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2 章 chapter 62

  難道她和徐嘉修還沒有在一起麼……

  如果不是老陸的提醒,陸珈一時半會還想不起程煬是誰,原來是她高中同桌,以前她和他還傳過班級緋聞。有一次程煬和徐嘉修打球,她和孟甜甜一塊打水路過,班級有男生故意喊起:「程煬,你女朋友來了。」

  她視線落向徐嘉修,徐嘉修「嘩啦」將球投向籃球框,恍然大悟地回過頭說:「哦,小閻王啊!」

  她憤憤然疾走回教室。

  陸珈有點不清楚,只覺得時光飛轉,腦海浮現一張張臉,孟甜甜、鐘進、楊珊妮、程煬……還有徐嘉修。

  她的青春,她的記憶。

  畫面感很模糊,一下子又回到了教師家屬樓公寓裡,她對老陸強調說:「老陸同志,我今天參加同學會,不是相親哇!」

  老陸已經坐在老籐椅看報紙,優哉游哉地點點頭,回答她:「不都一樣麼?」

  嘔血。

  陸珈和孟甜甜約在校園門口見面,兩人熊抱在一起,隨後孟甜甜對她擠擠眼,湊在耳邊問她:「陸珈,你這些年一直單身,是不是還喜歡著徐嘉修啊?」

  「一定不是啊!」她這樣回答,心想應該不是的。

  她和甜甜逛起了東洲一中,孟甜甜看到十班這個橫幅,又是哈哈大笑:「張沛東他們班還是那麼逗啊,十班十班非同一般,應該不是班長徐嘉修想起來吧,好敷衍。」

  「應該不是吧。」她回答孟甜甜,又心想徐嘉修不是這樣的性格,可是她怎麼對徐嘉修那麼熟了。她和他不是沒有在一起麼?

  九班、十班的學生基本都到了,班級外面走廊熱鬧非凡,一張張熟悉的面孔穿插而過。陸珈又被班主任盧老師安排著做事,盧老師讓她到十班借點茶葉。她來到十班後門,徐嘉修出現在門口,上上下下打量著看她:「陸珈,好久不見。」

  她心裡一緊,徐嘉修這樣看她,是不是喜歡她?

  就在這時,張沛東拿著一疊試卷走過來,興奮說:「為了讓你們更好回憶青春,大家一起來做一張試卷吧。」

  好嚇人,她嚇得冒了汗。

  然而更嚇人的,兩個班級玩真心話大冒險,楊珊妮當著徐嘉修的面,直接提問她:「陸珈,你以前是不是喜歡徐嘉修。」她在心裡想著,楊珊妮怎麼能問得那麼直接呢,不過以為她不敢回答麼。

  她正要勇敢回答:「對啊,我以前喜歡徐嘉修呢。」抬起頭,視線順著徐嘉修的臉來到他握著酒杯的手,最後停在他無名指的銀色戒指,她張了張嘴,只覺得喘不過氣來地難受,她難過地問他:「徐嘉修,你結婚了?」

  ……

  「我還沒有結婚啊。」徐嘉修回答說,真實的聲音飄入她耳裡。

  陸珈流著淚睜開眼,醒來就對上男朋友俊逸的臉,發現徐嘉修正毫不留情地捏了捏她的鼻子,擔心地說:「陸珈,你醒醒。」

  好過分!她終於知道夢裡為什麼會喘不過氣了,混蛋!心裡罵著混蛋,她還是投入徐嘉修懷裡,不撒手地抱著他,傷心又慶幸地說:「我剛剛做噩夢了。」夢到他和她沒有在一起,幸好,這是夢而已。

  徐嘉修關切地問:「夢到什麼了?怎麼我睡在你身邊也會做噩夢,大灰狼,掉陷阱?」

  都不是,比它們都可怕。陸珈也不知道自己會在夢裡難過到流淚,彷彿丟了生命裡最重要東西。她窩在徐嘉修懷裡,啞啞道:「我夢到我們不在一起了。」

  所以她在夢裡那麼傷心?徐嘉修笑了,溫溫柔柔安慰說:「那不是很好麼,我可以再追你一次,怎麼會是噩夢?」

  陸珈不說話,心有餘悸,她拿起徐嘉修的左手看了看,男人骨節分明的無名指真有一個銀色的戒指,素白的珀金在盈盈燈光下散發著淺淺光華。終於清醒過來了,這款戒指他和她都有一個,不過不是婚戒,是情侶戒。

  他和她去S市,在一家全國出名的老牌子珠寶店,心血來潮買來的。

  ……陸珈靠在徐嘉修懷裡看了看牆上的鐘,淩晨三點;老陸說下半夜的夢是相反的,還真是反到離譜。

  今天週六,她和徐嘉修從S市趕回來又參加了東洲一中的校友會,這兩天她在S市玩得開心,不過略感吃力,何太太沈熹精力實在太旺盛了;兩天時間裡,他們四個人還去了一趟遊樂場……回來又是校友會活動,她見到了很多老同學,比如夢裡的程煬同學。

  白天精力透支,夜裡的夢就亂套了。

  陸珈還抱著徐嘉修,感受著他真實的溫度和在一起的幸福,甕聲甕氣地開口:「對不起,我吵醒你了。」

  徐嘉修捏捏她的臉,表示不在意。

  陸珈咧嘴笑了,夢裡的難過無法形容。她想,如果她和徐嘉修真沒有在一起,她真的會很遺憾很遺憾的。

  世間男男女女,大家都不會知道,老天爺給每一對男女多少緣分,可能很多,兩人怎麼分分合合都不會散;更多都只有一點點,一場畢業就丟了彼此。

  只有一點點緣分的時候,如果是錯的人,兩人錯過是幸運,Don't care.

  如果是對的那個人呢,緣分那麼少,錯過了就是一輩子的遺憾。人這一輩子能遇上幾個對的人呢,錯過了就真的沒有了。

  所以,遇上想愛的人,就應該用力愛,不留餘力,方不留遺憾。

  由夢引發的困擾,陸珈問徐嘉修:「如果我沒有來沃亞上班,我們是不是就不在一起了?」

  有人終於意識到這個問題了。徐嘉修默了一會,認真回答說:「不會,因為我會來追你。」

  陸珈:「真的?」

  「真的。」徐嘉修握起她的手,兩人無名指的戒指親密地碰在了一起。

  陸珈想了想自己來沃亞上班的原因,這些年她和徐嘉修沒有聯繫,但是不排除她和他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她在北方工作就看到過沃亞的網頁廣告,就算當時她不知道沃亞是老家東洲團隊創立,看到時也莫名感到一陣溫暖;偶爾的通話聊天裡,她在孟甜甜那裡聽到徐嘉修還沒有女朋友消息,她會想徐嘉修怎麼不找女朋友呢;她在校內搜索徐嘉修三個字,發現對他唸唸不忘的女孩有很多,不差她這一個……

  她回到東洲,要找工作,郵箱裡有一封沃亞主動發來的招聘信,招聘信裡除了常規的內容之外,裡面還具體詳細寫了許多福利和公司五年規劃,然後她才知道沃亞居然是東洲團隊創立的。她研究了一下,或許沃亞是一個不錯的嘗試……

  這就是她和徐嘉修緣分重新開始的契機。陸珈這樣認為。

  可是,陸珈你知道麼?徐嘉修望著懷裡的人,心裡有著無限的溫柔。

  他從別人嘴裡聽到她的一些消息,才發現自己還遺憾著、記掛著、心有不甘著……那封招聘信是他親自發給她,他怕她可能看不上沃亞目前規模,最後還加了公司未來規劃;他知道她的專業,所以還在招聘資訊後面提供了沃亞成立到去年可以公開的財務資料。她以為那樣的招聘資訊是沃亞廣撒網的行為,怎麼會,獨此一封。

  他撒著大網,只為捕她一人。

  如果她沒有回東洲,這也沒有關係。他手機裡已經有了她的手機號碼,他想好了,等下次到北京出差,他就給她打電話。這些年,他和她沒有過多的交集,他等不到相愛理由,那麼久先找一個重新見面的理由吧。

  比如——「陸珈,我是徐嘉修,還記得我麼?我現在在北京,出來吃個飯吧。」

  ……

  「拾光」有兩場慶功宴,一場比較正式,地點是東洲五星級酒店的宴會廳,主要為了招待了許多記者和媒體朋友;另一場就比較隨意,在正式慶功宴結束之後,「拾光」團隊一塊殺到東洲熱鬧的夜市,再吃一場。

  這是Janice、迪哥亮子他們建議的,然後全票通過。為此,五星級酒店裡,大家都只吃了八分飽。

  媒體那邊還交流,陸珈和徐嘉修晚到了十幾分鐘。她和他沿著筆直的大街走過來,人潮湧動的夜市攤前,Janice他們已經坐在那裡了。

  人很多,基本還都是成雙成對的,邵逸風和便利店妹妹不用說。迪哥亮子都帶了女朋友過來,亮子和女友一直異地戀,今天女友特意過來陪他;迪哥終於擺脫了程式猿不好找女友的傳說。他新交的女朋友,就是在「拾光」路面勾搭過來的,女孩很喜歡「拾光」的虛假男友功能,迪哥聊著聊著就興奮了:「這個是我負責研發的。」女孩原本不相信,後來發現迪哥沒有說假話,兩人自然而然在一起了。

  陸珈和徐嘉修坐下來,Janice開口說:「咱們老大和寶貝都過來,小葉總居然不來,說我選的夜市不乾淨,我尋思著他今晚估計還要趕好幾個場子泡MM,沒時間。」

  徐嘉修笑笑,誰讓有人喜歡這樣的熱鬧呢。

  可是這樣的慶祝聚會也很有意思啊。陸珈望瞭望徐嘉修,是不是啊,徐BOSS?

  「誰說我不來了。」不遠處葉昂陽走來,大大咧咧在Janice旁邊坐下來,開玩笑說:「我主要覺得今晚大家都成雙成對,不好過來。」

  原來是這樣。Janice不理解了:「這有什麼不好意思,我也沒有啊,小達也沒有。」

  葉昂陽斜眼表示:「我跟你門不一樣,比較有追求。

  說起追求,「拾光」大獲成功,Janice開始嫌棄自己車了,打算等沃亞發了項目獎金,立馬換車;趁著今夜大家都那麼開心,Janice主動問了問徐老大:「老大,你覺得我今年換個車有可能嗎?」

  這話問得真含蓄,不過再含蓄大家都能明白意思,紛紛關切地看著徐嘉修,陸珈作為「拾光」副隊長,同樣關心這個問題。

  徐嘉修掰開一次性筷子,微笑回答:「可以換。」

  「歐耶!太棒了!」Janice好想高歌,正好夜市的大音響放著音樂,Janice直接回過頭對老闆說:「老闆,給我點首歌,楊培安的《我相信》!」

  老闆:「……好。」

  陸珈也是美滋滋,那她會有多少呢?

  她有多少?徐嘉修收到女朋友眼神,這個問題需要找律師仔細算算他要給她轉給的股份。

  葉昂陽笑起來,對Janice說:「正巧我也打算換車,要不我那輛折價便宜賣給你。」

  「折多少?」Janice星星眼,她也打算把自己的車車轉給沒車小夥伴,環視了一圈,發現沒車的小夥伴只有小達和陸珈。

  陸珈不可能,只能問問小達。

  小達搖頭拒絕:「我昨天已經在4S店付了定金。」

  Janice:「什麼4S店?」

  小達犯賤了,得意道:「不說,說出來嚇死你。」

  Janice:「……哦。」突然,伸手拍了拍小達的肩膀,重重兩下子,「阿達,我發現你最近很得意啊。」

  小達立馬低下頭:「對不起。」

  陸珈笑,夜市周圍一圈掛著閃爍的綵燈,五光十色的霓虹光流轉每張面孔,夜風習習吹來,耳邊是激動人心的鏗鏘有力的歌聲:「大聲歡笑讓你我肩並肩,何處不能歡樂無限……有你在我身邊……」

  I do believe.

  「來來來,碰一個。」

  「我們都說點什麼吧。」

  小達第一個來,搶先拍馬屁:「沃亞最棒,徐總最棒,拾光最棒。」

  迪哥:「祝沃亞發展越來越好,大家喝好吃好!」

  亮子:「今年我要買房結婚生小孩!」

  Janice很瀟灑,晃晃杯子:「友誼萬歲!」

  葉昂陽加了後面一句:「愛情萬歲。」

  陸珈順著話,繼續說:「青春萬歲,沃亞萬歲,拾光萬歲!」

  輪到徐嘉修了,他伸出杯子與眾人輕輕一碰,眉眼愉快地說:「不用萬歲,千歲就夠了。」

  眾人:「哈哈哈。」

  ……

  夜宵散了,陸珈和徐嘉修兩個人手挽手走了一段路,她問徐嘉修:「我們幹嘛不跟他們一起回去?」

  徐嘉修微笑,有些路大家可以一路走,有些路只能兩個人一起走。路燈綿長,將他和她的影子拉得長長的。

  陸珈很開心,終於從小巷裡出來,她搶先走在徐嘉修前面,腳步有著難以言喻的輕快,徐嘉修不疾不徐跟在她後面,直到來到人潮湧動的市中心大街口,徐嘉修拉著她停下來,低沉動聽地對她說:「陸珈,你看那邊。」

  陸珈順著徐嘉修所指的街頭大螢幕看過去,微微仰著頭,眸光熠熠生輝,只見「拾光」兩個字偌大地出現在巨幅大螢幕裡。她好像明白,徐嘉修為什麼特意帶她穿過小巷來這裡。

  城市在流光飛舞,「拾光」下方還有一條廣告語,很簡單的八個字——「還未一生,但卻鍾愛。」

  《拾光裡的我們》正文完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