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7 章 chapter 57

  到底去哪兒?陸珈開車,徐嘉修坐在副駕駛指路,自在又舒服。陸珈有點知道是什麼地方了,朝徐嘉修一笑,後面半段路她已經不需要徐嘉修指路,穩穩地將SUV開到東郊臨湖旁,然後停了下來。

  眼前一切,真美啊!

  夜晚靜寂,打開全景天窗,外頭的潮氣慢慢擴散進車廂,頭頂的星光月色幕天而掛,有著琉璃瓦的光澤,澄淨、悠遠。風聲流動,吹起東臨湖泊湖面的淺淺水紋,密密疏疏的草叢彷彿還有蟲鳴蛙叫,一淺一深地傳來。

  整個世界,兩個人。

  陸珈心癢難耐地站在駕駛座椅上方,半個身子探出了天窗,深深吸了兩下夏夜清涼的空氣,然後她看向徐嘉修,伸出了手:「快,一起。」

  徐嘉修愉快笑了起來,也站上來陪她一起感受這夜晚寧靜和喧嘩。

  「喜歡這裡嗎?」他問她。

  陸珈輕輕點了一下頭,喜歡。

  徐嘉修指著最前方的一片低低矮矮燈光,對她說了起來:「明年那裡會建造一個亞洲最大的科展館,它的旁邊是互聯網交流中心……那邊看到了麼?以後我們到市中心改走那邊。」

  「地鐵也在那邊?」

  「是。」徐嘉修指向另一邊,「這邊還會建一個大型廣場,我們以後的生活很便捷。」

  徐嘉修剛剛說的,就是東洲高新區正在構建的藍圖。陸珈聽得很開心,真的很開心,不僅是東洲的藍圖,還有他和她的藍圖。她望著徐嘉修兩秒,開口:「那麼這裡,就是未來的沃亞大樓。」

  「對。」徐嘉修回答她,眼眸帶笑,此時此刻他就是在所愛人面前談論夢想的大男孩,群星滿天,夜幕籠罩下虛虛籠籠的兩個人,徐嘉修繼續說:「沃亞大樓也會成為高新區的標誌性建築。」

  陸珈趴著車子,一雙眸子格外流光溢彩,她想沃亞大樓不止是徐嘉修夢想,還是他的計畫。她低低笑了起來:「徐嘉修,你要蓋幾層房子啊?」

  蓋房子……徐嘉修被女朋友這個說法逗笑了,他告訴她,佔地面積大概有多少公頃,總建築面積多大,建築高度又是多少。

  至於到底幾樓,徐嘉修說:「五十八樓。」

  今天葉昂陽問他小時候夢想是什麼,蓋一幢自己的大樓算不算?好像也不比葉昂陽開玩具公司好多少。可是人活著怎麼沒有理想和目標,成立沃亞是因為生命有限品牌不朽。曾經,他真的很想將沃亞兩個字掛在更高的地方,現在,徐嘉修望了眼旁邊嘴角微笑的女人。

  他對成功的渴望好像也不那麼迫切了,反而更嚮往一種屬於他和她兩人的細水長流。成功男人四個字,成功兩字又該如何定義呢。

  「五十八樓啊……」陸珈笑嘻嘻,那一定很高了,比科宇大廈還要高。她把話說得更誇張,「不夠,我們要蓋八十八樓!」

  徐嘉修心情輕鬆,配合她:「那就八十八樓。」

  徐嘉修兒時的夢想是蓋大樓,陸珈想了想自己,她從小就是一個想法千變萬化不定性的人,作為一枚紅旗下長大的孩子,她跟大多數人一樣有過很多宏偉的理想,讀愛因斯坦的時候她想當科學家;知道南丁格爾事蹟後,她又想成為白衣天使……這樣的理想基本是「想得偉大,死得很快」,她的腦袋沒機會像牛頓一樣被蘋果砸到,以前喜歡玩的扮演護士遊戲早在一天天長大後覺得幼稚極了。她還愛上過羊肉串和小賣部,夢想又變成開一個同時可以烤羊肉串的小賣鋪。只可惜作業越來越多,夢想越來越遠,有一天她突然開了竅,長大以後嫁給魔術師嫁不就什麼都解決了麼?

  真正長大了,她知道魔術師都是騙人的,曾經的夢想變成她週記本裡的紀念,躺在浮雲的女孩終於學會行走路上,朝著升職加薪方向努力……

  多麼幸運。她沒有找到魔術師,但是有了徐嘉修。

  徐嘉修問她要不要下車看看,陸珈毫不猶豫:「好啊。」

  下了車時,徐嘉修主動背女朋友,一是陸珈的涼鞋不好走草叢,二是他有意嚇唬她:「可能會有蛇什麼的。」

  陸珈立馬乖乖趴在男朋友的後背,不忘問一句:「徐嘉修,你不怕蛇嗎?」

  「不怕。」他回答,因為他知道沒有,這個世界有些恐懼不是來自外界,只是內心的想像和畏縮。

  這個夜,有一種沉沉的溫柔。

  陸珈趴在徐嘉修後背,不經意就哭了。美好的藍圖面前是沃亞的困境,徐嘉修沒有跟她說一句話,他故意瞞著不讓她知道,可是她還是知道了,沃亞大客戶被搶了,團隊主力被破壞,甚至原本合作的銀行撤了談好的買地貸款……

  ——

  東郊臨湖的地,沃亞還是將它買下來。徐嘉修模樣清雋斯文,性格不疾不徐,真做起事情來毫不猶豫敢於殺伐決斷。

  葉昂陽這樣分析徐嘉修:「正常啦,徐敗壞從小到大要啥有啥,只有他不想要的,沒有他得不到的。」每個創業者基礎和自身條件不一樣,徐嘉修比一般創業者能承受更大的風險和壓力。

  沃亞成立發展到現在,順風順水習慣了,現在稍微有點不和諧的聲音出來,就眾說紛紜了。其中有些話避著陸珈討論,比如沃亞得罪了大公司才陷入了危機。

  陸珈埋頭工作,面對小達每天的欲言又止,不發表任何意見。她陪著徐嘉修辦好買地手續,陪著他和銀行打交道,陪著他來到機場……然後送他上了飛機。

  沃亞最需要徐嘉修坐鎮的時候,他卻不得不離開一段時間。

  「真不跟我出國玩幾天?」機場裡,徐嘉修問她,語氣輕鬆。

  「不要,我要純玩那種,才不要這種工作為主的遊玩……」陸珈說,事實是她不知道自己選擇留在沃亞能有多少幫助,她還是想留在沃亞。這些天,沃亞面臨諸多謠言,如果她和徐嘉修一塊離開,說不準還以為她和他跑路了呢。

  人言可畏,最近外界故意散播沃亞陷入經營危機的謠言,並擴大影響,導致人心惶惶。

  陸珈繼續說:「等我們忙完這陣子,你還要履行一塊出門旅遊這事,我一直記著的。」

  「好,一定履行。」徐嘉修笑起來,然後湊到她面前,輕輕碰了下。

  那麼溫柔的一下,陸珈眼眶差點紅了。

  就要安檢了,徐嘉修抱著她,安慰說:「陸珈,不要有過度的擔心,不是說了相信我麼?」

  嗯,她相信他。陸珈也圈住徐嘉修的腰:「我捨不得。」

  「沒多久……」徐嘉修望著她,又說了一句話,「陸珈,除了相信我,你也要相信自己相信沃亞,不管這幾天聽到什麼。」

  「嗯。」她都相信著呢。陸珈抬起頭,突然說:「徐嘉修,我有沒有告訴過你,我一直很喜歡你,我最後悔的事情,就是高考之後放棄了你。」昨天Janice問了她一個假設問題,如果徐嘉修從象牙塔掉下來,她會不會放棄他。她怎麼還會再次放棄他,她只是怕徐嘉修會放棄她。

  「你之前沒說,不過我現在知道了。」徐嘉修笑,密緻秀長的睫毛眨了一下,他重新將她攬入懷中,低頭對她說:「陸珈,我也一樣。」

  那時候,如果他早知道最初的淺淺心動原來是這輩子唯一的執念,又怎麼會輕易忽視內心感覺。

  徐嘉修是夜裡8點的航班,陸珈走出機場,沃亞司機王叔正在外面等著她,徐嘉修這樣安排,怕她會有情緒問題麼?

  王叔原本是給徐家開車,後來才過來給沃亞開車,王叔認識徐嘉修蠻多年了。他在車裡說起沃亞最近不好傳聞,十分不屑:「那是他們根本不瞭解徐總,我對徐總對沃亞很有信心的,我還等著沃亞上市,等徐總給我漲工資。」

  王叔的話,陸珈心情好了不少,手機裡進來一條短信,是徐嘉修登機前發來的。短信內容是一個豬頭表情,以及一句話:「等我回來。」

  好,她等他回來。

  913公寓來了一位新的小夥伴,徐嘉修特意從家裡抱過來給她的。陸珈好多年沒有養過貓了,剛開始有點戰戰兢兢,養了兩天發現真是一隻很乖很乖的小貓,一點也沒有野貓的種種壞毛病。

  小貓還沒有名字呢,徐嘉修要把這個任務留給她。

  難道他覺得她取名比較厲害麼,那麼以後他和她的寶寶都她來取名吧。她對徐嘉修這樣說的時候,徐嘉修突然轉過了身:「這個不行。」

  原來她只能取小貓小狗的名字。

  沃亞幾個項目繼續進行,技術方面由邵逸風全權負責。「拾光」內測版發佈很順利,然後就是公測和正式版,為了盡快上市,Janice邵逸風他們都是連續加班,葉昂陽他們市場部也加班加點研究推廣方案。

  另外,這幾天夜裡加班都有蛋糕和熱咖啡免費提供。燈火通明的沃亞,徐嘉修發來視頻通話,陸珈正在吃蛋糕,她將平板電腦擱在一疊資料對面,因為嘴角沾著白色奶油,徐嘉修問她:「有人過生日?」

  不是,她告訴徐嘉修:「便利店妹妹送來的,不過這次不是送給你,是送給風哥。」

  徐嘉修笑起來,說:「真是一件好事。」

  「你那邊呢?」

  徐嘉修:「很順利。」

  就在這時,手機鈴聲響起,陸珈看了眼螢幕顯示的號碼,是宋雋希。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