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0 章 chapter 60

  陸珈眯了眯眼,模糊的視線裡,她看到誰了,還是做夢了?她愣愣地望著眼前的人,輪廓分明,修長整齊的眉眼,一時說不出話來。

  徐嘉修握起她的手,溫柔地摩挲一番,聲線低低問她:「怎麼不多睡一會?」

  陸珈還沒有回過神,然後徐嘉修又吻了吻她的手背,輕輕點點,彷彿是情人之間最柔情的觸碰。她笑了,將手移到他的下顎,來回摸了摸,感受上面快要冒頭的青渣,心裡一暖,原來沒有做夢。

  徐嘉修真的回來了。

  「怎麼提早回來了?」陸珈問,聲音沙沙啞啞,這幾天她有點上火,嗓子特別乾。

  徐嘉修望著陸珈,回答說:「提早了兩天搞定了。」然後就立馬飛了回來,十幾個小時轉機,順利抵達東洲機場已經是這邊時區的淩晨。他在Janice的消息裡知道這些天陸珈都守著拾光,心疼,自責,感慨,還有難以言喻的驕傲和感動。來到沃亞,他看到她趴著睡覺,睡得渾然不覺的模樣,大家都沒有忍心吵醒她。他走向她,拾光的成員立馬噓聲安靜下來,由他將她抱上樓。這十幾個小時,他幾乎也沒有瞌過眼,他一直想,是不是他錯了,他想要的是不是太多了,他到底是愛她,還是向她索愛。他走得太快,有沒有考慮過她的感受,有些感情到底如何他也分不清楚……當他看到她趴在桌面熬夜小憩的畫面,腦海裡只有一個念頭,他不能再讓她那麼辛苦了。

  是他用夢想綁架了愛情,成全他的野心。

  陸珈微笑,然後又變成傻笑,最後她也不知道自己笑什麼。「太好了。」她說,然後伸出手,「擊個掌。」

  「好。」徐嘉修接受她這種隊友般的慶祝,過了會,他開口說:「我現在要下樓看看拾光的進展,你躺在這裡再睡會。」

  「我睡好了,跟你一塊下去。」陸珈很快站起來。

  徐嘉修猶豫了幾秒,同意了。

  陸珈已經沒有任何睡意了,就算頻頻打著哈欠眼眶泛紅,她也感到很精神。樓下Janice又在吃泡麵,葉昂陽路過,忍不住吞了吞口水:「還有嗎?」

  Janice搖頭,很遺憾說:「沒了。」

  陸珈也餓了,Janice立馬變戲法似的拿出一碗泡麵出來:「寶貝,給。」

  葉昂陽很生氣:「嬌嬌,你做人不能這樣子!」

  「最後一碗,我就是要留給陸珈和老大吃。」Janice瞅瞅葉昂陽,口吻很得意,「我的泡麵我做主,不服氣,打我呀!」

  葉昂陽咬咬牙,他服氣。

  另一邊,徐嘉修跟邵逸風瞭解情況,點頭或者提出他想法。陸珈到茶水間倒熱水,端著泡麵出來,徐嘉修側過頭看了她這邊一眼。這樣的夜裡,她和他在一起,安心踏實,困難面前也不糾結,荊棘之路也能開出了最美麗的花。

  就像深夜裡的泡麵,飽腹的時候不會知道它也可以美味成這樣子。

  徐嘉修忙得差不多了,也過來吃了幾口泡麵,她和他共吃一碗泡麵,咕嚕咕嚕。陸珈吃一口,然後將泡麵叉遞給徐嘉修;徐嘉修繼續吃,想不到味道那麼好,他低頭看了眼泡麵牌子,自言自語說:「什麼牌子,那麼好吃。」

  陸珈同樣肯定:「我也覺得味道特別好。」

  葉昂陽咬著蘋果過來:「你們夠了啊,剛回來就秀恩愛。」

  徐嘉修心情好,任由葉昂陽擠兌幾句。小達過來拍照順便拍馬屁,當他看到葉昂陽在吃蘋果,感到奇怪地問:「小葉總,你為什麼吃蘋果?」

  這個還有為什麼嗎,當然是沒東西吃了。葉昂陽驕傲說:「減肥。」

  真拼……!

  半分鐘,葉昂陽丟掉手中蘋果,憤怒質問起來:「還有那麼多速熱盒飯,為什麼不說!」

  咳咳,有人不是說要減肥麼?

  「拾光」順利上市,成績比想像中要好,雖然還遠遠比不上龍躍科技搶先推出的成績,不過很正常,龍躍他們用砸錢行銷方式買使用者。

  作為拾光第一個用戶,陸珈對「拾光」很有信心,沒有道理的自信。徐嘉修理解她的感受,打了比方說:「是不是就像自己生出來小孩那樣?」

  嗯,對!就是這種感覺。然後發現了問題,陸珈眨眨眼睛,「你好像已經生個不少『小孩』了。」

  呃?徐嘉修樣子愉悅,想了想說:「的確是……」不過只有拾光,是他與她一起完成並努力做出來的產品,這個意義又不一樣了。

  大家連續忙了三天三夜,徐嘉修給拾光全體成員放了一天假。「不管拾光後面還要面對多少問題,接下來24個小時,大家該洗澡的洗澡,該睡覺睡覺,後面繼續並肩作戰。」

  終於……呼!呼!呼!

  拾光團隊大部分休息了,徐嘉修就沒有那麼舒服了,陸珈補覺時間裡,徐嘉修基本睡得斷斷續續,剛結束電話,又來了視訊會議,一下子中文對話,一下子英文交流。

  終於安靜了,陸珈打算將那段錄音給徐嘉修聽,她播給徐嘉修聽之前,先要了一個保證:「不准生氣,也不准說我,更不准打我。」

  打她?徐嘉修笑著保證說:「好。」

  結果有人說話不算數,徐嘉修沒生氣,也沒有說她或者打她……他咬她!陸珈捂著嘴角委屈表示:「騙子!」

  徐嘉修將她摟進懷裡,然後告訴她:「我不會告龍躍科技。」

  「為什麼?」陸珈抬頭問,這個事她不止問過邵逸風,還諮詢了法務律師,有這樣的錄音,沃亞告贏的可能性很大。

  「因為不用告,拾光也能贏。」徐嘉修說,目光輕鬆對上陸珈不解的眼神,如果他之前還想過陸珈是否對宋雋稀有那麼點心動呢,現在完全可以否認這一點了,是他太狹隘了。至於他不告龍躍科技,不是告不贏,他只是不想再讓陸珈和宋雋希的名字繼續捆綁在一起,陸珈不喜歡,他也不喜歡;何況媒體有多厲害,他很清楚,這個事就這樣結束吧。

  那麼自信,不告拾光也能贏?

  陸珈隱約猜到徐嘉修的想法,此時她已經不需要多說什麼,她斜著眼看徐嘉修,頓了頓說:「讓我咬回去。」

  「好,多咬幾下。」徐嘉修將臉探過來,主動過來讓她咬。

  陸珈謔謔謔地咬牙,一下,兩下,三下……然後她就被徐嘉修反攻了,外頭陽光靜好,偷得浮生半日閒。

  ——

  「拾光」用戶上升指數很快,不過距離原本的預計成績還相差很大。開頭贏得是口碑,「拾光」用戶流失率很低,這點可以直觀地反應出產品的發展方向。「拾光」勢頭已經不錯,畢竟躍科技搶先發佈對「拾光」肯定造成的影響,衝擊力度還不小。

  這點,必須要承認。

  「拾光什麼時候全力宣傳?」葉昂陽問徐嘉修。

  「等他們砸錢砸到差不多的時候。」宋雋希對龍躍的投資有限,就算他能一直對龍躍這個大坑裡砸錢,沒有回報的買賣宋雋希不會一直繼續投入,他是一個男人,也是一個商人。龍躍問題那麼多,就算宋雋希沒意見,思芯特的股東也會有意見。徐嘉修頓了一下,做了一個估計,「快了,最多不超過三週。」

  快了?

  「拾光」發佈成功之後,陸珈很關心拾光用戶的上升指數,也關心著龍躍那邊的情況,正所謂知彼知己方能獲勝,可是每次看到龍躍那邊情況良好,她還是小小地內傷了,分分鐘想用刷臉的方式吸引更多的女使用者,比如#沃亞老總顏值爆表#

  她記得有個互聯網老總就是靠臉吸引了許多女粉絲,那麼徐嘉修這個校草級別,應該能吸引更多女粉絲吧。

  「陸珈,你確定麼?」得知她的想法,徐嘉修問她。

  算了,捨不得用男朋友拿出去作秀,可是現在是皇帝不急太監急麼!為了吸引更多用戶,陸珈在「複製初戀」的交流平台開始講述自己的初戀,她和徐嘉修的拾光故事。

  這個宣傳手法,徐嘉修很支持她。同意之外,他還每天也追著她的故事看,等她更新之後,點贊並留言。

  沒有人知道,每天在留言下方出現的數字君就是男主角本人,還是沃亞「拾光」的創始人。徐嘉修的網路帳戶ID都是用一組數位,東洲一中的貼吧ID是這組資料,拾光自然也一樣。

  陸珈寫到自己和男朋友大學全然沒有聯繫,很多看拾光故事的人都說好可惜。

  是啊,好可惜,時光匆匆,她和他錯過了那麼多年。

  關於這點,陸珈這樣寫道:「大概所有未完待續的感情,都在尋找一個飾詞。可惜那些年,我們沒有找到,也沒有去找。」

  她想,這應該就是她和徐嘉修錯過那麼多年的原因。其實真的很簡單,美好的飾詞何嘗不是給相愛一個藉口,一個機會。

  慢慢的,「拾光」裡的初戀故事越來越多了。

  ……

  財務工作者習慣,陸珈研究完拾光資料,又開始研究龍躍資料,他們幾個指數已經下滑了。

  徐嘉修湊過來,說了一句:「漲得真慢。」

  陸珈回過頭,真慢是什麼意思,徐嘉修是說拾光慢,還是龍躍那邊?

  「龍躍。」徐嘉修回答她,「我們的拾光是正常的,成績比我預計好很多,很不錯。」

  陸珈不理解了,龍躍慢不是好事麼?為什麼徐嘉修剛剛口氣那麼嫌棄、恨鐵不成鋼,好像還希望龍躍的用戶上升更快的鬧哪樣,難道……

  陸珈憤憤,故意說:「我一直懷疑沃亞有內奸,這個人是不是你?!!」

  「是啊。」徐嘉修大方承認,「我就是內奸。」

  神經病!

  結果很快,陸珈明白了徐嘉修為什麼希望龍躍用戶指數上升快一點,龍躍他們用戶順利達到XX萬的時候,出問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