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9 章 chapter 49

  宋雋希坦然表明了自己已離婚的事實,隨即還開起了紳士的玩笑,惹得在場女同胞臉頰緋紅,連百毒不侵的朱亞莉都扯了下嘴。宋雋希笑著說:「我已經恢復了單身,歡迎在座各位女士垂愛。」

  垂你個大錘子啊!陸珈忍住沒將嘴裡的紅酒噴出來,儘量淡定不引人注意。她想起一位前女同事這樣分析宋雋希,宋總是女人毒酒,不過明知是毒酒還是會有很多女人選擇飲鴆止渴,渴望宋雋希愛上自己。陸珈真覺得徐嘉修那天的話很對:宋雋希不是花心,女人對他來說不缺,也不算什麼。

  女人的身價往往是自己給自己的,可以選擇當物品,也可以瀟灑如女王。陸珈自知當不了什麼女王,對喝毒酒的事也沒什麼興趣。不過去年冬天,有人將這杯毒酒擺在她面前,並騙她那咕嚕咕嚕冒著泡的液體不是毒酒,是好喝的可樂,總之喝了它不會有錯,簡直當她是傻子戲弄。此時此刻,陸珈更確定宋雋希是女人毒酒的事實,她餘光瞄到徐嘉修好看的側臉,如果宋雋希是毒酒,徐嘉修應該就是一杯名貴的明前清茶,清雅,甘醇,細細品味其悠悠深奧,妙不可言。

  飯桌眾人的反應,應該都不知道宋雋希已經離婚的消息,這個不奇怪,像宋雋希這樣身價的男人而言,離婚是影響股票價格的大事,大家都沒想到宋雋希會在飯桌直接說了出來。

  一時間,話題像是被終結了,氣氛再次被負責聯絡的女經理艱難帶動起來。悲催的女經理有點怨念徐總了,好好地為什麼要提宋太太,現在做個公共關係經理,也是不容易的好麼?

  扯起話題的徐嘉修依舊若無其事,只是用眼神向宋雋希表達了自己歉意,然後撥動餐桌轉盤,取了特大份的龍蝦肉,放到了她的餐盤裡,那麼偏心眼的事,徐嘉修做起來,氣度從容又不減貴胄。

  好大……陸珈突然有一種徐嘉修帶她來吃飯,是為了讓她多吃點好回本的感覺。對啊,今晚這頓飯很奢侈,比如每人一盅極品鮑魚,每份都上千了。

  空運而來的澳洲龍蝦味道也就是這樣,陸珈吃著大龍蝦肉,想起了小龍蝦。龍蝦應該配紅酒的,陸珈端起桌前的波爾多紅酒,今晚的紅酒最貴,都是徐嘉修出錢,她要多喝幾口。

  徐嘉修又看向女朋友,陸珈拿起餐帕優雅地擦了擦嘴,粲然一笑。用眼神告訴他,很好吃,謝謝他給她取來的龍蝦肉。

  徐嘉修不再說什麼,閒閒地靠著椅背,時不時交談兩句,很有東道主的姿態。

  包廂裡擺放著青銅器做的滴水時間鐘,漂亮神氣的獅子頭裡水聲涓涓,一頓飯花了兩個多小時,飯局結束後的安排活動,直接在洲山酒店提供的休閒娛樂裡。

  陸珈以前參加這樣的飯局,最煩就是K歌,關於她五音不全這個事實,朋友們都無法置信,明明說話聲音挺脆亮的怎麼唱歌會是……之前還有個同事把說得更誇張:「陸珈,我發現你的歌聲跟你的樣子嚴重不符啊!」這是誇她呢,還是嘲笑她呢。

  誰說長得不錯就要唱歌好聽了,她跑調是隨了老陸,她親媽在世的時候,還帶她到音樂老師那裡矯正過,沒用,天生的。

  K房外面,徐嘉修對她說:「我招待一會,等會我們就回去。」

  陸珈點點頭,沒問題,只要別讓她唱歌。

  不過在徐嘉修帶她進去,已經有人狗腿地問他:「徐總,您和女朋友一塊唱一首吧。」

  陸珈在後面拽上徐嘉修的衣服,不行的!

  徐嘉修笑著回答:「等會吧。」

  陸珈鬆了一口氣,就在這時,又有人說:「陸小姐,徐總累了要休息,你先來一首吧。」說話人是今晚負責聯絡和氣氛的女經理。現在這個人人搶麥的的年頭,好像請人唱歌是給你面子一樣。陸珈正想理由拒絕,朱亞莉走過來了。

  陸珈知道朱亞莉會說什麼,朱亞莉這人不會背後放冷箭,因為她會直接當面說出來。朱亞莉說:「陸珈唱歌跑調,別為難她了。」

  真是一點面子都不給。陸珈扯笑:「對,我唱歌跑調……」

  徐嘉修不可置信:「不是很會唱麼?」

  什……麼……陸珈看向自己男朋友,能不能別這樣陷害她,你家女朋友真不會唱歌。宋雋希從下屬那裡拿過麥克風,對公關經理說:「先給我點一首吧……」

  宋雋希唱的是一首——陸珈看了眼偌大螢幕,是林志炫的《蒙娜麗莎的眼淚》,她想不到宋雋希還會唱中文歌。

  徐嘉修準備走人了,站了起來。朱亞莉過來先開口了:「徐總,我明天就回北京了,想帶陸珈到我酒店房間坐一坐,可以嗎?」

  正好。徐嘉修同意。

  宋雋希唱到一半,陸珈離開。徐嘉修帶頭鼓起了掌,輕拍手掌,一下又一下,大家立馬全都開始鼓掌,熱烈無比。宋雋希不想唱了,放下麥克風:「徐總要來一首麼?」

  徐嘉修望望外面,說:「我本打算和陸珈合唱一首,可惜她和大學同學出去敘舊了。」

  宋雋希將麥克風紳士地遞給其他人:「你們唱吧。」

  ——

  陸珈跟著朱亞莉回到她的酒店房間,洲山酒店裡的普通標間,標準符合五星要求,乾淨整潔空間大。房間裡放著一個黑色拉桿箱,還是朱亞莉用了三年的那個,那只在秀水街花五百塊買來的假貨。

  「隨便坐。」朱亞莉對她說,然後燒起了水。

  酒店外面是個大露台,放著兩把籐椅和小圓桌,陸珈在籐椅坐下來,看著東洲市繁華夜景,萬頃燈海璀璨迷人,夜風徐徐,閃閃燈光。

  朱亞莉端著兩杯水過來,陸珈靠著躺椅回頭說:「我家鄉很美吧。」

  「每個人都覺得自己家鄉最美。」朱亞莉坐下來,「雖然我家鄉窮鄉僻壤,我也覺得它美。」

  陸珈抿抿嘴,接過朱亞莉遞過來的水,說了聲謝謝,開門見山地說:「你找我下來想說什麼。」

  「沒什麼,只是想問個事。」朱亞莉看過來,眼神犀利,「陸珈,你和宋總到底有沒有關係?」

  「哦,原來你想聽八卦。」陸珈面無表情地靠著椅背,扯扯嘴角。

  朱亞莉說起一件事:「陸珈,你知道你離開所裡之後,有人在偷偷議論你,說你和宋總,和我們的頭山本先生都有扯不清道不明的關係——不過你放心,知道的人還不多。」

  「所以呢?」陸珈反問,「你不是已經聽說了嗎?」有時候她真佩服朱亞莉,只有朱亞莉能將那麼尷尬的話毫無顧忌地問出來。

  朱亞莉冷冷回她:「我不相信,所以才問你。」

  哦。陸珈撇過頭,一句我不相信,眼角瀰漫起了刺痛的暖意。剛剛她就像一個鼓起來的氣球,故作強勢,其實一戳就破。她選擇回到東洲的時候,她就決定將一些事情全部忘記,真不是什麼大事,她也沒覺得自己有什麼好委屈的,個人選擇罷了。反正她已經回來了,她沒了高薪也沒當上項目經理,甚至錯過了成為合夥人的機會都沒關係。她還有老陸,奶奶,孟甜甜……現在又有了徐嘉修,Janice,迪哥亮子等等好多朋友,她會有越來越精彩的人生和生活。

  可是,她還是有點委屈,被人誤解的委屈。

  辭職那天,山本先生將門關上:「GIGI,你幹嘛這樣痴迷不悟,你回到你家鄉能有什麼好的發展。如果是別人,早就順著桿子爬了,難道你要在北京租一輩子房子?沒錯,宋雋希是結婚了,可是他太太在國外,你可以在中國當他堂堂正正的太太,是不是?」

  呵呵,還堂堂正正呢,搞笑吧。

  毒酒都能誇成好喝的可樂,幸好她沒有渴到飲鴆止渴。那天也算撕破臉皮了,她對著所裡最大的負責人山本先生,說了一句什麼話來著。

  「我現在發現,你們日本男人好像真的挺噁心的。」

  原來,人真的會瞬間變得強大,只要有了放下一切的決心和勇氣。

  其實,她有考慮過告訴徐嘉修,但是她要怎麼說呢,他和宋雋希就要合作了,好幾個億啊。那天高爾夫球場宋雋希說了什麼,不希望一些不愉快的誤會影響了合作。

  不愉快的事,她說了自己委屈有什麼好處,它只會給徐嘉修添堵。不管徐嘉修會不會信她,她都不想讓他面臨兩難選擇。因為不管他作何選擇,結果會傷害到他,也會傷害她。

  愛情有價格麼?它真的能值幾個億?

  如果這只是十幾萬的合作,她可以轉頭立馬告訴徐嘉修:「我不喜歡宋雋希,我們別理他好不好。」

  幾百萬,她也敢說。

  幾千萬呢。

  幾億呢。

  陸珈不知道了,她只聽說過為了幾個億放棄愛情,沒聽說過為了愛情放棄幾個億,前者是現實,後者是傳奇。

  她愛徐嘉修,徐嘉修愛她,這就夠了。她一點都不想冒險驗證他和她的愛情能不能成為傳奇,她只想跟他好好在一起,現在,未來,以後的每一天。

  傳奇都是騙人的。

  她不要傳奇,她只要他。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