考上B大的人,她低分飛過的運氣的確不錯;至於漂亮?更是因人而異了,前陣子徐嘉修還說她以前怎麼連個班花都不是,他好歹是校草,虧大了……

  亞莉誤會了她和Janice是男女朋友,陸珈懶得解釋,難不成只能亞莉用話堵她,總之自己挖坑自己跳……

  這次思芯特過來的會計師團,陸珈也只認識亞莉,亞莉問起一個敏感問題:「陸珈,你在沃亞工資多少?」

  陸珈如實回答,亞莉聽完默了一會,坦誠直言:「比我想像要得多。」

  她去!陸珈扯扯嘴:「亞莉,我和你沒仇對吧。」

  朱亞莉:「當然,我們是朋友,沒看出來我在關心你嗎?」

  陸珈:「謝謝。」

  總之,她和亞莉交流模式就是這個樣子。彼此不喜歡又彼此在意,明明認識時間久卻沒辦法成為好朋友,可心裡還是將對方都當做朋友。剛畢業兩人合租那段艱難日子,除去一些磕磕碰碰的不開心,她和她一起吃著泡麵加油打氣,一起用英語對話練習發音,還一起對著同個櫥窗嘆氣和暗暗發誓,下個月一定要將它們帶回家。

  不一定所有友情,都是明亮鮮豔,以及可愛的。其實亞莉過來也是好的,至少知彼知己。

  徐嘉修接待了亞莉,亞莉對徐嘉修說:「上面之所以派我過來,說是我和沃亞公司名字有緣分,然後我發現更有緣分是,我和貴公司財務部陸珈以前不僅是同事,還是大學同學。所以徐總,我們肯定能配合愉快的。」

  亞莉的話,徐嘉修笑了:「配合愉快。」

  律師和會計師團都到了,接下來自然要忙了。

  陸珈忙,徐嘉修更忙,她基本在公司裡面忙,徐嘉修就不一樣了。

  在沃亞上班後,陸珈最不怕的事就是加班,夜裡燈火通明的沃亞,忙碌又有節奏,忙得差不多的時候迪哥亮子會說個笑話調劑氣氛,一起算著年底獎金能不能買房娶老婆。她和徐嘉修各自做事,偶爾視線交匯一下……

  這些天,徐嘉修都是在外面忙,連平時比較閒的小葉總也不見蹤影。整個沃亞都在忙忙忙,大傢俬底下也討論沃亞好像離上市也不遠了。陸珈做過幾次融資上市的案子,很清楚沃亞發展速度有多快。

  Janice無意感慨一句:「感覺好久沒見老大了,寶貝,最近老大還好嗎?」

  明明是住在隔壁的兩個人,都問出了這樣的話。其實,這些天她每天見徐嘉修的時間也不多,不過作為女朋友,她肯定比Janice要多見徐嘉修幾次。

  夜裡,徐嘉修回來再晚,陸珈都坐在客廳等他,有一次等著等著就睡著了,第二天她在大床上醒來,不用想肯定是深夜回來的徐嘉修抱她上樓的。

  還有一次,徐嘉修是由男助理扶著回來,他第一次喝醉了。她和助理一塊幫徐嘉修扶進了沙發,徐嘉修扯著襯衫,像個小孩那樣糾結難解的紐扣;她過去幫忙,徐嘉修望著她,忽然說了一句話:「陸珈,忙完這陣子,我們也出國玩幾天吧,你想去哪兒……歐洲?加拿大?還是海邊國家?」

  徐嘉修半醉半醒,問得含含糊糊。她過來替他洗臉,揚著笑臉配合著他說:「那我要好好想一想,不過你說也什麼,誰也要出去玩了,小葉總嗎……」

  徐嘉修沒有回答她,磕上了眼,密緻秀氣的睫毛微微顫動。

  睡著了嗎?陸珈湊過來,然後就落進了徐嘉修懷裡,良久之後兩人一塊坐在沙發,徐嘉修將頭輕輕靠著她,難得安靜又乖巧模樣。

  「是……談判出現問題了嗎?」她問。

  「沒有,很順利。」徐嘉修依舊閉著眼眼,頓了頓回答她,「宋雋希給的條件很大方,很有誠……意。」

  「那很好啊。」她替徐嘉修開心,雖然她個人方面,她並不想跟宋雋希多接觸,可是商業歸商業,幾個億面前,她個人感受就無足輕重了。沃亞素質拓展訓練裡,徐嘉修說沃亞距離他的理想還很遠。

  陸珈側頭看著肩膀的徐嘉修,眼底漫上了溫潤的笑意。徐嘉修,你的理想到底有多大啊?

  ——

  亞莉他們工作結束得差不多了,陸珈請亞莉吃過一次飯,結果很不歡而散。請客地點就在高新區附近的星城廣場,她特意請亞莉愛吃的泰國菜,點菜的時候不忘提前告訴亞莉:「味道肯定沒有泰國本地正宗,不過也不賴,這裡的酸辣魚和咖喱都不錯。」

  她點完菜,亞莉托著下巴問她:「Gigi,你和沃亞這位帥老闆到底什麼關係?」

  「你還不知道麼,我們正在交往。」陸珈說得漫不經心,她和徐嘉修的完美戀愛關係,她怕說多了亞莉會誤會。

  然後,還是誤會了。亞莉背靠沙發,直接開口:「陸珈,你有沒有一點腦子,玩什麼不好玩潛規則?」

  「我沒有。」陸珈也有點生氣,合上菜單,「朱亞莉,你還要不要吃?」

  朱亞莉:「不吃,我不想吃你的飯菜。」

  陸珈拿著包,直接走人。

  朱亞莉跟上她,高跟鞋踩著大理石噔噔作響,朱亞莉走在她旁邊,嗤笑兩聲:「陸珈,沒想到這半年來你一點也沒有變,你是找不到男人麼,非要跟自己老闆扯上關係?」

  陸珈轉過頭,更生氣了:「你也還是老樣子啊,我們好好吃頓飯不行麼?非要說不愉快的話,有意思嗎?」

  朱亞莉:「我……」

  「難不成你又要說關心我?朱亞莉,我謝謝你的關心。」

  朱亞莉也逼急了:「陸珈,我以為你會吃一記長一智!」

  什麼?陸珈停下來,直直地看向朱亞莉。

  朱亞莉:「抱歉。」

  陸珈離開了。

  好一個好一記長一智?難道因為走路不小心踩到了狗屎,她扔掉髒鞋子還不夠,連腳都要砍掉嗎?還是人言可畏,冷眼旁觀的人要看到她砍掉雙腳才覺得刺激好玩?

  何況從頭到尾,她都沒有錯!她老爸是政教主任,她從小到大的道德觀念被教育得很好,不需要不明真相的外人來教育她,所謂的是是非非,更不用他們來指指點點!

  ——

  陸珈和朱亞莉還是客客氣氣地吃了一頓飯,他們工作結束之後,沃亞做東,就在東洲的大洲山五星酒店宴客。這些天宋雋希、朱亞莉他們都住在洲山酒店,原本這樣的宴會,她不用去的,身份不夠。

  「老闆娘的身份還不夠嗎?」徐嘉修問她。

  陸珈溜溜眼珠子,徐嘉修已經牽上她的手:「去吧,朱經理不是你的大學校友和前同事嗎?」

  還不止呢,她告訴徐嘉修:「我們還合租過一段時間。」

  徐嘉修微笑:「哦,那我要好好感謝她以前對你的照顧。」

  「別。」陸珈搖頭,開著玩笑說,「我和她不是相互照顧,是相互廝殺。」

  「那麼血腥?」徐嘉修微微驚訝,「贏多贏少?」

  這個問題,陸珈自己也笑了:「一半一半吧。」

  這次宴會,沃亞的人,宋雋希的人,出席飯局的都是這次項目的負責人,坐滿了一張20位的大圓桌。陸珈有點奇怪,為什麼葉昂陽不在?畢竟沃亞幾位經理和法律顧問都來了。最近Janice說老大是難得一見,小葉總是壓根沒見到面,不知道去哪兒風流快活了,羨慕羨慕。

  古色古香風格的大包廂裡,宋雋希和徐嘉坐在一塊,陸珈本不知道坐哪兒,被徐嘉修帶到了他身邊,她坐下來,抬起頭碰到朱亞莉投來的視線,若有若無的打探。

  今晚飯桌基本屬於男人的戰場,女性就五個,其中一個比較會說話,是公關經理。這樣的飯局,吃飯不會是重點。雖然,大家談起南北菜餚的區別,也像分析華爾街全球財經資訊一樣婉婉道來,場面場面,面子工程才是重於一切的東西。

  中途,餐桌每角都有身材姣好的服務生幫忙分食物。琵琶聲錚錚彈起,有人問起她和徐嘉修,徐嘉修拿起餐桌的手帕擦了擦手說,慢條斯理地說:「我們以前是同學。」

  「大學同學?」

  「不是,高中。」徐嘉修簡單交代,微微笑著說,「陸珈的大學同學也在這餐桌裡,不過不是我。」

  「是我。」朱亞莉接話,舉起杯子說:「徐總,我敬你一杯,祝您和陸珈恩恩愛愛,終成眷屬。」

  這杯酒,徐嘉修喝了。

  朱亞莉又說:「陸珈以前在我們學校可是系花,徐總好福氣。」

  系花?徐嘉修望望旁邊人,眼神溫和無害,不經意地說了一句:「居然還有好多我不知道的事。」

  陸珈回視徐嘉修,輕咳一聲,解釋起系花的事:「你別聽朱經理瞎說,我都不知道自己以前還是系花呢。」陸珈說得是真心話,她在大學行情還算好,不過哪有系花那麼誇張。

  「哦。」徐嘉修回她,然後大大方方地接受大家對他和她讚美之詞。高中同學終成眷屬,話題突然回到了青春。畢業之後重遇高中同學相愛,被會說話的人立馬誇成了一段情有獨鍾的金玉良緣。聽夠了讚美話,徐嘉修終於想起要謙虛一下,扯起俊雅的笑意地看向另一邊,不咸不淡地說:「宋總和宋太太的愛情才是一段珠聯璧合的佳話呢。」

  「是麼?」今晚話不多的宋雋希往徐嘉修的方向看了眼,真正看向的人卻是徐嘉修旁邊的女人,包廂頭頂是六盞璀璨明亮的玉蘭花吊燈,清雅的光線透過薄薄的花骨朵燈罩匯聚在偌大酒桌中央。宋雋希沉默了片刻,用英文陳述出一個事實。

  氣氛瞬間凝結,因為消息實在太驚人了。

  Divorced?

  宋雋希離婚了?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