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6 章 chapter 56

  邵逸風表完忠心準備離開,臨走前朝陸珈曖昧一笑,陸珈回以笑容,抬頭發現徐嘉修正看著她。她只好無聊扯了一句話:「風哥的痘痘好像好了不少。」都快有一種隱隱約約的帥氣冒出來,難道那個面膜真有效果?

  還真是沒話找話,徐嘉修輕笑一下,低頭繼續做事。

  那麼快又不理她了麼。陸珈把幾樣重要文件擺在徐嘉修面前,順便問了問,「徐嘉修,你真的要買東郊臨湖的那塊地嗎?」

  「為什麼不買。」徐嘉修抬起頭,「我跟高新區政府打了那麼久交道,難道逗他們玩?」

  她不是這個意思,男朋友可以好好說話嗎。買地這事之前她就仔細考慮過:如果沃亞接受思芯特投資,買下那塊地建沃亞大樓的確是良策,現在她還是覺得貸款的數額有點大,沃亞手頭專案又多……當然,現在那些身價數億的老闆,哪個不是欠著銀行千萬上億的。比起外面好多公司拆東牆補西牆的經營方式,沃亞那麼大手筆的動作也只是可能導致沃亞陷入資金周轉風險。

  徐嘉修明白陸珈的擔憂,兀自唇角帶笑,聲音極至溫和:「沒事,沃亞目前資金買下那塊地是有點吃緊,不過現在是買下那塊地最合適的時候。」買賣這事,最重要是時機,他不想以後用高出雙倍十倍的價格再購買它,何況機不等人。

  「好。」陸珈點頭。徐嘉修的任何決定,她都支持他。不知道為什麼,她對徐嘉修有一種超越自己的信任,可能是從學生時代開始的感情,就像那年同考場的數學考試,大家都抓耳撓腮恨不得撕掉試卷,徐嘉修坐在她前面悠悠地轉著筆,那時候她真想用筆戳戳他,徐同學,方便給個答案嗎?

  徐嘉修胳膊離開了桌子,身體往後仰,拉陸珈到自己身邊坐下來,雙手親密地圍繞她,說了一句貼心話:「昨天到現在,還沒有好好看看你。」

  呃?昨夜不是都做生小豬的事麼?他怎麼沒有好好看她?徐嘉修為什麼這麼說,難道是因為她昨夜害羞要求關燈的關係?!可是那個面對面相坐的體位實在是……滿腦子少兒不宜的東西,陸珈快速臉紅,轉過身碰了碰徐嘉修的襯衫紐扣:「我要下樓做事了。」

  「哦。」那麼快就要走了?徐嘉修嘆了口氣,促狹地說,「要不今天就在樓上工作吧。」

  「不要。」陸珈搖搖頭,然後把手腕揚起來,將那塊女表展示給他看,「我戴好看嗎?」

  徐嘉修拿起她的手,打量了幾眼:「好看,看來我眼光不錯。」

  陸珈問:「不是小葉總選的麼?」

  「別聽他瞎說。」徐嘉修將下巴抵在她肩膀,懶懶道,「你男朋友很小氣,怎麼可能讓你戴其他男人選的手錶。」

  陸珈低頭笑了起來,整個人甜滋滋的,感覺骨頭都要甜酥了。她問徐嘉修一件正經事:「有公司挖邵逸風?」

  打了那麼久的馬虎眼,還是瞞不住。徐嘉修回答女朋友的提問:「邵逸風是人才,又有優秀的開發經驗。有人挖他很自然,不過邵逸風不會走。」

  「為什麼?」陸珈瞅著徐嘉修,他真就那麼自信?

  「咳咳。」徐嘉修不自然咳嗽兩下,說出了原因。

  陸珈睜大眼睛,表示不相信,徐嘉修戳了下她腦門,「對你男朋友有點信心好嗎?」

  「嗯,有信心。」陸珈笑眯眯站起來,下樓了。她也覺得邵逸風不會走,倒不是徐嘉修說的原因,邵逸風對便利店妹妹貌似挺用心的哈,她桌上擱著的面膜貌似不便宜。

  財務辦公室裡,小達看看時間說:「通常我每次上樓送報表只花三分鐘,陸珈你每次都超過十分鐘哦。」

  「那有什麼。」陸珈逞能說,「我有機會成為老闆娘,你能麼?」

  小達:「……」

  陸珈覺得自己不能太欺負小達了,畢竟小達已經是妥妥的有錢人了。她請小達吃海苔片,小達咬得脆脆響,中間偷偷上網提問:「老闆娘辦公桌就在對面是一個什麼體會?」

  有大神回覆:「天天扣工資的體會。」

  也有大神說:「挖老闆牆角的好機會。」

  好可怕的答案。小達默默關了頁面,他瞅瞅陸珈,漂亮是漂亮,不過不是他喜歡的類型。

  陸珈一邊啃著海苔片,一邊心情很好地開始工作,完全不知道對面的小達在做什麼,想什麼。

  這些天,小達也要搬進青年公寓了,與邵逸風一塊合租,原因是家裡的房子終於被挖掘機剷平了。剷平那天,小達掉了兩滴辛酸的眼淚,從小到大住的老房子說沒就沒了。迪哥亮子咬牙切齒安慰說:「可是你有錢了啊。」

  幾輩子修來的拆遷命,太令人羨慕嫉妒恨了。原本沃亞最不起眼的小達,家裡除了有老房子,還有兩間廢棄廠房,鹹魚翻身,一躍登上了沃亞福布斯土豪榜,排名直進前五。

  這兩天,小達每天下班都有相親生活,原因無他,介紹的人太多了。

  迪哥說:「這就是同人不同命。」

  ——

  「拾光」內測版出來了,陸珈又是第一個感受,她戴著「拾光」副隊長頭銜,每週做著測試員工作。Janice說她這種不懂任何技術的人做測試最合適了,比他們程式猿更容易發現BUG和漏洞,之前亮子迪哥他們做的一款小遊戲,都是抓沃亞的清潔阿姨來做測試,方便又好用。

  「哦。」陸珈轉轉眼珠子,原來她和清潔阿姨是同水準的員工。

  「拾光」內測版,陸珈和徐嘉修一塊做測試,徐嘉修純粹是陪她玩「拾光」。「拾光」這塊社交軟體不僅有虛假男女朋友功能,還有專門針對戀愛男女互動功能,名字很動聽,名為「複製初戀」。

  Janice說:「拾光是咱們老大戀愛期帶隊做出來的產品,果然是誠意滿滿、愛意滿滿啊。」

  沒錯,滿滿都是愛。陸珈玩得少女心噗噗亂跳。

  徐嘉修也是微笑,接受Janice這個評價。

  陸珈突然想起一件事,關於虛假男友小修修的。陸珈欲將手機遞給該功能開發者迪哥,並說:「迪哥,我手機裡虛擬男友好像有點問題,你幫我換成暖男溫柔系的。」她已經將虛擬男友對她的愛意指數調到最高值了,感覺也就是那樣啊。

  額?其實這個功能現在還沒那麼厲害,迪哥很受寵若驚:「行,我先看看。」

  就在這時,徐嘉修一把拿過她手機,淡定從容說:「我幫你換。」

  嘿嘿。陸珈默默轉過頭偷樂不已,她就知道她的虛擬男友被人故意入侵了!徐嘉修每次戲弄她的時候,都覺得她很笨,很笨嗎?

  毫無疑問,是的!

  ——

  晚上,徐嘉修有應酬。陸珈和Janice一塊在913公寓小客廳看一檔搞笑的娛樂節目,陸珈是這個表現:「哈哈哈哈……哈哈哈……」

  旁邊的Janice配合她:「嗯嗯,好好笑。」

  陸珈奇怪了,平時笑點比她低很多的Janice居然嚴肅得像是在看歷史劇,中間Janice還連續按了兩個電話。她望向Janice:「怎麼不接?」

  第三次來電,Janice走到外面接聽;五分鐘之後Janice回來,悻悻地坐下來。

  陸珈盤坐沙發,盯著Janice看了三十秒;Janice吞下芒果冰,終於扛不住,全都招了:「有人挖我。」

  Janice低著頭,繼續糾結說:「酬勞開得很高,還有分紅。」

  陸珈靜靜眨了下眼,先是邵逸風,然後是Janice,下一個是誰?他們都是沃亞核心團隊成員,如果邵逸風被挖是巧合,為什麼那麼快又是Janice?有人針對沃亞嗎?陸珈沉默想著,然後有個腦袋就鑽進了她懷裡,Janice抱著她說:「寶貝,你要相信我,我是不會輕易離開沃亞的。」

  陸珈摸摸Janice的頭,如果對方真的開出了誘人的條件,跳槽也很正常。她不會用所謂愛和友情捆綁Janice,徐嘉修也不會。

  Janice搖頭,大義凜然說:「金錢只能腐蝕我的肉體,沒辦法磨滅我驕傲的靈魂。」

  陸珈笑了,問Janice:「什麼公司在挖你?」

  Janice:「……躍龍科技。」

  ——

  「最近躍龍科技很囂張啊。」葉昂陽來到總經理辦公室,關門之後將手中的資料遞給徐嘉修看,頓了頓說:「咱們好幾個大客戶都被他們拿下了,原本就是一家名不見經傳的小公司。」

  「未必是名不見經傳。」徐嘉修沒有看葉昂陽給的資料,「他們最近外請總負責人叫周雲波。」

  「波哥?」葉昂陽愣了兩下,「居然是波哥。」

  波哥是誰,沃亞的前鄰居,樓下公司的前老闆。天天作死與沃亞較勁,卻天天被沃亞氣得血壓高昇,最後作死到只能申請破產的周雲波!

  「如果是周雲波就不奇怪了。」葉昂陽說,「哎,之前我就說做人留一線,風水輪流轉,現在人家挑釁上門了吧。」

  徐嘉修沒說話,也不表態。

  「對方來勢洶洶啊!」葉昂陽在沙發坐下來,望向辦公桌前的某人,「你還要瞞著不讓陸珈知道麼?」

  他沒有有意瞞著陸珈,有些事陸珈也很快會知道。徐嘉修按按太陽穴,減少了兩分疲倦之色,整個人依舊透出一股子氣定神閒。他抬頭,對葉昂陽說了一句:「抱歉,兄弟。」

  徐嘉修在道歉什麼,葉昂陽很明白,笑得那個燦爛非凡:「沒事,大不了咱們也弄個破產玩玩,正好我也琢磨改行開一個玩具公司,完成我兒時的夢想。」

  「哦。」徐嘉修笑了笑,「你兒時的夢想是開玩具公司?」

  從小到大的兄弟居然不知道這事!葉昂陽也問了徐嘉修:「你呢,徐敗壞。」

  既然都是徐敗壞了,徐嘉修更吝嗇回答了:「不告訴你。」

  呵呵,他也不想知道。葉昂陽靠著沙發玩自己魔方,懶得搭理。

  「事情不會那麼糟糕的。」徐嘉修開口,針對葉昂陽剛剛的破產之說。有句話怎麼說,強龍鬥不過地頭蛇。沃亞成立三年,一直是順風順水,偶爾逆風而行,不一定是壞事。

  今晚,還有銀行那邊的人要見。徐嘉修看看時間站起來,臨走前給陸珈發了一個短信——「晚上不能跟你一起吃飯,有什麼想吃的宵夜,我順路帶給你。」

  陸珈沒有讓徐嘉修帶宵夜,徐嘉修夜裡9點回來,手裡還是拎著兩袋打包好的夜宵;他遠遠從電梯門裡出來,對她笑了笑,樣子清貴又和煦。陸珈走過來,聞到了徐嘉修身上的淡淡酒氣,問他:「是司機送你回來嗎?」

  「嗯。」徐嘉修將手中兩袋夜宵提了提,「我記得有人說澳洲龍蝦配紅酒,小龍蝦配啤酒。」

  陸珈看看徐嘉修帶回來的小龍蝦,不好意思笑了。她是這樣說了,那天她吃不到小龍蝦說的話,純粹瞎扯。

  「怎麼了?」感覺女朋友不對勁,徐嘉修認真起來,眸光靜如止水,溫柔地望著面前的人,「不舒服嗎?」

  不是……陸珈伸手抱住徐嘉修,將臉埋在男朋友胸膛裡,憋了半天的話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那就什麼都別說了,他明白她所有的擔憂和思慮,包括她隱藏的自責。自責什麼呢,傻姑娘。徐嘉修想了想:「我們換個地方吃怎麼樣,不能讓Janice知道,不然這些還不夠她一個吃。」

  陸珈破涕而笑,想不到徐嘉修還有這種心思,還是故意逗她?她也想了下,建議說:「天台怎麼樣?」她對青年公寓的天台有著深厚的感情,那是她和徐嘉修定情之吻的地方。

  徐嘉修考慮了半秒,對她說:「今晚不去天台,我帶你去個別的地方。」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