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4 章 chapter 54

  真過分,小偷的臉都有馬賽克,她沒有。

  陸主任拉著她對著電視螢幕,又瞧瞧她,再次確定了一遍:「沒錯,這就是你!」

  無聊的電視台!陸珈承認下來,她都沒跟老陸提這個事,不然老陸肯定對她耳提面命,沒準還要花錢給她買輛車代步。所以她回來之後什麼事都沒有提及,手機是要回來了,不過爭執過程中不慎掉落,裂了螢幕,大家一起帶小偷到附近的派出所,她做了筆錄才回來了,能否有賠償還不知道。

  算了,她已經做了自認倒楣的準備,沒想到最坑人的還是那麼迅速上了電視節目。

  偶像劇裡女主角們都是美|美地坐在公車後座,或痛哭流淚或暗自傷神,城市燈火徐徐流轉,鏡頭前面有一張惹人憐愛的側臉……她呢,勇搏小偷,鏡頭裡大眼眶微微泛紅,彷彿有一種要殺人的氣場。

  陸珈掩面,她都那麼難過了,為什麼還要上演這樣的鬧劇,唯一可以安慰自己的此事還有一點提醒作用,就像節目最後記者同志說的:「提醒廣大市民乘坐注意財務安全。」

  她的紅眼眶,老陸也看出了問題,蹙著眉頭教育起來:「陸珈,雖然你很勇敢,老爸很替你驕傲,不過太不贊同你這樣做。幸好只是平常小偷,如果是歹徒怎麼辦?不管任何時候,人身安全問題都是第一位,手機被拿走都沒事,回來咱們可以買新的……」

  陸珈聽了老陸十幾分鐘的安全教育,最後點點頭:「我知道了。」

  陸主任還是感覺自己女兒有點不對勁,目光狐疑。陸珈回到了自己小房間,從包裡拿出手機看了看,螢幕裂開了花,不知道能不能修回去……就這樣了,她心裡還擔心著徐嘉修電話或短信進來怎麼辦。

  他不理她,她也不想理他,可還是在等他的電話和短信。

  ——

  徐家現在有一狗一貓。

  新來的小傢伙,金毛汪汪不太喜歡,瘦瘦小小的模樣,長得醜就算了,還分走了全家的喜愛和關注,尤其是今天回來的「徐少爺」,任由它怎麼跳躍表演,他視線還是落在了捲縮在沙發一角的小傢伙。

  汪汪很受傷,耷拉著腦袋望著徐嘉修拎起小傢伙無情上樓,連頭都不回一下。薄情的人類!

  徐嘉修抱著小貓回自己房間,坐在籐椅打量它的情況,他媽照顧不錯,小貓後腿的骨折基本痊癒,還養大了不少。前陣子,陸珈時不時問起這只養在他這邊寵物醫院的流浪貓。流浪貓已經接回他家中,他本想等忙完這陣子,然後家裡人也將小貓養得好一點,他就把它送給她。既然她那麼喜歡,那就一起養一隻吧,他和她以後還要一起養小孩,就當提早培養責任心。

  徐嘉修有點累,閉著眼睛靠著沙發,懷裡小貓比樓下的汪汪要安靜許多,一動不動地躺在他腿上,柔軟如她。眼前浮現某個畫面,偶爾陸珈也會將腦袋枕在他大腿,慵懶十足。不過她就沒有這隻貓那麼聽話了,小動作總有很多。

  這個星期,他和她各回各家,他不知道她現在心情如何,在做什麼,會不會有一點想著他。他昨天是在氣她,氣她感受不到宋雋希的居心,氣她短信裡還特意給宋雋希說好話,可是心裡明明氣她,更多還是想她。

  想她,想見她,還想抱抱她,「欺負」她……然後越想越氣,越氣越想。

  徐嘉修回想一下把自己起成這樣,也就那年那天他從葉昂陽將情書攔截回家,他本以為一切都是巧合,事實發現沒有巧合。瞬間,所有的驕傲全部瓦解,滋味真的很不好受。

  徐嘉修低頭看了眼懷裡的貓,要不拍個照片發過去,她應該很想看的……

  徐嘉修正打算用手機給小貓拍照,樓下艾阿姨突然上來敲門。艾阿姨是西潯鎮人士,丈夫去世之後過來給徐家幫傭,已經在徐家呆了十幾年。徐嘉修開了門,見艾姨心急如火的模樣,依舊保持著鎮靜:「艾姨,有事嗎?」

  「有啊。」艾姨差點喊出來,「那個小陸上電視了!快看!」

  小陸?陸珈!徐嘉修一時間心情真是七上八下,不過等他打開電視找到艾阿姨說的電視台,早沒有陸珈了。

  好端端的,怎麼上電視了?

  在艾阿姨的描述下,徐爸爸和徐媽媽都知道陸珈上電視的事,兩人研究了一番,開口說:「小修,要不你和小陸把關係定下來,我們出錢給小陸買輛代步車當禮物,正好解決了這個問題。」

  「什麼叫把關係定下來。」徐嘉修對父母話裡的意思很不滿,加上心情不佳,說起話來就有點冷聲冷氣,「我和陸珈的關係在交往的時候就定下來了。」

  這孩子。徐媽媽好笑說:「我說提親訂婚啊,難道你自己提過了?原來我兒子那麼厲害呀!」

  徐嘉修:「……」

  徐嘉修拒絕了父母的提議,原因無他,現在去提親,不是故意給陸珈增加壓力麼,說不準結果也不會好看。

  徐嘉修拿著車鑰匙出門了,徐媽媽和徐爸爸面面相覷,然後得出一個結論:「一定是鬧彆扭了。」

  ……

  陸珈躺在床上睡不著,客廳傳來新聞播報的聲音,是老陸在看新聞。遠處教學樓鈴聲響起,晚自習結束了。

  大腦還是亂糟糟的,怎麼辦。陸珈索性起來,換了一雙跑鞋,走出來對老陸說:「爸,我到操場跑個步。」

  老陸拿著遙控器看過來,託了托鼻樑的眼鏡說:「早去早回。」

  這口氣,老陸還以為她出門見徐嘉修麼?

  晚自習結束,東洲一中操場跑步的男男女女很多。陸珈一直以來挺喜歡跑步的,更擅長長跑,喜歡這樣一圈圈地挑戰自己,沒有什麼過不去,也沒有什麼堅持不下去。

  一圈,兩圈,三圈……

  第四圈剛開始,身邊多了一個人。這個時候,能陪她跑步的,除了自己親爸還有誰。

  陸珈回頭,揚了揚唇角,叫了一聲:「爸。」

  陸主任指了指前面,意氣風發地說:「陸同學,有沒有興趣比兩圈啊?」

  對比老陸的鬥志昂揚,陸珈已經開始喘氣了,她氣喘吁吁停下來,雙手撐著膝蓋彎著腰說:「不公平,我現在很累。」

  陸主任想了想:「這樣,我讓你半圈。」

  呃?

  「不用。」陸珈笑著回答,然後不等老陸說話先跑了出去,邊跑邊說:「不用半圈,讓我三秒就夠了。」

  小時候,她和老陸一塊跑步,老陸都讓她三秒。她明明跑得不快,最後贏得人還是她。她在終點歡呼,回頭看跑在自己後面的老陸,洋洋得意問:「爸爸,我是不是很厲害!」

  老陸每次都騙她:「哇,我的陸珈真厲害。」

  事實,她一點都不厲害,尤其是現在,還糟糕得厲害。身後老陸已經追上來了,陸珈加快速度衝跑起來,夜風拂來,徐徐灌進她襯衫裡,呼啦啦地吹著。她越跑越快,快到可以將腦海裡的某人用力甩出去。

  好像這樣,也不是很難過了。

  又跑了兩圈下來,陸珈完全累癱了,就算已經氣喘到說不出話,她還不忘朝後面的老陸咧嘴笑,今天還是她贏了。

  陸主任出現在操場,晚自習結束來操場散心說小話的學生們,有跑路的,也有假裝鍛鍊跑步作樣的。他們路過老陸禮貌地打個招呼:「陸主任好。」

  「好,你們好呀。」

  結果是,他們跑得更快了。

  陸珈笑嘻嘻,挽著老陸的手,兩人在操場慢悠悠地走起來。

  時間過得真快啊。老陸望瞭望夜空的滿天群星,開口說:「真希望你媽媽能在天上看到你,我們家小陸不僅長大了,還有了男朋友,現在都開始為感情的事情煩惱了。」

  啊,原來老陸都知道。陸珈被老陸說得很尷尬,低下頭繼續走操場,假裝聽不到。

  「告訴老爸,你們怎麼鬧矛盾了?」老陸問,眼神關切,「受委屈了嗎,需不需要老爸替你出面?」

  「才不是呢。」陸珈搖搖頭,深深吸了一下夜裡清涼的空氣,她告訴老陸說,「就是小小的矛盾,我們能解決。」

  「所以你的解決辦法是來操場一圈又一圈地跑步?」老陸笑話她,頓了頓,嘆著氣說,「千萬別為難自己,因為老爸會心疼。」

  老爸會心疼……陸珈慢慢轉過頭,眼眶立馬變得溫熱。她想起一件事,以前東洲一中有個女生因為感情問題要跳樓,雖然被勸下來了,老陸真為這事愁了好幾天,最後還是頂著壓力沒讓那位女生退學離校。一夜蒼老的女生父母過來感謝老陸,他們離開之後,老陸說了一句:「幸好我家女兒不會這樣。」

  的確,她永遠不會跳樓輕生。同樣不明白,女孩都有了跳樓的勇氣,為什麼沒有勇氣過好這一生麼?

  老陸一直擅長思想教育,就算說起感情問題也不例外。他對著操場說:「有時候談感情跟跑步是一個道理,開頭兩人都較勁似地一起用力往前衝,第一圈還好,第二圈依舊能保持勢頭,後面呢,人生不是短跑是長跑——」老陸停下來,望著她,「陸珈,你覺得這樣能跑遠麼?」

  陸珈呼了一口氣,說不出話來。

  「老爸一直有句話想告訴你。」老陸拍拍她肩膀,「累了就休息好了,跑不動了咱們就走路,吹吹風看看風景,還可以說說話,比跑步舒服多了。」

  陸珈抿著笑轉過頭,對老陸說:「爸,我發現你對我講道理總是一套一套的,你呢,風景那麼好,一個人走路豈不是少了樂趣,何不找人結伴呢。」

  老陸無奈,過了會說:「……我說如果,如果那啥,你媽媽會不會氣我。」

  天哪!陸珈仰著頭嘆氣,然後笑出來:「得,我覺得老爸你再這樣繼續拖下去,不僅老媽會氣你,江老師也要氣你了,你說江老師容易麼?反正我是不明白,你這個老頭有什麼好等的,一等就那麼多年。」

  「老頭?」老陸發飆了,「原來你一直這樣認為你爸的?」

  哈哈哈!陸珈逃竄到前面,揚著笑臉誇讚起來:「哪有,我家陸萌萌最帥,簡直是人見人愛花見花開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史上最帥政教主任。」

  老陸滿意了,反過來問她:「那麼,老爸比較帥還是徐嘉修比較帥。」

  這是什麼問題,陸珈眨眨眼,重新挽著老陸的手走回教師公寓:「當然是您比較帥了,徐……」

  她不想提他名字。心情好不容易放鬆下來,她要開開心心保持到睡覺。

  陸珈和老陸一塊回到教師家屬樓,一前一後,她和老陸住在最頂樓,這幾天剛好五樓的樓梯燈壞了。老陸走在前面,正打算掏鑰匙開門,一個半蹲在自己家門口的身影突然站了起來,高高地擋在門口,語氣抱歉地開口:「陸主任,你們回來了。」

  老陸猛地往後退:「徐同學,嚇死個人啦!」

  陸珈:「……」如果老陸以後有心臟病,肯定是被徐嘉修嚇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