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2 章 chapter 52

  密到幾乎化不開的雨幕裡,紅綠燈在轟鳴的車喇叭聲裡閃爍,還有十秒才到行人綠燈。1,2,3,4……車流喧嚷,人影綽綽,徐嘉修撐著長柄黑傘,立在一撥同樣等綠燈的行人前面很顯眼,修長挺拔,以及面無表情。

  陸珈側目,宋雋希停下腳步,乾笑兩聲說:「看來真不用買傘了。」

  陸珈沒怎麼聽宋雋希的說話聲,眼前一切都因為這場突如其來的大雨變得鬧哄哄的,然後有什麼東西在她心裡轟然倒塌……她不是一個悲觀主義的人,現在的場面感是很糟糕,不過正好可以把事情說清楚,只是她能說得清麼?徐嘉修會相信麼……

  十秒時間裡,陸珈大腦也是亂糟糟一片,徐嘉修把車鑰匙遞給她的時候還特別囑咐她:「今晚會下雨,記得帶把傘。」

  所有一切,彷彿都有過注定一樣。

  終於綠燈了,徐嘉修朝她走過來。陸珈吐出一口肺腑裡的郁氣,等著徐嘉修穿著人群走過來,一分一秒都格外漫長,她想裝作自然最好還面露笑意,然後發現根本裝不出來,沒有任何演技。

  「別擔心。」宋雋希說。

  「擔心什麼?」陸珈好笑地逞能反駁道,不想讓宋雋希知道她和徐嘉修有了信任危機。

  宋雋希只好抱歉地,保持著沉默。

  徐嘉修走過來了,眼前陸珈和宋雋希一塊立在麵店屋簷之下,不到一仗的距離。徐嘉修也想笑,談笑間將敵軍灰飛煙滅,永遠保持著冷靜和修養,這樣才能體現出一個男人的強大。只不過,真辦不到,他身體裡燃燒起來的熊熊烈火,正不停地吞噬他的血肉,疼得要命。

  「雖然提醒了你要記得帶傘,還是怕你會忘了。」徐嘉修開口,溫和平靜的聲音帶著一絲難以控制的冷意,「果然,你真忘了。」

  陸珈沒說話,她不是不想第一時間向徐嘉修解釋,而是不想在宋雋希面前多說什麼,她走近徐嘉修,挽上他的手,心裡砰砰砰地跳著:徐嘉修,別推開我,你不能在這個時候推開我。

  徐嘉修不會推開自己女朋友,他還拉起陸珈的手,緊緊地握住,然後看向宋雋希說:「宋總,這家麵館味道如何?」頓了下,不等宋雋希回答,再次開口,「今天陸珈問我要請你吃點什麼,我想宋總什麼山珍海味沒有吃過,還不如帶你來吃點東洲本地極負盛名的特色小吃。」

  「的確很不錯。」宋雋希笑了笑,客客氣氣回話,「徐總有心了。」

  「宋總是貴客,自然要用點心。」徐嘉修回話,轉頭望了眼川流不息的馬路,很快提出告別:「既然下雨了,大家改日再聚,我先帶陸珈回家。」

  「好的。」宋雋希保持著笑意,他半件棉麻襯衫已經被雨水侵濕,臉上笑容依舊是一貫的溫潤霸氣,「那麼就改日再聚。」

  陸珈被徐嘉修帶走,離開了麵館來到人行道,從頭到尾徐嘉修不再對她說一句話,只是握著她的手,越來越緊,緊到發疼。徐嘉修沒說話,她也能感受到了他沒爆發出來的怒火。

  不可能什麼事情都沒有了,然後兩人云淡風輕地扯扯話就結束了,如果真這樣,反而更有問題。

  快紅燈了,有一輛車子踩著油門飛馳而過,濺起大片的水花,路人紛紛暴躁地咒駡起來。徐嘉修也咒駡了一句,他終於說話了,她不知道他到底想罵誰,是剛剛那位沒有道德的司機,還是她……

  徐嘉修牽著她過完馬路,來到停在路邊的黑色SUV,上了車。

  兩個人的車裡,一下子隔絕了外面的傾盆大雨和車水馬龍,只有雨水不停沖刷著擋風玻璃。陸珈一時想不到開場白。

  徐嘉修更是一聲不響地發動車子,刷卡離開,直接掉過車頭,匯入主幹大道。

  車子空調自動打開,涼風絲絲入侵□外面的手臂皮膚,激起細微的小疙瘩。下雨前的悶熱已經完全沖散。陸珈看著前面機械揮動的雨刷器,開始說:「宋雋希今天是有事找我的……」

  徐嘉修沒回她,只是開著車。

  陸珈第一次發現正常說話都如此困難,她顧慮著雙方合作,繼續磕磕碰碰地說:「我和宋雋希在北京有過認識,這個我上次跟你提過。還有一件事,就是我和宋雋希在北京發生過一些誤會,我想大家以後要建立合作關係,誤會能解除是好事……」

  徐嘉修依舊沒說話,前方的綠燈已經變成了紅燈,徐嘉修也沒有停下來,直接踩著油門闖了過來。

  ……陸珈猛地轉過頭看向開車的男人

  徐嘉修終於開口了,冷漠地告誡她:「陸珈,為了你自己的安全,你現在最好還是別說話了。」她的解釋,他越聽越生氣。

  陸珈沉默下來。

  徐嘉修上高架又下高架,回到青年公寓地下車庫,直接熄火下車。陸珈跟上徐嘉修,電梯裡正好有一位同住9樓的男鄰居,偶爾會和徐嘉修一塊打球,男鄰居按著電梯按鈕熱情打招呼:「你們回來了,感情真好呀,下雨天去哪兒玩了?」

  徐嘉修沒說話,年輕男人發現異常,只好看著陸珈,張著嘴型問她:「吵—架—啦?」

  陸珈用餘光掃掃徐嘉修,點了頭,也說不出話來了。

  男鄰居:好尷尬!

  三人一塊沉默著從負一層直達九樓,男鄰居最快速度消失回到自己公寓。陸珈伸手拉上徐嘉修的手,就像在麵館他拉她手那樣,她也緊緊地拉著他。

  「對不起。」陸珈開口,語氣乞求,「徐嘉修,別生氣了好嗎?」我們好好說話。

  別生氣!他現在根本不是生氣那麼簡單。徐嘉修輕輕扯了下嘴,甩開被拉住的手,因為要開門進屋。

  手突然空落,孤零零地垂下來。再一次被拒絕交談,陸珈撇過頭,直到徐嘉修開門進了屋。大概幾秒時間之後,他高高在上地立在裡面,冷聲冷氣地問她:「……還要進來嗎?」

  「不用了。」陸珈低下頭,「……我回自己那邊睡。」

  徐嘉修關了門。

  「啪——」

  陸珈看著關上的門,明明是她自己說不要進去,卻像是被驅趕出境一樣。前陣子徐嘉修還讓她將東西都搬過來,此時她多麼慶幸她在Janice那邊還有一個窩。

  回到913公寓,Janice正在衛生間裡歡樂地洗刷刷,一邊聽動感音樂一邊唱歌洗澡。陸珈上了樓,輕輕關了門,直接躺倒在小床,不想動也不想說話,就像徐嘉修拒絕交流一樣,怕心裡的情緒猝不及防就爆發出來,有時候還不如一個人靜一靜。

  陸珈用被子悶著臉,僥倖想著,等徐嘉修靜下來就好了吧。

  夜裡,陸珈還是給徐嘉修發了一條長長的短信,然後拿著手機等著回覆,整個人半躺著床上沒有一點睡意,直到徐嘉修發過來:「睡覺吧。」

  第二天,陸珈下樓,Janice正在跑步機上奔跑著,速度調得很快,以至於抬頭看樓梯裡的她,震驚得快摔下了:「陸珈,你,你怎麼這邊!」

  陸珈無奈地笑了笑,看了看時間。雖然有點晚了,她還是來到小廚房,一邊打著雞蛋一邊對Janice說:「我現在做個早飯,Janice,你可以幫我把徐嘉修叫過來嗎?」

  Janice有點明白了,湊過來問:「吵架了?」

  陸珈點頭:「我們昨天有點不開心。」事實,豈止是一點不開心。

  Janice關切問:「什麼事?」

  陸珈搖搖頭,Janice也不再多問,帥帥地靠著廚台自問自答地說:「我要不要通知小葉總呢,這是一個多好的趁虛而入的機會。」

  過了會,Janice還是將手放在她肩膀:「得,我現在就去。」

  Janice很快回來,聳聳肩說:「老大好像出門了。」然後,Janice又說起一件事:「說起來小葉總也不知道去哪兒了,你說小葉總會不會是因為老大尋求了新合夥人,離家出走了?」

  應該不是吧。

  Janice看著她:「陸珈,要不你今天別上班了。」

  「沒關係,又沒什麼事。」陸珈不想將自己情緒影響到朋友,反過來安慰,「那有不吵架的情侶,別擔心我們。」

  「不擔心,我敢打賭今晚老大就屁顛屁顛過來找你。」Janice故意說笑起來,學著徐嘉修雲淡風輕的樣子開口說話,「嗯,陸珈呢,她在哪兒……」

  陸珈笑了,應該不會有這個可能的,這次事態有點嚴重。

  陸珈和Janice來到沃亞上班,徐嘉修已經來到公司。因為她和Janice從電梯走出來,徐嘉修正等在電梯外面,他又要出去?

  一夜沒見,陸珈抬頭看向徐嘉修,他身上還穿著昨天的衣服。Janice有意詢問:「老大,你要出去嗎?」

  「嗯。」徐嘉修回答,然後就進了電梯。

  電梯門即將合上,她看向他,他也看著她。她猛地開口:「徐嘉修,你早飯吃了嗎?」

  好生硬的一句招呼,陸珈心裡懊惱,都不知道自己怎麼會問這個問題。

  「吃了。」徐嘉修回答她,隨著電梯門「哢」地完全合上,整個人頓時洩了氣。陸珈回頭,發現Janice正默默看著她。

  她扯嘴笑:「你看,我們沒事啦。」

  Janice:「哦。」

  ——

  陸珈下午接到了宋雋希打來的電話,宋雋希先對昨天引起她和他徐嘉修誤會的事感到抱歉。她告訴宋雋希:「宋總,你誤會了,我們沒事。」

  「沒有最好。」宋雋希稍稍默了片刻,「不過GIGI,有一件事我必須要告訴你,徐嘉修已經拒絕了合作。」

  陸珈:「……」

  電話裡,宋雋希語氣遺憾:「所以我猜想徐嘉修可能誤會了什麼,如果沃亞是因為我們之前的關係拒絕這次合作,我想徐總是不是有些意氣用事。」

  「GIGI,我希望你能勸著一點徐總,我這邊依舊保持合作的誠意……」

  陸珈靠在茶水間,不知道什麼時候掛了電話,她緩緩地在高腳椅坐下來,有氣無力。她好像真做錯了。

  不然,事情為什麼會是這個結果……

  陸珈在青年公寓的籃球館找到徐嘉修。徐嘉修一個人打著球,定點跳投,他將手中的籃球拋投出去,劃過一道漂亮的弧線,籃球砸落在球框裡,轉了兩圈還是彈了出來,最後砸在運動地板裡,發出一道沉重的碰撞聲。

  她進來了,徐嘉修回過頭看她,遺憾說:「沒進。」

  陸珈走過去,望著他。

  徐嘉修又投了幾個球,邊玩球邊說:「現在應該還上班時間吧,怎麼又跑出來了……越來越不怕你家老闆了,嗯?」

  她早心急如焚,開口問:「你拒絕了思芯特的合作?」

  徐嘉修沒回答她,繼續運著球,籃球一次次落地又彈起,發出一道又一道重實的落地聲。

  嘭——嘭——嘭……

  籃球明明落在地板上,卻像是落在她心裡,一次次撞擊著她。終於,徐嘉修停下來說:「宋雋希給你打電話了?」

  沒等她回答,徐嘉修笑了兩下:「沒錯,我拒絕了他。」

  「為什麼……」

  「為什麼?」徐嘉修望著她,安靜地眨著秀氣的睫毛,黑墨般的眼眸彷彿要將她吞噬:「很簡單,我早就想揍他了,打人這件事沒有合作關係比較好解決。」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