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5 章 chapter 55

  陸主任已經第二次被徐女婿嚇到了,每次都這樣神不知鬼不覺地——「嗶」地一聲冒出來!安撫好一顆噗噗亂跳的老心臟,陸主任走到前頭,用鑰匙開了門。

  屋子還開著燈,燈光如流水般傾瀉出來。

  半明半暗的樓道里,徐嘉修望瞭望旁邊沉默不言的陸珈;陸珈沒有回視徐嘉修的視線,陸主任站在屋裡,咳嗽幾聲,笑眯眯招呼徐嘉修:「進來坐。」

  客廳光線明亮,徐嘉修目光依舊追著某人,陸珈一身夏季運動t裙,腳下是一雙白色跑鞋,露出兩截白嫩的小腿,不用說徐嘉修也知道她大致從哪兒回來。

  徐嘉修在老式的籐椅坐下來,老陸陪著他坐下來,明知故問:「徐同學是來找我,還是來找我家陸珈?」

  「……陸珈。」

  「哈哈。」老陸心情不錯。

  教師家屬樓的公寓都是兩室一廳,佈局很簡單。客廳連著餐間,不大不小,陸家兩張籐椅對面是電視櫃,旁邊是陸珈的「學習牆」,上面貼著各式各樣林林總總的獎狀。這樣的老房子總讓人倍感親切舒服,滿屋子都是陸珈成長的痕跡;電視櫃一角還放著他和她交往那天買的花束,不過已經都已經乾枯了。

  徐嘉修看得出神。陸主任笑問他要不要吃點瓜,沒等他回答,陸主任轉過頭,直接吩咐陸珈到廚房切瓜。陸珈一聲不吭地靠著客廳小書架,拒絕老陸的安排:「他不吃的。」

  這脾氣!「哦,不吃啊。」老陸想了下,「那好,直接送客吧。陸珈,你送送徐同學。」

  剛坐一會就被趕走了。徐嘉修姿態翩然地站起來,心裡感激了陸主任一番。

  陸珈被老陸趕過來送徐嘉修,兩人一前一後走著;家屬樓樓道不寬不窄,兩個人並肩下樓還是有點擁擠。她走在徐嘉修後面,兩人腳步聲也是一前一後,很快徐嘉修在四樓樓道拐外處停下來。

  幹什麼?晃神的功夫,徐嘉修已經將她拉到了懷裡,然後抵在了斑駁的牆面,強勢又不容拒絕地看著她。

  「唔——」

  混蛋!老陸就在樓上屋裡,陸珈根本沒辦法大聲說話,只能憤憤然地瞪向這「狂妄之徒」,剛剛是誰在老陸面前裝「好學生」來著,現在又這樣對她,絕對是故意的。

  對,就是故意的!徐嘉修使了力氣,他不要忍受和她冷戰的折磨了,一分鐘都忍受不了。

  耳邊是徐嘉修急乎乎的呼吸聲,陸珈慢慢軟下來,委屈的情緒反而更強烈了。

  「對不起……」徐嘉修道歉,聲音帶著輕微的沙啞,主動下台。得知她在公車出事,他立馬過來找她;他在這裡等了很久,也想了很久,各種情緒快灼傷了他的肺腑,心疼、自責、愧疚、懊悔,他問自己好好的鬧什麼矛盾?他連她都不理了麼?他為什麼不送她回來,幸好只是普通小偷,如果是歹徒怎麼辦……

  「對不起。」徐嘉修又低聲說一句,到底有多抱歉只有自己知道。

  陸珈說不出話來,心底的酸氣迅速發酵膨脹,酸澀的,柔軟的,無奈的,最後變成一個個細微的氣泡。很不爭氣,眼淚比話先出來,他不是不理她麼,他不是不信她麼,現在又幹嘛出現得那麼快,幹嘛還要過來找她……陸珈原本垂著雙手,來到徐嘉修後背,狠狠地朝他捶了捶。

  徐嘉修悶哼出聲,真暢快,身體裡的抑鬱彷彿一拍而散,這個感覺比兩人相互不理會好太多了。徐嘉修望著陸珈,眼睛瀰漫了溫潤的笑意,他替她擦掉眼淚,語言變得很匱乏,就像個十七八歲的大男孩,不知道怎麼哄懷裡的女朋友,只有真摯的感情和眼神:「對不起,我保證以後再也不會讓你哭了……」

  還保證呢。陸珈撇過頭,賭氣說:「誰信你。」

  徐嘉修沒說話,黑暗中,他慢慢牽起她的手,小拇指勾著小拇指,「我們拉鉤。」

  「果然是騙小朋友。」陸珈說,小拇指還是和徐嘉修纏在一起,頭頂是皎潔的月色,徐嘉修俯下頭,她推開了徐嘉修,噔噔噔走下樓。

  徐嘉修跟在後面,抿了抿唇,他真像一個愣頭青。

  陸珈陪徐嘉修在車裡坐了一會,徐嘉修將車開到操場的西面,車內只開一盞燈照明,是淺淺的乳黃色。徐嘉修側著頭,目光溫柔地看過來,自嘲問了一句:「陸珈,我這幾天是不是讓你失望了?」

  陸珈坐在副駕駛座,靜靜眨了下眼,她想不到徐嘉修會這樣問她。失望麼?實誠搖搖頭。「你對我呢?」她也問了徐嘉修。

  徐嘉修靠著座椅,抓著陸珈的手,認真地說:「沒有。」他只是對自己失望,控制不住脾氣,明知有些話會傷害她,還是像刀子一樣扔了出去,他應該用更好更強大的方式將她留在自己身邊,而不是將她推出去。他在驕傲什麼,計較什麼,甚至害怕什麼……這樣的徐嘉修連他自己都很陌生。

  陸珈望著徐嘉修,現在她和徐嘉修算是和好了麼?她還是有些話要問他,大概心有餘悸吧,有些事她連提都不敢提,比如那個人的名字。

  陸珈深吸一口氣,還是說了出來:「徐嘉修,你和思芯特合作的事……」

  「陸珈,我們別提這事了。」徐嘉修開口,平靜說:「都過去了,沃亞會有更好的合作物件,等忙完這陣子我們找個地方好好玩一玩……要不就歐洲吧,最近貌似有個電視節目蠻火的,你把護照給我,我讓助理辦簽證。」

  果然,還是不能提。

  或者徐嘉修是對的吧,有些人有些事沒辦法完全剔除乾淨的時候,只能將它掩埋,然後等它慢慢腐爛,運氣好說不準還能滋潤愛情土壤開出嬌豔的花朵。掩飾的做法雖有粉飾太平之感,卻不失一個好辦法。

  陸珈輕輕「哦」了一聲,徐嘉修伸手捏了下她的臉,又找了新的話題:「你手機怎麼樣了,我給你打電話沒人接?」

  今晚,徐嘉修一直在說話,還有故意逗她開心的嫌疑;陸珈一顆心脹脹的,有點暖有點疼。她知道,徐嘉修在修復他和她的冷戰導致裂縫,以他認為最好的方式。

  他和她的冷戰,不只是她心有餘悸,他也是。

  陸珈笑起來,開始跟徐嘉修說她在公車發生的事情,包括很多好心人一塊幫她帶小偷到街道派出所發生的所有細節,她說得很有趣,還說了她因為這件事上了電視……

  徐嘉修看著陸珈,認真聽著,彷彿不知道此事。

  陸珈嘆嘆氣:「可惜手機摔壞了。」

  徐嘉修:「明天我陪你買新的。」

  「不用。」陸珈想起自己還有一個手機,就在城南的房子裡擱著。她對徐嘉修說:「我還有一個手機。」

  徐嘉修不再勉強,笑了笑說:「以後不准這樣做。」

  陸珈知道徐嘉修指什麼事,點了點頭。

  陸珈出門送徐嘉修,最後還是徐嘉修送她回來;徐嘉修沒有開車,選擇下車和她一塊走路,靜寂的校園路,她和他走了十幾分鐘。快到了,徐嘉修吻了她:「晚安。」

  「晚安,回去開車小心點。」

  「好。」

  陸珈往前走了一步,隨即又折回來,踮起腳尖在徐嘉修臉頰留下一個飛吻,然後快速轉身跑上樓。

  一吻泯「嗯仇」,他吻了她,她也吻了他;他和她的明天會是全新的一天。

  不經意的一下,蜻蜓點水般。徐嘉修本能摸下臉,直到陸珈上了樓才回過身,然後他不疾不徐走到停在路右邊的一輛黑色本地牌照轎車。

  車窗放下來,裡面的人朝他打招呼:「徐總。」

  徐嘉修輕笑起來,不咸不淡開口:「宋總好雅興,大半夜在這裡……偷看情侶恩愛?」

  宋雋希尷尬一笑,不再假裝掩飾什麼,直接說:「很想看看她生活過的地方,以前我就很好奇到底什麼地方養出了那麼好的女孩。」

  女朋友被別的男人這樣惦記著,真不知道一件是好事還是壞事。徐嘉修望著宋雋希,回想這段時間宋雋希的行為,呵呵笑了兩下:「宋總還真是用心良苦,我很佩服。」

  「的確啊。」宋雋希同意「用心良苦」這話,睨向外面的人,直言不諱說:「天時地利人和都讓你佔了個遍,我不用點心怎麼贏?」

  贏?

  清輝的路燈下,徐嘉修輕佻眉頭表示不屑,一雙眼顯得格外秀長漂亮。

  宋雋希繼續說:「徐總,雙方合作我的誠意是真的,我喜歡陸珈也是真的。我不認為兩者是矛盾的事情,當然你認為我以這個方式接近陸珈,我也無從辯解。這世上哪個男人不貪心?我想徐總胃口應該比我還大,幾個億在徐總眼裡都不算什麼,我也很佩服。」

  ……

  陸珈第二天回了一趟城南的家,老陸陪她一塊過去打掃衛生,中間提了一下把這套房子轉到她名下的事。

  這事老陸提了不止一次,她也拒絕不止一次。

  老陸有點不滿:「有區別麼,反正早晚都是你的。」

  陸珈坐在客廳看全家福照片,老陸像是明白她的想法,走過來對她說:「這是你媽去世前裝修的房子,留給你最合適了。你還愁我以後會沒地方住麼?」

  陸珈瞅著老陸:「陸主任,這可是你半身家當。」

  「別說半身家當,全身家當都給你。」陸主任笑嘻嘻,語重心長說,「這房子寫到你名下還可以當做嫁妝,女孩子總要有點資產傍身。」

  陸珈笑了,低著頭說:「什麼嫁妝不嫁妝的。」

  「難道你不想嫁給徐同學了?」老陸問,「昨天是誰黑著臉出門,紅著臉回來?」

  陸珈望望天花板,言不由衷說:「我還要看他表現的。」何況,結婚這事徐嘉修還沒有跟她提一下。也對,那個男人一直有一種雲淡風輕的篤定感,他就那麼篤定她不會跑嗎?

  原來的手機電充得差不多,陸珈蹲在插座前開了機,手機回到了原來的螢幕,什麼都沒有改變,只是多了好多短信和未接電話。

  居然還沒有停機?

  很快,陸珈明白了。她翻開短信箱的話費充值成功的消息,有人給她充值了話費,數額大到這五年內都不會停機。

  是誰?!

  陸珈隱隱預約明白是誰,短信箱裡還有那人發來的幾條消息。

  「對不起,陸珈,山本先生的事情我毫不知情。我剛從法國回來就得到你已經離職這個消息,實在抱歉,你還好嗎?」

  「Gigi,我承認自己的感情,我喜歡你,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心動到一發不可收拾。我對你沒有任何輕視之意,我知道自己目前的身份沒辦法正式追求你,所以一直努力保持住我們的朋友關係,從來不敢越線一步。我愛你,更怕傷害你。」

  「……」

  最後一條:「陸珈,我離婚了。」

  陸珈看了眼這條短信的日期,原來宋雋希來東洲之前就離了婚。這些話,如果她沒有遇上徐嘉修之前看到這些,可能會有所感動,就算不感動也會心生波瀾。現在她看到這樣的短信,只感到困擾。

  她想起那天遊樂場門口徐嘉修的表白:「陸珈,我以為我們已經是了。」

  多麼欠扁又討厭的一句話,她聽到的瞬間快樂得猶如得到了全世界,彷彿她活了那麼久,就是為了等徐嘉修這句話。

  宋雋希這些短信呢,對她來說無疑是過期長了白毛的面包。有些感情會隨著時間變得珍貴如同琥珀,有些只是過期面包。陸珈蹲在地上一條條刪除了短信,中間她看著原來這個手機,怎麼辦,一點也不想用它。

  它沒有東洲的一切,也沒存著徐嘉修的號碼,更沒有「拾光」,還沒有小達他們的聯繫方式……

  下午,陸珈到東洲電子市場的售後服務店修手機,整整花了1000大洋。手機修好後,她第一時間給徐嘉修發了一條短信:「我的手機弄好了,我們可以正常聯繫了。」

  徐嘉修很快回她,一個豬頭表情。

  啊!才和好就要這樣麼,陸珈差點在手機售後服務店門口跳起來,然後也回了兩個豬頭過去。

  徐嘉修又回過來,語言太*,陸珈看得面紅耳赤。徐嘉修回覆的內容是——「晚上要一起生小豬嗎?」

  陸珈轉轉眼珠子,看了看人潮湧動的大街,心虛至極。她最快速度回了一個「好」,然後將手機裝回包裡,攔了一輛計程車回到青年公寓。

  ……

  週一上班,陸珈看到辦公桌擺放好幾盒牌子的面膜,什麼金xx,什麼麗xx,她拿起面膜看了看,徐嘉修送的?不過都是一些什麼亂七八糟的牌子,徐嘉修不會是被人騙了吧。

  小達說:「是風哥送你的。」

  邵逸風?陸珈心中警鈴大作,直到她看到、胡蘭姐她們辦公桌都有這樣的面膜,才吁了一口氣。

  小達說快遞小哥今早送了整整一箱面膜過來,風哥用不完,就將它們分給了幾位女同事。陸珈不解了,邵逸風乾嘛要買那麼多亂七八糟的面膜。

  一言中的:「很簡單,小風風最近追的女神在賣面膜。」

  「好酸的醋味啊。」葉昂陽路過,假裝嗅了嗅。

  一記飛毛腿,迪哥從酸辣粉的早飯裡抬起頭說:「真不明白,我朋友圈也有好多人在賣面膜,不知道有什麼好賣的。」

  葉昂陽趁機說:「這絕對是朋友圈檔次問題,我的朋友圈基本沒有人賣面膜的,倒有幾個賣勞力士和瑪莎拉蒂的。」

  迪哥:「……」

  大笑,替自己徒弟說話:「小葉總,你的朋友咋那麼逗,法拉利和瑪莎拉蒂還能在朋友圈賣啊?不會是賣模型玩具吧。」

  葉昂陽斜眼,故意感慨一聲:「小風風呢。」

  邵逸風大清早就來總經理辦公室裡,匯報一件他認為很要緊的事情;辦公桌前,徐嘉修坐在大班椅,一邊翻著助理剛整理出來的檔,一邊抿著咖啡,同時還聽著邵逸風的匯報。

  「……徐總,我是一個很有原則和理想的人,最看不慣別人用錢砸我。我邵逸風是什麼人,以前也算是響噹噹的駭客,真想要錢哪兒不能來。」

  徐嘉修點頭,揪出邵逸風話裡的重點:「龍躍科技什麼時候開始挖你?」

  「這幾天。」邵逸風說,「他們要我帶隊開發一款和咱們『拾光』差不多的產品,給我開出了高於沃亞三倍的報酬。」

  「三倍啊?」徐嘉修望著邵逸風,喝了口咖啡,「為什麼不去?」

  不是已經說了麼?邵逸風打算重複一遍,就在這時,門外傳來敲門聲,徐嘉修突然對他做了一個「噓聲」的動作。

  進來的人是陸珈。

  邵逸風望了眼陸珈,實在不明白徐總為什麼要讓他噓聲,他做人那麼棒,他說得那麼好,難道徐總是怕陸珈被他的魅力和光環吸引了?想到這,邵逸風裝作不明白徐嘉修的「旨意」,繼續表忠心:「雖然龍躍科技開出了更高的報酬,但是我邵逸風絕對不是一個只看錢的人……」

  邵逸風說得義薄雲天,徐嘉修看了眼門口的陸珈,其實他並不想陸珈聽到這件事。徐嘉修打斷邵逸風的話:「風哥,改天我給你介紹一個女朋友。」

  給風哥女朋友?陸珈瞅著男朋友,難道徐嘉修有很多女性資源嗎?

  「謝謝徐總。」邵逸風拒絕好意,理由是:「我已經有心儀物件了。」

  徐嘉修:「嗯?」不會還是陸珈吧……

  陸珈也好奇地聽著,邵逸風不是天天都有心儀對象麼?

  不,這一次是認真的!邵逸風不好意思起來:「就是對面青年公寓便利店小妹。」

  咳咳!徐嘉修一口咖啡差點嗆了出來,俊臉緋紅。

  作者有話要說:

  所以這些面膜是……誰的?

  陸珈,你要用麼?你們吃了便利店妹妹的蛋糕就算了??

  拾光進入最後部分?大珠會陸陸續續把一些好玩沒辦法寫到文裡的內容,寫成小劇場免費

  送給你們??

  繼續一個小劇場

  《Janice的親妹妹》

  小葉總最近壓力有兩個,1是葉家的傳宗接大事,2是據說富不過三代,他算了算,

  自己剛好是第三代。

  說起傳宗接代的大事,Janice說起來:「我雖然不是男兒身,也是被賦予了我們林家傳宗接代的大事。」

  陸珈點頭:「獨生子女就是這樣。」

  Janice搖頭:「沒啊,我還有一個妹妹。」

  妹妹!陸珈激動了,不知道是哪個女孩那麼有福氣當上Janice的妹妹,Janice肯定每年都給她打漂亮毛衣吧。Janice拿出手機照片給她看:「喏,就是她。」

  陸珈拿過手機看了看照片,小平頭Janice旁邊依舊是個小小平頭,這個好像更像「弟弟」吧。

  「我們很像吧。」Janice問。

  陸珈點頭,很像。果然基友遺傳是強大的。「你妹妹叫什麼名字……」她有點好奇了,

  嬌嬌的妹妹會叫什麼名字。

  Janice不提自己名字,倒是爽快報出了自己妹妹的名字:「林良媛。」

  「良媛啊……哦哦……」陸珈一時說不出話,默默轉過頭,嘴角有點繃不住了,趕緊笑著

  跑回了辦公室。

  林嬌嬌,林良媛,她突然明白Janice父母的良苦用心了,這是多大的期盼才取了這兩個名字!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