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1 章 chapter 61

  龍躍的社交軟體開始頻頻出問題,狀況很不穩定,這個現象隨著他們的用戶增加越加嚴重,直至無法打開使用。

  這是一個強大的核心漏洞。

  黑馬成為死馬,龍躍之前投入的大量宣傳反而陰差陽錯促成了「拾光」,變成了「拾光」大熱的小前奏。在龍躍「卡殼」無法修復的時候,一款比它們更全面更流暢更好玩更有誠意的社交APP橫空出世,大家的選擇毋庸置疑。同時,「拾光」之前的良好口碑也為這次「騰飛」打好了基礎,只有真正的好產品好作品,才有這樣的勢不可擋,所向披靡。這是陸珈對拾光一直的信心。

  徐嘉修對葉昂陽說:「現在我們也需要全力宣傳了。」

  葉昂陽:「終於等到這個時機了。」

  沒錯,現在是宣傳「拾光」最好時機,如果沃亞在龍躍勢頭旺盛選擇與它們硬碰硬,可能效果也不錯,決不會是良策。

  陸珈想到一個問題,上次葉昂陽問徐嘉修什麼時候宣傳「拾光」,徐嘉修說快了,最晚不超過三週。她算了算時間,真沒有超過三週。

  可是,徐嘉修怎麼知道龍躍會出問題?!他前面說自己是內奸,難道不是在說笑?

  陸珈和徐嘉修一塊上樓,來到他的辦公室,徐嘉修知道她奇怪什麼,主動開口說:「這個核心漏洞原本是我們拾光存在的問題,結果跑到龍躍那邊了。」

  陸珈輕蹙著眉頭。

  「剛開始我也不知道,後來才有懷疑。」徐嘉修語氣真誠,一一分析說,「龍躍那麼快推出一款與我們拾光相似的軟體,技術和能力方面不應該成立,不排除宋雋希給龍躍這個項目砸入了大量的費用和人力資源。後來沃亞有人辭職離開,這事相對而言就明白了,當初邵逸風發現這個漏洞,我們決定暫時保留那款版本,原因就是以防萬一,沒想到真起到了關鍵作用。」

  「那你怎麼確定龍躍他們三週內會出問題。」

  「這個問題……」有點不君子,他在商場打滾幾年,有些手段不是不會玩。龍躍既然在沃亞挖人,他也可以在他們那邊放人,他們臨時組成的團隊更容易出錯;宋雋希這次真的選錯了合作夥伴。徐嘉修摟過陸珈,訴說感受:「商場有些手段,不是很光明,防優於守。」

  事實證明,徐嘉修的確不是混幼稚園的男人。陸珈對視徐嘉修無害的眼神,繼續問:「拾光原先版本真是被宋雋希拿走的?」

  「不是宋雋希。」徐嘉修搖頭否定,或許這個時候他應該毫不留情潑一下宋雋希黑水,不過完全沒必要了,徐嘉修神色磊落,將他整理出的事情經過說給女朋友聽,「宋雋希不會做這樣事,他選擇和龍躍合作,一方面龍躍的新老闆和沃亞有過節,他們的合作關係會更牢靠,另一方面,宋雋希既然給龍躍砸了錢,按照他的行事作風,社交軟體這件事就會全權交給讓龍躍負責。宋雋希目的只是叫板或打壓沃亞,結果龍躍給他玩了這一齣戲,想必宋雋希也感到頭疼……這個事情仔細想想,還是很符合龍躍周雲波的風格。」

  徐嘉修的分析,陸珈聽明白了,那天宋雋希對她說的話倒是沒有故意擺譜。徐嘉修口中的周雲波,她也知道這個人,就是沃亞樓下的前老闆,已經被徐嘉修氣過一次。她深深覺得,周老闆可能又要被徐嘉修氣一次了。

  事情這樣峰迴路轉,陸珈還是有點生氣:「你怎麼不早點告訴我?」

  這段時間她擔心受怕,為了吸引用戶還寫起了宣傳「軟文」——她和他的拾光故事,徐嘉修呢,他每次笑眯眯看完她寫的內容評論點讚的時候,心裡是不是很得意?

  徐嘉修伸手碰了碰她,帶著一點歉意。

  陸珈拿開了他的手。

  徐嘉修趁機握上陸珈的手,溫溫柔柔問她:「我不是說過,試著相信我,不管聽到什麼聲音麼?」當時他話是這樣說,可是沃亞危機面前,他也沒有百分百的把握和自信,尤其是在深愛女人的面前,所以只能全力以赴,等事情明朗了再告訴她。

  對,他是這樣說了,還讓她不要有過度擔心,是她白擔心了。陸珈還是沉默,大杏眼微微垂著,一言不發。

  徐嘉修歪過頭看她,眨了下眼睛:「陸珈……」

  陸珈撇過頭,心裡數數,一二三四五六……生氣十秒,OK結束了!她轉頭瞪向徐嘉修,賭氣說:「早知道,我就不寫拾光故事了,沒必要。」

  咳!怎麼沒有必要了,這個最有必要了。徐嘉修說:「我每天都追著看。」

  陸珈哼哼有聲:「又不是寫給你看。」

  徐嘉修一停一頓,然後問了一個問題:「……當年小陸同學真的常常偷看徐同學?徐同學真有陸同學寫得那麼帥?」

  自戀狂!陸珈實在忍不住,還是笑了,她攏了攏嘴角,搖搖頭說:「沒有,亂寫的。」

  徐嘉修也笑了,眉梢眼角都是愉快,他對她說:「那我告訴你,以前徐同學常常偷看小陸同學,這點你可以寫,我確保情況如實。」

  什麼跟什麼啊,陸珈心裡樂開了花,假裝不在意:「哦,我知道了。」

  徐嘉修又問她:「作為當事人,我有權利提前知道拾光故事的結局嗎?」

  「什麼結局?」陸珈笑了笑,眉眼彎彎地望著男朋友,語氣透著兩分嬌俏,「我也不知道。」

  到底是大團圓結局?還是戛然而止?或者……

  拾光裡的我們,我們的結局到底如何,誰知道呢,現在永遠比未來重要。在這個浮躁忙碌的世界裡,他和她心有所願,心有所念,然後心有所得,已經是最好的幸運了。

  結局重要麼?人生道路只有不知道結局,她和他才能走好以後的每一步。

  ……

  半個月之後,龍躍在官方網站更新了故障說明,此後再無更新。「拾光」第一個月在聯運平台用戶超過了500W,成績斐然。

  徐嘉修和喬巴先生簽了重點項目戰略合作書,然而他並沒有接受喬巴先生立馬將沃亞在美國買殼上市的建議。沃亞推遲上市的腳步,未必不是好事。人生很長,有時候急著趕路就容易丟東西,也有可能會是他這輩子最珍貴的她。

  他已經丟過一次,不想再丟一次。

  何況,今年他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沒有完成,比上市更重要,重要得多。

  什麼事?

  一個人可以完成麼?

  一個人完成不了。

  這事需要兩個人,只需要兩個人。

  ——

  徐嘉修要去一趟S市,見一位老友,帶上了女朋友。

  沃亞接下來的重點專案需要得到S市工程科研院支援,競爭對手有很多,國內大企都想得到那個項目經營權。

  機場裡,陸珈問徐嘉修:「徐嘉修,你覺得沃亞能拿到S市科研院他們手頭專案的經營權可能性有多大?」

  徐嘉修想了想:「百分之五十吧,沃亞實力佔百分之20,喬巴的支持佔百分之20,還有百分之10,咱們走走後門。」

  所以這次去S市走後門?陸珈靠在徐嘉修臂彎裡,好像什麼事從徐嘉修的嘴裡說出來,都是正正經經的。

  「S市科研中心的何教授,我和他留學時期住在同幢公寓樓,是時候聯絡一下關係了。」

  這個關係夠用麼?陸珈笑了,那麼祝我們好運吧。

  徐嘉修也笑了,管它夠不夠用,他還有一個目的,好好秀秀女朋友。徐嘉修摸了摸陸珈的頭髮,手感柔順。他的運氣一直不算差。

  快到時間點了,陸珈和徐嘉修站起來,一塊乘坐電梯上二樓;很巧合,中間宋雋希與他助理迎面走來,雙方彼此都看到了,徐嘉修和他相互點頭致意,場面還算客氣。宋雋希他們應該是回北京了。

  這世上有些人,是千萬不能錯過;有些人,錯過更合適。

  登機前,陸珈的手機進來宋雋希一條短信,內容很簡單:「GIGI,祝你們幸福。」

  飛機要起飛了,陸珈利索地關掉手機,繫上安全帶,她有點暈機,便轉過頭對徐嘉修說:「我眯會。」

  「好,我不吵你。」

  「沒關係,你可以打擾我。」

  「哦。」徐嘉修突然側過頭,在她臉頰落了一個吻,這樣的打擾可以嗎?

  陸珈閉上眼,漂亮秀氣的長睫毛微微顫動,快要幸福地暈機了。

  ……

  拾光後續:

  夏季200X屆東洲一中同學會,各種長條橫幅掛滿了校園,花式多樣,比如「追憶悠悠歲月同窗往事,共賞漫漫人生風花雪月。」,比如「時光如水,憶往昔崢嶸歲月;歲月如歌,看今朝在譜華章。」還有「十班十班,非同一般。」

  ……

  槐樹茂盛,枝枝蔓蔓,亭亭如蓋。

  陽光清透明靜,陸珈大清早就被老陸叫起來,她對著鏡子抓抓頭髮,老陸在她後面嘮叨說:「陸珈同學,今天好好表現,看看還有沒有單身未娶的男同學,比如那個程煬,我一直覺得很不錯哇!」

  程煬……什麼鬼!

  她怎麼還沒有男朋友!

  徐嘉修去哪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