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3 章 chapter 53

  「早?」陸珈抬眼。

  徐嘉修回答她:「對啊,很早就想了。」

  陸珈笑不出來,一時間都不知道要說什麼,所以他早知道了?昨天她在深夜給他發了長長的短信,斟字酌句把事情說清楚,有些話她說不出口,所以選擇用文字訴說心情,包括一些顧慮和感受。結果從頭到尾徐嘉修都是知道的……陸珈抬起頭,眼睛都紅了,她再次強調說:「徐嘉修,我和宋雋希什麼也沒有!」

  「我沒說你和他有什麼。」徐嘉修抿唇,樣子暫時很平靜,英鋌而斯文,「陸珈,難道你真一點也不在意宋雋希對拾光的意圖麼?」

  「我……」

  徐嘉修低下頭,清澄傲氣的眸光近在眉睫:「我不是跟你說過,那是我們的拾光嗎?」

  那是我們的拾光……陸珈差點無助地悲痛掩面,面對徐嘉修的質問她說不出一個字來,良久才開口:「我只是覺得商業歸商業,感情歸感情。」

  「感情歸感情?那我的感情就是——」徐嘉修單手摸著她的臉,一字一句說:「我和你的拾光,關他宋雋希什麼事!」

  陸珈看著徐嘉修,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眼淚會掉下來:「既然你早知道了,也認為我和宋雋稀有什麼,那麼前陣子你在做什麼?虛與委蛇,還是——虛情假意?」陸珈突然悲憤得喘不過氣來,感覺還不如徐嘉修直接用刀子捅她一下好了,這樣會不會就不會那麼痛了。

  「沒錯,從頭到尾我壓根沒打算和宋雋希合作過。」徐嘉修深吸一口氣,「難道你覺得只要有人給我錢,我就要屁顛屁顛接受麼,連對方什麼意圖都不管不顧?你當我徐嘉修是什麼,乞丐!?陸珈我告訴你,沃亞就算需要投資,也不會是宋雋希!沃亞不缺投資者,宋雋希算什麼……算個鳥啊!」

  是啊,宋雋希算個鳥,她又算什麼鳥呢,笨鳥,傻鳥,呆鳥……

  「對不起。」陸珈道歉,是太她自以為是,是她眼界太低太在乎那幾個億了,是她小心翼翼捂著不說生怕誤會影響男朋友的自尊心,都是她的錯……陸珈猛地轉身,背對著徐嘉修,胸膛裡有股強大的氣流不停橫衝直撞著,導致雙手都在顫動,最後她還是強忍著各種情緒沒有爆發出來,快速擦掉眼淚開口說:「……我走了。」她不要跟他說話了。

  徐嘉修默不作聲。

  陸珈疾走出了籃球館,越走越快,越走越快,也沒有聽到徐嘉修在她快步離開時脫口而出的一聲「對不起」。

  對不起,他不是故意對她發脾氣。

  對不起,陸珈。

  對不起……

  ——

  沃亞和思芯特的合作吹了,沃亞員工很快討論開來,都要準備新聞發佈會了,為什麼說不合作就不合作了?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這些討論都是偷偷進行的。另外,大家多多少少都感受到徐總和陸珈之前的微妙氣場,鬧矛盾了?還是吵架了?

  Janice很關心陸珈,試圖用火熱的友情代替老大,結果引得迪哥亮子他們的誤解:「師父,您這是在趁機挖牆腳麼?」

  什麼?要挖也是小葉總來挖啊,這倆傻逼連女人的友情都感受不出來麼!

  不過小葉總到底去哪兒了?

  週五,葉昂陽終於出現在沃亞公司,西裝筆挺的商場貴少模樣,助理跟在他後面提著鋥亮的拉桿箱,派頭十足。看得出來,小葉總剛從機場趕了回來。

  葉昂陽作為沃亞的二老闆,這樣有模有樣的派頭還是少見的,引得迪哥亮子都想圍觀拍照合影留念。葉昂陽也被自己帥到了,好久沒有見親切的小夥伴們,立馬來到樓下Janice陸珈她們常聚集的休息場所,轉悠著尋找存在感。

  Janice路過,停下腳步:「哇塞,這位帥哥是誰呀!」

  小葉總坐在Janice的辦公椅,帥氣轉了一圈,最後吊兒郎當地翹著二郎腿抖了兩下,腳上是一雙純黑色的牛津尖頭皮鞋,鞋光油亮。

  葉昂陽挨個回答小夥伴們的提問,彬彬有禮,貴氣十足。

  得知小葉總最近不是旅遊泡妞,而是做了大事情,幾個小夥伴紛紛露出崇拜的眼神,沒想到小葉總這次出國國是洽談更好的投資項目,立馬覺得沃亞不跟思芯特合作完全是英明之舉,簡直是丟芝麻抱大西瓜的好事呀。

  迪哥看著小葉總的尖頭小皮鞋,開始演了:「小葉總好帥,我好想給你擦鞋,給個機會吧。」

  「熊樣!」Janice猛地拍了迪哥的腦袋,喊出來,「沒出息,做人怎麼可以那麼沒下限——擦鞋這個活還我來吧。」

  亮子:「……」

  葉昂陽微微笑,心滿意足,要的就是這種做作的姿態和秒殺眾人的優越感,輕咳兩聲,「陸珈呢?」

  「陸珈……」Janice忍不住嘆氣,「在財務辦公室做事呢。」

  葉昂陽心血來潮給幾個女性朋友都帶了禮物,陸珈的是最貴的,原因不是他出錢。來到財務辦公室,葉昂陽笑眯眯地敲了敲門,拿捏著語氣問候起來:「陸珈,好久不見。」

  陸珈從工作中抬起頭,一愣一笑:「小葉總,你回來了。」

  葉昂陽拿著包裝好的禮物走過去,放在辦公桌前:「禮物。」

  啊?還有禮物,搞什麼……陸珈看看小葉總,打開了禮物,看到裡面躺著的名貴女士手錶,趕緊退還給葉昂陽。

  「收下吧。」葉昂陽笑了,「徐敗壞出的錢,我出的眼光。」

  哦。陸珈低下頭:「……謝謝。」這個時候收到那麼貴的禮物,她還真是百味交集。

  對面小達有點羨慕了,葉昂陽回過頭,開口說:「小達,我也給你帶了禮物。」

  「啊?」小達站起來,「我也有麼?」好幸福,這是作為跟陸珈同辦公室的福利麼?小達開心地快跳起來,兩隻帶著袖套的手忍不住搓了搓:「謝謝小葉總。」

  葉昂陽隨手從口袋裡拿出一個金幣,告訴小達:「我在許願池特意給你撈出來的。」

  小葉總真逗!小達接過來:「……謝謝。」

  ——

  葉昂陽從樓下財務室飄到樓上總經理辦公室,徐嘉修也正在伏案做事,見他進來了,抬起下巴指指沙發:「坐。」

  葉昂陽嘖嘖兩聲:「徐總,強大的敵軍面前,沒想到你還是那麼沉得住氣,佩服佩服。」

  徐嘉修只是呵笑幾聲。他沒有葉昂陽說得沉住氣,不然不會對陸珈說出傷人的話。

  葉昂陽不要坐沙發,直接靠在辦公桌邊,玩著一根黑色簽字筆說:「我明明出國是代替你接受喬巴先生的邀請,屬於正常的洽談和交流活動,為什麼回來就變成拉投資了?」就算基本清楚了所有事,他還是要故意問問徐敗壞。

  「不好麼,讓你面子十足。」徐嘉修反問。

  葉昂陽嘿嘿笑,好像是不錯。

  徐嘉修也扯了兩下嘴角,低下頭繼續工作。為什麼?他不想和宋雋希合作,幾個億的合同,以陸珈那性子一定會將整個事情攬到自己身上。他自己做的決定不需要她來承受這個壓力。所以籃球館裡,他對她說從頭到尾都沒有考慮和宋雋希合作,他這樣「虛情假意」,她就不會無謂的自責和愧疚了。

  他手機裡,是陸珈前天深夜裡發給他的短信。他沒有不相信她,他信她,一直以來都信她。只是信任是一回事,生氣又是另一回事,他很生氣,生氣她的斟字酌句,生氣她還希望他和宋雋希繼續合作。女朋友那麼替他考慮,他應該高興的,事實他真高興不起來。

  「哎!」

  葉昂陽第一次嘆氣起來,一直以來他挺想看徐敗壞受挫的,真看到了也就稍稍暗爽一下,事後還是會跟敗壞站在同一陣線。二十多年的兄弟情啊,就算不會真有上刀山下火海那麼誇張,只要徐敗壞求他的事,他葉昂陽肯定是照做不誤。

  沒錯,徐敗壞為了陸珈,那麼驕傲的人,居然求了他一次。想想真是又爽又……還是爽哇!

  其實,他不是很明白,明明是宋雋希小人圖謀不軌在先,如果是他肯定在陸珈面前各種潑宋雋希黑料,撒嬌耍賴求抱抱了。情敵那麼強大,不用點下三濫招數怎麼擊敗!結果徐敗壞反而給自己潑了黑料,真有出息啊。

  圖什麼呢,是對情敵不屑一顧,還是太驕傲了?

  「晚上一塊吃飯吧,你又欠了我一頓。」葉昂陽對徐嘉修建議說,「我叫上陸珈,怎麼樣?」

  徐嘉沒有抬頭:「下次吧。」

  「……」沒想到會被拒絕,葉昂陽再次確認一遍:「真不去?」

  徐嘉修心煩意亂:「不去。」

  葉昂陽點點頭,明白了:「那我自個請陸珈他們吃飯了,我們吃氣氛很好的法式鐵板燒,你千萬別過來,如果過來你就是——」葉昂陽得意極了,倒退著走到門旁,學了兩聲汪汪狗叫,挑著眉說,「明白了麼,只要你過來,你就是汪汪,汪汪!」

  徐嘉修斜了下眼,有病。

  嘿嘿嘿嘿嘿。葉昂陽開門離開,揚長而去。他要和陸美人一塊吃鐵板燒,大家開開心心圍成一桌,然後徐敗壞變成汪汪躺在桌腳邊,想想都可樂。

  葉昂陽要請客吃鐵板燒,陸珈拒絕了,搖搖頭說:「我這個週末要回家,就不去了,你們玩得開心點。」

  葉昂陽拉上陸珈的手:「去嘛去嘛!」

  陸珈找理由:「我有陣子沒回家吃飯了,下次再聚吧,你們玩得開心點。」

  葉昂陽繼續撒嬌。

  「哎。」旁邊的Janice不忍直視了,聳肩。她就猜到寶貝不會去,小葉總請客吃飯,不這表明老大會過來麼!

  葉昂陽好遺憾,所以徐嘉修就不可能變汪汪了。

  變汪汪?下班時間到了,徐嘉修立在辦公室的落地窗往下看,科宇大廈出來,陸珈提著包包跟Janice他們揮手告別,然後坐上了沃亞的班車離開。

  他就知道她不會去……

  ——

  陸珈給老陸打了一個電話,老陸得知她今晚就回來吃飯,在電話裡樂呵呵地笑起來:「等會我去多買幾個菜。」

  瞧,陸珈眨巴著眼睛,自我安慰著:有人不想見她,有人卻因為她能回來吃飯開心不已。這樣想想,她真對不起老陸。

  陸珈換乘公車,拿著手機對老陸說:「我買吧,順路帶回來。」

  「行,注意安全啊。」老陸囑咐她,然後問,「徐女婿會過來吃飯麼,有人給我送了瓶好酒,都沒人陪我喝。」

  「徐嘉修最近很忙。」陸珈輕鬆笑了笑,「我陪你喝,我明天不上班,咱們喝個痛快。」

  老陸故意找茬:「我的酒給你喝,簡直是浪費。」

  那就浪費吧,她心裡不痛快,有個機會光明正大喝喝酒也是好的。公車嘈雜,陸珈把手機放進包裡,又開始心不在焉了,耳邊重複迴響徐嘉修在籃球館說的話。

  「陸珈,你別看低了我。」

  「沒錯,從頭到尾我壓根沒打算和宋雋希合作過……」

  「沃亞就算需要投資,也不會是宋雋希!沃亞不缺投資者,宋雋希算什麼……」

  真是這樣麼?葉昂陽今天也說了,他出國快談到了更好的合作項目。

  陸珈拉著公車扶手,沒精打采晃晃悠悠。如果真是這樣,這些天徐嘉修看她是不是很可笑呢。真難受,就像有人在她心口狠狠攥了一下,疼得猝不及防。

  猝不及防……

  陸珈猛地回過頭,真拽住了一隻手,緊緊扣住。

  抓個正著!男人手裡正握著她的白色手機。人贓俱獲,男人還狡辯說:「這是我自己的手機。」

  「他……偷我手機!」

  陸珈不知道為什麼,疾言厲色的話剛脫口而出,眼淚也跟著出來了。這個突發情況,將她眼眶裡蓄勢待發的眼淚都逼了出來。就像你原本難受到極點,還有人過來撞你一下,觸碰到敏感的神經。

  公車鬧成一團,然後有人幫她一塊抓小偷,有人幫她一塊聲討小偷,更多是舉著手機拍照攝影,現場直播。

  ——不要拍啊!

  小事件大意外。

  陸珈真想不到抓個偷自己手機的小偷,都能上電視。東洲六台有一檔節目專門市民雞毛蒜皮的小事,什麼王奶奶在社區種菜導致鄰居糾紛,什麼下水道蓋子連續被偷啊,什麼張先生家養寵物蛇離奇出走引起恐慌,什麼陸小姐乘坐603路公車英勇抓小偷……

  陸主任是這檔《東洲零距離》節目的忠實粉絲,當他在裡面看到自己女兒的時候,心情是這樣子是這樣子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