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5 章 書版番外‧畢業季

  年少輕狂,時光放肆,即使曾錯過最美的時光,慶幸沒有錯過你。

  畢業季來了,沃亞今年的招聘廣告做得非常大,效益自然好,尤其像沃亞這樣發展潛力無限的中型高新企業,本身就是畢業生們偏愛的選擇之一,何況沃亞名聲在外,單純沖沃亞男神們的顏值過來的女孩也不少。

  校園招聘火熱進行,收到的簡歷多如鴻毛,陸珈和沃亞的hr一塊掃蕩簡歷,收穫頗豐,她那麼認真,徐嘉修看到她手頭篩選出來的十幾份,笑了一聲:「涼涼喜歡顏值高的?」

  涼涼……走開!

  不知道什麼時候,陸珈在沃亞有了「涼涼」這個外號,諧音「娘娘」,事情全托徐嘉修的「福」。這個外號到底怎麼來的呢,先是和小達他們叫著玩,每當徐嘉修擺臉色他們都拜託她上樓求饒,下來之後一口一個謝涼涼恩典。有一次被徐嘉修聽到了,男人先是若有所思想了半秒,隨即開口:「涼涼,過來。」

  好了,boss都這樣喊她了,沃亞同事當然這樣稱呼她了。

  幾天的校園招聘下來,陸珈想起了自己大學要畢業的那年,校園招聘裡人頭攢動摩肩接踵,她還在猶豫到到底是留在這裡還是回老家東洲,一個男同學幫她一塊投了簡歷,然後她進了男同學沒有進。臨近畢業,散夥飯吃了一次又一次,任何一個小理由都是再聚的藉口,最後一次聚會,男同學喝醉向她表白了。事情後來怎麼發展呢?

  第二天男同學酒醒了離開了,也忘了;她也瞭然了。表白,有時候更多是給自己一個交代吧。那天夜裡莫名想到一個人,她在電腦面前輸入「徐嘉修」的名字,很快彈出相關信息,其中有一條新聞寫著,華人學生團隊在某次xx軟件設計比賽獲得榮譽,團隊最前面的名字的就是徐嘉修,下面配圖是徐嘉修和他們的合照,背景是歷史悠然的百年名校,高大的建築莊嚴又漂亮;徐嘉修旁邊還立著一位戴眼鏡的嬌小女生……她在心裡猜想了一下,他和她是隊友關係?還是女朋友?喜歡的人?想著想著才意識到某個問題,她和他多年前就已經是沒有交集的人了。之後她有她的工作和人生;徐嘉修呢,應該會像他學生生涯那樣,一如既往在某個地方閃閃發光著。結果事情嘛,只能用沒想到來形容,她沒想到徐嘉修會回東洲創業,也沒想到她和他會在一起。

  他和她那麼多沒想到,又那麼順其自然。

  最近,人事部真的忙壞了,好幾場大型高校招聘會沒辦法同時兼顧。人手不夠,涼涼來湊,第二天,陸珈跟沃亞的人到某個省會城市校招,需要三天時間,對此,徐嘉修頗有怨念,咬咬牙隨便她了。第一天,徐總想找涼涼;第二天,徐總還是想找涼涼;第三天,徐總真的來找陸珈了。

  第三天忙完就要收工了,陸珈真沒想到徐嘉修會過來,遠遠從一撥大學生裡走過來,身穿白襯衫卡其褲子,不是徐嘉修還有誰?

  這次的高校現場招聘,沃亞是備受矚目的公司,過來投簡歷大多是專業所對的男工科生,陸珈忙地沒時間搭理徐嘉修,徐嘉修也沒怎麼說話,立在女朋友旁邊,視線偶爾掃幾眼過來應聘的人,目光是波瀾不驚的探究,直到——

  「嗨,還有一個問題。」某個長相不錯的男學生立在陸珈面前沒有走,他身後笑得不懷好意的同學,紛紛拍著他的肩膀。陸珈太陽穴一跳,男學生大大方方開口問了:「這位姐姐,你有男朋友了嗎?」

  咳!陸珈容易臉紅,握著筆一時沒有反應,坐在她旁邊的同事個個繃著嘴不笑出來。哪敢笑呀,徐總就立在她們後面呢。

  男生見陸珈沒有說話,繼續問:「如果還沒有男朋友,我可以追你麼?」

  陸珈搖搖頭,硬著頭皮回答:「不可以。」

  「為什麼?」男生又問,還沒有罷休。不得不說現在90後的畢業生還真不一樣。

  「因為——她已經有主了。」

  晚上,自然有一場關於吃醋問題引發的討論戰,弱勢一方的陸珈低著頭沒回應,徐嘉修摸摸頭:「好了,沒關係。」

  沒關係個頭,陸珈忽然笑了,翻了合照的舊賬。徐嘉修聽完也笑了,模樣愉快不已。「陸珈,原來那麼多年一直對我唸唸不忘的人,是你啊。」

  陸珈:「……」

  什麼是唸唸不忘,耿耿於懷。有一天,陸珈在徐嘉修書架的抽屜裡無意翻到一個牛皮紙的大信封,大信封裡面裝著一個小信封,小信封裡面裝著一封青澀情書。

  她寫給他的那封,某人一直保留著很好。

  婚前旅行

  東洲市本地的婚嫁傳統,結婚之前男方需要到女方家求婚提親,關於這事,徐媽媽跟徐嘉修提了好幾次,徐嘉修回答一如既往是:「我自己先來。」

  徐媽媽:「……」既然兒子那麼堅持,求婚這事做父母的也不好跟兒子搶。話說回來,徐家人對陸珈這個準兒媳婦真挺滿意的,長相好性格懂事,名校畢業做事落落大方,此外兩家都是東洲本地,走動也方便。陸珈年幼喪母,更是戳中徐媽媽的軟心腸,憐愛不已,三天兩頭燉好補湯給住在公寓的兩人送過去。

  陸珈喝了一個多月吧,喝得氣色紅潤格外精氣神,不知道那麼好的補湯是什麼熬製而成。她從徐媽媽這裡要了配方,上網查找,然後在功效後面看到「備孕良方」四個字。

  然而,現在備孕是不是早了點?陸珈默默想著,徐敗壞都還沒有跟她求婚呢。

  吐槽歸吐槽,沃亞幾個項目進入穩定開發流程,她也沒有提徐嘉修有過的那個口頭之約——兩人找個時間好好出門玩一次。她不提,不是不想要,只是沃亞現在的發展速度,徐嘉修能抽出來的空閒時間真不多,所以再等等吧。

  結果十一國慶節還沒有來,徐嘉修就給自己放了二十多天的長假。

  整整20天。

  簡直是喪心病狂啊!葉昂陽直呼太任性,然而當事人沒有表現任何的不好意思,直接扔了一句:「這兩年攢的假,估計還可以用幾次。」

  的確,徐敗壞這些年是攢了不少假,呵呵噠。「陸珈呢。」葉昂陽翹著二郎腿,繼續反駁問,「她總沒有那麼多假期吧。」

  「嗯,她是沒有那麼多假期。」徐嘉修笑著說,「所以工資照扣。」

  葉昂陽:「……」

  陸珈:「……」

  20天的長假,陸珈也覺得太浪費了,沃亞目前營運是穩定了,可是作為老闆如此任性,真的可以嗎?公司有那麼多事情需要他處理。

  「事情永遠都處理不完。」徐嘉修攬著陸珈,反問道,「難道為了沃亞,老闆和老闆娘連休假的時間都不能有?」

  哦哦哦,陸珈靠在徐嘉修懷裡。前段時間他和她都忙,尤其是徐嘉修,然而事情就像徐嘉修說的,永遠忙不完。陸珈低頭玩著徐嘉修骨節分明的手指,期待不已,他和她就要有20天美好假期呢,是不是要好好安排一下,絕對不能浪費了。

  沙發上,徐嘉修反握住她的手,繼續說:「公司發展越快,有時候放權比掌權更適合。何況我們是時候來一場婚前旅行。」

  婚前旅行什麼鬼?陸珈知道《圍城》裡有一句話,「戀人婚前應該至少旅行一次。」徐嘉修說的婚前旅行是這個意思嗎?

  「調整狀態,然後進入婚姻生活。」徐嘉修說完。原本安靜蹲在沙發的小貓豆點忽然轉過頭喵了一聲,像是附和男主人的話。

  陸珈眨巴眼睛,某人這是在求婚求婚麼?太敷衍了!陸珈假裝聽不懂徐嘉修的話,故意說:「我覺得自己狀態挺好的,難道需要調整的人是你?」

  「哦,這樣。」徐嘉修忽然笑了,「我也沒問題,那麼直接結婚吧。」

  陸珈回頭,對上徐嘉修帶笑的眼睛,她又被男友坑了!

  婚前旅行已經確定,不過10月,到底去哪兒玩呢?國內景點基本人山人海,徐嘉修這種高個應該還能看個全,她估計就只能看半個景點了。陸珈選擇了夏威夷,十月的夏威夷已經不是旅遊旺季,兩人可以享受舒心慢節奏的海島生活,最重要她和徐嘉修都沒有簽證問題,徐嘉修本就持有綠卡,而她之前辦的簽證還在有效期。定了地點,後面就是各種攻略和準備事宜,陸珈每天自得其樂地準備著,不過後面事實證明,有個強大的男朋友在身邊,攻略用處並不大。