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1 章 chapter 51

  陸珈已經很久沒有玩水果連連看了,逮了個空玩了一局,無視手機裡剛進來的陌生號碼簡訊,大概發資訊的那人也知道她沒存號碼,後面加了「宋雋希」三個字。

  Game over!

  財務部稍微閒下來,人事部就開始忙得人仰馬翻。畢業季快來了,提早來沃亞投簡歷面試的應屆生不少,其中不少盤靚條順的女生。茶水間裡,人事部姐姐過來說:「好多都是衝著咱們的三大男神來的。」

  三大男神?邵逸風路過提醒說:「不是早變成四大男神麼,徐總,小葉總,我,以及嬌嬌?」

  太無恥了,迪哥亮子一塊過來湊熱鬧。人事部姐姐笑得合不攏嘴,你們就貧吧!

  邵逸風很認真地聊起:「什麼時候能給我配個女助理什麼的,就算沒有女助理,沃亞今年能多招女生麼,我們公司實在太陽盛陰衰了!」

  「這個,得問徐總。」人事姐姐將皮球踢到陸珈這裡,「或者問咱們的老闆娘也一樣。」

  還女助理呢。陸珈剛好過來泡茶,抿著唇笑了起來,徐嘉修都沒有女助理,不過多招女員工這個問題,徐嘉修聊起過,IT行業的確存在陽盛陰衰這個問題。茶水間外面天氣湛藍明靜,陽光如水般燦爛流動。不知道這樣的工作環境會不會隨著沃亞的發展和壯大而改變。沃亞後面的路還很長,大家否能繼續一路同行呢……如果準備上市,第一就要面臨各種改革問題了。

  還有,就是現在沃亞不少同事都打趣叫她老闆娘了,萬一她最終當不了老闆娘,怎麼辦?

  陸珈發現這幾天都快憂思成疾了,憂沃亞也憂心自己。萬一,應該沒有這個萬一吧。如果真這樣,豈不是要捲鋪蓋走人麼!

  望天,望樓上,今天徐嘉修貌似在公司,不知道他在做什麼。

  徐嘉修將某人的CPA的資料書合了回去,「宋雋希」三個字不是陸珈自己的傑作,他從抽屜裡拿出宋雋希已經簽好的合同,翻到簽字頁,正常書寫和簽名不一樣,還是可以看出來留在陸珈書裡的三個字,是宋雋希本人寫上去的。

  這份合同是昨天送來的,他還沒有簽字,正式簽字蓋章之後就是新聞發佈會了。徐嘉修靠著椅背,沉重的大班椅發出一道悠長的「嘎吱」聲響,陸珈到底什麼時候認識宋雋希?他如此在意,她知道麼?

  陸珈上來送材料,也是按照流程進總經理辦公室。敲門進去,徐嘉修正在休息,他側過頭看向她,盯著她今天的穿著笑了起來:「陸珈,你幾歲了。」

  不懂欣賞,明明是一種年輕時尚OL范兒。她走過去,徐嘉修遞給她一份合同:「幫我看看。」

  沃亞和思芯特的合同?陸珈拿過合同,先翻到宋雋希的簽名。她走到沙發,坐下來看起來,一頁頁一條條地看下來,看得認真又仔細。合同沒有問題,的確像徐嘉修所說的那樣,宋雋希讓了很大一步,相當大方和具有誠意。

  沃亞原先幾個優質項目都擁有獨立自主權力,除了——「拾光」,宋雋希要佔股「拾光」百分之五十。為什麼會是「拾光」?沃亞明明有比「拾光」更好的黃金項目,難道宋雋希看好「拾光」的市場潛力?

  陸珈低著頭,事實而論宋雋希提的這個要求相對他拿出來的誠意來說,根本不算什麼要求。可她還是想起徐嘉修那天說的話:「陸珈,這是我們的拾光。」

  有點遺憾吧,她和徐嘉修的拾光,突然多了一個宋雋希。不過商業歸商業,感情歸感情,拾光有了更多財力支持,後續發佈和推廣兩方面才能戰無不勝。

  「有問題嗎?」徐嘉修突然問她,口氣平和。

  那麼多律師層層把關下來的合同,怎麼會有可能。陸珈搖搖頭:「沒……有。」

  徐嘉修撇過頭,這是眼瞎呢,還是眼瞎呢。陸珈站起來要下樓了,他隨手就把桌上兩本CPA書還給她,幾乎一字一頓說:「有空重新好好地翻一翻,繼續提高財務專業素質。」

  「哦。」陸珈悶悶不樂,憤憤然地想著她都是他女朋友了,他還嫌她專業素質不夠硬!她拿回自己的書:「謝謝徐總批評,我會加油的。」

  呵,脾氣還不小,他什麼時候批評她了!徐嘉修感覺自己要被氣壞了,鬧心的員工和女朋友,有人全佔了。

  ——

  宋雋希為什麼會關注「拾光」?陸珈捧著書回到辦公室,因為心裡裝著事情,走路差點踉蹌摔倒。她重新拿出手機,看了看裡面短信,內容很簡單:「陸珈,今晚見個面可以嗎?我們之前的誤會需要好好聊聊,這關係到我和徐嘉修的合作……」後面是宋雋希發來的見面位址,一個高級的法國餐廳。

  想了想,陸珈回覆了短信。她改了地址,改在市中心槐江街的一家麵館裡。浪漫的法國餐廳就算了,連咖啡館她都覺得氣氛不適合。

  今晚,徐嘉修正好有個重要的局,參加東洲市高新區政府投資應標宴會。高新區還在擴建,徐嘉修一直對高新東郊臨湖的一塊地感興趣,建設沃亞大樓。

  她告訴徐嘉修她要去市中心一趟,徐嘉修沒多說就將自己的車鑰匙給了她:「開車小心點。」

  「好……」

  「手機保持開機,我會給你打電話。」

  「嗯,沒問題。」

  「會下雨,帶把傘。」

  「嗯。」

  陸珈內心有點煎熬,倒不是做賊心虛了,煎熬原因是她對徐嘉修的選擇性隱瞞。她做事向來自詡坦蕩,只是當事情有了重重顧慮,所謂的坦蕩反而成一種道德枷鎖。這樣的陸珈,她自己都很討厭。愛一個人,想得太多,反而把自己變成了討厭的那種人。有些事情,她都不知道要怎麼想了。

  陸珈開了一個小時的車,將徐嘉修的SUV停在麵館對面的咪表停車場。她身上還穿著今晚上班的衣服,闊腿背帶工裝褲搭配著小馬七分袖,就是徐嘉修認為的幼稚裝扮。今天氣溫很高,傍晚才稍稍涼快下去,不過依舊悶熱,陸珈在車裡將頭髮隨意捆綁,拿起手機直接下車,走過斑馬線。

  老胖麵館算是東洲的老拉麵館了,上個月重新裝修開業,裡面的桌椅都變成了暗紅色的八仙桌那種,方方寬寬的。麵館裡同時開了空調和風扇,呼呼啦啦的聲音夾雜在人滿為患的嘈雜聲裡,嗡嗡不絕。老店上下二樓,一樓剩角落還最後一張空桌,陸珈在長板凳坐下來,宋雋希發來一條消息:「GIGI,我可能晚到一會。」

  陸珈看起了餐單。

  宋雋希比約定時間遲到了十分鐘,他坐下來,面露歉意:「路上出了點狀況。」

  「這個地方是不好找。」陸珈將餐單和鉛筆遞給宋雋希,開口說,「我已經點好了,您想吃什麼就在上面打鉤,這家麵館還不錯的。」

  「好。」宋雋希接過單頁的菜單紙和鉛筆,專注看了起來,隨後抬頭詢問她:「東洲拉麵是什麼?味道怎麼樣?」

  「就是我們本地一種面,味道還行。」

  宋雋希點了一份東洲拉麵和一些小吃,把餐單遞給服務員之後,回過身說起來:「好久沒有吃麵了,很懷念。」

  陸珈點點頭,開門見山:「您找我有什麼事嗎?」

  宋雋希扯扯嘴角,笑地極其無奈:「陸珈,我以為我們以前除了工作關係,還是朋友,你不用對我那麼客氣。」

  陸珈也笑了下,對宋雋希所說的「朋友」兩個字無法苟同。

  宋雋希說起一件事:「你辭職離開之後,我給你打了電話,也發了很多短信,你都沒有回覆。我本想立馬來東洲向你解釋……」宋雋希說到這停了下來,停頓片刻,「我發你的那些短信,你看了嗎?」

  「我原來的手機和卡都換了。」陸珈解釋說。事情都過去了,她已經不在意了,不過如果今晚宋雋希告訴她,所有一切都是誤會,她會非常高興。徐嘉修和宋雋希要合作了,她也不希望她和宋雋希之間充斥著那段狗血。如果是誤會,她回去之後就可以坦然告訴徐嘉修了。

  「GIGI,我很抱歉。」宋雋希深吸一口氣,口吻鄭重,「我不知道山本先生會那樣做。」

  「沒事了,我現在很好。」陸珈說,「如果沒有山本先生,我可能也不會重遇徐嘉修,從這個意義來說,我要感謝他。」

  兩份拉麵端上來了,還有一些其他小吃。陸珈低頭吃麵時,不忘看一眼手機,看看有沒有徐嘉修發來的短信。

  宋雋希開口說:「味道果然不錯,我和沃亞合作之後,應該還有很多機會過來吃。」

  陸珈不知道說什麼,索性不作答。

  室內嘈雜,打著空調還有少許悶熱,直到外頭突然劃過一道閃電,下起了大雨。隔壁桌是一家三口,小孩驟然大哭起來。徐嘉修提醒她記得帶傘,她帶來了,結果剛才下車的時候又忘落在車裡。

  宋雋希再次扯開話題:「陸珈,想起我們第一次見面,也是這個時節這樣的天氣,然後你借了我一把傘。」說起往事,宋雋希笑起來。

  陸珈想了想,好像是這樣。她和亞莉合租那段時間,亞莉正和初戀男朋友熱戀,她實習下班之後就常常到公司對面的一個書吧做題看書。那是一個蠻有特色的書吧,那段異地努力的日子,她至今還記得裡面的夜裡提供的熱狗和咖啡都不錯。然後有一次也是這樣的下雨天,坐在她旁邊一直安靜看書的男人突然開口向她借傘。其實,她不是很想當女雷鋒。不過男人表示自己很快回來,她隨手將手裡的書推過去:「把名字和電話寫這裡。」

  這個男人就是宋雋希。

  宋雋希寫出自己名字,她渾然發覺他是誰,所裡的大客戶。電話不用寫了,傘更是送他都沒問題。這件事,她對亞莉說過,當時兩人還是實習生,對很多事情都是咋咋呼呼。不例外,亞莉當時就大叫出聲:「陸珈,你運氣太好了吧。」然後她入睡了,離開的亞莉再次敲門進來:「陸珈,我要提醒你一下,宋雋希是已婚男人。」當時亞莉的話,她感覺相當莫名其妙,莫名其妙之後是有點生氣……

  陸珈從麵館出來,雨還在下,徐嘉修的車停在對面,她要穿過人行道。宋雋希跟在她後面,對著大雨開口說:「GIGI你等會,我到附近買把傘。」

  「不用了。」她回答,無比懊惱著,她應該謹記男朋友的提醒。

  宋雋希沒給她拒絕的機會。

  「真不用了,沒多少路。」陸珈重複,不是假客氣。她抬頭望了眼人行道前面的紅綠燈,正要等綠燈亮起跑過去,然後就看到前面濃濃雨幕裡撐傘的男人。

  是徐嘉修……

  

  【小劇場】

  然後呢,就是——

  大珠:女主,你可能要捲鋪蓋走人了……

  陸珈:親媽,我不走!

  大珠:求我。

  徐嘉修:陸珈,你要仔細想想,到底應該求誰。

  陸珈:我去收拾行李。

  徐嘉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