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0 章 chapter 50

  朱亞莉問她和宋雋稀有沒有關係。陸珈有點不知道怎麼回答了,人和人之間的社會關係應該要怎麼論,她只能告訴朱亞莉:「沒有你想得那種關係。」

  她和山本先生徹底撕破臉的前兩個星期,所有同事都要參加一個大型酒會,酒店慶祝會還沒有結束,大家唱歌跳舞又說笑話,高談闊論,每張面孔都洋溢著喜悅和開心。山本先生突然來找她,同事們推著她的肩膀偷偷說:「肯定是跟你聊升職加薪的事,快去吧。」她忍住興奮來到山本先生面前,沒有料到結果是山本先生遞給她一張門卡,然後告訴她宋雋希很喜歡她。山本先生意思很明白,她卻傻了,山本先生也把話說得很清楚:「陸珈,大家都知道明年所裡要提拔的人是你,不過你真覺得自己比他們都優秀麼,大家都很優秀都很努力,宋總那麼照顧你,你應該感激一下的。」

  那天夜裡天氣真的很冷,冬天,零下好幾度,她提早離開了慶祝會。不長不短的一段路,她無聊踢著一個被丟棄大街的易開罐,劈里啪啦,沒精打采。

  她拉了拉羽絨服的拉鍊,感覺風還是灌進了身體裡面,吹得她臉頰刺痛刺痛的。她在外面想著酒店裡面的情況,燈火輝煌的大廳,充足的暖氣,宴會裡到處都是衣香鬢影,光鮮亮麗。路上行人不多,大學到畢業都呆在這裡,她原本覺得自己和這個大城市很親近了,還不到半個小時,她又覺得也不過如此,一切又回到了剛開始的陌生樣子。她承認,那天的自己難過和氣氛,身體彷彿被抽乾,能量都跑光光了。好像所有的努力一下子被否決,升職加薪變成了笑話,藏在心裡的夢想也變得天真幼稚,淪為不值一談。

  她將易開罐丟進垃圾桶裡,給老陸打了電話。老陸知道那天她要參加一個很隆重的宴會,特意在電話裡問起她:「玩得開心不開心啊。」

  那麼重要的宴會,老陸只問她開心不開心,原來這才是老陸最關心的。

  她說不出「開心」兩個字,只能打著太極說:「還好吧。」

  其實,一點都不好。

  事後,她有想過直接裝傻充愣算了,反正山本先生好像也忘了這事,她還抱有過僥倖心理猜測那天山本先生可能是喝醉了。之後為什麼要離職呢,不是因為山本先生記仇要炒她魷魚,而是山本先生一如既往要給她升職加薪,還不止,如果她想要,升級成合夥人都沒問題。

  她不傻,天上不會掉餡餅,但是地上會有陷阱。她明白宋雋希和山本先生的想法,他們在追加籌碼,如果她不離職,接受了他們的安排甚至成為合夥人,就算那天酒會她沒有接受那張房卡,下次酒會呢,下下次呢,她能抵擋多久,她不知道,因為她根本不想以佔便宜的方式考驗自己的底線在哪裡。

  「世上沒有免費的午餐,人性的貪婪才是自己最大的敵人。」這是老陸教給她的道理,她一直記在心裡。

  如果她拿了他們的好處,「感激」會是遲早的事情。假設她沒有辭職離開,現在說不準她真成了宋雋希的「中國太太」,甚至也有可能已經被甩了。當然,就算她被宋雋希甩了,她的生活過得還是「很好」,豪車豪房事業輝煌,偶爾回憶往昔還可以寫本精彩自傳,名字就叫一個女人的「奮鬥」史。

  真的,兩個選擇沒有哪個好或者不好,就像她放棄所有一切選擇回東洲,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她只是不想那樣的活法……

  「有時候我真不知道你是運氣好還是運氣差。」朱亞莉不以為然,趴在酒店欄杆看向東洲市的萬家燈火,感嘆起來,「不管如何,你比你好太多了。你遇上不如意還可以回東洲,我只能硬著頭皮熬下去,要麼撐下去,要麼就是——完蛋。」

  哪有那麼容易就完蛋,大家都喜歡把結局想得糟糕,好鞭策自己劈荊斬刺的時候不要怕疼。陸珈抬頭望向朱亞莉,想起朱亞莉以前說渴望的成為天下無敵,事實哪有人可以天下無敵,生活面前,我們都可以堅硬不催,也可以瞬間脆弱崩潰。

  「說起來,你運氣還是很好啊。」朱亞莉撩撩耳邊的頭髮,又問,「你們真是高中同學啊?」你們,自然指的是她和徐嘉修。

  「當然,我們以前相互喜歡呢。」提及某人,陸珈眉眼變得可愛動人,閃閃發亮著。她語氣輕鬆地開口說,「所謂禍福相依,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如果不回來,我哪有機會重遇他,收穫圓滿的愛情呢。」

  ……

  徐嘉修發來消息,她要走了。朱亞莉送她到門外,不遠處,徐嘉修倚靠酒店長廊前面,手裡正拿著一隻手機,像是在認真地等著她。

  他看過來,對著她笑了下:「聊得差不多了嗎?」

  「嗯,聊好了。」她朝他走來:「你呢,有沒有唱歌?」如果徐嘉修在k房唱歌了,她錯過好像有點可惜。她都沒有聽過他唱歌……

  「沒有。」徐嘉修回答她,輕吐一口氣,拉起她的手,「走,回家吧。」

  家……

  哦,回家。

  陸珈和徐嘉修回「家」之前,兩人還到夜市吃了一頓宵夜。緣由是司機將車開到半路的時候,徐嘉修突然說自己晚上還沒吃飽,總之他餓了。

  餓了?今晚這頓飯都好幾萬了,他居然沒吃飽,簡直虧到令人髮指!

  現在這個時節,夜市最火熱就是香辣小龍蝦,司機將車停在路邊的停車位,陸珈忍住口水和誘惑,拉著徐嘉修找了一家口碑比較好的潮州海鮮粥鋪。

  今天徐嘉修喝了不少酒,她不能再讓他吃小龍蝦了。一鍋熱氣騰騰的鮑魚海鮮粥沸騰地端上來,陸珈盛了一碗遞給徐嘉修:「給。」

  徐嘉修低頭喝了起來,連續喝了兩碗,陸珈看得心滿意足,發現徐嘉修認真吃東西的樣子也很好看,格外賞心悅目。

  回去路過幾家小龍蝦店,徐嘉修目不轉睛地拉著她離開,故意說:「我知道你想吃,不過我是不會買給你吃的。」

  原來他知道!陸珈挽著徐嘉修的手,有意賣乖說:「我知道,你覺得不乾淨唄,怕我吃了肚子疼。」

  「錯。」徐嘉修今晚第一次笑得發自內心,「因為我自己不想吃。」

  陸珈咬牙:「……」確定麼!

  徐嘉修挑挑眉,然後直直地看著她,彷彿要將她看見他的深幽的黑眸裡。

  「徐嘉修,你幹嘛這樣看著我。」

  「剛剛我吃東西你不是一直瞅著我看麼?」徐嘉修說,「看回來而已。」

  「鬼才信你。」

  徐嘉修立馬順著她的話說:「小閻王應該就是小鬼吧。」

  啊啊啊,葉昂陽說千萬不能跟徐嘉修鬥嘴,果然誠不欺她。夜裡風聲和汽車鳴笛一塊呼嘯而過,就在這時,徐嘉修又說了一句話,陸珈有點聽不清楚,抬起頭看他:「徐嘉修,你剛剛說什麼?」

  沒什麼。只是簡單一句話:「陸珈,我也信你。」他信她,信她對他說的所有話。

  夜裡,陸珈有點承受不住徐嘉修的狂烈,明明開了空調,身體裡喧囂的熱潮浪還是一股股冒出來,她就像飄搖在徐嘉修懷裡的一葉扁舟,不停地沉沉浮浮,海裡的浪潮一個個打過來,她喘不過氣了,感覺要徹底翻船的時候,徐嘉修將她撈了回來……然後她大口大口喘著氣,徐嘉修依舊深埋在她身體裡,一動不動地抱著她。她看不到徐嘉修趴在她脖頸的臉,只感受到徐嘉修的濕熱的呼吸,癢癢的,熱熱的。

  夜已深。

  徐嘉修抱著她睡覺,使壞地拿著她手咬了一下:「據說女人身體是會認人的,陸珈,你這輩子都是我的人了。」

  這是什麼大男人主義的鬼話,陸珈睜開眼,有點在意地問:「那你的身體呢?」

  「嗯,它也認你。」徐嘉修磕著眼回答她。

  陸珈滿意了,想了想又說:「只認我。」

  徐嘉修笑了一下,「嗯,只認你。」

  ……

  朱亞莉他們工作結束回去了,接下來就是徐嘉修和宋雋希簽訂合同,成為戰略合作夥伴。陸珈在辦公室想著事情,是朱亞莉問她的一個問題,為什麼會選擇沃亞。她不知道徐嘉修就是沃亞的創始人之前,給沃亞做過測評:沃亞會在三年內上市。三年,已經是一個很快的估計了,不過現在沃亞的發展好像比她的估算還要快,她應該更開心的……

  小達一邊整理著辦公桌一邊告訴她:「陸珈,上次你借我的cpa考試書,有好幾本我用不上,已經還給你了啊。」

  「額?」陸珈回過神,「你什麼時候還給我的?」

  「前陣子啊。」小達指指上面說,「我還給徐總了……徐總沒給你麼?」他特意抱著書到青年公寓找陸珈,陸珈不在,徐總就簽收了。

  「沒有。」陸珈搖搖頭,可能是徐嘉修忘了吧。

  陸珈的cpa資料書就徐嘉修手裡,兩本舊書,都被翻閱得痕跡纍纍,好幾頁夾著手做的書籤,上面寫著每日計畫,每頁內容都有寫寫畫畫,裡面的字跡比她高中時期要潦草許多。紅色部分是她還不明白的地方,藍色劃過的是不重要內容,黑色是她自己的總結……

  徐嘉修對著這些筆記,想過陸珈對著它們學習的樣子:她在奮筆疾書,或苦思冥想?還是趴在書本裡痛苦不已……

  書頁的大塊黃色痕跡,可能是她學習時候不小心將咖啡打翻了。

  褶皺比較多的地方,應該是被她反覆翻起來的重點。

  她還會在書頁裡畫畫,英俊的流川楓側臉,是她喜歡多年的動漫人物。

  這些想像,徐嘉修都覺得很有意思。

  不過當他看到書裡看到「宋雋希」三個字,他真不知道要怎麼想像它的存在了……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