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8 章 chapter 58

  手機鈴聲響了好兩下,徐嘉修沒有問她是誰來電,視頻前面他坐在酒店大廳繼續吃著早飯。她沒有接聽,徐嘉修略帶青色的眼眸稍稍抬起,端起咖啡抿了一口,然後才疑惑地看著她。

  陸珈按了手機,對徐嘉修大大地扯了下嘴巴。快看,你家女朋友賣萌啦!

  「宋雋希的?」徐嘉修笑著問起,螢幕前的一張臉英俊逼人。

  「你怎麼知道?」陸珈睜大眼睛,也不隱瞞什麼,只是不可思議問,「徐嘉修,你在我手機裡裝監控了麼?」

  徐嘉修不介意地「承認」下來:「沒錯,所以我不在這段時間其他男人電話少接,外面的大尾巴狼太多了。」

  陸珈托著下巴,應道:「哦。」她才不會相信徐嘉修真在她手機裝監控了,宋雋希這個名字也不再粉飾太平的存在,好像這段時間她和徐嘉修的感情又變了不少,有時候信任和懷疑只是一張紗窗紙的隔閡。此時此刻,她更多心疼徐嘉修眼皮下方的倦色,他在國外更辛苦。

  徐嘉修望著她,眼底笑意淺淺。

  陸珈問:「你幾點見喬巴先生啊?」

  「約在了下午。」

  大概有幾成把握?陸珈本想問徐嘉修,又忍住沒問。這次談判比上次和宋雋希談判更艱難。「徐嘉修,加油啊!」視頻掛斷之前,她對著攝像頭前面握了握拳頭,信心滿滿的樣子。

  「好啊。」徐嘉修也將拳頭抵在攝像頭前面,螢幕裡他和他的手彷彿要碰在了一起,儘管她和他現在正隔著半個地球的距離。

  視頻掛斷了,螢幕也黑了。

  一個人的辦公室裡,陸珈整個腦袋垂了下來,然後默默趴了好幾秒。她一定不是一個好女友,是她給徐嘉修帶了那麼大的麻煩;她也沒有便利店妹妹的貼心溫暖,甚至剛剛有個瞬間,她還想打退堂鼓,對徐嘉修說:「徐嘉修,要不別那麼辛苦了,我們直接結婚吧。沃亞不上市也沒有關係,我們慢慢來。」

  她為什麼會有這個念頭,想用婚姻捆綁徐嘉修嗎?徐嘉修說沃亞上市是他遇上她之前的夢想,那麼遇上她之後呢?

  陸珈安靜地趴在辦公桌,手指滑動平板電腦螢幕,螢幕再次熒熒亮起。如果她沒有能力幫到徐嘉修更多,就不要在關鍵時候拖他後腿了。

  辦室門外傳來兩道敲門聲,陸珈打起精神坐在辦公桌前,對外面的人說:「進來。」

  進來是青年公寓的便利店妹妹,手裡還端著一杯熱咖啡,並甜甜地叫了她的名字,「陸珈,快嘗嘗我的咖啡。」

  陸珈特別羞愧,趕緊接過便利店妹妹手中的咖啡:「謝謝。」

  便利店妹妹笑得開心,隨即也害羞起來:「上次的事,對不起呀。」

  什麼事……?陸珈一時反應不過來,反應過來更尷尬了,只好一直笑啊笑。

  便利店妹妹主動解釋和道歉說:「那天我也不知道怎麼想的,總之很抱歉,以後我再也不會打擾你和徐總了,你們真的般配。」

  那件事,陸珈現在想起來還覺得無厘頭呢。她開口說:「我也祝你和風哥幸福。」

  「嗯。」便利店妹妹面色紅潤,重重點了點頭,然後提出一個小小的請求,「過去的事保密,可以嗎?」

  「當然,一定保密。」陸珈明白便利店妹妹指的是什麼事,給了便利店妹妹一個放心的眼神。她不知道風哥知不知道便利店妹妹喜歡過徐嘉修的事,不過她肯定會保密。

  「保啥密啊!」Janice在公寓說起這件事,「風哥早知道便利店小妹喜歡過老大,不過沒事的,他以這個為榮呢。便利店妹妹棄老大選擇他,說明他比老大更有魅力。」

  對哦。陸珈想了想,好像事情是可以這樣理解的。

  懷裡的豆點在她懷裡安靜地躺著,小尾巴乖乖縮著,小模樣很討喜。陸珈將手機裡徐嘉修的照片給豆點看,豆點朝手機伸出了毛柔柔的小爪子,陸珈看得心底泛軟。豆點是她給這只小貓取的名字,因為她和徐嘉修第一次見到它,它是那麼小。上次通話她向徐嘉修回報了工作問題之外,還提了提豆點這個名字。徐嘉修說名字取得好。現在叫豆點,大點之後又可以叫球點,最後還可以叫肥團。

  她聽笑了,徐嘉修幽默起來的樣子一直很迷人。其實徐嘉修不怎麼愛說笑,就算說笑的時候他也是正正經經的樣子。高中記憶中,有次在報告廳聽無聊的防火講座,她們後排的十班男生說著好玩的話逗她們前排的女生,大家都忍住沒有笑,後來徐嘉修一句話插播進來,好幾個女生掩面偷笑。她轉過頭看他,發現他根本沒有說笑的意思,依舊正正經經地目視前方。也對,聰明腦子轉得快的男生,偶爾的毒舌也能玩得很高超。

  這幾天,精神壓力大的時候,陸珈就想以前的事放鬆情緒。沃亞危機面前,她不敢表現出太多的擔憂,可是沒有擔憂是假的。宋雋希的電話沒有再打來,因為她將他號碼拉進了黑名單。

  她還想了想最近發生的好事,比如風哥和便利店小妹情投意合打得火熱,比如孟甜甜和鐘進的寶寶調皮地臍帶繞頸又自己繞了出來,比如小達土豪說要請客在洲山酒店吃海鮮宴……

  好事太多了,所有就有糟糕事情來中和能量。

  第二天,陸珈來到公司,第一件事就是到「拾光」團隊看項目進展,結果看到邵逸風沉默不語地喝著早茶,Janice坐在轉椅唉聲嘆氣,迪哥亮子正在罵爹罵娘……

  發生什麼事了?

  邵逸風開口說:「龍躍科技搶先發佈了一款和我們『拾光』差不多風格軟體,宣傳力度很大,可以說是強勢來襲。」

  怎麼可能那麼快!拾光都還沒有上市,撞上了,還是故意而為?搶著打擂台賽麼!

  然後,事情還有更糟糕的——她在桌前看到了兩封辭職信。

  徐嘉修離開這段時間,公司技術問題由邵逸風負責,市場部是葉昂陽,其他很多雜務事情就落在了她這裡,這是徐嘉修臨走前交代的。所以他們直接向她辭職了。

  關於沃亞不好的謠傳紛至遝來,對方公司還開出了更好的條件,自然會有人想離開跳槽。

  「對不起,我們不是對沃亞沒有信心,只是對方公司出了更高的薪酬。」辭職原因同樣簡單又直白。他們兩個都是跟著徐嘉修好幾年的工程師,徐嘉修坐守沃亞之時他們沒辦法提出辭職,現在徐嘉修暫時離開,的確是他們辭職跳槽最好的時候。

  陸珈按照徐嘉修的話,麻利到財務部給他們結算了工資,儘量大方又客氣。

  中午,大家一塊吃飯,Janice靠著座椅,朝迪哥使了一個眼神:「小迪子,說個不開心的事給我們助助興。」

  「好嘞!」迪哥放下筷子,開始說了,將自己一件糗事說得抑揚頓挫格外逗樂,「最近我正在高中群和老同學撕逼呢,他們實在太過分了,將我放在同城相親網的資訊截圖到高中群裡,然後好了,全班同學都知道我還沒有女朋友。年紀到了,上個相親網很丟臉麼,陸珈,你說過分不過分。」

  亮子說:「他們群嘲你,不是因為你對女朋友的要求高到離譜麼……」

  迪哥心累,他故意逗陸珈開心的話,有必要那麼較真麼?

  陸珈:「哈哈哈」

  眾人也:「哈哈哈哈。」

  迪哥很榮幸啊。

  好友們的善意,陸珈很感動。其實今天一整天,她真的沒有表現出一點難過或沮喪,她不能在大家面前第一個垂頭喪氣,對方就是想一點點消磨他們鬥志,然後將沃亞瓦解收購,所以千萬不能倒下來。徐嘉修說了,不管聽到什麼不好的話,她只要相信他,還有她自己。

  陸珈來到茶水間,視線之外是高新的整片規劃區,沒有望遠鏡,她看不到東臨湖的那塊地,不過也知道它大概在哪個方位。她相信,以後的那裡,還會有一幢名為沃亞的大樓拔地而起。外頭陰沉沉,又要下急雨了,黑雲壓城城欲摧,感覺整個天像是破碎的瓦片要傾塌下來。人也悶悶的,陸珈連續喝了兩口水,然後拍了拍胸口,試圖將裡面的堆積的鬱悶一拍而散。

  那麼好的沃亞,為什麼他們還要離開,為什麼不堅持一下。

  很正常,水往低處流,人往高處走。徐嘉修電話裡笑她感情用事:「真要走的員工留不住。我帶出來的員工我很清楚,哪些人會一直留著,哪些人會離開。」

  ……

  有些人,還是贏了。

  陸珈把宋雋希的號碼從黑名單裡拖出來,然後主動給他打了電話。宋雋希像是猜到她會打電話過來,爽快跟她說了見面地點和時間。

  宋雋希約的地方還是上次那家法式餐廳,她不知道宋雋希竟有這樣的執著心態,上次她沒有赴約那家法式餐廳,這次他依舊將地點選在那裡。

  陸珈五點半驅車來到法式餐廳,這一次宋雋希比她早到,正氣度非凡地坐在視野的江岸玻璃窗前面,旁邊站著一位法國侍者,他用英文和侍者交談,面帶笑意。

  這家東洲最有格調的法式餐廳,還是徐嘉修上次在高爾夫球場推薦宋雋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