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4 章 書版番外‧一個人和兩個人

  「拾光」軟件有這樣的小功能。

  徐嘉修在「拾光」裡找女友,陸珈在屏幕畫了一個醜醜的愛心傳達過去,很快徐嘉修回了一個更幼稚表情過來,陸珈想了想那邊徐嘉修一邊西裝筆挺地坐著協商項目,一邊拿著手機發那麼幼稚好笑的表情,嘴角的笑意怎麼都掩蓋不住。

  ——好玩嗎?

  ——嗯,還好吧。

  相比其他戀人短信聊天喜歡問對方行徑,她和徐嘉修這樣的戀愛模式明顯還處於幼兒園階段,可是戀愛談得像兩個幼稚園娃娃,他和她也要水到渠成了呢。

  徐嘉修昨天出差了,要下個星期才能回來。每次男朋友不在身邊,陸珈就閒下來了,仔細想想原來她每天花在「談情說愛」的時間貌似不少。幸好,閒有閒的好處,男朋友不在身邊,她就有時間約女性朋友一塊逛街喝咖啡做美容,也有更多時間陪老陸,雖然老陸喜歡徐女婿已經超過她了;晚上沒有人管著,所以帶著她打半宿的遊戲也沒有關係,雖然第二天賬號會莫名其妙被黑了。或者,單純一個人聽著舒緩的音樂做瑜伽,想想同樣時間徐嘉修在做什麼,心裡便是滿滿的充實,只有想念沒有孤單。

  一個人的時間,兩個人的時間,各有各的滋味。

  其實徐嘉修有過抱怨的,那天她給他準備行李,正在猶豫哪條領帶更配行李箱裡的兩件襯衫的時候,徐嘉修懶懶地托著下巴看過來,無精打采嘆了口氣。

  「怎麼了?」

  徐嘉修招呼她過去,然後冒出一句不相關的話:「聽說那邊的鴛鴦火鍋很有名。」

  陸珈反應了兩秒,忍不住笑了,她知道徐嘉修的想法,翻譯一下就是:「陸珈,這幾天你明明沒有什麼事,在東洲呆著也是呆著,陪我出差不行麼!」

  陪他出差當然沒有問題,只不過她是他女朋友,不是他的助理或秘書,她很愛他,然而也沒有辦法做到完全依附著他。愛一個人要全心全意,卻也不能任性地丟掉自己。

  辦公室的胡蘭姐說起一件事,她的一位堂弟最近跟要年輕的妻子鬧離婚,他們家人為此傷透了心,希望堂弟能珍惜眼前人。胡蘭姐說,剛開始兩人感情都很好,堂弟海龜學成歸來,年輕有為事業做到不錯,不過業務來往需要到處飛。戀愛到結婚,每次出差妻子幾乎都陪在他左右,照顧他陪伴他。家人勸堂弟,放棄一個愛你的妻子以後肯定會後悔。堂弟用一句話反駁:「她那是愛我麼,她根本不信任我,怕我在外面胡來。」

  胡蘭姐說完堂弟事感慨一句:「年輕夫妻之間信任尺度不好把握啊。」

  年輕夫妻?老夫妻就沒有這個問題了麼?「當然有啊,只不過老夫老妻在一起久了,沒那麼多的計較。」

  同樣的事情,胡蘭姐還引到了她和徐嘉修這裡。「像你和徐總這樣就挺好的,彼此信任。」

  嗯?有嗎……

  陸珈不知道,她沒有特意經營她和徐嘉修的感情,大概是習慣了單身時光,兩人相處的時候傾向找一種最舒服的戀愛方式。對徐嘉修而言呢,好不容易找到女朋友,所以偶爾也泛酸說沒有其他女朋友那麼黏人。

  「你真想要我以後都黏著你麼?」陸珈窩在徐嘉修懷裡,做了一個黏人的動作,親密可愛,「像一顆飯粒一樣黏著你。」

  「飯粒,虧你想得出來。」徐嘉修無奈笑了笑,故意使壞地揉了揉她頭髮。臥室安靜,高層飄窗檯外面是安靜的夜空,陸珈靠在徐嘉修懷裡,沒有過多的語言,她想徐嘉修是明白的。

  是的,徐嘉修明白。可是他的陸珈怎麼會是飯粒,她是他的小閻王,她可以在他這裡為非作惡一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